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藏行記憶(六)夢迴拉薩 >>

五一藏行日記(六)----朝聖之旅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5月3日
    
    夜裡兩頭犛牛不好好睡覺,牛鈴叮叮咚咚響個不停,直到清晨,熟睡中忽覺有人撞門,睜眼一看,昏暗中門口一個戴著毛線帽的人已將門撞開了一半,因為桌子阻擋他還在使勁推門,我在半迷糊的狀態裡大聲叫喊: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希望把他嚇走,可他不走,一點也不害怕,還繼續咕噥著推門,我真的害怕了,繼續大叫了七,八聲,他也嗚嗚地發出含混不清的藏語,並且比比劃劃。我忽然清醒了,認出好像是廚房做活的阿尼,因為他們都穿袍子,戴帽子,而且臉都很黑,說話聲音也粗,加上天色尚暗,以為是個男人。虛驚之下,我責怪她怎麼不說話,她面無表情地拿了鑰匙走了,留下我一人有驚無險,劫後餘生狀呆坐了半晌。後來中午吃飯時她提及此事,我早就忘了她的模樣,她們看著都一樣,於是大家亂笑了一回。
    
    唸經的聲音傳來,昨天丹增說5點起床,6點唸經,一直到9點多,又矚我今天早課後去他家吃糌粑。我也沒賴很久,天色沒大亮也起了床,去昨晚她們打水的地方洗漱,水可真涼啊。
    
    又在廟外聽了半晌經,昨晚托丹增拉今天早課給我和LD的母親超度,並送上佈施600元,丹增拉只收100元,說你還要繼續趕路呢。在我堅持下,最後收了200元,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房前有很多野鳥,也有褐色的藏馬雞,還有好看的藍馬雞,像家雞一樣走來走去覓食。太陽還沒轉過山來,空氣有點冷。有身穿衝鋒衣的人上來,上山去了。心裡也有所不甘,於是只拿了小傻瓜機,穿了羽絨服,從丹增家西邊的小白塔開始慢慢往東邊橫切,緩慢上行,這樣我會比較舒服些。
    
    沿途有很多模糊的勝跡,由於沒有任何說明,只能憑借猜測,有的可能是傳說中108座天葬台之一,是石頭壘的整齊石堆,上面有好多風馬或者掛滿小碎布,這樣的石堆有不少,還看見了苦修者利用石簷搭建的小房,都不能直身進去,門小得像狗窩的門。
    
    逐漸還是走上了昨天走過的小路,坡度挺大,上升還是讓人難受。眼看著陽光慢慢照亮整個山坳。經過兩個來小時的奮戰,經歷了走錯路,鑽樹叢,目睹了不少苦修小屋和苦修者以及若干腳印之類的勝跡之後,終於上到山腰的小白廟。這裡原是蓮花生大*師曾經修行的石洞。
    
    已經有不少朝拜的老老小小了,我和廟裡的喇嘛要了水喝,又繼續奔稍低一點的另一個更小的白廟和白塔而去。那邊地勢也很逼仄,小廟周圍有不少苦修者。山上的苦修者年齡都比較大,全部都是能夠獨立修行的,沒有統一組織,大家互相幫助而且喇嘛也不少。
    
    沿著一個寫著「這邊有蓮花生大師的腳印很多」的牌子,去亂石陣中看了「腳印」,不知覺就走進了山下看見的風馬旗陣裡,感覺奇妙。回程的路是自己摸索的,其實就是沿著碧綠的山泉溝下行,然後橫切,因為總能望見山下的覺母寺,逐漸下來了,心裡非常得意而且滿足。
    
    小阿尼們在做糌粑供,把糌粑做成一些像塔或者花的樣子,我覺得自己能做得更好,不過累得懶動手了。廚房的阿尼收了我的房錢以後,比畫著說「秋,秋」。我知道她說的是吃,於是就在廚房吃她們的飯,她竟然拿出一個小碗,用塑料袋罩了,盛了一碗川味的涼粉給我,我就著饅頭吃的很香。
    
