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記10: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四:出發!朝著喜馬拉雅深處的國度 >>

川藏查馬古道徒步手記(之四)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四、 阿孜鄉
    
    整個上午我們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馬匹和嚮導的到來,聽村長說今天有近六十公里的長路,卻遲遲不得出發。等待中我們用一碗接一碗地喝酥油茶來打發時間。村長和書記安慰我們說馬肯定會來的,又提醒我們路上別多拍照耽擱行程。我們送了一枚口哨和一隻單筒望遠鏡給他們,村長當即吹響口哨,發現它招呼大夥兒開工、收工最合適,望遠鏡則更是能讓他們看清對面山頭的一草一木。送這兩件他們都用得上的東西,可以聊表我們對村政府熱情接待的感激之情。
    幾近中午馬和嚮導才姍姍而至,照例要等嚮導喝足茶才走。出發時已十二點,我和烏鴉各騎一匹馬,嚮導牽著馱行李的馬領路。嚮導如果沒有坐騎,那麼馱畜就該遭殃了。果然,出村沒多遠,那名中年嚮導就跨上了馱馬,另一名嚮導也騎上馬背只是早晚的問題了。
    年輕嚮導叫肖菲,活潑開朗,一路跟我用半生不熟的漢話聊天、開玩笑,倒也能打發旅途的寂寞。同行的還有一姑娘,住在前頭仲巴村。沒多久她倒先肖菲一步騎上了馬背。
    又是漫長的河床卵石路,這種路走不快且硌屁股,人和馬都辛苦。我不停找借口下馬,一會兒撒尿,一會兒拍照。烏鴉一把奪過我的馬韁,夾馬快走,強行限制我生理和工作上的需求。
    一個多小時後路經東窮村,見村口有一年輕藏女遠遠朝我們揮手,走近看時,竟是措瓦鄉政府大院那小媳婦。記得昨日一早我們出發時她還揮手跟我們道別,來時一路又未曾見其蹤影,這會兒卻突然出現在我們前頭,真讓人百思不解。我和烏鴉面面相覷,懷疑是不是遇狐仙了。
    小媳婦手持一串佛珠、一枚「托架」,一雙大眼裡充滿期待,便有些明白過來了。她一定是見我們喜歡這類飾品,特意趕在我們前頭回了趟家,找出這些小東西,在去阿孜必經之處的這個村口迎住我們。我們相識而笑,心裡充滿意外重逢的喜悅。「迎接」我們的還有一個康巴男子,也是手捧幾個「托架」,並且還隔著河床大聲呼喚,估計是召喚對過田里勞動的村民過來賣古董。在他們眼裡,我們一不小心成了古董販子。
    可是天啊!我們要那麼多「托架」幹嘛?為了不讓他們,尤其是小媳婦失望,我們還是把他們手上的東西反覆認真看了好幾遍,結果無有入法眼者,只得匆匆上馬,倉惶而去,不敢回頭看小媳婦一眼,她可是特意趕了幾十公里山路來等我們的啊,實在愧對她了。
    下午三時許抵達仲巴村,那位隨行的姑娘到家了。路上烏鴉曾半開玩笑地問她願不願作他的女朋友,不料姑娘毫不猶豫地說不願,讓烏鴉在我面前很沒面子。因為我曾向他描述過前一年在雲南虎跳峽,有一位美麗的納西姑娘纏著要我帶她去拉薩的「艷遇」。
    我們的嚮導也是仲巴村人,在村口卸下馬背上的背囊準備回家喝頓茶再走。那怎麼行?今天路本來就長,出發又晚,為了不至半夜三更趕到阿孜,我可是放棄了許多照相機會。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他倆只好匆匆回了趟家,帶上些乾糧又繼續前行。
