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夢迴拉薩藏行記憶(七) >>

貼了第N次了,五一藏行日記(七)-----回*到*拉*薩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5月4日
    
    包車是為了清淨,也是為的舒服,還有就是可以去扎塘寺。
    
    其實本來是想去敏珠林寺的,不過司機勸說西藏的寺廟都差不多,而且敏珠林寺還要走上幾公里土路。聽人勸,吃飽飯,扎塘寺的壁畫是我更感興趣的。
    
    扎塘寺就在扎塘縣城,一條土路通過藏式的房子,盡頭就是扎塘寺,明朗的扎塘寺。很多老阿媽,老阿爸和阿佳在轉,捧著酥油瓶子,在盡情地轉著。
    
    我也請了酥油燈,給所有的燈都添了燈油,廟堂也是分成裡外兩間,有四個人在前殿裡裝藏轉經筒,把大卷的經文捲進去也是個挺難的活。裡面的好黑,中間一座坐佛,佛前有燈。後牆上都是壁畫,用木柵欄攔著。找管燈的老人要鑰匙,他說解開繩子就好了,去解開繫著的哈達,得以幾乎把臉貼在牆上觀看壁畫,借助頭燈的燈光,看到壁畫都美得驚人,尤其是後牆上那些外國女人的樣子,滿頭滿身的瓔珞,微微的笑顏,似有無限深意。比起法海寺的水月觀音那樣的壁畫,這個壁畫顯得隨性寫意,就這樣看了半晌,直到都印在腦子裡才不捨地離去。
    
    雅魯藏布江邊的山彷彿沙化更多了,這個季節,每天下午幾乎都有沙塵暴,遠遠地就看到對岸山腳沙土旋風捲起。司機說這幾年不斷飛機播種草籽,植被狀況比以前改善了不少呢。
    
    進入拉薩的情形和三年前驚人地相似,因為道路兩邊沒有太大的變化,那麼沒有特點,和任何一個中型城市一樣。不過,還是有變化的,出現了一個別墅區叫做格桑林卡,就是格桑花園的意思吧,藏式的石頭小樓,看上去不錯。
    
    新城區已經出現步行街和商廈了,顯然拉薩人民的生活緊跟上內地的腳步。老城區幾乎還是老樣子,但是好像更加整潔,原來的那些熟悉的地方都在,亞賓館在擴建,仍然住進了吉日那彩畫了的小房間,房間裡還有老照片。價錢漲了,還是原來那種服務態度,就是邊上多了個香港口音的傢伙,老覺得自己是明星似的,讓人看著想@#$%$@*&%他一番。瘋牛餐廳改叫香格里拉了,扎西餐廳還是老樣子。
    
    放下行李就出門先去了對面的下密院,一進去,還是有點臭,很多人彷彿住在那裡,裡面有個小廟堂,即是木如寺,門口的煨桑爐冒著青煙,很僻靜的小廟堂,乾淨,鮮艷的就像中午的陽光。
    
    沿著老街走著,看拉薩人家真實的生活,那麼鮮活生動,引人。漂亮的石頭藏房,門窗都新彩畫了,鮮艷好看,人們從容不迫地過著他們每天都過著的日子。老街通向大昭寺,很快,就融入了八廓街川流不息的人流。
    
