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藏行記憶(一)五一藏行日記(二)---翻過了布達拉山,遇見了杜鵑花 >>

藏行記憶(二)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請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清香
    誰說出塞歌的調子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那是是因為
    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向著草原草原千里閃著金光
    向著風沙呼嘯過大漠
    向著黃河岸啊陰山旁
    
     ———《出塞曲》
    
    高中時上語文課,我總是對那些閱讀文章感興趣,課本一發下來,差不多翻遍所有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天山景物記》給我印象最深,描寫的是天山南北的風景,我立刻被緊緊地吸引住,翻來覆去地看個不停,心中恨不得立刻飛到那些被描寫的地方。比如去摘那些「不用下馬就可摘到的草原上的野花」,還有果子溝「因沒人採摘全爛掉了的蘋果」,以及那些草原上「肥大而鮮美,不要任何佐料煮都可發出濃郁香味的磨茹」等等,課文配有的插圖是幾個哈薩克的姑娘騎著馬從天山樹林飛馳而下,那種颯爽英姿、意氣風發的感覺是何等深刻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裡。相似的還有《雨中登泰山》、《黃山》等篇章。以至到後來我都不能看那些美麗的風景照,生怕看了會忍不住要立刻飛奔而去,只要我心中確立一個目標,我是無論如何都要去到它身邊感受它,觸摸它的。
    
    5號那天下午我在青年旅館裡好好地洗了個澡,因為此行之後到拉薩之前不知何時能如此舒服地自在地洗澡了。然後把我的大包捆綁好,邁出了這個位於翠湖旁我所住過最差的青年旅館。在此之前一個海南的小伙子還對我說,要嚴肅對待生命,一個人上路很危險的,318國道那邊的藏民搶包歷害得很,一旁的一個女孩子也連連插話,反正似乎我只要去了就只是死路一條。還有我的感冒沒有完全好,但我以前上過高原5000米以上沒有什麼反應,還是對自己比較有信心的,加之這些年出外行走,碰到的壞人幾乎沒有,相反還遇到很多幫助我的人,外面的路,不去體驗過程怎麼知道將會遇到什麼?
    
    時間還早,去中甸是傍晚6點30分的車。此時昆明的太陽在下午兩點時發出耀眼燦爛的光,刺得我睜不開眼。我佇立在街頭,有點茫然,有點無助,過往的行人和車輛都看著我這個全身裝備彷彿準備上前線打仗的奇怪女孩。接下來的幾秒種內我決定到必勝客裡消磨餘下的時間,再這樣呆下去這種無聊的、頹廢的、消極的思想會再次包圍我,必須離開,找個人多的地方,感受一下熱鬧的節日氣氛,順便玩玩我的拿手好戲——碼水果。
    
    百盛商場下的必勝客很大,我選了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然後去到水果自助台。我發現我犯了一個自助水果的致命錯誤——應該選擇最靠近自助台的位置,這樣碼好的水果不會因走得太長的路導致顛頗而全盤覆滅,如果散了一地的水果會很丟臉,但我相信我的水平,我還沒在這堆水果蔬菜面前失敗過。我超有時間慢慢地極有耐心地在疊——期間有N個人走過我身邊駐足觀看,包括國際友人——兩個泰國的女孩子,她們興奮地大叫搞得我差點功虧一簣,定了定神後教她們怎麼疊,呵呵,看來我們國人演繹的必勝客文化叫人歎為觀止啊~~,等到考慮我一人也吃不完的前提下,我穩穩當當地拿著這盤超大超高的水果沙拉向最角落的位置走去,期間不停聽到有人在低聲興奮地說「我們也來一份」的蠢蠢欲動之聲——我在必勝客這個下午一掃前兩天的陰鬱之氣,自信心和興奮之情蕩於言表,氾濫的成就感使我的虛榮心高度膨脹。
    