    從仲巴村出發,我們開始離開那條該死的河床,鄉村景色漸為高山風光取代。背後一陣急促的馬鈴響,一支只有一名康巴漢子駕馭的馬幫小跑著追上哦們。那漢子半裸著古銅色胸膛,神情凶悍,在馬背上起伏的身形散發著一股充滿野性的活力。擦身而過之際,他指指烏鴉腰間的刀子,嘰嘰咕咕地似在聞訊什麼,烏鴉一臉酷相不理會他。那漢子並不停留,策馬趕超我們而去,倏忽間就消失在我們前方。我們無有此等馭術,更不習慣如此長途策馬急行,不得不在瞬間的較量中處於下風。
    走著走著肖菲突然面帶恐懼地跟我說這裡常有「猖巴」,並催我們走快點。我一驚,「猖巴」藏語可是強盜的意思。聯想起剛才遇上的那名漢子,興許是剛在哪兒搶了批東西,正匆匆往窩裡趕也未可知。我努力掩飾臉上的緊張,一邊提醒烏鴉留神周圍動靜,一邊嘲笑我們的嚮導芒康怎麼盡出「猖巴」。肖菲大搖其頭,急著為芒康人爭回聲譽,連說帶比劃地告訴我們「猖巴」都是貢覺人,他們經常突然從山頭俯衝下來,搶走牛羊和路人的財物,打死打傷反抗者,再突然間逃得一乾二淨。
    這麼一來我的閒情盡去,老是一路上扭著脖子向四周山頭努力觀察,但看起來似無異常。想來舊時馬幫經行此地也必如我等般緊張戒備,一不小心就可能賠了老本甚至性命,馬幫這一行真不是好幹的。這次我和烏鴉要是沒嚮導和馬匹,一來不識途,二來這段「猖巴」的勢力範圍幾天才走得出,是否走得出絕對是個未知數。
    我們沿著一條盤山馬道攀越一個山口,當爬上一個山頭時傾盆大雨砸了下來,嚮導這會兒卻下馬說歇一下再走。我問這兒不是有「猖巴」嗎,為何不盡快趕路。肖菲這會兒卻神情自若地解釋,下大雨不會有「猖巴」了。根據肖菲的邏輯,下雨了強盜都要躲雨的,所以我們不用怕了。但願是這麼回事。
    山頭是個地勢稍平的大草坪,海拔估計在四千五左右。山頂雲遮霧繞,看不出這兒離山口還有多遠了。卸下背囊,讓馬自由自在地跑遠了吃草。嚮導從身邊兩個大牛糞堆下抽出乾燥的牛糞餅開始點火,看陣勢是要在此喝茶打尖了。藏族都是天生的旅行家,出門什麼都不帶,卻什麼都不缺。而我們帶上全套精良裝備,仍需他們一路關照。他們的這種境界令我們自歎弗如、望塵莫及,回去後再羞於自詡為旅行家了。
    大雨如注,烏鴉的美式M65風衣也濕透了。我的衝鋒衣雖還未濕,卻感到背上寒氣侵骨。風力也大,嚮導把打火機都摁壞了還是點不起火。烏鴉摸出專業ZIPPON火機,不想裡面出門前灌滿的油因為高原上氣壓的問題全逃逸了,連特地預備的油罐也因同樣原因而空空如也。幸好我還帶著防風防水火柴,牛糞這才點著,總算給自己挽回了點面子。
    雨漸小,一壺茶好容易煮沸,四人圍火團坐,喝清茶拌糌粑。嚮導帶的風乾牛肉還沒乾透,切開後甚至還發現蛆。可哪顧得上這些,補充點熱能抵寒才是當務之急。還有就是野蔥,當地藏族拔來鹽漬了當菜吃。嘗了幾根,又苦又澀。
    沒有酥油、白糖的糌粑連藏族嚼著都寡然無味,嚮導問我們有無辣子,想起背包裡帶有準備野炊時當作調料之用的鮮辣粉、五香粉,找出來拿糌粑蘸了吃,味道居然好極了。又各送了嚮導每人一袋調料粉,兩人很珍惜地揣進袍襟裡。辣子對其而言已屬奢侈品,此地藏族生活確實艱苦。
    吃完糌粑兩個嚮導吧嗒吧嗒沒完沒了地喝起茶來,怕耽誤時間,也怕真等來「猖巴」,催他倆趕緊上了路。
    沿著盤山小徑我們一個山口一個山口地翻越著,完全是翻閱樹黎大山之情景的重現。騎馬爬山的優越性充分顯現了出來,所以儘管我討厭坐在馬上,此刻卻慶幸好歹不必用自己的軟腳來爬山了。
    肖菲吹著口哨側坐在馬上,伸長脖子出神地朝對面山頭瞭望,時而用手指點給我看。我的目力哪及得上山民啊,瞇縫著老眼瞅了半晌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時而他又朝山頭怪叫連連,弄的我緊張兮兮的,害怕他招來「猖巴」。後來經他連說帶比劃才弄懂是他發現了對面山頭上的麝。西藏盛產麝,所以麝香是藏區傳統藥材,過去馬幫輸出的名譽品。
