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重溫西藏(五)--暫別朋友重溫西藏(六)--精彩山南 >>

藏行記憶(十)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藏行記憶(十)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
    看過許多次數的雲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
    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當我朝著這長髮男子走過去的時候,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個月後,他會日夜兼程風塵僕僕地從拉薩開著車往我現在居住的城市趕來。三千多公里的路程,沿滇藏線一路飛奔。6月的318國道已經是危險重重,泥石開始滑塌,通麥大橋因為斷裂剛剛才修復好,他用了最少的時間走完滇藏線,然後經昆明、羅平、興義、田林、百色、南寧……,最後在六天後的晚上九點,開著他那部從318國道的起點:上海——318終點:拉薩——定日珠峰——阿里的白色賽F出現在我眼前。車子因為在阿里翻車大修過,已經面目全非,泥漿把車身濺得分不清是什麼顏色,他也是一臉的疲憊。瘋狂吧?也許人一輩子不做件瘋狂的事情會覺得很遺憾。
    
    人有時一個忽然之間的舉動就會遇到生命中被安排好要遇見的人。我朝他走過去的時候,開始了我下一段旅程中快樂的日子以及那些到現在還念念不忘的一群人:小P、可樂、新新、六太、葉子、還有悍驢、比目魚、老戴。
    
    「請問你這部車去珠峰嗎?」說實話,我並不抱任何希望,因為連日來處處碰壁,我已失去了信心。
    「去」。咦,真的?有點不相信,我又問了一遍,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還坐得下嗎?我就一個人。」我急忙問。
    「坐得下。」謝天謝地——我以為他會說「不好意思,坐不下了。」
    「那什麼時候走?」我再接再厲,繼續著我的希望。
    「馬上,吃過中飯後。」噢,太好啦,真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哈哈。
    
    我說我馬上上去收拾包裹,你等一等我。說完我就衝去洗衣房,把那些洗了但濕漉漉的衣服撿出來,再見,洗衣大媽,再見,八廊學,我要去珠峰了,回來再來這兒住。我高興地跑上樓,迅速地收拾我的大包。撿到一半,感覺這車來得太過容易,會不會是他順口說著玩的?主要是前幾天實在不順,所以產生了不信任的想法。我「咚咚咚」地跑下樓,再次謝天謝地,他還在,我與他重複剛才所說的話,他看著我笑,說;「你去收拾東西吧,我等你。」這下我才放心,再次又「咚咚咚」地跑上樓繼續撿我的大包。
    
    再次下樓時,他車周圍已多了三個人。這三個我見過,剛到拉薩第二天早上在洗衣池見過的,我還向其中一個經常表示出驚訝表情的男子(現在知道他叫比目魚,廣東台山人)尋問是否去珠峰。一旁還有一個臉黑黑,下巴有一條明顯傷疤,模樣與藏民沒什麼區別名叫悍驢的高個男子,對我的行程略表示了一下客套的關心。另外一個穿紅色格子襯衫,髮鬢已略有些白色但絕對是青壯年的男子,叫老戴。他們與搭我的長髮男子同是上海一個自駕車俱樂部西藏極地環遊活動的成員,一行九人,六男三女,從上海出發走川藏線進藏,再計劃從拉薩進阿里再從新藏線出,由於行程之中有六人計劃從珠峰——樟木——尼泊爾,其餘這三名男子留守拉薩,擇日再與大部隊匯合。
    
    好了,終於找到車了,我覺得我還是比較幸運的,找了半天,在最關鍵的時候得來全不費工夫,呵呵。我把大包扔上這部貼著一個犀牛圖案的白色賽F,放心跟他們吃飯去了。
    
    在八廊學對面的小飯館,我發現不去珠峰的那三個人比較有意思,悍驢雖然臉黑又加條傷疤,一臉的苦大仇深,但神態言語頗有幽默感。比目魚有一副招牌式的表情——總是張大眼伸長脖子疑惑地看著你,呵呵。老戴喜歡研究任何東西,特別是相機,人不算胖——那是因為來了一個比他更胖的人——小P。小P剛開始給我的感覺很坤士,戴一頂土黃色的藏式牛仔帽,黑色墨鏡,渾圓的肚子,一臉的絡腮鬍,看起來好像巨有錢。而我旁邊坐著這位長頭髮的男子戴副眼鏡,斯斯文文,皮膚白晰,名字居然也叫白犀,只不過一個字不同而已。
    
