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七:阿里記4:帕羊捕光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八:阿里記6:岡仁波齊(下)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八:阿里記5:岡仁波齊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岡仁波齊
    
    一 醉
    
    馬攸木拉山在修路。 寸草不生的地面上, 陣風揚起的沙塵遮住了視線。 我執意在山口尋找牛皮書上提過的經幡叢, 但那裡空蕩蕩的, 多雲的天空壓得很低。 司機謹慎地點著煞車下山, 一路經過水鳥匯聚的湖泊, 入秋仍繁忙的高原牧場,然後在佈滿薄雲的天空下停在開闊高原的邊上。
    
    這才是傳說中氣勢磅礡經幡叢的所在之處,佔了一百多平方米的地面,左觀喜馬拉雅山脈素有」智慧女神」之稱的那木那尼峰,右望同時被藏傳佛教徒和印度教徒認為是世界中心的神山岡仁波齊。 雲遮著也許是六千米以上的一切景物, 讓風塵滿身的幾個人望著開闊的谷地在心裡輕歎著。 我也不知道若能在此一睹真容是否會忍不住哭, 身處這樣高度上時的心情好像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卻想不明白主權交給了誰。手上捏著帽子慢慢順時針繞經幡走, 地上有許多藏民放下的貼身衣物,他門相信此法可以脫去身上的疾病和心裡的憂愁。
    
    以往曾許多次身處聖景近前卻因天氣原因難得親見, 比如數次阿爾卑斯山上的不巧,比如苦等數日的黃山。大起大落的心情根本沒法在美到極至的地方存活, 那種情緒只會帶來心上的烈焰,只會引發不能自持的傷感。 所以我刻意把心態調整得低調些。 路上每一種天色下的景致其實都有其獨特的韻味,很難預料記憶會重現在何種偶然或必然的機遇中。 此時的岡底斯色彩過於厚重了, 與其所擔當的」圍繞在釋伽牟尼周圍修行的五百羅漢」的說法頗為神似,也使我不可救藥地陷入類似思維失重的狀態裡,身體和心靈都輕飄飄的。
    
    苯教徒認為這片高原是世界的中心,岡底斯山脈的主峰就穩座在藏地這朵巨大八瓣蓮花之根上。不知道岡仁波齊的藏族人如鳳毛麟角。「岡」,藏語意為「雪」,「底斯」 即梵語意「雪山」;「岡仁波齊」藏語意為「神靈之山」,梵語意為「濕婆的天堂」,被藏傳佛教徒,苯教徒和印度教徒共同視為神山。山峰高6656米,終年積雪的峰頂如同圓冠金字塔,面朝喜馬拉雅山脈的南面山體中央,有風化而成的形同佛教符號「雍仲」的台階地縱橫著。在行進的途中,雲忽然升至峰頂,展露出完整的「雍仲」,雖然只有一忽,還是給了趕路人一個巨大的驚喜!
    
    霍爾是個很簡單的處所, 帶著點世界盡頭的味道, 在這兒生活和工作的人非常和善。在可以遠遠望見塔欽的路上, 跟那些正在漫天黃土裡築路的邊防戰士的短暫對望終於打破了心裡固守著的平靜, 使勁忍了又忍,眼睛還是濕了。 這一路有時瘋狂地滋長著在阿里某處工作的設想,任極至景色肆意將平時的原則衝擊得潰不成軍,心已經亂了。
    
    塔欽是神山腳下的一處臨風小鎮, 無論往來的人心裡是否承載了嚮往的意味,鎮子始終保持著平淡的姿態。一件鮮艷的橙黃色袈裟把我的目光從陰鬱谷地拽回到停車場,定睛看著這個舉止過於從容的印度教苦修者, 想起那句道聽途說:前來朝聖的印度教徒視在轉山道上仙逝為最大幸事--從某種角度來看,似乎沒有比這條道路更適合轉世輪迴的地方了。
    
    下午三點,一頓風捲殘雲的晚午餐之後,天色漸晴, 我一邊承認自己過於追求享受一邊把四方桌搬到餐廳門外的空地上。面對仍然籠罩在山巔的輕雲不明就裡,索性泡了購自蘇州獅子林的碧螺春茶,幾個人圍坐山腳悠然品茗悟景。 碧藍的聖湖瑪旁雍錯倚在對面喜馬拉雅的裙邊平靜地喘息著,風帶來湖水的氣息,和著茶的味道,正好。
    
    黃昏時我長時間地徘徊在曠野上, 看結束了一天工作的康巴人的綵衣一點點移向谷地深處,聽不懂的語言被歡樂的語氣托著迴盪在空氣裡,馬頸上傳來的鈴聲漸淡, 和他(她)們的身影一起消失在兩山之間的NOWHERE裡, 就好像回到了當初這個不屈的民族支系跋山涉水而來的地方。這種生命力已經不能簡單地用」頑強」來形容了。一團彩色雲霞聚集在納木訥尼峰邊上,被智慧女神的狡黠戲弄得愈加鮮艷, 大概是吸收了過多瑪旁雍錯的水汽, 雲的一邊竟呈非雲非雨狀懸在半空,撩撥著鏡頭的焦點。
    
    我從不知道世間的夕陽在離天很近的地方竟可以如此悠長, 也從不曾奢望年少時一場夢裡的場景竟能奇跡般實現在這個不可言說的寬廣谷地邊緣--直到多日後身處截然不同的阿爾卑斯山齊膝的雪地上,面對同樣在夕時拒絕顯身的少女峰,我仍不能明白究竟是什麼促成了這樣一幅不可求的境像,在一個幾乎玄妙的時刻, 近乎完美地呈現在我的取景器裡?簡單的交談使我得知那襲橙黃色的袈裟已經在轉山道上得到了七次加持, 他也不知自己會守在這兒多久。 遠遠地望著他在金色光芒裡鄭重地朝四個方向祈禱, 那件被夕時陽光照得耀眼的僧衣透過眼睛恍惚了我的心。
    
    終於暗淡的天色掩蓋了從鬼湖拉昂錯方向開來的一輛形影相吊的汽車揚起的陣陣灰塵, 黑暗即將重新掌管這片地域。 回程行得緩慢, 偶然西望,驚見晚光的美妙:那半坡上牽馬緩步的人也許正望著自家窗裡初燃的燈火, 躊躇片刻重新起步,也因此成就了一幅光影奇異的晚歸圖。
    
    
    
    已經忘了自己的名字
    故鄉的水和親人的盼
    淡遠在喜馬拉雅的另一邊
    
    只有神山的縱橫
    是我攀升的梯
    是我來世的夢


上載圖片: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七:阿里記4:帕羊捕光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八:阿里記6:岡仁波齊(下)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