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西藏浮影藏行凡書之西藏篇一:青藏56小時行路記 >>

藏行凡書之五:西域三篇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西 域 三 篇
    
    臥 佛
    
    在車站, 一心向敦煌的我匆匆作出了一個草率的決定: 搭乘一個小時以後開往嘉峪關的班車。
    
    車票捏在手裡, 曉曉非常明顯地把不滿意掛在臉上, 從車站到臥佛寺歎了一路的氣。 我一直避免和她的目光相對, 但絲毫沒有悔意。 直到我邁進臥佛殿的大門, 直到滿牆西夏風格的人物壁畫悠長地在面前鋪展開來, 直到那一尊釋迦牟尼傾臥的涅磐像近在咫尺—我才發覺: 後悔了。 只能臨時抱佛腳, 當即叩首三次。
    
    寺院創建於崇宗永安元年(公元1098年), 由排樓, 山門, 大佛殿, 萬聖殿, 藏經殿, 配殿等組成。 主體建築大佛殿高20。2米, 面闊九間(48。3米)。 進深七間(24。5米)。 正門兩側嵌有各用50塊方磚拼成的浮雕, 是磚雕精品。大佛像全長35米, 是國內現存最大的泥塑臥佛。 近千年的形彩猶在, 一如當年馬可波羅眼中的那一尊。
    
    緩慢地從壁畫前走過, 西夏繁彩撩亂了我的視線, 來不及細琢精緻的畫風, 只覺得滿室衣裙飄舞綵帶飛旋, 佛祖的十大弟子仍舉哀, 而涅磐遺訓的繞樑餘音彷彿就在耳邊: 」眾徒隨順我的教法而行, 就是我佛陀的法身常在之處!」
    
    腳步跨出寺門的剎那, 天空飄起了細雨; 不得已離開這座古樸的城市時, 睫毛上已掛滿了絨絨雨霧。
    
    關 外 斷 章
    
    天邊的一列火車象細小的爬蟲一樣蠕動在戈壁上, 遠得連鳴笛都聽不到。 祁連山的大雪峰浮在半空, 被戈壁的蒸氣凝住了。 關外的牧羊人輕揮著鞭兒從面西的城門前走過, 溫順的一群綿羊無聲地跟隨著主人, 一步步消失在城牆的另一邊。
    
    給親人撥個電話, 告訴他(她)們我正站在長城的西盡頭, 這裡牧歌將盡, 這裡夕陽正好。 解下一整天用來蒙面遮陽的方巾, 把頭髮弄得更亂一些, 對著西域的落日, 看被風扯得細散如絮的云: 它們是從新疆飄移過來的, 還是即將朝著克什米爾游離過去?
    
    等到確信不會再有晚霞幻彩畫面出現的時候, 開始收拾傢伙。 遠處公路邊有兩個騎自行車的身影向這邊移動,初暮灰暗的天色裡很難看出對方的樣子。 我們下意識地專注著越來越近的人影, 直到相隔十米才看清: 原來是兩個單車行的外國年輕人。 兩個中國女孩在長城盡頭四顧無人的荒野, 遇到兩個從地球的另一邊出發, 騎車遊歷了上萬公里至此的男孩, 頗有點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勁頭。 於是漸濃的暮色裡展開了關於各自遊歷的談話, 從海濱小城尼斯壯烈的出發說到吳哥窟帶來的震撼, 從高原空靈的寺廟講到喜馬拉雅另一邊的佛國山景。 儘管路線不同, 話題似乎有無限的領域, 彼的所到之處可能就是此的嚮往境地。 得知我的腿傷之後, 他們執意要騎車帶我們回城, 於是夜色裡有不再寂寞的騎行, 自行車鏈條的響動如此清晰地讓我重溫學生時代樸素的快樂。
    
    四個人在車站外的小餐館湊了一桌熱鬧豐盛的晚餐, 八寶茶和代裝咖啡同時被飲用著, 英語和簡單的法語, 中文被混和使用引發出了陣陣笑聲。 晚餐結束時整個城市空空蕩蕩, 交換email的四個旅人將朝著截然相反的兩個方向出發。 異域年輕男子的輕吻落在臉頰上, 在耳邊輕柔低語著珍重的話。 明日又天涯。
    
    
    敦 煌
    
    她是個也許只有十歲的女孩子, 好看的裙子套在身上, 長頭髮梳成一個漂亮的馬尾束在腦後, 在父母的陪伴下安靜地等在敦煌的入口處(要等齊二十個遊人,導遊才會放行)。 我坐在石階上讀一本<<敦煌簡明教程>>, 聽到她的江南口音的童音後,定定地看了她幾秒。
    
