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難忘的阿里之行(四)難忘的阿里之行(五) >>

「故地重遊之西藏篇」綜合修訂版(全集)

所屬類別:精彩西藏遊記攻略推薦
    極地絮語
     —並非遊記的遊記
    
    這裡的極地,不是北極或南極,卻同樣有著冰雪的奇觀。她是世界的第三極,塵世的淨土,天國的倒影。記下這些文字,本意並非要給未去西藏的人作任何旅行的推介,而是與許許多多像我一樣熱愛那裡的人一起,抒發一些情愫,寄托一些希望。
    
    (一)離開
    
    像是去年祈願的應驗,有了這樣一次機會,重回到雪山聖湖的懷抱。
    
    因為是我一個人旅行,他和我都有些怪怪的,幾分不捨,又有點莫名的不快。剛回國的他時差無比的強烈,兩天兩夜竟了無倦意,昨夜連我也是徹夜未眠。
    
    飛機在萬米高空展翅翱翔,舷窗外偶見崢嶸的山巔,齊刷刷的雪白。沒有刻意在身體上做什麼準備。這一次,雪山是個故舊,只會比初識時更加友善。
    
    突然孩子似的對酥油茶和青稞面渴望起來。瞭解一個人的脾胃,大體就可以瞭解他的性格。一個民族的性格,應該也能從他們的簞食瓢飲中顯現出來吧。對於那樣可愛善良的民族,我預備不帶任何成見地去接受她的飲食,相信我做得到。
    
    困意揮之不去,噬咬著眼角眉間殘存的氣力。飛機很滿,鄰座在興奮地拍攝只有此時可以俯視的高原。
    
    想起江孜的天門,心中隱約激動起來。和他的旅行總會有一些意外的收穫,像是上天悄悄塞給我們兩個的禮物。於是一切的景致便成為有情感的活物,真正為我們所擁有,並且永不遺失。
    
    「他是我最好的遊伴呢。當然,不止是遊伴,」在睡著之前這樣想道。再睜開眼的時候,貢嘎機場已在眼前了。
    
    (二)粒沙世界
    
    無論比海拔還是歷史,山南都應該是西藏之旅的起點。這裡比拉薩、日喀則、江孜都要低,可以緩解上高原的心理和生理反應;還有西藏無數的第一—第一批先民,第一位贊普,第一座宮殿,第一座寺廟,第一個都城…
    
    去桑耶寺的一路有些沙丘,但也有不少新種的樹木,間或有些水窪,映著藍瑩瑩的天和白生生的雲,甚是美麗。
    
    桑耶寺比去年乾淨一些。大殿裡好幾個僧人盤膝圍坐,正在製作彩沙壇城。畫底是事先做好的,材料是周圍幾十個小碗裡盛著的各色細沙,工具則是僧人手中的各色物事—空心尖頭管好比畫筆,可以控制沙子的流量;木條則是用來碼齊完成的沙線。壇城完工後,僧人們會齊聲頌經數日,一俟儀式結束,便會把精心製作的五彩世界瞬間攪散,倒入水中,讓它們重新回復成粒粒白沙。
    
    世界的形成與寂滅,遊戲般複製於僧人們的手中,向世人揭示人生最簡單的真理:
    
    繁華,不過是一捧細沙。
    
    (三)智慧與慈悲
    
    去江孜的路上經過羊卓雍錯和瑪拉水庫,以我的私心,倒更偏愛後者,因為那裡沒有喧囂紅塵的氣息。水很藍,澄明溫潤的象玉,週遭只有寂寞的大山,還有幸運的我們。
    
    白居寺是我和他的最愛。廟宇的莊嚴與秀美,山勢的奇偉與雄渾,在風雲多變的江孜的天空下組成一幅難忘的畫面。時隔一載,寺中依然有許多慵懶的狗,在長長兩排金色的轉經筒下曬著太陽。十萬佛塔依然俏麗,用她鮮艷欲滴的顏色點綴著背後蒼茫的山。
    
