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西藏塗鴉_1西藏塗鴉——3 愛在拉薩 >>

西藏塗鴉_2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日喀則
    
    我的家鄉在日喀則,那裡有條美麗的河,
    阿媽拉說牛羊滿山坡,因為那是菩薩保佑的
    藍藍的天上白雲朵朵,美麗河水泛清波,
    雄鷹在天上展翅飛過……
    
    日喀則日喀則,經過了一天近300公里的跋涉,我們來到了那裡。耀眼的光芒在眼前,心中閃動,我看見了扎什倫布寺。西藏的很多寺廟都是向著太陽依山而建,扎什倫布寺也不例外。在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之前,我們就迫不及待的想進去。經過了逃票未遂、磨牙無效的失敗後,我和拉薩李、吉日吳抱著晚上吃泡麵的大無畏精神,每人掏了55大元,進入了那裡。扎什倫布寺有三座大廟,分別代表著前世、今生、來世,位中的是十世班禪的塔位,紅牆金頂,在陽光下很是煌眼。順著寺廟順時針方向,我們開始瀏覽。扎寺的小喇嘛很喜歡照相,看見鏡頭也沒有其他人的畏懼和扭捏,自自然然的笑著,做著自己的事情。
    因為是藏歷的9月,寺廟的牆、台階和圍欄到處是粉刷一新的樣子,經常還能看見信徒也在寺廟裡幫忙。在拉薩我是不會給人施捨,再來之前就被多人告誡過。可是在扎寺碰見了一對父子虔誠的在磕頭,沒有話語,沒有交流,通過他們的家當,可以感覺到他們應該是走了很久才到這裡的。和同伴一起放了幾塊錢在他們的家當旁。轉完一個殿,我們出來正在找路,發現他們在一個窄窄的弄堂裡望著我們,忽然被什麼牽引我們跟了過去,那對父子沒有回頭,靜靜的走了。那條路很黑也很長,大約走了幾分鐘,前面豁然開朗,是正殿供奉著十世班禪的塔位。父子回頭一笑,蹣跚走入他們的世界裡了。原來是給我們領路的,心中忍不住感慨。寺廟裡一般不允許拍照的,一排排的酥油燈在搖曳,來進奉的信徒喃喃有詞的加著酥油,燈下那一張張飽經風霜虔誠的臉顯得特別能打動我們這些外人的心。在那裡我們學習藏人獻上哈達,立拜3下。忽然衣服一緊,發現拉薩李和吉日吳已露出口水,順著他們的目光我上下打量著供奉的塔位,寶石、金子……,長這麼大我就沒有見過這麼多這麼大的寶石啊,還能用手摸。哎,鄉下人第一次進藏讓大家笑話了。
    
    珠峰
    
    珠峰。無疑是我們這趟旅途的另一個焦點。憑著吉日吳笑瞇瞇的臉龐和極好脾氣的性格,勸說孫大姐和洛丹師傅跟我們一起住在大本營的重任交給了他。10分鐘後,一個笑瞇瞇口嚼胡蘿蔔的人出現在我們面前。一切順利。呵呵……5200的海拔的確有點為難孫大姐了。
    進珠峰的路途顛簸塵煙,我們4個如同不到翁一般在後面晃的死去活來。翻過啞口我們看見了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珠峰、馬卡魯、洛子峰、卓奧友這些我原先僅僅是見過的名字。這裡啞口的風異常的大,掛經幡的我們幾乎是東倒西歪的挪動,一切僅僅為了珠峰。200多公里的路途中看見幾批老外鬥志昂揚的奮力踩著單車跟我們一個目標,佩服啊佩服啊,你們說人和人怎麼就這麼不一樣呢?拉薩李同學禁不住喊出要從絨布寺徒步到大本營,看著這個帶著氧氣瓶上來的兄弟,我和吉日吳開始跟他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規勸未遂,終於在絨布寺我倆被他拉下車,一同去走這條據書上說很經典的徒步路線。哎,書上說的不一定都是真的啊。
    插曲:離絨布寺還有5-6公里的地方,碰見一個孤軍奮戰的老外吱吱呀呀踩著單車,於是大家愉快的打著招呼,顯然目的是一致的。老外看起來很累,可以想像從拉薩一路起來這麼多的山山路途,不累?那是神仙。他艱難的問我們到絨布寺還有多遠。6公里。我用發音不正的E文回答,這些無恥的傢伙竟然說我E文比他們好,吐血!到營地呢?我應該是有高山反應的,否則怎麼會靈光一線的回答成20公里,明明是12啊。老外狐疑的又問了一遍,見我回答還是這麼堅決,就如皮球洩氣一般,讓我們把行李給他帶到絨布寺,他原想騎到大本營的,可是20公里的山路,讓他放棄了。呵呵……上了車我才反應過來。絕倒!
    到絨布寺已經是下午4點30,拉薩李磨拳擦脹豪情萬丈的開始收拾行裝,無奈我和吉日吳只好作陪,說實話我也是被說的心動,想看看這個書上被封為經典的路線究竟是什麼樣子?7公里也就是2個多小時而已。只是我忘記了這裡是野生保護區,我們出發的時間已經是太陽快下山了,會碰見狼的。
    游游魚最後也跳下了車,只是她一路一個人走在最前面很快。估計了一下體力,我沒有帶相機,我的東西都是吉日吳幫背。自己口袋了放了巧克力和頭燈、火石。因為不習慣走快路,已開始我就在後面,吉日吳放慢腳步陪著我走,邊走邊用他的相機拍攝。這段路程的確很美,珠峰在夕陽下清晰,我看見山上的陣風吹起的雪,據說那些風都有10級以上。天色越來越暗,不過還有月光,那晚的月亮很亮,風也大了起來。因為不想走土路,我們爬了一個一個的雪坡,每一步都深入膝蓋,走得很是艱難。從小膽子就不是很大,在這個風高星少的山裡,總覺得有東西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翻過坡才發覺是一個藏民據說他一個人在這裡住了很久很久,看看表才走了3公里遠。走啊走啊走啊走,永遠有多遠?忍不住又要問。不對勁,藉著頭燈四處一看,怎麼這麼多的眼睛發綠光?狼?藏獒?似乎這兩個都不怎麼樣。一隻手握緊登山杖一隻手拿著火石,大步流星。嘿嘿……從來沒有看見過車燈這麼親切,洛丹師傅亮著車燈在帳篷外面燈我們。
    第二天我們又往上走了2個小時中午回到大本營,洛丹師傅和孫大姐告訴我們早晨出去拍片看見3只岩羊昨晚被狼吃掉的殘骸,大家一驚,幸好幸好!
    
