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雪頓節展佛西藏塗鴉_2 >>

西藏塗鴉_1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我嚮往西藏很久了。一個哲人朋友跟我說:只要是人在西藏都會有故事,除非你是那一個十萬分之一,如果在那裡你都沒有碰見,那麼你真的和它無緣了。於是我開始想像我的西藏是一個美妙世界,我會在某一天踩著腳印走去……可惜,我沒有看見我故事的開頭,更沒有猜到它的結尾……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是坐著飛機降臨西藏,但是夢想和現實有時候就是這麼對立。上午買的機票,下午飛向那裡。我在2003年10月22日拉薩貢嘎機場下了飛機,奔向我的思念的深處。前後各背一個包的我,站在拉薩的街頭嘴就沒有合龍過,一路的傻笑,就差對著天空狂呼:西藏我來了。拉薩的熟人用力搖晃著我,醒醒,千萬別傻了,以後的路還長著呢。我傻了嗎?我願意,I do。
    朋友住在吉日,她已經一個人在拉薩晃了3個月,然而我來了,她卻要走了。嘿嘿……我也要開是一個人獨晃的日子了。雖然太陽明晃晃的掛在頭腦上,但是我已經開始幻想自己一個人的無畏旅途,正打算自己感動一把自己……「喂,又傻了?」朋友不放心得看著我,生怕我有高原反應。
    哎,我沒有病。給一個做夢的時間吧?不信?我開始絮絮叨叨跟朋友說我一路看見的拉薩河。原來是幸福傻了。現在一想起那段日子,傻笑就在嘴邊。人們都說去西藏會中毒的,是的,我已經心甘情願的中毒了,如果有機會,我想……嘿嘿……不說了,打死你們也不說我心裡的想法。
    
    來吧,來吧,那裡是我們的家。
    
    清晨,醒來聽見窗下如歌的誦經,我在做夢吧?嘿嘿……是真實的。永遠有多遠,幸福就有多遠,這個是我深信不疑的一句話。到了拉薩我發覺要修正一下,此話僅在西藏以外的地區適用。2003.10.23我開始了在西藏幸福的遊蕩。
    
    在拉薩的第一個清晨似乎是藏歷的初一,大昭寺周邊瀰漫著喂桑的味道。跟著朋友順著藏人誦經的方向我開始第一次轉八角街。拉薩的八角街、麗江的四方街、大理的洋人街、陽朔的西街都是聞名一片,相比八角街更有味道,虔誠的信徒,做生意的買賣人,各地的遊子形形色色,各種語言的混雜,但是交流並不困難,在那裡我充分認識到人類肢體語言的博大精深,管你是什麼皮膚什麼眼睛的人都能其樂融融。由於我去的季節偏晚,藏區的牧民穿帶著艷麗的服飾開始聚集這裡,美麗的姑娘,絢麗的各種頭飾身上裝飾,讓我顧不得擦口水,我一年的口水都趕不上在西藏流的多。在八角街轉了一上午拍了一些片子,之後幸福的在大昭寺門口曬太陽喝酸奶,上午貼出去召集人出遊的貼子,中午就有人開始給我電話,這樣的季節還是有人跟我一樣在那裡晃游哦。為此我認識了幾個特色人物,稍後交待。他們的計劃被我一頓規勸,完全跟我走了,雖然我沒有去過雖然我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但是我做的功略的確很能虎人。一切塵埃落定,我還是跟著朋友漫無目的四處溜躂,最愛這種隨意最愛這種帶有一點頹廢的感覺。
    
    在路上
    
    拉薩的深秋還是比較冷的,早上的七點四周還是漆黑一片,我一個人獨自坐在街邊等待,等待那個熟悉而陌生的路途……十分鐘以後一輛用四個輪子行使的車很有力的停在我身邊,一個圓圓的頭腦探了出來,不等他說話,我已經飛快的閃入,雖然那只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臉,雖然我又忘了他們的名字,但是這樣冷的黎明睡還在乎名字?於是一路上我一直執著叫著他們我給起的名字,任他們解釋抗議憤怒無言認同。
    
    先介紹一下我找的同伴:
    孫大姐:帶著一個碩大的攝影包穿著XX攝影網的背心的50歲的大姐,讓我們立即開始崇拜起來,司機大哥總是忙前忙後的幫他拿腳架,拿器材,背大包……還有一個特色就是一個有著無比童心絕對天真,經常會拍著手一臉的驚異說:好漂亮哦……
    游游魚:mm,經過跟她的談話,發覺她應該是我認識一個朋友的gf,不過人家不說,偶也就不問。開始她總和孫大姐意見相左就如水和火一般,最後她倆成了最好的一對,這樣的結果讓我們剩下三個始終不太明白。
    拉薩李:gg,這是我起的名字,一個自稱東北人,但是我們怎麼看來都像上海gg 的人,竟然在某個晚上跳出來跟我搶面膜用,及其愛惜他的臉。一大特點,喜歡拉著我們三個逛香水。
    吉日吳:gg,不用看,也是我起的名字,一個設計師。背了三個相機,數碼、光學傻瓜、光學單翻(不太會用),嗯,總體來說是個很好接觸的人,不過也有一大特點就是到哪裡都喜歡拉著我們三個去找韓國愛茉莉的專櫃,自稱他的gf跟那個廣告模特長的一樣,可惜到分手我們都沒有找到。
    
