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重溫西藏(八)--開始滇藏藏行記憶(十三) >>

藏行記憶(十二)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昨天晚上我所居住的街道上一部加長的貨運集裝箱卡車一頭撞進一家民房裡,還差一點直衝上二樓,在進行這一系列高難度動作時,連帶著把路邊兩根電線桿攔腰撞斷,「刷」一下,整條街道全部停電,陷入一片漆黑當中。停電了,不能上網,也不能看電視,沒有光,我不敢一個人呆在家裡,外面的風很大也很涼爽,雖然沒有月亮,但是繁星滿天,我拿了手電和鑰匙,摸黑著走下樓來。
    
    沿著海邊高速公路旁的椰林大道前行,南國夏夜的風吹得人精神舒爽,這幾天連日暴雨,氣溫降到了28度,空氣中少了往日的炎熱暴躁,多了濕潤的負離子,街道上全是因為停電了跑出來透氣的人們,三五成群,抑或是手挽著手的愛侶。我慢慢地走到海堤邊,嘩嘩地海水有節奏地拍打著提岸,對面的江山半島在夜幕中起伏,跨海大橋沒有燈光,沉默地橫臥在海面上,風繼續吹,帶動著我的衣袂髮絲,如此沉靜的夜啊,讓我想起經歷過卻又似不曾經歷過的往事……
    
    西藏之行的記憶斷了很久,但我從不曾忘記過,所有那些發生的點點滴滴,匯成涓涓的細流,緩緩地在我心底流淌。
    
    次日凌晨五點,我們全體起床,雖然說一晚沒睡,但早上還被指認為參與小P呼嚕合奏的成員,大窘,想不到我這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女俠還有這麼一個破綻。打就打唄,別人想打還打不出呢,哈哈。
    
    匆忙吃過早餐,在那名登山協會的司機帶領下,夜色茫茫中我們趨車直奔珠峰大本營。照舊是小P開車,照舊是搓板路,只是黑暗中看不到塵土飛舞。一輪清冷的下弦月被明亮的星星簇擁著,沉沉地掛在車後方的山頂上,清晨的空氣稀薄而冷洌,高原的天空並不是死寂的黑暗,也許黎明就要到來,天邊呈現出淡淡地光彩,越來越紅,也越來越明亮,等到珠峰的山體愈來愈清晰明亮時——絨布寺到了。
    
    一座白塔掛滿了五色的經幡,在高原的清晨中迎風起舞,這座世界上海撥最高的寺廟此刻還在黎明中沉睡。我爬上白塔旁的泥磚堆上對著珠峰按了幾張快門,沒想到這泥磚不結實,還是我的噸位太重,搖搖欲墜差點讓我來個「狗啃泥」。一旁小P他們修整好差不多要散架的車子,招呼我快點上車。
    
    大本營與絨布寺相距不遠,轉兩個彎道,眼前豁然開朗——珠峰完整地、毫無遮掩地呈現在我們面前,山腳下是被人工推土挖得平平整整的一大塊平地,四周全是裸露的石灰色的砂石,遠處的冰川排列集聚著,幽幽帶點暗綠色,山上的積雪溶化匯成一條小溪,在大本營的曠地上嘩嘩流淌。最佳拍攝地點被一排的「長槍大炮」佔了個嚴嚴實實,哈哈,又是中國攝影報的隊伍,我高興地與他們大聲招呼,朋友啊咱們又見面啦。
    
    天還沒亮透,珠峰頂上的天空是淺灰色的,襯托不出它的雄偉壯闊。山體並不是全部被白雪覆蓋,剛性、堅硬的陡直的雪壁,以及刀刃般的脊線,讓我覺得登上頂峰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過程。這座曾在電視報刊裡看見過無數次的世界第一峰,此刻離我近在咫尺。她高高地矗立在前方,淡淡的薄霧如紗一般繚繞在她的腰間,更增添了神秘感,她似乎只在天界而不在人間,只有白雲與她為伴。
    
    扛著腳架,我「吭哧吭哧」地爬上一旁的小山坡上。在高原上運動,恨不得自己有四個鼻孔,兩張嘴吧,好大口大口地喘氣,平時一點點小小的運動,到這兒來變成了高難度的動作,還好,我這一路來沒有高原反應,照樣吃好睡好喘氣愉快。
    
