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阿里歸來經驗總結之二西藏之行花費分析及總結 >>

九月,感受西藏(完整版)

所屬類別:精彩西藏遊記攻略推薦
    九月,感受西藏
    (一)出發前的插曲
    旅行是會上癮的。從去年九月我從新疆回來,心裡就暗自把西藏納入今年九月出遊的目的地了。記得是去年十一月,我在網上搜集了大量的關於西藏的攻略後,就詳細的制定了去西藏的行程計劃,然後,在網上開始征伴。呵呵,當時給征伴的帖子起的名稱是《每月存八百,八月底去西藏》。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就進入八月份了,我一邊不動聲色的努力做好工作,一邊暗自緊鑼密鼓的做著進藏的準備工作,甚至把準備工作都一項一項列在本上,包括買保險、辦邊防證,生怕有疏漏。
    在這期間,有好幾個各地的驢友通過郵件和短信和我聯繫過,準備結伴同行。但大多數都最終未能如願結伴同行,因為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何況象網上結伴這樣的事情,沒有絲毫的約束。我做好了思想準備,即使沒有同伴,我也要一個人按期出發。在出發的前十天,一個以前和我郵件聯繫過的新疆驢友隨風發來短信,說她肯定能按期到西寧和我會合,而且還拉了一個同事入伙。我回復她說,好啊,同行是緣分,歡迎。那時,我還搞不清她的同事是男是女,也沒多問。
    我自從調到石家莊工作後,就患上了過敏性鼻炎,現在已發展為過敏性哮喘。也許是對秋天的一種花粉過敏吧,每年八、九月份,秋高氣爽、氣候怡人的時節,卻是我最痛苦的時刻,常常夜不能眠。然而,壞事也能轉變為好事。這給了我充分的理由出去旅行,說來也很有趣,只要我遠離石家莊,過敏症狀馬上消失。呵呵,有的朋友們都有些羨慕我的過敏了。
    說來也奇怪,臨出發前十多天,我的過敏性鼻炎加哮喘,症狀表現得並不明顯。我心裡暗自著急,往年這個時候,早已經很嚴重了啊。如果這樣下去,我都不好意思開口找我們頭兒請假了。哈哈,可能像我這樣盼著自己病情加重的人很少吧。還好,八月二十五、六號,我的過敏症狀加重,鼻塞,頭疼,輕微哮喘。連媳婦看著我都替我難受。我心裡竊喜,這下就好辦了。很快,領導也准假了,家裡也OK了,我馬上去買了一張去西寧的火車票,二十九號出發。
    臨出發的那天上午,有兩個關係很鐵的朋友也正好在家,就一起吃了午飯,算是為我餞行了。也許是自己真的不算年輕了,真要出門遠行了,卻冒出很多顧慮來。我小聲告訴朋友,我買的保險,保單在辦公桌的第一個抽屜裡,如果有不測,記著理賠。這個年齡,牽掛的事情太多了。朋友也再三囑咐,一路上多加小心,常發短信保持聯繫。下午五點半,我踏上了西去的列車。
    (二)西寧
    八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半,我到了西寧。三年前的國慶長假,我曾和幾個驢友到青海旅遊,因此,對西寧並不陌生。那天,正趕上下雨,坐在1路公交車上,看著雨中熟悉的西寧街景,有一種親切感。第一天,住在建銀招待所,那是個有些年頭的招待所了,儘管藏羚羊叢書中推薦過它,那裡的服務員態度也不錯,可是,那裡的設施真的很陳舊了,甚至屋裡連電源插座都沒有。第二天,我還是搬到了離它只有二十米遠的金星賓館住下,那裡條件很好。
    西寧是個很美麗的城市,尤其是新寧廣場和中心廣場,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裡環境優美,為普通百姓提供了很好的休息、休閒娛樂場所。那天早上,我在中心廣場看到很多人在晨練,和內地不同的是,他們在跳一種集體舞蹈,就是藏族的鍋莊。而且,活動強度還真不小呢,我看見有的人襯衣都濕透了。百餘人圍成一個大圈在跳,非常有民族特色。喜歡美食的朋友,別忘了去水井巷市場和莫家街,有很多特色小吃,很值得轉轉的。
    晚上,新疆驢友隨風和她的同事小潘也到西寧了,見面才知道,此行我重任在肩啊,和我結伴同行的兩人都是女士。去年去新疆就是這樣的,今年還沒轉過運來。唉,有兩美女相伴,也不錯。晚上十點多,我們一起到莫家街去吃了宵夜。西寧的治安還不錯,走在街上,不時可以看見有聯防隊的人值勤,所以,很有安全感。
    九月一日,我們包車去了塔爾寺和青海湖,在金銀灘,我哼唱著《在那遙遠的地方》,尋找著卓瑪的身影。去了原子城,緬懷著共和國核工業的創業者們。想當年,這裡是何等的機密與忙碌,如今人去樓空,只有一座很高的碑矗立在花園裡。那些當年最年輕的的科研功臣們,如今也都該到瞭解甲歸田的年齡了吧。他們曾為共和國的建設奉獻了青春,我們向他們致以崇高的敬意。還去了一五一碼頭,在這裡,可以乘船遊覽青海湖。經過了倒淌河、日月山,我們回到西寧。司機李師傅服務很好,大家相處一天,感到很開心。晚上,我們踏上了去格爾木的火車,離拉薩更近了。
    (三)格爾木
    九月二日早上七點多,火車到德令哈的時候,我就被吵醒了。索性坐起來看著窗外的風景,遠處有山,近處是熟悉的、荒涼的戈壁灘。早晨有些涼,我穿著襯衣外加衝鋒衣,還是感覺有些冷。真後悔在臨出發前把抓絨衣又從包裡拿出來了,因為背包裡實在裝不下了,只帶了羽絨服。呵呵,從襯衣一下到羽絨服,也的確有些銜接不上。快到格爾木的時候,鄰座的一位很可愛的女士對我說,如果在格爾木有什麼困難,可以找她幫忙,並互相留下了電話。雖然僅僅是萍水相逢,但她的一番話還是令我心存感激。滴水當以湧泉相報。當我踏上格爾木站台的時候,已是烈日當空、陽光燦爛了,曬的身上暖洋洋的。呼吸到高原的空氣,格外舒服,鼻子也非常通暢。出站的時候,我對隨風說,咱們這趟車不會只有咱們三個驢吧。話音未落,隨風就指著前邊說,前面三個也是驢友呢。抬眼望去,果然看見三個大背包,但看不清男女。我笑著對隨風說,最好是男的,咱們現在已經是男女比例嚴重失調了。隨風快步跟上去,回過頭衝我樂,我這時也看清楚了,又是三個女的。看來這年頭往外跑出來玩的,巾幗不讓鬚眉啊。中午十一點,我們住在格爾木市政府招待所。稍事休息後,三人一起去了客運站,探聽去拉薩的班車情況。到拉薩的長途車有兩種,一種是帶臥鋪的大巴,一種是九座的得力卡麵包車,路上需要近二十小時到拉薩。