    我們在山地亂石間擇路而行,沒有明顯的路徑,全靠兩位藏族嚮導引路。雨雖然停了,但天空陰霾四布,週遭景致光禿淒冷。連鳥叫聲都聽不到,只有我們的馬蹄聲在空曠的山谷裡迴盪,令人心生畏懼。如果是我一個人在這裡走,我想我會瘋的。
    肖菲是個不安份的傢伙,把馬讓給另一名年長嚮導騎,一個人朝另一座山頭走去。遠遠見他時而趴下時而疾走,最後竟消失得無影無蹤。過了半晌,忽見他又堵在了我們前頭。這小子腳程真快,令我們歎服。肖菲比劃說這一帶蟲草又大又肥,回轉時再來挖。原來他偵查蟲草去了。
    顯然我們是在翻一座極高的山,與樹黎大山不同的是這座山是走之字形繞著爬的,所以路特別漫長。而樹黎大山是直上直下,攀登坡度大但路程相對短。此時已下午五點了,我感到馬腿在顫抖,一些大溝大坎馬兒也爬得異常吃力。走了大半天,它們也肯定累壞了,但願別在這類關鍵時刻撂下我。沒馬我們今天肯定過不了山口,只能宿在山下等「猖巴」來打劫。
    老天這會兒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上半身還好,有防水衣擋著,褲子因為不防水全濕了,水順著褲管淌進靴子,不消一會兒原本防水的靴子裡全盛滿了水。加上人坐在馬背上肢體不用動彈,便覺渾身冰冷。
    翻過一個又一個山口,等到我們的意志信念全耗盡了,才終於登上最高的那個山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棄馬而下,再不動彈的話人非凍死不可。下馬落地就是一個跟頭,在馬上坐久了腿腳早麻木不聽使喚了。
    山頂早已是一片澤國,渾黃的泥漿水奔騰著朝山下流去。烏鴉也下了馬,終於征服了這座大山,我倆憋足勁兒朝山谷怪吼幾聲,便又拄杖疾行。
    走過一段平路,復又越過一個山口,便開始下山。轉了幾個灣,遠遠見谷底有幾頂冒著藍煙的黑色帳房,是片山谷間的牛場。終於又見到人煙,心裡一陣激動。可還沒接近帳房便迎來了一陣惡狠狠的犬吠。七八條大藏獒遠遠朝我們撲來。出芒康縣城不久我們就領教過藏狗的利害,何況此時面對的是一大群牧區犬,想想才脫離「猖巴」的威脅,又進入藏獒陣,神經怎麼無一刻可得安閒。
    抽出刀棍嚴陣以待,心裡卻絲毫沒底,四人如何抵擋得了那麼多惡犬。兩個嚮導也神色凝重,招呼我們聚攏,從半山坡上饒過牛場。群犬大概見我們無接近帳房的企圖,追到它們地盤的邊界便也收了腿。
    停下腳步解個手抽支煙,喘口氣。翻開地圖,查得此地應是西布牛場,我們已進入察雅縣阿孜鄉境內。又問嚮導剛才翻越的山口,肖菲稱是西布拉。這個西布拉山口地圖上未標明,其海拔高程只有到鄉上去調查了。
    東北行不久,我們便開始沿一條渾黃的河而行,從地圖上看此河是瀾滄江的支流麥曲,沿麥曲走到阿孜鄉不遠了。路極難行,不時要從麥曲左右兩岸來回涉過。兩個嚮導也為在何處涉河而不知所措,常常是剛涉到河的那邊,就發現路不對,立即又從原地涉回河的這邊。而且在這麼難走的路段他們竟然不管我們,任憑我和烏鴉在岸邊苦苦尋找河面相對較窄,中央又有高出水面的卵石可供落足的地方,好跳到對岸。我們渾身塗滿泥漿,疲憊不堪,情緒變得惡劣之極,完全是在求生的慾望的支撐下才不至於癱倒。烏鴉終於忍不住了,沖肖菲大發其火,責怪他照看不善,讓馬背上的我們的背囊幾度落入河中。後來才看出,因為剛下了大雨,山洪令河水暴漲,路全讓沖毀了,兩個嚮導一直忙於重新找出一條路來。
    八時許,偏離麥曲,走進一個寧靜的村子,村民或趕著牛羊歸圈,或背著柴草回家,幾個阿尼(尼姑)在井邊打水,黃昏時分寧靜的田園生活景象令我們的情緒逐漸安穩下來。如果這裡是勒察村,那麼阿孜鄉就近在咫尺了。果然,嚮導指引我們拐彎穿村而過,隔著一片平坦的草壩子,不遠處半山披上一大片規整的建築令我們頓時雀躍不已,那不是阿孜鄉還會是什麼呢?