    八廓街還是那麼喧鬧,轉經的和逛街的人都不少。兩個壯年男人動作整齊利索地磕著長頭,帶著剛勁的節奏,儼然一場精彩的表演。路人紛紛慷慨解囊,特別是給他們照了相的。
    
    大昭寺門前還是那麼熱鬧,一位黃衣壯年喇嘛在有板有眼地磕著長頭,不少旅遊者一定打斷他給他照相。他很無奈,別人都在門口的陰涼裡磕頭,只有他是在大太陽下磕著。
    
    我坐在大昭寺正門前的地上,對著一個個虔誠的身影端起我的相機。一個職業要錢的小乞丐很喜歡我的帽子,那是朋友專門製作的,繡著六字真言帶遮陽鏡片的帽子,他能說很好的普通話,坐在我身邊和我說個沒完,他穿著皮子的圍裙,拿著轉經筒,好像剛剛從外地磕頭來拉薩的樣子,實際上,他們一家從青海果洛磕頭來拉薩已經有一段日子了,一共走了一年,一年啊,他說,累死了!他的父母,妹妹都在拉薩,他只有11歲。現在還沒湊夠回家鄉的路費,就在拉薩乞討度日,打算過一陣回家去,他告訴我,父親原來是機關的司機,被領*導的親屬頂替了職位,母親就是趕牛的。他的普通話真的很好,幾乎有點南方口音,很好聽。我答應送他一頂帽子,因為朋友托我帶了不少到拉薩來尋找代理商。他高興極了,又似乎不敢相信,我說你等等,後天我從納木錯回來再給你,他幾乎認為我騙他了,說不要了,又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大概是帽子還是很有吸引力的,當我和一個很高超的生意老手----一位藏族大嬸為一些松石和蜜蠟討價還價的時候,他又出現了,只是看,不出聲,然後等我買好了,才跟著我,走開一段路才說,她賣給你的不是真的,有的是新的,有的是假的,又說,我媽媽知道,回頭我帶你問問她。我說你怎麼剛才不提醒我,他說害怕人家打罵他,其實我也知道是這麼回事,只是和他閒聊,其實那些飾物無非是圖個喜歡,能有幾個是真的呢?
    
    小孩和我一起轉到大昭寺的背面,那裡有很多經筒,我們一起轉了一遭,他又說要燒點煨桑的香吧,我也不反對,於是和一個老阿媽買了一捆,一塊錢,老阿媽說我「呀古都」,小孩告訴我是在說我很好啊,另一個阿佳也要求我買她一捆,也沒有拒絕,畢竟是好事,況且我想念著煨桑的氣息已經很久很久了。
    
    一起來到吉日旅館門口,小孩不敢進去,我取了四色帽子讓他挑選,他最終選擇了大紅色的,戴上之後高興極了,好像還沉浸在夢中,不敢相信似的,路過的人也很羨慕,有的大人也想要,我沒有給。
    
    後來我問他,你叫什麼呀?他說叫謝和佳,就是謝謝的謝,我說這是漢名啊,他說我讀過三年級的,是老師起的,其實就是釋迦牟尼的釋迦,藏語發音就是謝和佳。
    
    跟著他又回了大昭寺,在附近的路上又碰見他父母和妹妹在街邊乞討,父親漢裝,戴著厚厚的近視眼睛,母親高大漂亮,幾乎像個西方人,妹妹還不大,兩兄妹親熱的和媽媽偎依在一起,把爸爸冷落著。謝和佳給他們看新帽子,一家人都很快樂的樣子。
    
    回到八角街就好像陷入了無形的漩渦,隨著人流也不知轉了多久,直到累的腿肚子都僵了。
    
    晚上在吉日門口吃回族女子的燒烤,幾塊錢就解決了晚餐,然後去亞賓館邊的比利時人開的DUNYA餐吧喝一個CUBA LIBRE,看街景,月光很亮很亮,上次來拉薩回去後誰也想不起這個酒吧的名字,只記住了亞賓館。
    
    酒是朗姆酒加可樂,喝下去有一點點暈,這個季節坐在陽台上稍有點涼,對面開了兩家餐吧,看著和北京街上時髦的餐廳一樣。說實話,我不喜歡拉薩,已經是另一個麗江了,用紅衣女孩的話說都是在偽休閒,偽揮霍。我甚至不喜歡這些老外,在山南,青樸,加查這樣的地方是多麼的好,真切地體會著他們的生活,如果我還是自駕車來的話,可能還是個過客,現在我愛這種單獨的旅行,內心充滿狂喜,幾乎上了癮。北京的生活,幾乎拋在腦後了。
    
    簡單功略:
    從山南回拉薩的車很多,在街上就能碰到拉薩牌照的出租,如果是坐山南牌照的出租是不能進入拉薩內市區的,所以事先要扣除再次打的的十塊錢才好。
    
    扎囊寺不用門票,大昭寺要70元,正在翻修,要從側門入,側門小,看的嚴,不易混入。
<< 夢迴拉薩藏行記憶(七)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