    我們心裡有底之後,又來到驢友們常說的武警招待所,看看有沒有新車可搭。轉了一圈,沒有收穫,要走的時候,一輛沒有牌照的三菱越野車映入眼中。我走上前和司機搭話,果然是去拉薩的。哈哈,也許是隨風她們在塔爾寺燒了高香,好運氣來了,擋都檔不住啊。司機熱情的用新車把我們送回到招待所,互相留下了電話。那種越野車乘坐起來的確非常舒適,看來,明天就是它了。過了些時候,接到司機打來的電話,人都湊齊了,一共四個人,明天五點半出發,晚上九點能到拉薩。價錢也很優惠。明天一早車來接我們。
    車的事情搞定了,我也鬆了一口氣。徵得她們同意,帶著兩位美女轉轉格爾木的大街。在西單商場附近有個音樂廣場,建得很有特色。廣場的音響正播放著青海民歌,是那種清唱的,沒有音樂伴奏的。附近有三三、兩兩的回族居民在談天說地。有一小伙子也隨著大聲唱著,唱的非常好聽,不次於音響中播放的。不遠處還有一個女的,也在唱著,那種曲調很像陝北的蘭花花,隨風說他們唱的也是一種叫花兒的民歌。
    也許是在傍晚七、八點鐘時候聽花兒最能打動人吧,隨後,我開始在音像店裡找那種沒有音樂伴奏的CD,居然一無所獲。真後悔把錄音筆放在房間沒隨身帶著了。
    (四)青藏公路
    九月三日五點半,司機準時來了。我們睡眼朦朧的上了車,周圍漆黑一片,只看見車的大燈照著前邊的公路,就這樣,我們上了青藏公路。
    天慢慢的亮了,周圍是一些並不陡峭的山,有的山頭上還有雪。可以感覺到外邊很冷。青藏公路是進藏的四條公路中最好走的路了,果然如此。平坦的柏油路,一直通向遠方,和我回成都的時候走的川藏公路,簡直是天壤之別。沿途我們看見了藏羚羊,也遠遠的看見了野驢。
    很快就過了崑崙山口,然後是五道梁、沱沱河、唐古拉山口,遼闊的藏北大草原出現在我們眼中。我忽然有這樣一種想法,只有到西藏,看到這裡的草原,才能真正體會到遼闊的含義,知道什麼是遼闊了。也真正親眼看見了西藏的蘭天白雲大草原。
    一路上,我們看見了好幾撥騎行到拉薩的朋友,有騎摩托車的,有騎自行車的,有結伴同行的,也有獨行的,真的很佩服他們的勇氣和毅力。這使我想起我的朋友那西,暑假他也是從格爾木騎自行車到的拉薩。
    在沱沱河和當雄分別吃了午飯和晚飯後,傍晚9點多,我們終於看見了拉薩的燈光。也趕上了一場雷陣雨。在雨中,我們投宿到吉日旅館,和司機師傅告別後,就早早休息了。吉日旅館的棉被不能不提一下。厚厚的,蓬鬆的,非常乾淨,就像自己家裡的大棉被,以至於我們從珠峰回來,住在八朗學後,隨風還一直念念不忘那棉被呢。
    (五)那木錯
    九月四日,窗外的喧鬧聲把我吵醒。我走到院子裡,大口呼吸著拉薩的清晨清新的空氣,看著蘭蘭的天,白白的雲,心情無比舒暢。這時,太原驢友安妮發來短信,問我們今天是否去那木錯。徵詢了隨風的意見後,我們坐上車,前往那木錯。
    那木錯,藏語意為天湖,是西藏三大聖湖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羊卓雍錯和瑪旁雍錯。從拉薩到那木錯,車程為三個半小時,我們到湖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了。站在湖邊,眺望著遠處連綿的雪山,大朵大朵的白雲,在雪山上投下暗暗的影子,陽光時隱時現的照在雪山上,景色格外美麗。湖水泛著波瀾,不時有幾隻水鳥在水中嬉戲。
    湖邊有很多牽著馬和犛牛的藏民在招攬著生意,來之前剛從網上看到帖子,說那木錯湖邊租馬的小販信用很差,言而無信。所以,就根本不理他們的搭訕。果然,不大一會兒,就聽見有遊客為騎馬費用和小販爭吵。我清楚的記得那個帖子是這樣說的,西藏的藏民很好,很淳樸,但在這裡租馬的藏民不好。想必他也是親身的感受吧。
    那木錯的門票為40元,也可以當明信片郵寄,但是和其他景點不同的是,那木錯的門票背面沒有印郵票,所以,如果郵寄的話,還需要自己買郵票貼上,很不方便。去那木錯之前,我也在吉日的留言板上貼了一張征伴包車去珠峰的帖子。回到拉薩,廣州驢友小葉就和我聯繫上了,並定好明天早晨八點出發,前往珠峰。我是這樣考慮的,因為要走川藏北線到成都,怕找車和征伴費時間,所以,這兩天的行程稍微安排得有些緊張了。
    (六)日喀則
    九月五日早上八點,我們準時出發了。昨天下午就聽說我們此行的司機師傅達瓦的時間觀念很強,果然如此,差五分八點的時候,車就停在了吉日旅館的大門前。達瓦師傅很黑很瘦,初次見面時感覺他不是很愛說話,但彼此熟悉了以後,他也很健談的,風趣幽默,人很好,開車的技術也很好。在隨後幾天的旅途中,我們和司機師傅象朋友一樣,開著玩笑,一路說說笑笑,把單調枯燥的旅程變得充滿歡聲笑語。汽車駛出拉薩後,過了曲水大橋,翻過一座山,安靜的羊湖突然就出現在我的面前。碧綠的湖水,是那樣的安靜。水面上,幾乎沒有波瀾,在群山的環繞中,突現出優美的曲線。我們都被這美景驚呆了,大家不約而同的亮出相機,一通狂拍。在浪卡子縣,我們吃了午飯,就趕往江孜。此時的路況,就比較差了,但兩邊的風景依然美麗。在江孜,我們參觀了白居寺和宗山古堡,下午五點半,順利到達日喀則市。日喀則是西藏第二大城市,街道也很繁華,這裡有著名的扎什倫布寺。寺廟的規模很大,如同塔爾寺,也是依山而建。晚上,我們漫步在日喀則的街道上,同時也物色著從珠峰回來要住的賓館。最後,幾乎有些迷路了,大家一致決定叫出租車,上車後,拐了一個彎,就到賓館了,連兩分鐘也不到,哈哈,大家都後悔了。