    此刻,我跨下疲憊的坐騎彷彿也意識到今天的苦難到頭了,打了強心針似地撒蹄狂奔,我抖韁任由它在草壩子上疾馳,第一個衝進鄉里。
    天將擦黑之際我們在鄉政府門口匯齊,四周圍了群鄉民,我和烏鴉的打扮不吸引當地人圍觀反倒不正常了。鄉長,一個高大壯實、理著平頭的年輕漢子披著件西服迎面走來,老遠就伸出了大手,握手向我們道以辛苦。簡單的交談中我提了明天由鄉政府安排馬匹、嚮導送我們去香堆鎮的請求。待查驗了我們的身份證和古通村的介紹信,鄉長叫人提了我們的行李領我們去鄉政府招待所先住下,囑咐我們待會兒跟招待人員去烤火,又派人送來兩碗方便麵。臨走時說和鄉書記商量後再決定我們明天的嚮導、馬匹問題。
    今晚有招待所住,有火烤就足夠了,至於明天,明天的事明天再說,沒有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
    鄉政府是平行相向的兩排平房,招待所就在頭裡第一間,裡面有四張床,被褥看起來挺乾淨。招待人員提來兩暖瓶熱水,我們提上換洗衣物和漱洗用具跟他去烤火。
    烤火之處是阿孜鄉小學的門衛室,房間中央的鐵灶裡火舌四舔,暖意融融。圍灶坐下,把濕透的衣物掛在四周烘烤。招待我們的是個老伯,既是鄉政府機關的勤雜工,又是學校勤雜工。老伯默默地端來冷水,又和上熱水,讓我們痛痛快快地擦了身子洗了腳。吃了方便麵,我們或端著茶杯翹著腳丫烤火,或喝著抽煙記日記,再回想一下不久前來路上的艱辛與狼狽,已彷彿如夢一般不真實。旅途中的每個白天我們都在期待著這樣的夜晚,如果每個夜晚都有此享受,白天再苦再累也不枉了。
    房間裡還有一位鄉人大委員長,饒有興趣地跟我們聊上了。他得知我們翻越西布拉一天就從古通村趕到此,忙口稱了不起。他對西布拉的高度也不太清楚,說大概五千多米,並說此山就是芒康和察雅的界山。
    忽然想起一路陪我們到此的嚮導給遺忘在鄉政府外了,嚮導和馬匹費都還沒給。鄉里人太老實,見了當官的不敢跟進來。真是慚愧!可外面漆黑一片的也只有明天再去找了,相信他們能解決今晚的食宿問題。
    烏鴉心細,看出這兒的飲用水極渾,他怕飲後染疾,一滴不碰,要我去街上買些瓶裝水來喝。戴上頭燈摸進高低不平的街衢,找到一家亮燭火的小賣部,買了兩瓶1.5升裝的「澳地利」、一袋花生米和一瓶沱牌大曲,今晚要喝點酒卻卻風寒。
    回來就發現不太對頭,屋裡的氣氛緊張兮兮的。原來一個披軍大衣的看起來像鄉幹部子弟的小伙提出要看烏鴉的救生刀,本來對這類要求烏鴉向是來者不拒,今天這小子不知怎的斷然拒絕了,且口氣生硬。小伙子沒了面子,惡狠狠地瞪著烏鴉。我忙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笑呵呵地派了圈煙,叫上烏鴉收拾東西回房間。那小伙子總算沒採取什麼極端舉動。其實這類事態本來完全可以避免,也應該避免。出門在外什麼都可能發生,一個旅行者必須有敏銳的洞察力和判斷力,讓一些可能發生的不良事態消除在萌芽狀態。烏鴉應該給那小伙看他的刀,雖然刀向是藏族男人的至愛,但他們決不會奪人所愛,何況又是在政府機關裡。這樣的拒絕等於蔑視,以我們這樣的弱勢地位,觸怒藏族的後果說非常嚴重是不為過的。回房後我把烏鴉「教育」了一通。
    整理好被窩開瓶喝酒,烏鴉一聞就說這酒不正,但想來不會是工業酒精,差就差點吧,將就著喝了點,身子一暖便熄滅蠟燭鑽進被窩睡了。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三,阿里記10:世界之巔的情愫與哀愁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四:出發!朝著喜馬拉雅深處的國度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