    幸運的孩子, 還沒上中學就已經有機會在敦煌施展童音了。 我盼望涉足這片大漠邊緣地域的時間都長過她的年齡。 記得八十年代初的一個夏天, 全家去五道口看煤礦歌舞團的大型舞劇<<絲路花語>>, 幼小的眼界和心靈被錦繡的舞台, 淒美的劇情深深吸引。 散場後末班車已經沒有了, 一家四口安靜地從劇場走回北大。 這段距離對於小孩子來說挺漫長的。 在水銀路燈的光線裡我數著自己的步子, 雖然連敦煌在哪兒都不知道, 還是跟自己說長大後一定要去這個曾經如此繁華的地方, 去牆壁上找最美最善良的英娘。 後來上初一時蹭票站在北大學生大講堂觀看了日本拍攝的<<敦煌>>(黑澤明導演?), 與舞劇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宏大的歷史場面, 美倫美幻的敦煌城, 葬身於亂世沙漠的淒美愛情……結尾處那串散落了被埋葬在沙塵裡晶瑩通透的寶石項鏈,一直是我四處尋找仍求之不得的理想飾物模式。 最初的嚮往, 和對那段屈辱歷史的憤恨與心痛更提升了敦煌在心目中的位置, 也使我輕易不敢開始西去的旅程。 想不到就一直等到了2003年, 走絲綢之路的願望仍沒找到契機, 如今把探訪大漠邊緣的故域安排在進藏朝聖的路上, 也算是一種契吧。
    
    聚在檢票口的遊人差不多夠數了, 生長在西北仍眉清目秀的導遊小姐終於握著一大串鑰匙, 撐了一把陽傘, 引領大家邁開了面見敦煌的第一步。
    
    據<<敦煌簡明教程>>的介紹, 「敦煌」這個名字的最早來源尚未確定。 東漢應劭曾解釋為」敦, 大也。 煌,盛也」。 唐代李吉甫亦有類似的說法。 作為絲綢之路的重鎮, 敦煌在西域與中原之間文化, 科技, 商業, 佛教和藝術等方面的交流傳播中, 起到了重要的樞紐作用。
    
    莫高窟是敦煌石窟群體中的代表窟群, 坐落於敦煌市東南二十五公里處, 鳴沙山東麓斷崖上, 座西朝東, 前臨宕泉, 面對三危山。 南北延綿數公里, 與雲岡, 龍門並稱中國三大石窟。 晉時稱」仙巖寺」, 十六國時稱」皇慶寺」,清末稱」雷音寺」。 窟群全長1600餘米, 分南北兩區。 現存有壁畫四萬五千多平方米, 雕塑作品三千餘身, 最大彩塑高33米, 最大壁畫約47平方米 。彩塑是石窟的主體, 四壁及頂均彩繪壁畫, 地面鋪有花磚; 窟外有窟簷(或殿堂), 有棧道連接, 是石窟建築,彩繪, 壁畫三者合一的佛教文化精華。
    
    每一個遠道而來的人只能參觀十個窟, 為了減緩光照和二氧化碳的日益侵蝕, 也為了後來人仍然可以看到千年前的彩繪。 其實幾年前就有一家香港財團投資, 給大多數壁畫做了金屬邊框的透明防護罩, 千年古畫和現代的金屬被湊在一起, 多少有些唐突。 為了最大限度地給自己漫長的等待一個滿足, 我在第十扇門被及時地關上之後背叛了那個好看的導遊,逆行, 不放過任何一扇開著的門。
    
    洞窟間的行走使我的膝如此痛楚, 可是我終於可以把腳步印在寞高窟千年的彩磚上, 終於可以繞佛觀壁,細數飛天反彈琵琶的琴弦, 終於看見英娘的微笑, 知道她衣服的顏色, 甚至發暨間素簪的樣子……在這麼多年平靜的等待以後, 在陽光永遠照不到的壁畫與佛像之間, 我平靜地快樂著。
    
    是誰慧潔的心靈,領悟了佛心梵語
    一雙手繪出天庭盛舞
    青絲變白髮
    
    大漠邊緣的時光如此漫長
    畫匠橫溢的才華
    如同一朵梵花,凋零在風沙的鳴音裡
    
    有誰曾領會過殿堂裡千年的孤寂
    有誰能明辨沙塵下隔世的繁彩
    有誰能憑空想像空蓮座上的玄妙佛祖?
    
    呼吸是飛天的飄帶,凝視為殿上繞樑的古樂
    佛祖常駐的地方
    梵心如昔
    
    
    鳴沙山的日落, 作為我進入西藏之前最後一個從容欣賞的景觀而顯得很不尋常, 也因此異常清晰地留在了記憶裡。 那時有微乎其微的沙鳴, 有一輪柔美但宏偉的西域落日, 無聲, 卻勝過有聲地用柔和, 寬容, 博大的氣度與這片沙漠邊緣的綠洲告別。 我坐在仍然帶有太陽溫度的沙脊上, 一邊是逐年縮小但仍清澈的月牙泉, 另一邊是桃紅柳綠的村莊。 至此,真正進入西藏之前的旅行部分結束得挺圓滿:甘南-塔而寺-青海湖-張掖-嘉峪關-敦煌,冒號算點完了。深深呼進一口西域的空氣, 明天, 將踏上另一段征程。


上載圖片:

<< 西藏浮影藏行凡書之西藏篇一:青藏56小時行路記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