    (七)珠峰
    六日早上離開日喀則後,中午經過拉孜縣,我們在這裡吃午飯。我們選了一家蘭州拉麵館,結果那家飯館事先沒有作好準備工作,吃碗拉麵,花去我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我們都有些著急了。呵呵,到車跟前的時候,看見司機師傅正不慌不忙悠閒的抽著煙等我們呢,絲毫沒有著急的樣子。出門能遇到一個好的司機師傅,幾個合得來的同伴,真是一件幸事,那會使你的旅途充滿樂趣。一路上都會開心的。
    從拉孜到新定日的路非常難走,沿途在修路。經過一路跋涉,下午五點,我們趕到新定日,買了珠峰的門票後,我們決定當天趕往珠峰。出新定日不久,就是邊防檢查站。過了邊防檢查站,就是珠峰檢票處,然後就開始翻越一座大山了。汽車開到埡口的一剎那,遠處的雪山清晰的展現在我們面前。其中,最高的那座就是珠峰了。我們都不禁歡呼起來,是啊,歷盡艱辛,就是為了一睹珠峰的風采。此刻,珠峰就在眼前。在珠峰右邊的,是卓奧友峰,左邊的,依次是洛子峰和瑪卡魯峰,都在海拔八千米以上。藍天上的白雲掩飾不住四座八千米高山的雄偉身姿,在白雲的映襯下,珠峰尤其顯得磅礡偉岸。
    翻過埡口,是曲折蜿蜒的下坡路。等我們趕到巴松村,換乘環保車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我們還抱著一線希望,想著到絨布寺的時候,能看到夕陽的餘暉照在珠峰上。隨風還計劃著今晚能住在大本營呢。可是,等我們到絨布寺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二十分了。離大本營還有八公里的山路,而且,上山的馬車也早就收車了。不過,特別令人高興的是,在絨布寺,中國移動的手機信號非常好。我一邊興奮的給朋友們發著短信,一邊喝著酥油茶,吃著蛋炒飯。呵呵,真沒想到,在珠峰還能這樣FB啊。
    我們住的是四人間,每床四十元。不方便的是,晚上去廁所,要繞到院子裡。睡前,我和廣州小葉走出院子,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夜空中的星星非常可愛,一閃一閃的眨著眼睛,感覺離我們很近。這種夜空很久都沒看見過了,在內地繁華的都市,憑肉眼只能看見幾顆星星。我們本來還想在院子裡的椅子上坐著聊會天呢,可是,沒一會兒就把我們凍得跑回去了。正好也都累了,就早早睡了。半夜,小潘去廁所,回來的時候,居然走到隔壁的房間,那是個三人間。小潘還納悶呢,怎麼少了一張床啊。這才反應過來是走錯了,哈哈,早晨說起來這事,把我們都樂壞了。
    也許是這裡海拔太高的原因(五千一百米),大家都沒怎麼休息好。早上,隨風和小葉五點多就起來了,準備去大本營看日出。我賴著不起,告訴他們,天色還早呢,可是,他們三個都不理會,跑到院子裡等馬車,一會,又都被凍了回來。我也只好起來了,六點多的時候,馬車來了,我們四人分乘兩輛馬車,走了四十多分鐘,來到了大本營。大本營三面環山,十幾頂帳篷散佈其中。旁邊是一條河,我猜是這是珠峰腳下的冰川融化匯成的河流吧。在這裡,可以看見一縷晨光照在珠峰的上部,被白雪覆蓋的珠峰呈現出淡淡的金色。由於周圍是高山,到我們離開大本營的時候,太陽光還沒有照到大本營。因為我們付的車費是往返的,所以,趕馬車的小孩在一旁著急的催我們下山,我們只好依依不捨的離開大本營,回到絨布寺。這時,還不到八點呢。
    我們急忙到餐廳要了壺酥油茶,喝著暖暖身子。呵呵,千里迢迢來到珠峰,在大本營呆了還不到兩個小時,隨風和小葉都有些不甘心啊。我開玩笑的對他們說,那你們再住一天吧,我先下去了。十點半,我們坐上下山的環保車,回到巴松村。見到正在洗車的達瓦師傅,我們都感到很親切,一邊和他開著玩笑,一邊上了車。在回來的路上,我們四個人都禁不住一再回頭,流連著珠峰那雄偉的身影,和那連綿起伏的雪山。晚上,我們住在一個很小的縣城,拉孜。
    (八)重回日喀則
    八日早晨,我們離開拉孜縣城。在一個村子裡,我們來到一家藏民家裡。拉孜的手工小刀,在西藏小有名氣。一個小伙子正在爐前做刀呢,隨風買了三把小刀準備回去送朋友,我忍不住,也買了一把,留個紀念吧。
    中午,我們又回到日喀則。我們來到一家尼泊爾風味的餐廳,這家餐廳的生意很紅火,西餐做的也很不錯。大家吃的很盡興。
    吃完午飯,達瓦師傅把我送到汽車站。我在這裡轉車去亞東,他們幾個人回拉薩。我買了票後,把背包卸下來,小葉上來和我擁抱再見,呵呵,雖然是很短暫的珠峰之行,大家一起相處的時間也只有四天,可是,彼此之間那份同甘苦共患難所結下的情誼,卻深深印在心中。等我兩天後回到拉薩的時候,他已經回廣州了。他是個很好的旅伴,大家在一起相處四天,就像兄弟姐妹一樣,一路上非常開心。後來,八月十五那天晚上,我們在類烏齊的賓館的院子裡,還收到小葉發來的短信。
    (九)亞東