    風大,溫度低,山坡上有經幡和尼瑪堆。風吹在臉上冰刮一般地生疼,沒過多久就麻木了,彩色的經幡獵獵作響,手指不聽使喚地按下快門。珠峰在經幡的襯托下直逼雲天,攝人心魄,瞬間讓人疑是到了天庭的門前,強勁的風吹過,雲霧在她身上驟來驟去,一切似夢如幻。我目光久久地凝視著面前這座莊嚴的雪山,油然而生一種敬畏感,人類也只有在雪山面前,才感到自己的渺小。
    
    大本營空地上到處是各色的帳篷,是世界各地的登山好愛者們的營地。白犀他們居然結識了一名加拿大的國際友人,是位高山攝影愛好者,已經在珠峰腳下住了兩個月,叫什麼我忘了,主要是我英語太差的原故,當時根本沒聽清。他盛情邀請我們到他帳篷裡喝茶點心,一面嘰哩呱啦與葉子她們談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慚愧啊!暗自發誓此番到西藏來後回去首要一件事就是好好學學英語,以前讀書時的全還給老師了,不過以我這樣的三分鐘熱度的性格,估計實現這個決心恐怕很難。
    
    國際友人要帶領我們偷偷潛入珠峰禁地登山,我們個個精神振奮,除了小P,我們全副武裝,準備與珠峰來個近距離接觸。但事實與想法總是要有一點差距的——沒走多久就被管理人員發現,一位凶悍的不會說漢語的藏民衝上前來大聲質罵我們,並連聲叫我們走,國際友人與他辯解,意思說我們只是進去拍照,不登珠峰等等,經過一番交涉,只允許我們在近距離周圍的山坡上行動。
    
    高原爬行運動真是吃力,我運動時還沒什麼困難,但一停下來喘氣時頓覺得心都快要從喉嚨裡跳了出來。山坡上的砂石非常地疏鬆,一腳踩上去,腳陷在裡面還要往下滑,只得手腳並用,掙扎著爬上坡頂。
    
    天空飄起了細細的雪花,儘管這樣,強光還是刺得睜不開眼,為防止臉部曬傷,我把頭巾圍在臉遮擋如此強烈的紫外線,嘿嘿,看上去就像一個山賊。白犀與可樂在堆尼瑪堆,珠峰在天空中沉默,我們開心地合影,人生也許只有一次這樣的時候,在這個世界之顛的土地上有我們快樂的身影。
    
    下午四點,準備離開了,六太還在定日等我們。按照國際慣例,我們與這位熱心的高山攝影師吻別,空氣中好像有依依不捨的味道了。不遠處的珠峰在藍天的襯托下巍峨矗立,我再看她一眼也就記住了一輩子,在我的生命中,知道我曾經來過,走過,風吹過,愛過……
    
    六個人塞進一部車裡正好取暖,我們吵吵嚷嚷,每個人都興奮得不得了,下山的路上見到一群岩羊驚奇地沒命地大叫,嚇得這些可憐的動物四處逃竄。就連小P,這個極度紳士的人也一邊開車一邊大喊著:「剎不住啦,剎不住了……」,惹得我們哈哈大笑。快樂的情緒感染了每一個人,真不知那天下午我們怎麼會如此地興奮,一向沉默的葉子也笑逐顏開,釋放著自己心底深處的感情,我相信,那是她最美最絢爛的一刻。我們來到了西藏,來到了珠峰,來到了這個地球上最樸實最原始最神聖的地方,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所以,我們都盡情釋放自己,讓快樂伴我們每一個時刻,這樣最好。
    
    下山的路上坡陡路爛,車過處塵土飛揚,我們集體「壓彎」——車一轉彎時我們全部倒向相反的方向,美名曰:這樣車才不會因重力不均導致翻車。結果是前面開車的累得個不行,因為要不停地打方向轉彎,後面坐車的忙個不停,因為要集體壓彎。一車人就這樣嘻嘻哈哈地全瘋掉了,下山的路因快樂和笑聲變得短捷,絲毫沒有前日上珠峰時的漫長。
    
    記憶中的那天下午感覺最好,我們在車上聽歌,《廊橋遺夢》音樂的再次響起,引發我們集體討論梅裡爾.斯特裡普那種想愛卻不能愛的感受,討論之中,發現小P居然也是「情性中人」,哈哈。也許在多年以後,也許就因為重溫了當日的某一個樂符,或者突然接近一種相似的感動,就會讓我們每一個人想起那日的珠峰之行,想起了自己西藏的無邊風月和落英繽紛。


上載圖片:

<< 重溫西藏(八)--開始滇藏藏行記憶(十三)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