    跑去和丹增,德欽告別,他們都在,丹增坐在裡間的鋪上,我就坐在他門口的地上,這樣聊了一陣,他床頭有一個小轉經筒,可以牽引繩子令其轉動不止,丹增為我演示,也自得其樂。
    丹增告訴我早上替我做了法事,並把供養也和大家說了,我知道,她們中間是有個管帳的,一切都很透明。
    
    要告別了我心裡竟有些不捨,請他們在院子裡站了,又照了兩張相,還抱了小白兔一起,德欽抱著白兔,和我頂了頭頂,送我出門外。
    
    背上大包,拿上小包,走起來也還輕鬆,畢竟是下山,很想就此走下山去。但剛好趕上下山的大東風,和朝聖的人還有一干衝鋒衣一起,吊在車廂裡的橫桿上,被車甩來甩去,好不辛苦,後來腰和雙臂都酸痛不止。
    
    終於回到了桑耶寺。措勤大殿寫著收費40元,卻沒有人來找我要票,可能是我太混同與一般老百姓了,這也是我的得意之處。聽到唸經的聲音就進殿去了,大殿很黑,到底是和一般的廟不同,大殿有三層,二層有個角落裡有個小洞,大家都鑽進去,然後爬上梯子,上面的夾層裡有幾座佛像,都隔著玻璃無法接近,就這樣,有的阿尼要祈禱很久才下來。很奇特的地方,大家都不惜鑽洞。連指給我這個地方的女孩都說不清楚這是什麼,為什麼這樣。反正大家都這樣。
    
    既然沒有買票,就照規矩佈施油燈吧,並在一個小偏殿裡排隊請了金剛杵,請的時候,老喇嘛把一個木頭箱子似的物件壓在我後背上唸經。金剛杵最後一個了,被我得到。
    
    勉強拖著疲憊的腳步轉了寺廟一周,看了黑紅白綠四塔,塔上都有佛眼,和尼泊爾的塔有相同之處。太陽很熱,腳有點疼,坐在台階上喝了一罐冰鎮拉薩啤酒當作午餐,舒服至極。跳上車,回澤當去了,路上又看到了江邊的沙塵暴。
    
    晚上去月光大市場去定做的藏式尼子背心,又去川菜館吃晚餐,回到起沙暴的澤當又讓我懷念起安靜,清醇的加查來。
    
    簡單功略:
    桑耶寺大殿收費40元,如不穿衝鋒衣,相機不明顯,看門喇嘛看你順眼,就可以以教徒身份免費參觀,中間不會有人沒事找事地來驗票的,說真的,花40元還真挺肉疼呢,頤和園才35快錢啊。
    
    桑耶寺有個看上去很不錯的賓館,也有飯館,藏式的,企圖在那裡吃東西卻半天沒人理,原先說的雪域友誼餐廳也和狗一樣不見了,寺外也有餐廳,而且頗時髦,我看將來弄不好桑耶寺鎮會成為下一個陽朔之類的地方。
    
    青樸的苦修者大致分為三類:
    一是覺母寺的小阿尼,因為藏傳佛教沒有比丘尼戒,而小阿尼們出家後如沒有上師指點很難入門,所以自發組織起來,由丹增和德欽管理,這樣能夠順利入門。
    二是能夠獨立修行的喇嘛,阿尼。這些人年齡相對比較大,有的甚至很老了,已經能夠獨立修行,進入較高的修行階段了,其中不乏青藏,川藏地區行腳來的喇嘛,阿尼,他們把在青樸苦修當作修行中的一項內容,曾經看到不少修完下山遊歷或回鄉的。
    第三類人是見不到的,也有仁波切級的大師在青樸閉關修行,這也是他們整個修行內容的一部分,在勝地沾染靈氣,遠離寺廟和塵囂,更容易得道。
    寧瑪派推崇的是個人修為,多年來一直有修成虹化的成佛事例發生,比起格魯派先學很就才修來說,更接近普通人,尤其是讓普通婦女和出家的阿尼都有機會參與修道,她們多數的願望就是來世修成男身。這也是為什麼,我曾經在不少紅教修行地比如四川的亞青寺,都看到大量阿尼和老阿媽的緣故。
    
    圖片說明:山腰蓮花生大師修煉過的山洞外蓋的小廟


上載圖片:

<< 藏行記憶(六)夢迴拉薩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