    白居寺有五百八十年的歷史,但每一處殿堂,每一根檁柱,都整齊而美麗著。相形之下,桑耶寺就如同被漫不經心的主人丟棄的古玩,雖曾光華萬丈,如今卻蒙塵失色。
    
    西藏寺廟的房簷常由黑、白、紅三色組成,在佛教徒的心中分別代表法力、慈悲和智慧。佛教稱人皆可成佛,修行的關鍵在於慈悲和智慧。唯有二者並重,才能到達菩提明鏡的彼岸。徒有聰明腦子,卻沒有包容和仁慈的心,自然不會成佛。但佛說,僅有慈悲也是不夠的。
    
    或許,可以用通俗的話解釋:慈悲是愛,智慧是會愛。心中有愛,還必須有正確的方法,才能讓愛的力量溫暖你愛的人。佛,不過是覺悟的人。等我們都能真正覺悟到愛的真諦,離佛也就不遠了。
    
    (四)愛要說出口
    
    去納木錯的路已然大修過了。從當雄折向西行,原本預期的顛簸始終未曾出現。在山口與同行的藏民一起請了龍達,工工整整寫滿親人的名字,親手繫在看得見天湖的山巔。
    
    五千米的山風吹得龍達獵獵作響,在我的耳中卻如同佛號齊誦,庇佑著我惦念的人。
    
    有信仰的人,自然有他的方式來表達,即便目不識丁。每一個佛教的信徒,不一定都要去親自誦讀佛祖的經書。他可以借助自然的風,借助手中的力,與心中的神明溝通,表達他的嚮往與熱情—譬如屋簷下寫滿佛經的風馬旗,再譬如被無數人轉動的經筒。
    
    我的擔心,是我們這些久居城市的人在面對生活時正變得日漸漠然,正在失去熱情,失去表達的能力。
    
    去年,曾和他一起搭乘當地的公共汽車去一座寺廟,車中除了我們便是一群年輕的僧侶和幾個朝佛的藏民。汽車開動之後,窗外有個騎自行車的人快速超過了我們。車中的人都探出頭去,大聲喊著「加油」。在明媚的陽光下,騎車人回頭對我們笑了,全車的人也笑了。那是我見過最純真最動人的笑容。
    
    我們無從得知這個騎自行車的人究竟為什麼要飛快地趕路,但是,知不知道原因又有什麼關係呢?關心你身邊的人,為他們加油,哪怕只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一切相信愛的人,勇敢地表達你們的愛吧!
    
    (五)身後事
    
    天葬是藏人最普遍的葬儀,可能也是最神秘的一種。當往生者被送上屍陀林(天葬台),連家人都必須立即離去,不得回頭目睹親人最終的結果。據說除了指甲和頭髮,所有其他的部分都會被天葬師切成小塊,混上糌粑餵給禿鷲。
    
    鷹鷲很少死在地面。藏人的說法是,這些勇猛的獵手會在生命臨近終了時衝向太陽,以飛翔的姿勢讓炙熱的火焰把它們融化在高空。用故去的人飼鷲,就能讓逝者的靈魂最接近天國的大門,也能最快地把逝者的肉體還給上天,開始新的生命輪迴。
    
    從某種意義上,藏人比漢人擁有更加樸素的生命觀。自古以來,漢人都把苦痛難捱的絞刑(當時的絞刑須耗費幾個,甚至十幾個時辰才能讓人死去)看作施恩,而把生死立判的砍頭視為竣法,更休提千刀萬剮或是五馬分屍。箇中原因,歸根究底只是「全屍」二字。
    
    對漢人,身首異處似乎是最不體面、最令祖先蒙羞的下場;而藏民,從先古時代,就已把身後事看作平常,不以為忤,不以為悲。
    
    來世與現世,靈魂與肉身,在漢藏兩地有著不同的解釋,也有著不同的關注。
    
    因此,漢地的陵墓比比皆是,王侯將相,富商大賈,甚或比生者的住宅還要華麗;而在西藏,除了活佛高僧擁有壯麗的靈塔,包括王族在內的其餘眾人鮮有墓穴,連藏王墓也不過是幾抔黃土,靜靜地守護著青稞地而已。
    