    因為不是攀登珠峰的最佳時候,珠峰大本營只有一個大帳篷,是西藏登山學校協助一個日本登山隊的。為了第二天有人帶能帶我們上山,我本著兩層臉的超級功夫,打著朋友的旗幟,和去過一次登山學校的經歷,開始了一系列的拉攏掏瓷,帳篷裡坐鎮的西藏登協的老師從零四個登山學校的嘴裡得知我所說的基本都是真的,臉色柔和下來,放了我們一馬,只要他們肯帶就行。鬆口就好說,對著小次仁多吉,本人不惜搬出他的老師壓迫,其實很多人我也就是見過一次而已。哈哈!答應了。呼呼。大本營真得好冷啊,1500克絨的稅帶我還要加一個侯被子才覺得剛好,夜裡只要被子滑落,我就凍醒了。就這麼反反覆覆中,天亮了,起床了,出發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寫完,路上的很多東西都是留在了記憶裡。雖然我去西藏的季節不是最佳氣候,但是那樣的天氣天高雲淡得看珠峰確實不錯,除了冷了一點就是冷了一些。那天早上雖然很早就醒了,可是就是不想從睡袋裡將自己挪出來,放在凳子上的水壺被凍的就如一個冰佗。起不起來是個問題,我的同伴已經衝出去拍日出了,激動的跑進跑出,哦……相機被動傻了,跑回來溫暖的。起床,堅決不洗臉,正在嘲笑他們相機脆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愛機也抗議罷工了,任我苦苦賠禮,這相機也拽的如同全國糧票一般不搭見我,就這麼我看著太陽越來越高,而無所事事。如果上天在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抱著它睡覺,可是一切都晚了。怎地我的傷心而挽回不了。
    小次仁多吉履行了他的承諾,帶著我們向上走去。從大本營往上就是一片的小山堆,多吉指了指前面告訴我們就往那裡爬好了。我菜,我知道,可是如此之菜讓我有點打擊。沒有任何負重的我們,每爬一個坡都呼哧哧,上一步滑兩步。而次仁早就活蹦亂跳上去了,歪著腦袋用相機記錄我們的蹣跚。轉過山,我清晰的看見了那些熟悉的標記,冰川、北坳、次仁的手指指向珠峰山脊,那裡就是第二台階。很想去摸一下冰川,伸出手似乎離得很近,努力向前,還是有距離。伸手去摸,不能如願。多遠才能到6400?多吉嘿嘿一笑,2個小時。我們四個倆倆相看,沒有時間了,下次吧,下次再來。
    回到營地,車子終於也暖過來了。帳篷裡多了兩個老外,據說想上山,跟這裡磨了很久,桑珠老師還是不同意,得意的拉薩李恨不得撲上去告訴他們,我們上去溜躂了一會,可惜英文太爛,遺憾的不得了。
    休息了一會,開始剩下的旅途。下午2點,從大本營開始往老縣城前進。如果說以前我走過很多爛路,但是就是這一次為最顛也是很險。西藏的路很多路基不好,又是修在河邊山上,車就是傾斜著開著。很多時候我們都願意下車走,人在車裡顛,心在人裡顛。
    離珠峰最近的一所小學,洛丹師傅帶我們去送本子和筆。那個村子得海拔在5100,據說登山隊裡有4個人就是那裡出去的。兩間泥房,70個學生,一個老師,沒有電,沒有桌凳,牆上整整齊齊的是他們的板報。孫大姐忙著拍照,而我們剩下四個流下了眼淚,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這種情況。很想幫他們一點點力,想給他們買桌椅,洛丹師傅說好的、實用的要從拉薩拉過來,但是我們回去拉薩,珠峰也就到了快該封路的時間了。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改變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2004年我們努力完成自己的承諾,給他們送去桌椅。
    