    言歸正傳,開始上路了。
    路線:拉薩——羊湖——拉孜——亞東——日喀則——珠峰——聶拉姆——樟木——定日——拉薩。一共8、9天。
    我承認我的方向感有點差(實際上是非常差),從來都不找北,反正也找不到。至今我也不明白離開拉薩的時候是朝那個方向奔馳,總之,拉薩像一個線頭,任我離開回去,總牢牢在我心底有它的固定位置。離拉薩開始遠了,而遠處的山越來越近,山色也越發紅潤,天邊開始泛藍,而我有一下沒一下的忽醒忽睡。等我精神喚醒時,我們的車子已經在一條筆直的柏油馬路上撒歡奔跑,路兩邊的白樺樹金色的葉子匯同湛藍的天通向很遠很遠,拍照?開了一點窗,太冷了。由此可見我不是一個狂熱的攝影分子,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偽分子。當我正在自責中,車子在一聲沒有聽清得感歎聲很有力的嘎然而止,一陣風過,落葉片片而下,深色的路面上綻開零星的金色。同車的孫大姐拍手一臉迷離的說:這裡好漂亮哦。轟的一聲,車門立即打開3個,車上的人除了一個急忙散開各自或者裝或者真的開始拍照。另一個沒有開門的車門裡端坐著孫大姐……
    到羊湖基本上是中午時分,過分的眼光讓人睜不開眼睛,我努力尋找著姜桑拉姆峰,可是周邊都是白茫茫山,看不到頭也看不到邊。羊措雍措是非常狹長的,這個湖不是我喜歡的,雖然她也美雖然她也有很多傳說。我的夢中湖泊猶如大海一般,湖邊波光湧動,生生不息,冰冷的湖水是刺骨的……我獨坐湖邊的瑪尼堆旁,努力望著遙遠……咦?怎麼又開始做夢了?在西藏的日子如今想起真的有一種夢和現實交織的感覺。因為不是旅遊季節,羊湖的四周非常安靜,我懶懶洋洋的四處亂晃。同伴們都在拍照。瞇起眼睛,我看見天上沒有一片雲彩。
    一直以為寧金抗沙7000多米應該非常高非常有力量,可我站在山腳下,仰望山頂除了俊秀沒有威聳的感覺,千古冰川盡在眼底。山腳下的瑪尼堆彩旗飄揚,被進化的藏民露著賊亮的眼睛盯著同伴手裡的相機和人民幣,就猶如一隻隻惡狼面對幾個小羊伺機而動,一看到如此眼光,我們是落荒而逃,嗚的一聲駛向了江孜,那個紅河谷的家鄉。
    江孜有一個白馬寺和宗山抗英城堡,據說紅河谷的故事就發生在那裡。對於江孜這兩個比較有名的地方,個人感覺一般。白馬寺裡的那個77洞的塔實在讓我有點昏點。西藏寺廟供佛像的門都不高,結果77個洞萬尊佛,看著我不停的撞啊磕啊,如果對著佛也就罷了,偏偏我都是對著門框禮拜。因此也就知道白天裡看星星的樣子了。宗山城堡我沒有上去太高了,省省心還是四處溜躂的照吃的是我的最愛。在菜市場買了自己喜歡吃的,讓小店的老闆幫著加工,那頓飯吃的我興趣盎然,飽咯連連。清晨,遠看那土土的城堡,倒塌的牆壁,我喜歡遠看它的樣子,似乎有著千言萬語,卻一言不發。太陽升起,暖暖的光線打開它的一角,腳下雅魯藏布江的支流緩緩走過……我的身邊塵土滿天,口罩、圍巾,我只露出雙眼,透過鏡頭看世界。走了走了,遠處還有我的夢想,揮揮手塵土身後飛起……
    
