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川藏茶馬古道徒步手記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記10: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記10: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
    
    珠穆朗瑪峰
    
    壹 定日之哀
    
    在老定日的一晚是苦悶的,諸事不順:明天進山,偏偏墨鏡丟了;更要命的是EOS5快門居然按不下去了?!傍晚對著五彩牆頭瞄啊按啊,就是不行,在離世界之巔一百多公里的小小地方,掘地NNN尺也沒有修理店啊!我終於明白了什麼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要是走前一根筋少帶了備機,這會兒八成已經在撞牆了!
    
    其實白天的心情非常好,沿途風光與去時雨季濕潤的尾巴尖兒不大相同,牧區景色美不勝收,不僅在清晨看到成群的羚羊,與擋在路中間的一匹孤傲的狼短暫對視一番(據司機說是吉兆),還有無數水鳥光亮的羽翼劃過天空,吸引了N次駿馬肥羊和憨犛牛的注意力,又邂逅了一隻在草原邊上徘徊著優雅得不得了的狐狸,並有幸拍了一組隔了老遠就拚命往山坡上跑的小群野驢之背影,雖鏡頭晃動嫌疑很大,還是獲得了視覺大豐收。路上好像隱隱約約覺得右眼跳來著,真沒想到栽在相機上了。
    
    近老定日的路上有不少廢棄在山坡頂的藏房廢墟,襯著旁邊嶄新的村莊人氣十足。有的村子遠在田野後邊的山根兒上,只能通過路邊石碑上的名字加深給路人的印象。只要車停在一個村子或路邊的甜茶館旁,成群的孩子就會圍上來,每個人伸出的手和眼中的神情都期待著,真正期盼文具的並不多,反而是發音標準的「錢」聲不絕於耳。不給吧,時間長了不厭其煩;給了,會圍上來更多。心裡挺矛盾,雖說佛教把施捨當作一種美德提倡,但當索取者,尤其是當沒有困難只為得到的孩子認為「得到」是理所應當的時候,施予者就應該警覺了--孩子難道不更應該受到尊嚴之重的教育嗎?
    
    田里青稞收了大半,土地的顏色很踏實。老定日和沿途大多數地方一樣,也是個只有一條街道的地方。有陣子沒看見這麼多人了,一下子不知該不該高興。沒信號,鑽進雜貨鋪給家裡打個電話傾訴苦衷,結帳時嚇了一跳:每分鐘一塊多,超過一秒鐘也鐵定算一分鐘,比獅泉河還貴,快趕上國際電話了!墨鏡倒是便宜得很,有模有樣的才5塊錢。開店的四川人和甘肅人呈一比一的比例,兩種口音在進出幾個臨近店舖之間就差不多聽熟了。
    
    那晚整個老定日四處晃動的蠟燭光裡,沒有比我更悲慘的人了,想借酒消愁一番,滿大街居然找不出一碗青稞酒?鬱悶!
    
    
    貳 伍仟貳佰米,瞥見一雙眼睛
    
    清早照例獨自趕日出。老定日街上空蕩蕩的,空氣裡有薄雲,能見度比昨天傍晚根本看不見山的情況強多了,事實上快到宗山遺址的時候,朝霞映紅了半邊天,遺址也就勢成了霞光裡的剪影,隔了多年的歲月顯示滄桑。再走幾步,睜大眼睛掃了兩秒鐘,一座似曾相識的山峰把雍容之勢傳達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小山包這兒;腳底一軟,知道就是她了。
    
    宗山下開闊農莊和萬畝良田在這個初晨帶著司空見慣的平淡,留我一個獨自承擔初見世界之巔的震盪。朝霞之後始終籠罩的淡雲把目光所及的所有山峰和村莊裱成了一幅360度淡彩長卷,炊煙四散,晨起的村民趕著牛羊馬兒,口裡說的藏文在我聽來如同電影《SAMSARA》裡的對白,女人的笑,男人吆喝牲口的口哨和孩子的叫聲在空曠田野裡引出悅耳的回音,對話即對唱,生活即夜譚……神俯視人間的視覺也不過如此吧!
    