    和小葉他們告別後,我獨自上了去亞東的汽車。從日喀則到亞東的長途班車一天有兩班,下午是三點發車。車型小,票價要稍微貴一些。我坐的是麵包車,車票八十元,車程約六小時。出了日喀則,一路沿途的景色非常美。我再次證實了自己的觀點,在西藏旅行,風景都是在路上的。雪山,離公路很近,從車上望去,雪山投在水裡的倒影,非常美麗。我忍不住拿出相機,一通狂拍。雖然路況不算很好,都是顛簸的土路,但車內的氣氛很好。其實越是偏遠的地區,民風越淳樸。十幾個人擠在狹小的車廂裡,彼此都是很友好的聊天。我還以為他們互相認識呢,其實不然。我向他們請教有關亞東的概況,他們也熱心相助。路過帕裡鎮的時候,路邊有一片金燦燦的油菜花,等我拿出相機,汽車已經飛馳而過。這次西藏之行,有很多美景,都是這樣錯過了。即使是包車,車開的太快,等我們叫司機停車時,已經過去了幾十米了。再說,我們也不好意思總叫師傅停車啊,尤其是車速很快的時候。
    晚上九點半,在夜色中,我到了亞東。這是一個很小的邊陲小城鎮,亞東河從城中穿過,在來的車上,就有人向我推薦紅橋招待所。果然條件還算不錯,招待所的老闆非常好,對遊客很友善。街對面有很多小飯館,燈火通明,放下背包,獨自出去吃了晚飯。吃飯回來的時候,看見了三個北京來的驢友,就聊了一會。因為縣城很小,來這裡的遊客也不多,而且,旅館更少。所以,很容易認出哪些是遊客。
    清晨,我在街上溜躂了一圈,發現縣城雖小,但超市、網吧一應俱全。早飯後,包車前往半山腰的寺廟,沿途的景色如同江南,青山綠水,從半山腰往下看,景色更是好美。回到縣城後,我又坐車來到溫泉池,呵呵,來這裡洗溫泉的,大都是一些年老體弱的人,而且條件很簡陋,低矮的小房子中間,有個溫泉池,邊上都鋪著各自帶來的被褥。而且是穿著短褲,男女混浴。我此刻一點想洗的念頭也沒有了,看看就可以了。
    回到縣城後,就找了一家網吧上網。網絡真是好啊,簡直是人類歷史的一大進步,無論相隔萬水千山,總能溝通無限。
    (十)回到拉薩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我告別了招待所的老闆,坐上了去日喀則的班車。那天特別奇怪的是,從亞東出發的時候,偌大的一輛依維柯車,除了司機和售票員,乘客就我和一個從貴陽來亞東探親的女教師。一直快到日喀則了,才又陸續拉上幾個乘客。連司機都開玩笑說,這是我們兩個的專車了。
    日喀則到拉薩的車非常多,桑塔那車、麵包車和大巴一起在搶著生意。桑塔那和麵包車是看人數,夠人數就走。車型不同,票價自然不同。我轉乘的那輛麵包車,就是坐滿八個人就走。司機開車很猛,我們的車剛出客運站,在市內一個十字路口上,差點與爭道搶行的卡車相撞。卡車的車頭都幾乎要撞著我們的車身了。全車的人都嚇壞了,紛紛埋怨司機開車不穩當。還好,有驚無險。
    下午五點多,我又回到了拉薩,和隨風、小潘會合,住在八朗學旅館。
    (十一)布達拉宮
    昨天回到拉薩後,我們三人就去布達拉宮買第二天的參觀票。九月十一日,清早起來,去了大昭寺,捎帶著在八角街購物。我感覺,大昭寺廣場比布達拉宮廣場熱鬧多了,一大早,就有很多藏民沿著八*角街轉經,有很多老人手拿小轉經筒,一邊走,一邊轉著手中的小經筒,同時嘴上唸唸有詞。在大昭寺的門口,已經有很多人排起長隊,等待開門。門前的空地上,擠滿了磕長頭的善男信女。他們手心上帶著一塊護手板,面前擺放著很窄的一個墊子,不停的做著同樣的動作,起來,趴下。有的甚至沒有前面的墊子,直接就趴在地上了。估計初次見這種場景的人,都會有一種心靈上的震撼,被這濃濃的宗教氣息所感染。
    中午,我們來到舉世聞名的布達拉宮參觀。到拉薩來的人當中,估計百分之九十要到布達拉宮的。布達拉宮坐落在拉薩市中心的瑪布日山上,始建於松贊干布時期,後來,五世主持重建,並經多次擴建,才有了今天的規模。
    站在布達拉宮的圍牆邊,俯看著拉薩的市區,高樓林立,儼然一座繁華的大都市。遠處,可以清楚的看到青藏鐵路大橋。布達拉宮內的壁畫和樑柱上的雕刻圖案,色彩絢麗,形態逼真,可謂精美絕倫。還有數不清的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其中,五世的靈塔,光耗費黃金就達3721公斤,並且靈塔上面鑲有上萬顆珠玉瑪瑙,整個靈塔輝煌眩目,華麗壯美。
     從布達拉宮出來後,我們漫步在布達拉宮廣場上,驚奇的發現,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布達拉宮,那種地勢與建築渾然一體宛若天成的雄壯氣勢,都強烈衝擊著我們的視覺。那種無形的精神感染力,也深深的震撼著我的心扉。
    (十二)山南
    九月十二日,我們前往山南。山南是藏族古代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那裡有桑耶寺,青樸修行地,昌珠寺,雍布拉康。我們是從大昭寺前的廣場上乘車的,到了雅魯藏布江的渡口,坐渡船過江。
    雅魯藏布江沿岸的風景也很漂亮,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寬闊的江面顯得非常柔順。一開始,我還以為就我們幾個人要過江呢,誰知,不大一會,來了一個老外的旅遊團隊,稍後又來了一些藏民。全坐在一條船上,我直擔心超載,也許是船經常載這麼多乘客,那個船工看起來很有把握的樣子。渡江過去大概要四十多分鐘。那些老外們心態都特別好,這麼多人擠在一起,他們覺得很有趣。他們連說帶比畫著,努力嘗試和藏民們進行交流。還有一個領隊模樣的老外,長的很壯實,透著一股很有男人魅力的氣質。他拿出很多氣球,吹起來後,送給藏族小孩,逗他們開心,那種快樂的情緒也感染了全船的人。