    接下來再認識了可樂——一個正直、態度端正但偶爾出奇不意說出一句話會使你暴笑半天的人。六太——為什麼叫六太呢?我一直有疑問,難道是六姨太?所以叫……,呵呵,後來晚上到日喀則吃飯才知道原來他老公名字中有個六字,所以大家這麼叫她。新新,這個女孩子就是我在大昭寺見到的那個高鼻樑短髮的女孩子,當時就覺得與她會有什麼聯繫,現在才知道,原來我的預感如此的準確。還有葉子,這個高高瘦瘦,好像總是有什麼心事的沉默女孩,英語出奇地好,單身一人過境尼泊爾,走阿里,我對她很是佩服。
    
    去珠峰七個人,兩部車,白犀、可樂、小P、新新、六太、葉子還有我,女多男少,分配不均。與新朋友在一起多少有點還不適應,但想到可以去到珠峰,其餘都不考慮那麼多,朋友嘛,慢慢總會熟悉的,特別像我這種能充分調動大家積極性的人來說,新認識的每一個朋友都是我人生中那些動聽樂章裡美妙的音符。
    
    車開出拉薩市區,我坐在白犀的車上,看著那些行人、街道以及布達拉宮快速地在車外閃過——他開得好快!風從車窗裡吹進來,他的長髮迎風拂在我臉上,癢癢的。我坐在後排,看著他專注地開著車,手臂上青筋突現,長長的頭髮很柔順。奇怪一個男人為什麼要留那麼長的頭髮,看著那些髮絲在風中飛舞,真想有撫摸一下的衝動。新新坐在副駕位上,也是專注地看著前方,我們三人一時都沒有說話,車廂裡沉默的氣氛在悄悄蔓延。
    
    也許留下來與悍驢他們在一起會更好一點——我有點後悔,隨之而來的沉悶氣氛讓我有點無所適從。可樂、小P、六太和葉子在另外一部車上,只能聽到他們從車載電台裡傳來的聲音抑或是超車時擦肩而過的剎那表情。窗外已到了羊八井,路開始變得坑坑窪窪,行過處,揚起漫天灰塵。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愈發顯得蒼茫,那那種藏北高原上大氣的、蒼涼的、卻帶有一種孤寂的美讓你感覺到自身的渺小和無助。孤鷹在天空盤旋,時而衝向更遠的天空逐漸變成一個小小的黑點,長路漫漫在前方延升,我們就這樣朝著一個目標前行,再前行。
    
    車內響起了淡淡的音樂聲——電影《廊橋遺夢》的原聲配樂。在這種地方聽到這樣的曲子,那種悲涼和傷感的思緒一如決堤的洪水頃刻間把內心深處最脆弱的地方擊得毫無還手之力。音樂有時就很奇怪,它會把你的回憶一點點拉出來,讓你再重溫一遍不論開心還是痛苦的情節。
    
    我開始犯困,一個人在後座橫躺下來,迷糊中,新新換白犀開車,然後再感覺車子不停不停地轉彎,心裡想著新新一個女孩子好辛苦,自己真沒用之類,並奇怪自己在顛跛中也能睡得著。
    
    幾聲響亮的狗叫,把我從昏沉沉的白日夢裡吵醒,起身發現車子停在路邊,一旁還有一小屋,門前拴著條看似兇猛的大狗,剛才的聲音就是它發出的,嚇得我不敢下車去方便。新新告訴我這條狗是用鐵鏈拴著的,才略略放心,不過伸頭一看,它那副蠢蠢欲撲的架勢彷彿隨時都能把那條鐵鏈掙斷,哎喲媽也,我可是最怕狗的,當即爬到另外一個車門,小心翼翼地落地。
    
    「噗」,我腳一踏地,地面上的灰塵有半尺高,把我的鞋子都淹沒半個,再一看身上的灰,好傢伙,我穿了件黑色的衣服,灰塵均勻地輔在上面,猶如加了件紗衣。一有車輛開過,黃沙撲天蓋地籠罩著周圍的一切,鼻孔裡也全是灰,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要戴著口罩走這條路了。
    
    顛跛著前進居然在天黑前到了日喀則,意想不到地繁華,大概僅次於林芝吧。進城後先是找住宿,來來回回,最後決定在市裡的工會旅館住下,然後吃飯。在上海廣場吃了頓巨鹹而且絕不便宜的飯菜,我們集體去洗澡——當然是男女分開的。


上載圖片:

<< 重溫西藏(五)--暫別朋友重溫西藏(六)--精彩山南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