    終於踏上進山的路,從這片豐收著的田野駛過,看農人忙碌在朝陽裡,髮辮上的一抹紅纓在陽光下襯著金色的青稞田和無盡的山影,讓我在心裡狂喜:以往喜愛的電影片段混淆了身處真實場景的視覺,也混淆了夢與現實的界限;一張名為《ASIAN MEDITATION》的CD把神秘的旋律帶到開闊的田野上,空氣裡瀰漫著青稞的淡香,一張張膚色黝黑的笑臉,相視輕揚問好的手勢,對一切外來事物極度好奇的上鏡的孩子,還有被薩迦三色塗抹過的藏房都成為進入珠峰的序曲。
    
    下午兩點,海拔5200米高度上,大本營被兩排象模像樣的簡易帳篷旅店佔據著,甚至還有一個郵局。幾個全副武裝的CANON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連忙拽出罷工的EOS5請教。在漫天的雪花裡,它,這台忠心耿耿跟隨了我好幾年的老夥計竟奇跡般的運作正常了!整整一個團的伯伯阿姨們齊聲發出歡呼,讓我的鼻子在這個有點不尋常的高度上酸酸的。他(她)們畢竟不能久留,我衝著離去的幾輛白色越野車頻頻揮手,回轉身時,聽見清水潭那邊兒忙碌紮營的兩個異域旅人跟著車上的錄音機哼唱內地流行歌,其中一個標準TREKKER型戴墨鏡的高個兒笑著對我招手,我還之以禮。在地廣人稀的阿里,會車時自然用鳴笛或揮手的方式互相問候,想來他們也曾是阿里路上人。
    
    絨布寺附近有一處聖泉,味甘;來的路上我們跟著司機一起聖水點額,見他灌了兩瓶水才想起此乃妙事,但苦於沒有空瓶而不得。為了不與泉水失之交臂,索性去池邊的營地大帳討;只有藏族廚師在,不成想一問倒成了座上賓,咖啡杯捧在手裡,還沒張嘴,短短的十分鐘已經獲得了大量信息:美國來的兄弟,弟弟在拉薩學藏語,哥哥是撿了一路石頭的地質學家。得知他們是走大北線的,羨慕得不行,心下尋思「下次一定去」云云。謝過好心人的咖啡和空瓶子後,去郵局跟那個大眼睛的男孩聊天,順便寫足了明信片蓋夠了章,雪也在我們的淺談中悠然而止了。
    
    不給自己定任何計劃,自離開阿里的一刻起心就變了--故意留了一半在那兒任其遊蕩。剩下的另一半和軀體坐在大本營盡頭的風馬旗下,感受著伍仟貳佰米的海拔高度,聽血液在體內流動的微響,時斷時續統領著手中的書寫。雲退到珠峰近前,淡淡的陽光停在傍晚六點的位置上,和苦等的人一道靜觀雲湧。一個孤獨的身影從山腳一步步穿過戈壁石灘走到陽光裡來,跨過從山巔一路流淌下來的河水;那從萬物之母頂端流淌下來青灰色的響水讓我聞到了八千八百四十八米風的味道。
    
    蜿蜒河水中無數來自古海的石子誘惑我一次次俯身凝視,把手伸進冰涼的水中見異思遷地檢拾,專注得忘了周圍。直到一個很輕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提醒我擋了別人的路--可是,其實到處都是路的,為什麼我就偏偏擋了他呢?起身,相隔一尺對視的是一張因高原日照而成的漂亮淺棕色的臉和在營地外跋涉過而充分呼吸了也許是世界上最新鮮空氣後精神煥發的一雙褐色眼睛,在涓涓水聲裡盈滿了笑意。這雙眼裡也有我的笑意,一頂牛仔帽下綁得緊緊的兩條麻花辮子,還有讓河水浸得冰涼的手裡握著的幾粒有著億萬年歷史的石子。他就是剛才唱流行歌的人。我笑問他一路撿了多少石頭又閃爍了一下他的眼睛--趕緊解釋他們廚子的那杯咖啡。接著另一個高挑的身影從他身後輕喘著進入視野,是那個衝我招手的TREKKER。雪中的我沒有想到雪停時,我們仨在河另一側的陽光裡如此這般地相遇。
    
