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四:出發!朝著喜馬拉雅深處的國度畫師普布次仁 >>

那木錯2003:向左走,向右走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那木錯2003:向左走,向右走
    
    清早天仍陰著,掙扎著起床,跟表情痛苦的老師道個別,拽上小包去YAK門口趕車。昨天找的伴,四個女子跟著一個英氣十足的藏族司機去朝湖,雖然性別比例嚴重失調,但人都很隨和,氣氛不錯。司機名叫索朗,屬羊,開朗而洋派,我們這麼多人哭著喊著往西藏跑,他卻為看現代化的城市和國家而努力著。青藏路一條道通天,他的豐田62始終保持著80邁的速度,低低地放著一盤很老但很經典的英文歌帶,一邊簡短地介紹著自己。在念青唐古拉山腳下出生,十六歲跟隨父親在唐古拉山口築路,後來跟旅行社合作,成了阿里的常客。歌放到興頭上,幾個人忍不住一同高歌,隨著窗外的山水流轉,竟也帶出了往日的溫情。
    
    路比想像的要好,盤過一陣極陡的山路,山口就到了—一池從天上盈落的碧水靜靜地依在念青唐古拉山的臂彎,目光觸及的剎那凝成了對聖湖永恆的喜愛。
    
    納木錯的神聖和拉薩不同,首先是通過天域般的美表現出來的;人為的體現與往年相比因藏歷水羊年而旺盛許多,從山口的經幡叢到扎西島上的那一片從陸地直扯到山頂的幡林,幡海,氣勢非凡,把初來乍到的幾雙眼睛和幾顆心激盪得失語!
    
    車盤山而下,西邊地勢平緩,東面的山石卻面目猙獰,帶著尚未被無所不能的風馴服的不羈本色。接連而至的天域放牧又成為我們頻頻衝下車謀殺膠卷的必經程序。天邊的羊群無論在平日書齋的想像中,或當下的現實視野裡都同樣可望而不可及,它們如同天地間的串串珍珠,飽滿健康。「越野」於我是個模糊的概念,如今身處其中,涉水濺起的大水花引出的尖叫證實了顛簸以外的樂趣。
    
    須跋山才見的盛景,果然不凡。
    
    正午時分的半島在強烈的日光下彩幡飄飛的場景難以使激動的心平靜,是與天如此接近又如此寧靜的水面使我不得不屏氣凝神—什麼樣的天地才能有如此一池天水,什麼樣的虔誠才能與如此殊聖相協,從而生生不息?握著相機的手無力地垂下:要用什麼樣的眼界和心境才能取此境此景?我不知道,我相去甚遠……
    
    每當因景盛而不知所措時,暫時疏遠不妨作為調整情緒的上策。湖就在眼前,不會薄待遠道而來的朝湖人。於是入帳熱鬧地和同伴做了頓西紅柿雞蛋面,又變本加厲地睡起了午覺,借口是等光位。不成想竟」等」出一場飄搖異常的急風驟雨來! 躲在同樣飄搖的帳篷裡想:若連人帶帳篷一同被風掀翻怎麼辦?其實高原的急雨是不會持久的,定下心來之後對同樣裹著被子面面相覷的同伴說:」讓我們祈禱雨過天晴後的美麗黃昏吧!」
    
    而神奇殊聖的納木錯,真的就賜給我們這些同族或異族的朝聖者們一場由風雨漸晴朗,繼而幽寧,又轉輝煌的黃昏!
    
    雨終於停了,湖水在漸淡的雲下竟呈牛奶般的乳白色,風息水住,連波浪都沒有。對岸的念青唐古拉山被低雲壓得只露水邊的戰袍。 山與湖,這對傳說中的生死戀人經歷了又一場風雨考驗,舒緩在寧靜的氛圍裡。旁邊一位不幸在雨中翻山的大哥一個勁兒地感歎剛才山口的冰雹有多麼襲人,我一笑置之。
    
    天漸漸放晴,湖水又呈現出柔和,半透明的藍,與正午晴朗天色裡藍寶石般深邃的湖水相比,二者都令人心怡。 岸邊終於隨著日影的西移泛起了層層細浪,一些盛裝的藏民沿著浪尖順時針走著,鮮艷的藏袍隨著朝聖的步伐輕輕擺動,對岸的雪峰終於漸顯真容,挺拔而雍容。雲霧不停地向東飄移,遠處山口下的草原在短短的幾分鐘裡顯現了半道彩虹。 我在心裡歡呼,為了一場黃昏盛景的精彩開場,和自己願望實現的喜悅。
    