    再接下來坐著開向中甸的車時,我已不是思想消極意志不堅定的我了,所有的擔心和亂七八糟的思維一掃而光,只有在路上,我的心永遠是朝著前方的繼續前進的。
    
    天漸漸暗下來,車子也上了楚大高高速公路,朦朧中車子停在曾經熟悉的地方加油,再著又到了大理,夜色中看見那些典型的白色院落,再後來知道過了麗江,然後,天亮時,中甸到了。
    
    進入中甸的風景前奏很不錯,先是有樹林和流水,然後開闊的牧場和遠處的高山進入眼簾,到一堆亂七八糟的房屋出現時——我已進入雲南最西南的一個州——迪慶藏族自治州,州府香格里拉。
    
    在車站下了車便急忙去售票窗口買當天到德欽的班車,售票員良好的服務態度告訴我「對不起,今日到德欽的票已售完」。呀,怎麼這麼不巧,難道要在中甸停留一個晚上?這個季節中甸沒什麼好看的,納柏海的草還沒長出來,屬都湖的葉子還沒黃,只剩一個松贊林寺,但可以一個鐘頭搞定,況且我就要去拉薩看布達拉宮了,再看這個有勁嗎?正猶豫間,一個藏族司機叫住了我「去不去德欽?」當時我沒有回答他,只想著我一個人包車的話會出很多米的,但我差點錯過了這個好人,他叫阿茸此裡——我此行碰到的最好的一個藏族司機,直到現在我還念念不忘他。
    
    我四處在尋找與我同行的路人,阿茸走了上來,他有點微胖,臉上帶著真誠善良的笑,年紀不大,估計與我差不多。「去德欽嗎?我的車要回去,可以順帶上你,車站買多少錢一張票我收你多少錢好了。」我有點不相信我的耳朵,中甸去德欽的票價要37元一張,難道有這樣的好事,莫非不會是……,防人之心不可無,況且我一單身女子。但憑直覺我覺得他不是壞人,再加上我也無任何辦法,這個車站空蕩蕩地沒幾個人,問了幾個都是去麗江方向的,這時假期都快結束,返程的人也多,沒有哪個像我還要繼續前進。
    
    我把大包扔在他車上,一部長安之星。我說想去松贊林寺看看,他很爽快,二話沒說就開往松贊林寺。到寺前我沒進去,只在遠處拍了些全景。接著,我們就往德欽方向開去。
    
    阿茸早上搭了幾個客人來到中甸,返程時在汽車站看運氣,是否能找到去德欽的客人,這樣一是可以分攤點油費,二是可以在回程路上不寂寞,至少有個可以說話的人。我想不到這位藏族小伙子非常幽默健談,而且還很有思想:他認為藏族政府不應該老是向國家伸手要錢,要靠自身的優勢吸引外來投資改變目前貧困落後的狀況,老拿著劣勢當作理由向國家要錢跟一個討飯的差不多。還有他在前兩年國家實施三江並流工程時認識到樹木不能隨便亂砍伐,農民也就不能用柴火取暖做飯,於是他便率先購入太陽能設備賣給村民,等到政府壟斷太陽能經營時,他已賺到錢了。再說到活佛轉世的話題時,他說如果找不到轉世靈童時他也可以充數嘛,我大笑,他也笑。他的沌樸中透還著精明,他拉過一個賣毒品的溫州人,要到西藏的昌都去,他白天就看到這個人在街上轉,直到晚上他才找車說要到昌都,他感覺這人不對勁,就說三千塊才去,但那人非常地爽快,立刻掏出錢,連夜就要走,他多了個心眼,偷偷打電話給西藏鹽井派出所的一個朋友,叫他們多少點大約在什麼地方等著,於是,當晚就攔住了這個販賣毒品的人,他不但拿到三千塊的路費,還做了一個支持公安工作的好公民,得到政府獎勵50元,他拿著這50元買煙請派出所的兄弟們抽,人情做到錢也拿到,兩全齊美。他還說他有個妹妹,最小的,但前兩年因腦瘤動手術,一直不好,今天去到中甸專門到藏醫院買藥,本來早兩年他賺了點錢的,但手術都花得差不多。說到這些,他也很沉重。看來生活都會有這樣那樣不順心的事,總是阻繞在我們嚮往美好的路上。
    