    下船後,又換乘桑耶寺的班車,到了桑耶寺。吃過中午飯後,我們坐拖拉機前往青樸。道路極差,我們坐在車斗裡,被顛簸的左搖右晃,還被灰塵蕩的灰頭土臉。青樸修行地在一座山的半腰,有很多出家人在此修行。他們住在很小的棚子裡,日子過的很艱苦,尤其是那些年輕的尼姑,她們渴望和家裡聯繫。有兩個尼姑借我的手機給家裡打電話,可惜,都無人接聽。我們爬到半山腰,實在沒有力氣再往上上了,就掉頭下山。想著坐拖拉機的滋味,心裡就發楚。再次被灰塵籠罩一番後,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看來,今天是趕不到拉薩了,只好在桑耶鎮的旅遊賓館住下。這裡比寺裡的招待所便宜,伙食和住宿條件也好一些。第二天,我們坐寺裡的班車回拉薩。
    (十三)川藏北線,從拉薩到魯朗
    隨後的幾天,我們開始聯繫走川藏線回成都的車和同伴。在八朗學,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在留言板上發貼子征伴了。很快,我們就聯繫到一個北京的驢友小梁一起包車同行。車也基本定下來了。我們盡情的享受著拉薩的陽光,沒事的時候,我們就在八朗學的走廊上喝茶曬太陽,漫不經心的看著院子裡人來人往。那種懶散的感覺,簡直太舒服了。
    九月十六日清晨七點,拉薩的天還沒完全放亮,我們離開了八朗學,離開了拉薩,開始了川藏線的旅程。
    一出拉薩,因為夜裡剛下過雨,所以,空氣非常濕潤,路邊的田地裡彷彿剛被水洗過一樣,綠的清新,綠的沁人心脾。遠處的片片白雲,在山腰上纏繞著,很低。路邊的河水奔流不息,拉薩到林芝的路很好走。我們很快走過了飄搖著五彩經幡的米拉山口,中午,我們在工布江達縣的一家叫四川飯店的飯館吃午飯,菜做的非常好,量給的也足。由於早上都沒吃飯,所以,中午大家都放開猛吃了一頓,五個人吃,也沒能夠把四菜一湯打掃乾淨。
    司機姓蘇,個子不高,開一輛切諾基,濃濃的四川口音。性格很開朗,也很隨和。在隨後的近十天裡,我們一起朝夕相處,同甘共苦,歷經艱難,走通麥天險,走黑昌公路,還在一起度過了中秋節,此行和我們大家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建議以後包車的朋友,盡可能的和司機一起吃住,以朋友相待,同甘共苦,能溝通感情,那樣,旅行也很開心,司機也會把路上最好的觀景點和注意事項介紹給大家。
    午飯後,我們去了巴松錯。巴松錯又叫錯高湖,距巴河鎮有半小時的路程。巴松錯四面環山,山上植被茂密,宛如一個綠色的世界。站在路邊看,一個小島被淡綠色的湖水環繞著,有一條浮橋從小島伸向湖邊。湖水的顏色和新疆的喀納斯湖的顏色一樣,是那種說藍不藍、說綠不綠的顏色,並且湖水還稍微顯得有些渾濁,可能是含有一些石灰質的緣故吧。湖心扎西島上還有一座寺廟,叫錯宗寺,建於唐代末年。寺廟的院子裡種了很多花正在盛開著,有人說那是格桑花。
    離開了巴松錯,我們前往八一鎮。這裡被譽為是西藏的江南。一年四季氣候溫和濕潤,群山環抱,景色優美。八一鎮的市容規劃的很整齊,一棟棟嶄新的住宅樓,從遠處看是一道風景線。新修的寬闊乾淨的街道,給人一種舒暢的感覺。可以感覺到,這裡有很廣闊的發展前景。在不遠的將來,這裡將成為西藏一個新興的現代化城市。
    過了林芝縣城後,我們開始翻越色季拉山。山上的植被非常茂密,一片片挺拔的松樹,匯成林海。在這片原始森林裡,一定有不少野生動物藏匿其中。翻過埡口的時候,我們幸運的看見了雲海之上的南迦巴瓦雪山。南迦巴瓦峰,藏語意為直刺藍天的戰矛。主峰高7782米,有冰山之父的美譽。險峻陡峭的山峰,攀登難度非常大。只見在厚厚的雲海之上,挺拔秀麗的、冰雕玉砌般的南迦巴瓦頂峰直插雲霄,真的很像一把直刺藍天的戰矛。其他的雪山,在它的面前,顯得暗淡失色。
    下山不遠處,是魯朗林海的觀景台。站在觀景台上,山上的茂密的松林,隨著山勢的起伏,真的如同綠色的海洋一般,景色非常壯觀。真不愧稱之為林海。眺望遠處的村莊,一派田園風光。在夕陽餘輝的照耀下,給整個村莊披上了金黃色的盛裝。和遠處的雪山相輝映。
    晚上,我們住在魯朗鎮。有趣的是,這裡的住宿,成了飯店的副業了,大大的招牌上,寫著某某飯店,然後,底下一行小字,寫著內設住宿。不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這次出來,還真長了見識了。
    (十四)川藏北線,從魯朗到邦達
    昨天吃晚飯的時候,聽說出了魯朗不遠在修路,很容易堵車。所以,司機師傅建議早點出發,趕在上工之前通過。第二天早上六點,我們準時上路了。四週一片漆黑,只有我們一輛車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忽然,一隻狗從路邊的草叢中竄出來,從車前閃過。小潘脫口喊到,狐狸。司機小蘇師傅笑著糾正說,那是一隻狗。我們大家都樂了,都笑小潘沒睡醒,錯把野狗當狐狸了。這件事,成了笑談。在以後的幾天裡,我們只要看見路邊的狗,就不約而同喊作狐狸。
    走到通麥天險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只見車的右側是滾滾奔流的江水,車的左側是山,路很窄,感覺車是左邊貼著山、右邊挨著江邊走的,司機指著前邊說,在雨季裡,這裡經常有泥石流發生,有的時候,山體滑坡,把卡車都會推到江裡去。車在不斷的上下左右顛簸中慢慢前行著,如果對面來車,兩車相距很遠就要選個稍微寬些的地方停住車,等對方的車過去後,才可以再走。就是在這樣的路上,我們看見一家三口,行走在朝聖的路上,一個大人在磕著等身長頭,另一個推著車,邊上還有一個孩子。那個小孩,也不過七、八歲。這種精神,真的太令人敬佩了。在後來的路上,又看見過好幾次這樣的情景,自己從心裡非常敬重他們。