    其實平日裡最不買美國人的帳,可是被西藏的磁場調撥到這樣一個奇妙的場景裡如此這般地相遇另當別論;如果說第一雙眼睛像一把輕巧的鑰匙意外叩開了我心裡的輕鬆之門,第二雙終於除去墨鏡的眼睛和更爾雅的聲音則徹底把在阿里磨礪了十幾天的嚴肅心緒融化了。於是就那樣握著億萬年前海水裡有著美麗花紋的墨綠色石頭站在那兒,愜意地跟出門以來遇到最投機的人交談:西藏之美,阿里之玄,攝影之甘苦和NEPAL的明艷與純粹。哥哥提起弟弟的口氣帶著掩飾不住的自豪:尼泊爾八年的生活和拉薩西藏大學一年多藏文的學習,還有仍然努力追逐夢想的心。看著那張稜角分明淺棕膚色的臉,猜有夢想的人大概都不會輕易枉過時光之雕琢吧。
    
    告別之後,聽見他們在談論「She is hot!」 Well, they are hot too. 這一路上,英武的藏人和標準TREKKER都對我有著致命的殺傷力。為了他們講述的一池藍水,我不顧形象地劇烈喘著往山包上爬。碎石山體,上一步滑半步,比爬鳴沙山累多了!池水的確值得周折,清晰映著兩邊的山影,沒有一絲漣漪。天色已晚,快回到營地時,FREE的藍色風衣從後面趕上來,激動地向我描述不得不放棄冰川留給明天的遺憾,我卻霸道地把長焦鏡頭架在他肩上無情地添一句:「不許喘!」:天不經意地開了許多,一抹紅霞正點在珠峰尖上,獎賞懂得回望的人。快門按到紅光消失才恢復常態對FREE道謝。那個高挑的身影再次進入視線,耐心等激動訴說的FREE結束演講才開口。原來有人守在營地邊收錢,他特意來提醒,順便邀請我加入他們的晚餐。「Our cook is fabulous!」 哥哥坐在一個小時前我坐過的位置合上手中的日記本,特意提高了嗓音道:「我剛剛寫下希望山在夕陽下顯形,山巔就出來了!」「呵呵,」我笑得更厲害些回「那麻煩你明早多寫幾句同樣的,我們全指望你了!」
    
    關於那個快嘴藏族廚師的廚藝,TREKKER一點也沒有誇張:蘑菇湯,青菜炒肉,辣椒熗肉,還有些我叫不出也記不住名兒的菜。之前他們打趣地問我要不要「二鍋頭」,結果還是屈服於珠峰與北京的距離,從「鎮上」拎了幾聽藍帶啤酒,也讓我名正言順地謝絕了藏人遞來的白酒。司機,廚子,兄弟倆加我,席地而坐饕餮一番。搞笑的是語言:我和藏人說漢語,對TREKKER說英文,TREKKER和藏人說藏語,我們四個跟哥哥說英文。有時為了報復過長持續的藏語,哥哥和我又會搞笑地拽出幾句德語。忍不住猜如果粵團也在,場面會多麼一發不可收拾!非常努力也只喝了半聽啤酒,太涼了。不成想餐後他們又捲了一隻煙遞過來。也許是出於好奇和不可救藥的所謂自我極限挑戰,居然接過來了,荷蘭的混型煙絲在口中轉個圈再吐出來,的確很香。好在謝絕了Expresso,否則恐怕要徹夜難眠了。
    
    筵席散後全無睡意,在帳外閒蕩,跟剛從拉薩上來的人聊聊拍星空的曝光問題。地上有多少顆石子,天上就有多少顆星星,銀河系彷彿伸手可及。曾經在北京郊外露營時用幾個小時把星空看成了一幅完整的八卦圖,但營地的夜空過於通透,反而難以醞釀出平原的視覺效果。半夜不知從那裡殺上來整車團隊在水邊露營,惹得幾隻狗跟著狂吼了半宿。
    