    亞東
    亞東是很多人不太知曉的地方,憑藉著我聽來的消息和地圖上的敘述並加以自己的美好願望出發,給大家勾勒出來一個傳說,傳說那是一個美麗的地方。而真實情況是這樣的,關於它的一切我都無從知曉,可是這有什麼關係呢?我本來就是一個喜歡四處遊蕩的人,在哪裡看見過的一句話:我們可以走進他們的空間,卻走不進他們的生活。在西藏,在旅途中我們都僅僅是路過。海拔伴隨著我們越來越高,路兩邊除了廣闊的高原草甸就是遠遠的山影,路通到天邊,山也相隨到遠點。顯然用蒼穹來表達是很合適那裡,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卻沒有看見牛羊。因為不屬於開放區,路上的外人幾乎沒有,偶爾能看見的就是三幾個藏民趕著一群犛牛在高原的荒野裡跋涉,扎西師傅告訴我們那是去邊境販賣鹽的,基本都要走3個月。車路過他們,看見雪白牙齒的他們興奮得跟我們笑著答招呼,一句扎西德勒,看見那張質樸單純的笑臉,這是沒有被污染過的地方。一路顛簸一路塵煙,車走多了就是路,順著地面的印記,我們在前進。
    多慶措,一個很少有人煙的高山湖泊。看見它時,讓人脆不急防。多慶措四周都是喜瑪拉雅山脈,路被兩邊的山壓迫著盤旋而前行,忽然山朝兩邊分開,多慶措就瞬息出現,它不浩瀚但很恬靜,湖那邊的雪山據說是藏區屬母性名列第一個聖女峰。湖兩邊的山麓連綿不絕的向天邊延伸。因為季節的原因,四處都是雪,湖水不多,湖邊大片的是沼澤地,很多野鴨很鳥在那裡覓食。聖女峰有一片祥雲如同哈達一般圍繞它的四周。傳說傳說,一路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正當孫大姐感慨連連時,我們剩下的四個雙眼開始對著那群野鴨放電,祈求能我們的電力電熟一隻。「我喜歡烤鴨」、「且,鹽水鴨好吃」、「鹵的好」……能抓住嗎?可行性計劃?哎,不要這麼認真啊,說說而已解肚子餓,我們還是愛護小動物的,當然也愛護花花草草。到多慶措,已經是中午了,呱呱叫的我們站在寂靜的荒野上,看著鴨子在我們身邊起起落落。師傅看見我們是在餓得到處放光的尋覓,稍微謙遜的拿出自家獨門密制的老婆餅。霎時間,疾風掠過枯草嗚嗚野鴨驚起無數,放餅的箱子還沒有落地,已經是空物了,各路高手都已有一餅之位。我~最~愛~老~婆~餅。太陽這時,也在紛爭之後露出了笑臉,哼,膽小鬼。哼著小曲這才看見在我們不遠處有一戶牧民。衝啊,有美女耶。在祭完五臟六腑之後,沒有哪一句話如此有魅力過。對於我們過分的激動,牧民顯得很侷促,女孩的媽媽一直當在她面前,算了,照不了美女,照美女的媽媽也行。我正打算開始動手時,發覺我同意陣地的同胞們正在用傻傻的笑臉和糖果引誘一個更小的dd,充當他們的模特。經過我們的一輪傻笑,牧民終於和我們起樂融融的拍照,並且極力邀請我們去他們的帳篷裡,如果不是因為還有路途要走,我們會去的,再次揮手,彩雲已走。
    橫穿喜瑪拉雅山脈的路途都是5000,據說這條路一般到11月都會被雪封埋。過了多慶措不一會,路的兩邊就是0.5米高左右的冰雪,車子在路上掙扎的努力。要不要前進,會不會被困?在搖搖擺擺中還是選擇了前行。雪地的田鼠在車邊跑來跑去,偶爾還能看見山雞。路途通天,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泥濘艱辛中,我們的這輛車堅若磐石的走著每一處。江湖上這樣的高手不多,之後的路上,更是充分見證師傅的卓越。走過啞口,扔了跑馬風,天氣開始轉暖。陽光又開始明晃晃的照射進來。車中呼啦啦聲四起,進入了亞東。
    亞東的東嘎寺修建在山頂。50年代達賴喇嘛曾經在這裡與張經武會談。寺廟很小但是高手雲集,最深刻的就是入山口的藏獒,廟裡的喇嘛微笑的示意,它被綁住了。但是它如同獅子般的腦袋,赤紅的雙目盤踞在路口,讓我們萬萬不敢前進半步。就這麼僵持,它時刻準備的撲來。此刻,各種退路都在心裡暗暗盤算,爬樹?上房?哪一個更快?寺廟裡的地方不大,很多喇嘛就說都在海外。江湖上對於隱士高人的出場都有很多版本,而我在那裡碰見的也算一種,一個提著水桶的老僧緩緩的出現在我的視野,目光和善的端詳我們一會,隨後,一串悅耳的E文飄過,眼前一花,我看見一個老僧已經和我面對面。E文?我的腦海裡出現了牛津大字典,可惜山高水長不能當時幫我與他拆招。「do you speak chinses ?」「no ,I know English」曾經幾時朋友跟我說去西藏要練好E文,悔啊。硬著頭皮我決定用我中式的英文和手語跟他交流。氣定神閒的老僧和頭冒白氣地我,幸好其他的人沒有袖手旁觀。站在細雨中,我開始瞭解這個寺廟的歷史,有些東西是我們不懂的淵源。


上載圖片:

<< 雪頓節展佛西藏塗鴉_2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