    過了通麥大橋,就來到通麥鎮。我們在這裡吃了早飯後,前往波密。感覺往波密的路稍微好走一些了,路上也是一直遇到民工在修路。波密縣城的街道很乾淨,給我們的印象很好。下午快三點的時候,我們來到美麗的然烏湖邊。由於是陰天,感覺然烏湖沒有照片中那麼漂亮,如果有藍天白雲的映襯,那會是另一種畫面了。我猜想,只有在湖邊小住幾天,也許才能真正領略到然烏湖的美麗吧。
    出了然烏鎮不遠,有個三岔路口,向右拐,是去察隅,向左拐,是去八宿。曾經在網上看見有帖子這樣說,沿然察公路進去幾十里,風景絕美。我真想叫司機師傅拐過去看看,可是,包車的時候,也沒有談到這個細節,再說,他們幾個人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想法啊。只好默不作聲了,等自己下次再有機會從滇藏線進藏的時候,了卻這個心願了。
    到八宿的時候,還不到五點。我們決定在邦達住了。從八宿到邦達,需要過瀾滄江大橋,翻越業拉山。業拉山真正讓我們過了一把盤山路的癮。司機小蘇師傅說,這座山有一百零四個拐彎,看見這些拐彎就頭疼。呵呵,怪不得,我們在過了瀾滄江大橋不遠的地方,遇見兩個騎自行車的老外,他們比劃著,好像是想把自行車放在我們車頂上,搭我們的車走。可是,看見我們的車也沒有空位置後,只好無奈的搖搖頭,和我們說再見了。由於語言不通,溝通起來很困難,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個方向騎過來的,要到哪裡去,是什麼原因不想再繼續騎行了。
    到邦達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我們在旅館吃飯的時候,正好遇見四個從成都出發,走南線進藏的驢友,也住在這裡。於是,雙方很自然的彼此交換著路上的信息,在一起聊著天,小梁把他的然烏湖的照片拿給他們看,大家相處的很開心。司機小蘇師傅也向對方的司機介紹著我們走過的路況和行車經驗。第二天,我們看見就在我們旅館旁邊,就是幫達派出所。門前的一行字,把我們逗的直樂,上面寫著,幫達派出所,往左邊一米。哈哈,牌子就在門口豎著,看見牌子上的那行小字,也就走到門口了,還寫個距離一米。真逗。出來旅行就是能夠開眼界,能看到很多新鮮的事情。
    (十五)川藏北線,從邦達到類烏齊
    早上從邦達出發,走了沒多遠,在路的右側,是邦達機場,很平坦的跑道,但是,卻沒有看見飛機。呵呵,估計都是一個店裡做的路牌吧,路邊上有個路牌,上面寫著,距離幫達機場零點六公里,哈哈,這裡的距離觀念太強了。
    出了邦達,就是遼闊的邦達草原了,雖然這時候的草稍微有些黃,但是,整個草原景色還是顯得非常美麗。沿途的風光和藏北草原的很相似,給人一種遼闊的感覺。中午,我們到了昌都。第一眼看見昌都的時候,我們都非常驚訝。整個城市佈局非常整齊,街道乾淨,也很繁華,有點不敢相信這是在西藏了。和內地的城市沒有什麼差別。
    因為昌都到德格的路段在修路,尤其是江達一段,路況非常差,所以,我們在拉薩就和司機談好了,繞行類烏齊,玉樹,石渠,再拐到瑪尼干戈鎮,繼續走北線。出了昌都,司機小蘇師傅只後悔,昌都到類烏齊的路更難走,路況之差,絲毫不亞於通麥天險。全程土路,而且車一通過,簡直是塵土飛揚。有的時候,簡直都看不清前面的路。沒辦法了,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即使這樣的路上,我們還看到有藏民在磕等身長頭,前往拉薩朝聖。
    其實,我心裡竊喜,這是很有名的黑昌公路,雖然路很險,路況極差,但沿途的風景真的太美了,國內走這條線的驢友,還真的不多。我們一路只遇見兩輛越野車,而且,車上坐的全是老外。在翻越山口不遠處給車加水時,有一個騎摩托的驢友經過,還停下和我們打招呼。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四十多歲,長的很壯。他好像是從那曲那邊過來的,說前邊都是土路,灰塵很大。我也沒看清他的車牌是那裡的,也沒多聊,互相祝福一路順風就再見了。
    下午六點,我們住在類烏齊的工商賓館。這一天的土路,把我們一個個都蕩得滿身灰塵。實在受不了了。呵呵,我們幾個就跑到街上一個很小的公共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洗完澡,我又發現不遠處還有一個網吧,又去上了會兒網,簡直太爽了。
    那天是中秋節,我們來到一家飯館,點了幾個菜,還要了幾瓶啤酒,細心的隨風和小潘不知什麼時候還買了月餅,我們五個人邊吃邊聊,非常盡興。雖然我們身在異鄉,但朋友相聚,也並不覺得孤獨。我忽然想起去年的八月十五,我和香港的兩個驢友(都是很漂亮的MM),從卡拉庫裡湖回來,中午在喀什的小肥羊慶祝中秋節,也是這樣其樂融融的氣氛。
    晚飯後,我們坐在院子裡,看著圓圓的月亮從山頂上升起。我們一邊收著短信,一邊各自忙著發短信。然後,大家聊著天,吃著瓜子,聽著從旁邊歌廳傳出的沙啞的歌聲,想著各自不同的心事,思念著遠方的人兒。
    (十六)川藏北線,從類烏齊到玉樹
    九月十九日早上六點,我們又上路了。剛出了類烏齊,那艱難的路,就讓司機小蘇師傅直叫苦。甚至想再回到昌都去。由於主路在修,所以,我們繞行旁邊的小路。那條路很不明顯,簡直和田邊的鄉間小路一樣。我在一旁不斷鼓勵著他,一邊說前邊的路就好走了,一邊也睜大眼睛,使勁看著車燈照著的前方窄窄的路。由於路標不明顯,等天稍微亮一些了,我就不斷下車打聽路,以免走錯。還好,這裡的藏民都很淳樸,都是很熱心的指路。