    被清透的水誘惑著,一步步走向岸邊,深呼吸,讓聖湖神山的氣息由胸中擴至全身。身臨至境,那個先前困擾我的問題還在:什麼樣的心緒和鏡頭能同時包容這對生死相依的戀人?乾脆換長焦,從局部著手。先試圖對在水邊徘徊的紅衣小伙子做遠距離的觀望—這使我得到了極美的畫面,是念青,水域,和岸邊身影的相互映襯:他紅色的藏袍,他專注的神情,他身處於神山聖水間的宏偉與孤寂。再走近幾步,細琢他在水邊堤岸上的俯視,山峰更近,近成了模糊的背景;聖水拍岸,浪花飛濺,他頻頻回顧,亦步亦趨那份隨心所欲的自然可遇而不可求。
    
    一陣清涼的風吹過,也帶來了幾隻天堂之鳥,它們由遠及近地滑翔,肆意地把白色的雲和雪,藍色的天和水當作背景,影過風不留痕,美得令人窒息……然後落在岸邊,或形影相吊孤芳自賞,或形影相隨雙宿雙息,甜蜜得令人心痛……在這樣一個天,地,與一切生靈合一的天域,心懷敬意的異族朝聖者要用怎樣的靈性,才能承受這凡間沒有之輕! 我長時間地注視著它們的愜意,除了偶爾的快門,不忍驚擾。
    
    夕陽是美好的,清晰地顯示著岸的層次。大浪拍岸,甚至濺濕了岸上的經幡。仍不斷有僧人和藏民踏夕而來,他們穿越巨石邊經幡之門的過程,在夕陽的光線裡產生了奇異的類似穿越神界之門的視覺效果;在我的鏡頭裡,他們是迎著夕陽大步走著的剪影,轉動的經筒,晃蕩的念珠都被夕陽在山石上投出了一道道拖長的影子。當影子漸漸暗淡下去,一陣短暫的晚霞之後,日月終於完成了每日的交替儀式,水面恢復了平靜。
    
    再次遇到英語老師和年輕學生,於是站在湖邊望著念青的山影聊<<西藏七年>>,當下反而不如經年往事來得真切。 夜裡又一次狂風大作,我守著燭光和幾個高原反應的人,寫些關於白天的文字,不再擔心帳篷和自己在風中的去向。
    
    次日清晨被島上爭鬥的野狗吵醒。正如當地人所說,雨季的日出很一般。不過我們還是登上了一座小山,欣賞了從島的北面往東看去的湖光山色。雲有些過分厚重了,山水的顏色在冷暖間變化,最後被陰雲戰勝。畫面裡那座挺拔的雪山,據說是HEINRICH HARRER(<<西藏七年>>的作者)曾在五十幾年前翻越過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今天的重頭戲是轉島。沒煮方便麵,掖了塊巧克力就出發了。轉得慢但粗略,沉浸在自己的思維裡。天色一直沒有轉晴,我也因此而錯過了大部分山崖邊的聖跡。值得欣慰的是請了一條許過願的哈達在一個藏族男孩的幫助下拋到了巨石頂端,而這個願望後來也真的實現了。
    
    一直在聽一張康巴藏語的<<瑪尼之歌>>,除了六字真言,我幾乎一句也聽不懂,可是轉島的路快到盡頭的時候,心中激動莫名,也許只因這裡離天很近,也許只因感受到了神的呼吸?
    
    離開時滿心不捨,一直回望納木錯的空靈。不見,心中嚮往久矣;見了,惦念永世不變。
    
    聽說
    安多在北面迎來了一場大雪
    當雄草原上炊煙四起
    牧童收回四散的原上珍珠
    哨聲如笛
    
    青濁的天開了
    半道彩虹跨不過天的門
    不丹的仁波切念頌著的經文
    飛越了半個西藏
    化成水上滑過的鳥
    
    向左走,穿過隱秘的故道*翻山而來
    許重願的肉身行過千年的跡
    別問輪迴的次數
    你看
    一百零八顆念珠早已斑駁
    
    向右走,迎著天湖的潮汐
    經幡又飄起來了
    風撩著靜室簷角的鈴
     掠著堂前油燈的影
     辨著湖上歲月的痕
    
    釋伽牟尼的一雙手掌
    有著什麼,藏而不露
    卻被不丹的仁波切看在眼裡
    一朵蓮花
    已在心上盛開了
    
    *據說在念青唐古拉山中有一條古道,當雄至天湖的路修好以前,古道一直是朝湖人的必經之路。


上載圖片:

<< 藏行凡書之西藏篇十四:出發!朝著喜馬拉雅深處的國度畫師普布次仁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