    (六)羅剎女的孩子
    
    「我們是羅剎女的孩子,」藏民們說。
    
    上古時代,曾有只神猴在西藏修行。一天,來了一位羅剎女,想嫁與猴子為妻。若猴子不允,她就要嫁給魔王,生下無數魔子魔孫為害一方。猴子擔心自己的修煉難成正果,又不知如何拒絕羅剎女,便去問觀音菩薩。觀音告訴猴子,與羅剎女結合乃是善舉,是上天的意旨。猴子遵命,與羅剎女結為夫婦,並生下六隻雛猴,這便是藏民的祖先。今天的山南依然找得到「猴子洞」的遺跡。
    
    第二個羅剎女和文成公主有關。公元七世紀,吐蕃年輕有為的三十三代贊普松贊干布先後迎娶了尼泊爾的尺尊公主和大唐的文成公主。兩位公主入藏時分別帶來了佛祖釋迦牟尼八歲和十二歲等身像,是為藏傳佛教兩大至寶,後分別供奉在大、小昭寺。當松贊干布打算為尺尊公主修建寺廟時,請文成公主測算風水。文成公主上推天象,下觀地形,認為吐蕃像一個仰臥的羅剎女,其心臟正是拉薩的一片湖水。為了鎮住魔女,永葆吐蕃平安,文成公主建議填湖建寺,這就是今天的大昭寺。隨後,拉薩才在大昭寺周圍發展起來。直到今天,仍有許多藏民堅持認為只有大昭寺附近才算真正的「拉薩」。藏民們常說「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指的便是這段故事。
    
    羅剎是梵文的音譯,源自印度神話《羅摩衍那》。有人說羅剎有男女之分,男羅剎凶狠醜陋,女羅剎美艷絕倫。但不論樣貌美醜,羅剎絕非善類,而是為害人類、與眾神為敵的惡魔,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在藏民們的心目中,兩位羅剎女卻並非乖戾殘暴的異類,而是哺育和疼愛他們的母親。第一位羅剎女是度母化身,特意來到人間繁育人類,是藏族先民的生身母親;第二位羅剎女是土地山川,用身體支持和養育一代又一代的人民,是滋養藏民的大地母親。沒有第一個母親,藏民們無從獲得生命;沒有第二個母親,藏民們又何以使生命延續!
    
    人有佛心,立地成佛。佛為覺悟之人,人乃未來之佛。即便是十惡不赦的羅剎女,因了佛緣,有了佛心,也一樣可以成為仁慈的母親,讓千千萬萬的藏民以她為驕傲,珍惜她,敬愛她。
    
    這就是藏民們千百年來力量的源泉。世上總有善惡,善惡本身並不可懼。當慈悲遇上智慧,最污濁的土地也能開出奇葩,最破舊的弦子也能唱起歡曲。承認生命的不完美,既不迴避,也不沮喪,而是努力棄惡揚善,追求人生圓滿的結果,這便是羅剎女的孩子的哲學。
    
    佛教改變了吐蕃,改變了歷史,也改造了藏民的內心。未有佛教之先,吐蕃曾是黷武的民族,好勇鬥狠,四處征戰。後來,佛教在西藏生了根,開了花,結了果。羅剎女的孩子和他們的母親一樣,在佛性的感召下走上了和平之路。
    
    也許,佛性和人性,區別只有一點點。一切為眾生謀福的人,在篤信佛教的藏民眼中都是佛。不然,怎麼當年毛主席會被藏人稱作「文殊菩薩」呢?
    
    (七)完結篇
    
    哈達依然在項間纏繞,耳畔卻已是凡塵的喧囂。
    
    從高原上下來,再回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總會有種異樣的感覺。好像從鏡子外面跌到鏡中,雖然繁花似錦,卻並不真實。因為不真實,所以不親切。固守的仍舊是蕩滌心靈的藍天,觸手可及的雲朵,還有每雙眼睛裡純潔而善良的目光。
    
    不拘何處何時,或是車水馬龍的街道,或是夜深人靜的燈旁,放一支藏地的曲子,和他共同懷想我們的旅行,我們的夢想。
    
    明日,明年,也許我們又將啟程,去那個神秘而古老的地方,汲取愛的營養和人性的力量。
    
    願意加入我們的人,快快收拾你的行囊罷。
<< 難忘的阿里之行(四)難忘的阿里之行(五)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