    快到一個小村子的時候,有一輛東風卡車陷在泥裡,已經困了一晚上了。堵了好幾輛施工的大貨車。遇見這樣的事情,著急也沒用。我們只好下車,拍拍路邊的風景。過了將近兩個小時,修路的武警調來一輛挖掘機,才疏通了道路。我們又接著趕路了。依舊是翻山越嶺,這一路都是這樣走的,我都不知道該什麼描述了。山依舊險峻,路依舊難行。風景依舊美麗,只是都有些審美疲勞了。
    下午快三點的時候,我們到了囊謙。這裡已經屬於青海省管轄了。我們在一家小吃店吃過午飯,就繼續向玉樹前進。
    囊謙到玉樹的路,比上午走過的路好了很多。最關鍵的是,不用再翻越那令人畏懼的大山了,我都懷疑,我們的司機小蘇師傅,這一趟走下來,再見到那種無休止的盤山路,是否會產生一些心理障礙了。哈哈。
    青海的草原也非常美麗,從囊謙到玉樹,一路上也是和遼闊的草原相伴而行。路好了,大家的情緒自然放鬆了許多,話也隨之多了起來。北京的小梁也不停的拍著車外的美景。
    快七點的時候,我們到了玉樹。玉樹縣城很大,也有一些大的賓館,住宿吃飯都很方便。我們經過一番比較,住在了結古賓館。這家賓館在一條小街上,雖然位置稍微有點偏,但住宿條件絕對很好,乾淨,舒適。特別是衛生間的浴霸,感覺太溫暖了。這一晚,是我們走川藏以來住得最舒服的一晚。而且,領班經理很有經商的意識,對遊客很熱情。我們住的是標準間,最後侃價下來,每人住宿費五十元。隨風都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價格了,非常佩服我們的侃價功夫。為了慶祝順利走過了最難走的路段,慶祝我們進入青海,我們在一家叫草原興發的飯店FB了一下,回到賓館,大家的興致都挺高,又打了幾把撲克才休息。
    (十七)川藏北線,從玉樹到瑪尼干戈
    玉樹有世界最大的瑪尼石堆。我們走出玉樹沒多遠,就看見了。雖然天正下著小雨,還是有很多藏民在圍著瑪尼石堆在轉經,我們一邊照相,一邊也圍著轉起來。一圈下來,也就用了五分鐘。那些瑪尼石大小不一,但上面都刻著經文,而且很多是彩色的經文,非常精緻好看。我看見在旁邊寺廟的門上方,懸掛著上海大世界頒發的吉尼斯記錄證書。
    上午十一點,我們到達了安巴拉山口。這裡是青海和四川的交界處。這裡,離石渠有七十公里的路程。下了山,依舊是遼闊的草原,依舊是藍天白雲,和那成群的牛羊。我聽著小梁在感慨著,又好像是在下著決心,說準備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再騎自行車重走一次玉樹到石渠,把這美麗的景色全部拍下來。是的,坐在車上,看著路邊那攝人心魄的美景,從眼前一閃而過,著實有些可惜。
    忽然,我們看見不遠處的山坡上,坐落著一座規模很大的寺廟,我們停下車,才知道這就是著名的色須寺。新修的轉經牆上的轉經筒,色彩鮮艷,非常精美。那一片金頂,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真是金碧輝煌。由於藏民養狗很普遍,所以,在轉經牆前面,有十幾隻狗在遊蕩,所幸狗不亂咬行人。但我們還是放不開膽子接近它們。
    寺廟前有一條河,過了橋,是一個小鎮。這裡的藏民的帽子很有特點,像一個盤子,扣在頭上,而且,帽子還是用毛皮做的,挺漂亮的帽子。鎮上的人們很好奇的看著車內的我們,我們也很好奇的看著街上的他們,很有意思。我們向他們微笑,他們也微笑著向我們招招手。
    中午,我們到了石渠。午飯後,依舊是翻山越嶺穿草原。下午六點,我們到達瑪尼干戈鎮,這是一個很小的鎮子,但是,鎮上的帕尼酒店,可是很有名啊。果然是名不虛傳,乾淨的住宿條件,老闆娘的豪爽熱情,和豐盛而不貴的早餐,使我們感到很溫暖。司機小蘇師傅,也和這裡的人很熟,在這裡,我們又重新走上了川藏北線。
    (十八)川藏北線,從瑪尼干戈到道孚
    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三。早飯後,我們告別了熱情的老闆娘,前往新路海。新路海,藏語的名字叫玉隆拉錯,距離瑪尼干戈鎮七公里。早上,我們是第一撥遊客,景區很安靜。翻過兩個小山包,就看到綠綠的湖水安靜的被群山環抱著。湖邊,是參天的松樹,還有一群低頭吃草的犛牛。小山坡幾個很大的石頭上,刻著瑪尼經文。遠處的冰川,可望而不可及。
    我們沿著湖邊向冰川的方向走了一段,路很難走,都是泥和石頭,我們只好踩在石頭上走。山裡的天氣說變就變了,轉眼間下起小雨來,我們趕緊往回返。等回到車上,才發現,外邊的衣服被雨淋濕了,裡面的衣服被汗溻濕了。幸好穿著衝鋒衣,雨水沒有濕透。
    中午,我們在甘孜吃飯的時候,遇見了一個在廈門工作的驢友。小姑娘一個人在低頭吃飯,一身驢裝打扮,驢友見面,自然很親切了,尤其是在路上。她一個人從成都,一段一段坐長途車過來的,而且,準備這樣一直坐到拉薩去。我很佩服她獨自旅行的勇氣和膽量。我們簡單聊了聊路上的情況,她是準備下午坐車到瑪尼干戈去的。
    下午,經過了爐霍,五點多,我們到了道孚。也許一路走來,記憶有些衰退,此刻,我一點也不記得爐霍的模樣了,那是一個空白。我們住在道孚的康巴人家旅館。這也是廈門的驢友所推薦的。住宿條件很好,服務態度也不錯,我們在旅館吃了晚飯,還要了名片。
    道孚,是一個很乾淨、很整齊的小縣城。街邊的小店很有特色。為了感受這個小城,我和小梁小潘一起逛了逛縣城,然後,和小潘又去網吧上了會兒網。我們慢慢的喜歡上了這個小城的安靜與悠閒。
    (十九)川藏北線,從道孚到丹巴
    吃完早飯,在旅館老闆的推薦下,我們到對面的藏族民居參觀了一下。其實,在吃早飯之前,我還對這家旅館很滿意的。吃早餐的時候,老闆過來說,早餐的價格是每人六元,而且是成本價,不賺錢的。天啊,比瑪尼干戈的早餐貴一倍。而且,對面的藏居也是準備做客房的,前後參觀不到五分鐘。居然也收每人三元的門票。還說是優惠價了。由此,徹底改變了我對這家旅館的看法。出門的時候,又收了五元的停車費。