    樟木、尼泊爾小鎮
    樟木樟木,嘴裡念叨著它的名字我一路來到它的身邊。雖然我很想去尼泊爾,雖然我很嚮往那裡,雖然我懷揣護照可以去落地簽,雖然路上我也碰見了很多只身前往的ggddjjmm們,可是我答應過,一個人決不踏上那裡。所以,望穿秋水我站立在山上極目遠眺去尋找它的蹤跡,可惜可惜,迷霧淡淡,在山谷那邊的那邊我什麼也看不見。
    樟木只有一條路從下而上的蜿蜒在山上,車聲鼎沸,我們碰見大塞車了。跳下車,一路而下,我要尋找進尼的大門,雖然不得入,我還是想去看看。
    不知是不是感動了上蒼,洛丹師傅忽然想起可以通過鎮政府讓我們去尼泊爾的邊境上走走,這下可是樂壞我們幾個了。在樟木我們開始一天漫無目的的幸福和快樂。
    樟木因為是個邊境鎮,所以各色各樣的人流很多。有尼泊爾人也有印度人。我們逛街採購也就開始了漢語英語和手語的大雜燴。
    不知道那裡是不是笑話裡講的錢多人傻,反正我和吉日吳、拉薩裡碰見的那個印度人讓我們哭笑不得。他指著我的相機讓我給他拍照,每張要100大元。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尼幣,結果他說是chinese money,我的腦子裡立即就蹦出「大家快來啊,這裡錢多人傻。」印度人發覺我們不理會他了,做出無奈的表情,似乎很下決心開出了50,看著他死纏不放的樣子,拉薩李,拿出一元錢晃了晃,竟然印度人非常生氣的走了,嘴裡還嘟嘟噥噥。絕倒,這也讓我學乖了不少,在街邊的酒吧裡,開始偷拍這樣的人,嘿嘿……還一分錢不花。
    吃完晚飯,我們三個繼續溜躂,游游魚到處找網吧,嘿嘿……我已經過了那樣的時候。晚上坐在進出關邊上的一家酒吧外面的天棚裡,看著遠處的星星閃動,喝著甜甜的酥油茶,手指飛快給全國各地的朋友發出短信,告訴他們我的快樂。
    「我昨天上了珠峰5800。」
    「你做夢吧?這麼早就睡了。」
    「靠,我現在西藏呢」
    「噢,讓人抗著氧氣上去的吧」
    「我自己爬上去了,現在樟木,明天去尼泊爾玩一下。」
    「那是我在做夢了。」
    吐血,恨不得通過電波把他痛打一頓,枉我跟他10年的同學了。
    
    咚咚咚咚,誰呀,把門敲的這麼響,看看表才8點不到,吉日吳和拉薩李開始可著勁的讓我起床跟他們去吃尼泊爾早餐。哎,等我半個小時折騰完,衝過去時,竟然他倆還坐在餐廳裡悠悠在在的等我叫吃的,窗外的流浪漢看見我們的食物恨不得衝進來,於是我沒有了優雅的樣子緊抱盤子開始狼吞虎嚥……
    尼泊爾尼泊爾,我來接近你了。站在友誼橋上看見巍峨的國門,我們開心的朝著對面走去。哇,我的承認看見帥哥口水就留不住。尼的兵gg,有著長長的眼睫毛,挺挺的鼻子,白皙的面龐,純純的笑容。不只是我連拉薩李和吉日吳都想去跟他合影了。
    我們要去的尼泊爾小鎮也在山谷裡,一路盤旋。我看見最多的就是封鎖線,實槍核彈的官兵、鐵絲網、沙土牆、路障,下車檢查了多少次的通行證,才可以通過,據說毛派那裡和政府軍鬥爭得很厲害。路邊的度假村裡面最多的就是歐美人,據說從那裡可以漂流到加德滿都,這點讓吳李很心動,竟然開始鼓動我下次跟他倆來一起漂。我才不幹呢,結果竟然被貫上了不服從大家意思。和和……下次旅途中的同伴是哪些,誰又說得準呢?河水上面有一個高約60米的蹦極台,我看見gg慘叫著下去,抱成一團,任身邊的人如何鼓動,我都不肯一試。這叫有自知之明。度假村的海拔只有800米,熱瘋了的我們一人買了一件T恤,喝著冰涼的可樂,爽啊。
    是太得意還是宿命,與以往出遊一樣,忘了換衣服的我,晚上回到樟木的時候開始了低燒。被他們餵了藥之後,我們連夜趕往老定日,一路的上升一路拉薩李不停的給我餵水餵藥,在海拔5000米的啞口,車胎又爆了。終於到了老定日,我的燒也退了。
    
    回到拉薩回到了布達拉,我們又回來了。


上載圖片:

<< 西藏塗鴉_1西藏塗鴉——3 愛在拉薩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