    車到奔子欄,我們停車吃飯。這一路上有很多核桃樹,葉子寬大,顏色綠得要滴出油來一般,給這一路蒼涼的大山增添不少生機。午飯我倆平攤,價錢不多,味道很好。
    
    中甸至德欽的路上兩邊山路都開滿了杜娟花,這些高山杜娟根枝寵大,比起平原的花另有一種強勁的美。只見滿目的紫色、紅色、粉色的花兒枝奼紫嫣紅,綻放在這橫斷山脈的峽谷之中。間或有些小村莊,藏式的房屋周圍種著綠色的青稞,屋頂緩緩升起的炊煙,一派與世無爭的寧靜。
    
    翻過白馬雪山便到了德欽的縣城,光線還很好,可以趕到飛來寺看梅裡雪山的日落,便在縣城裡看強拉了兩個遊人,因為他們好想不是很想去,但被我們一通遊說之後便一同包車坐阿茸的車繼續前往飛來寺。
    
    住在梅裡客棧,阿茸要繼續到雨崩村去接幾個遊客。時至下午5點鐘,天空忽晴忽暗,濃密的雲層集聚在卡瓦博格峰的上方,一幫攝影的團隊在白塔前一字排開,拉開架勢,等待著這神秘而又美麗的十三太子峰。
    
    白塔前賣香火的姑娘們歡快的唱著歌,嬉笑打罵追逐著遊戲,彷彿這世上沒有任何的煩惱,偶爾停下來問你要不要賣香:「姑娘,買香吧,很靈的,敬香以後神山就會出來了,來吧,我來教你。」我買了一扎,包括五穀、松枝、香柱、還有經蟠,上面印著經文,我把全家人的姓名寫在上面,拉在梅裡雪山腳下的白塔前,風吹動一次經蟠,就祝福我的全家一帆風順。
    
    燒了香,卡瓦博格還是沒有露面,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看來是沒戲了,那幫攝影大隊也撤離現場。我決定明早看完日出後就前進西藏的芒康,聯繫阿茸叫他幫在德欽縣城買到芒康的班車票。呀,西行的路線就要正式開始了,明天便可以進入西藏地界,今晚要慶賀一下,拉了那兩位包車的遊人還有一對北京新婚婦一同到到隔壁的季候鳥酒吧坐下。
    
    夜裡下起了雨,雨點密密麻麻地打在屋頂上,急促的聲音好像下的不是雨而是冰雹,我心裡暗想,明早的日出也泡湯了。整夜也沒睡好,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烙大餅。直至窗口漸白,外面有人聲和汽車發動機的聲音,我坐起來,掀開窗簾向外望去,果然一片霧茫茫,什麼都看不見,剛回身躺下沒多久,便聽到眾人的歡呼聲,莫非……,此時同屋的老外走進來對我說了句簡單的中文:一點點,一點點。我馬上從床上一躍而起,披頭散髮地連鞋帶也沒系就衝了出去——果然,一層金黃色的光環罩在卡瓦博格的頂峰,莊嚴而聖潔的神山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還是披散著頭髮,鞋帶拖地也不管,衝回屋內拿著我的相機和角架跑到白塔前一陣猛拍。此時的梅裡雪山完全展露了她的真容,在晨暉的照耀下面對萬千景仰她的人們。我深呼吸,屏聲靜氣地按下快門。自看到卡麗博格峰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此後的行程將會順利無比。
    [upload=jpg]UploadFile/20045271881611857.jpg[/upload]


上載圖片:

<< 藏行記憶(一)五一藏行日記(二)---翻過了布達拉山,遇見了杜鵑花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