    出了道孚,走過一個叫黑松林的地方,聽司機師傅說,以前,就是在這裡,常有強盜出沒,搶劫過往車輛。現在,情況雖然好多了。但天快黑時,大多數司機還是不願意趕路走這裡。聽司機這樣一說,說得我們心裡都有些緊張。恰好這時有一輛警車超過我們,我們這才放下心來,開玩笑說,看,警車給咱們開道呢。
    隨後的路,都是在高山峽谷中了。過了八美,兩邊的山勢變得陡峭起來。中午,我們來到了千碉之鄉,丹巴。這裡有梭坡碉樓,有甲居藏寨,還有美人谷。很多碉樓倚山而建,有上百年的歷史。而且,遍佈在綠色的山野中。堪稱一道壯觀的風景線。
    甲居藏寨,則是另外一種風格。很多漂亮的藏族民居,散佈在半山坡上。山的下邊是奔騰的江水。司機帶我們來到三姐妹家庭旅館。姐妹三個都很漂亮能幹,她們的媽媽在招呼著給客人做飯。二姐叫桂花,小拉拇(小妹)叫石榴花,人長的漂亮,能歌善舞。主人的熱情,使我們臨時改變了行程安排,決定住在這裡。此時,已經有很多遊客在院子裡坐著聊天了。不多一會,又來了二十多個南京藝術學院的學生。我們只好被主人安排住在另一家藏族的家裡。離的也不遠。
    晚上,大家都坐在院子裡,觀看熱情的主人為我們表演的藏族歌舞,尤其是石榴花的表演,舞姿優美,真的很有專業水準。隨後,她開始邀請我們表演節目,南寧的遊客推出了他們的代表,南京的學生也選出了表演者。輪到我們幾個了,呵呵,石榴花不依不饒,非要我們表演。實在沒辦法了,我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平時唱歌都是看著歌詞唱,從來也沒認真記過歌詞,此時,拿著話筒清唱,還真有一定難度。多虧石榴花主持節目很有經驗,才使場上的氣氛始終保持得很熱鬧。
    天漸漸下起小雨來,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大家的興致。那些學生們冒雨在跳著充滿活力,節奏明快的的士高,雖然自己也曾經年輕過,但此時此刻,真的很羨慕他們的年輕,他們的朝氣,年輕真好。
    (二十)川藏北線,從丹巴到日隆
    早上,告別了熱情的主人,我們離開了甲居藏寨。中午,來到日隆鎮。下午,我們遊覽雙橋溝。也許是我們一路看到的美景太多,也許是我們此時口袋裡所剩的錢太少,面對雙橋溝八十元的門票,外加八十元的觀光車票,我真的有些捨不得了。可是,既然來了,總不能嫌貴,就不進去了啊。反正,如果還是自費,我是絕對不會再來第二次了。真的感覺不值。第二天,我們又心疼的花了七十元的門票,四十元的觀光車票,遊覽了長坪溝。沒捨得騎馬,沿著棧道,在樹林裡走到枯樹灘,就獨自往回返了。他們三人繼續往前走了一段。那天不是晴天,大家都沒看見四姑娘山。很失望。不過,吃早飯的時候,我居然又意外的見到了去年帶我去稻城的導遊小龐,真是太高興了,而且小蘇師傅也認識他。
    (二十一)川藏北線,回到成都
    從長坪溝出來,快三點了。我們決定趕回成都。走到八郎山頂的時候,正趕上起大霧,在漫山的雲霧中,我們翻越了八郎山。過臥龍,過都江堰,晚上九點多,終於趕到了成都。司機小蘇師傅直到把我們送到武候祠對面的九龍鼎客棧後才回去。我們想叫他一起吃晚飯,他謝絕了。我知道他是急著回去看寶貝兒子呢,也就沒多挽留。
    我們晚上去吃飯的時候,院子裡有個可愛的小狗,和貓差不多大。我沖它吹了一聲口哨,它馬上衝著我們使勁的搖著小尾巴,可愛極了。也許是它記著我了,第二天中午我從它跟前經過的時候,它居然跟著我走,我只好蹲下來,用手摸著它,順著它的毛。它也伸出舌頭不停的舔著我的手指頭。我這才站起身,沖它擺擺手說再見,它似乎聽懂了,蹲在原地,搖著尾巴望著我,不再跟著我了。
    成都,是個很悠閒的城市,我非常喜歡。我們吃了火鍋,吃了小吃。
    有的時候,世界真的很小。沒想到我們竟然和在拉薩曾相約去山南的一個杭州驢友住到了一個房間。再次見面,非常高興。大家開心的聊著在西藏的趣事,她準備明天獨自去九寨溝遊玩,然後回杭州。
    第二天下午,我坐在客棧陽台的大沙發上,感覺非常愜意。聽著樓下的喧鬧,自己在這裡安靜的閒坐,猶如一個世外桃園。想著明天,我們幾個人就要各奔東西了,心裡多少有些惆悵。想著這次近一個月的旅程,想著旅程中曾一起同行的驢友,一起去那木錯的太原驢友安妮,一起去珠峰的廣州驢友小葉,一起走川藏的北京驢友小梁,還有和我一起從西寧走到成都的新疆驢友隨風、小潘,還有我們最辛苦的司機師傅,走珠峰的藏族師傅達瓦和走川藏的小蘇師傅,他們都是很好的朋友。我們在一起旅行,無論時間長短,相處得都非常開心。其實,在旅行中,最重要的是心情。大家彼此友善相待,平等相處,互相寬容,就可以成為朋友的。那樣,心情也會非常好。否則,太對不起西藏那美麗如畫的風景了。
    看到了氣勢磅礡的珠峰,看見了遼闊的草原,我們的胸懷,也應該變的再寬闊一些了。走過那崎嶇艱難的道路,看見那朝聖的人們,我們的心態,也應該變的更加平和一些了。
    如今,我又開始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但是,我始終忘不了那個香港驢友發給我的郵件中所說的,努力工作,期待著下次旅行。是的,旅行,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們平時要努力工作,然後,去感受旅行中的樂趣,去發現世界的美好,去享受生活的美好。(全文完)
<< 阿里歸來經驗總結之二西藏之行花費分析及總結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