    
    三 伍千壹佰伍拾
    
    入睡不易,早晨從凝結在帳篷頂落到鼻尖上的一滴水開始。雲霧不薄,山不顯影,讓眾人在風裡苦悟等待之玄妙與無奈。上午九點多,珠穆朗瑪峰終於完整呈現雍容體態,引起營地的陣陣歡呼。我尾隨一個美麗的背水姑娘,拍下她有世界之巔為背景的嬌艷高原紅。她和另一個打工的女孩子對我的牛皮書極感興趣,雖識漢字不多,至少能依圖認出許多地方。定日縣仍沿襲了藏地特有的一妻多夫現象(為使家產完整傳世),望著兩張專注的臉,記起昨天郵局男孩談及此事的頹然,難以想像什麼樣的人生會降臨給她們。
    
    午前的營地被剛上來的幾個大團隊擁擠得如同市鎮,擺放整齊甚至鋪了桌布,至少二十幾米長的餐桌被毫無徵召兆的大風吹得零落,登峰造極式的享受被迫取消。午後穿過「市鎮」迎面碰上TREKKER,他對熱鬧的反感其實比我更甚,認真地邀請我和他們一同去扎西宗。其實很想跟他們同路一段,但截然不同的方向讓我不得不又一次困難地謝絕好意,也沒再接遞過來的煙,只把他身著亞麻色上衣燦爛笑著揮手祝我NEPAL之行圓滿的樣子賞心悅目了一番,與昨日雪中的初見頗相映成趣。我們說好拉薩再見。
    
    下午三點,結束了無所事事的營地生活,在世界最高的寺廟邊一間有明亮大玻璃窗的房間裡卸下行囊。
    
    絨布河帶著響水的歡騰從寺廟外流過,絨布寺的確切建寺年代不明,據載應早至五世達賴時期,曾在1900年前後重建,屬寧瑪教派。碰巧是跳神節和驅鬼節之間的造訪,立在殿裡安靜地和牆上鮮艷的壁畫共同享受了下午充足的陽光。
    
    傍晚的寺外,一個老阿尼(尼姑)接住我遞過去的自來水筆,念了一連串的」土及切(藏語謝謝)」。 自午後就留守寺廟周圍的薄雲終於在夕時四散,我重複著每一天早晚的例行守望,人站在坡上,心裡卻惦記著那個在阿里路上反覆相遇的孤獨騎行者,不知他是否還記得每次相遇時我由衷的笑容和頻頻揮動的帽子?對這樣選擇獨自面對無數高聳入雲的山口勇往直前,夜晚與星宿青草為伴,清早飲露珠晨起獨享朝霞,把所有夢想都抗在自己肩上腳踏實地去實現的真正勇者,我除了欽佩還是欽佩!他終於在午後經過這座全世界最高的寺廟,此時應該正享受著六公里外身處大本營5200米高度上的喜悅吧。
    
    風起雲湧,珠峰被變幻的雲霧展現著不同的局部,這些不同的局部如同魔術師的技法,迷幻了我的視覺。 時光再次失去意義。
    
    渺小的一個人,獨自面對世界之巔的晚霞形影相吊,內心卻湧動著對生命裡不可承受之重的震撼,湧動著極度美麗的喜悅,喜極而泣的感動,還有近乎偉大的孤獨感。不知道在今生,愛自然盛景的本心能有多少機緣與此情此境再次相遇?
    
    夜晚在廊前刷牙,一顆那麼美,拖著悠長弧線的流星劃向山尖。含著牙刷盯住光影已逝的夜空驚喜地怔了一會,隨後取一瓶從老定日帶過來的拉薩啤酒在廊上坐定,發覺莫名其妙地選了張音如醇酒的古巴舞曲。 每一句我無法理解語意的唱詞都如此不羈地撥弄寂寞心弦,樂音的醇嘲笑我若有若無的心事,給這個已經結束了的藏西之旅憑添離愁。
    
    微醉的夜,枕著5150米滿天的繁星入睡。夢裡有一面鮮艷的旗幟, 五顆星一同招展在8848米的月影裡。


上載圖片:

<< 川藏茶馬古道徒步手記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記10: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