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藏行記憶(十二)重溫西藏(九)--波密,遭遇地震! >>

藏行記憶(十三)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這個世界的問題,
    就在於每個人都少喝了兩杯酒,
    以致都太過於清醒。
    ——《卡薩布蘭卡》
    
    當亨弗萊.鮑嘉與英格利.褒曼在酒吧裡重逢時,他深邃的眼睛看著她,說出了這麼一句經典的台詞。人有時活得太過於清醒,不一定是件好事,那些被本來自然滋生的情感,卻被理智硬生生地拉住,總有一天會把自己壓抑得瘋掉的。所以,酒這個東西,在適當的時候,適當地讓你暫時忘掉所有的一切,渲洩吧。
    
    與六太匯合後,晚飯在一家安徽人開的小飯館裡進行,順帶討論下一步的行程。尼泊爾的局勢動盪,關口封閉——這幾日得到的消息使他們是否要再繼續尼泊爾的行程。我呢,時間不允許我再東遊西蕩,單位裡的領導已明確態度,要我趕快回去上班,口氣之嚴厲,態度之堅決,讓我明白再不回家老老實實地干革命便有沒飯吃的危險,所以收起我這顆遊蕩的心,打算明天與可樂同志一同回拉薩,因為他要回上海上班,機票已定,比我還更加沒有時間。
    
    葉子堅持繼續尼泊爾的行程,決不更改,白犀小P猶豫著商量,因為局勢如此不妙,出行要考慮安全問題,再加之白犀的賽F車經過珠峰這一路,被顛得實在亂七八糟,他想回到拉薩修車,再與等在拉薩的悍驢一行出發阿里,讓去尼泊爾的葉子在薩嘎等與大部隊匯合,等等。當晚整條街道停電,飯館裡點著一支支蠟燭,桔紅色的燭光閃爍跳躍,映襯著每個人的臉。
    
    第二天早上終於有了決定:新新、葉子、小P繼續尼泊爾行程,午飯過後往樟木方向行駛;我與可樂、六太、白犀回拉薩,回家的回家,修車的修車。那麼,中午那餐可就是分手大餐啦,至少對於我來說,因為我可能再也不會見到新新、葉子和小P。
    
    分手大餐總是隆重的,我們一反節約,加菜再加菜,把FB進行到極至。小P,我再也看不到你可愛的身影和圓圓的腦袋,還有那密密麻麻的絡腮鬍子;新新,我也不能再繼續坐你開的車,看你笑起來彎彎的眼睛;葉子,希望你能微笑再微笑多一點,你不知道你釋放內心的感情時是多麼的美。好了,擁抱吧,我臉寵感受到了小P那粗粗、刺刺的鬍子,哦,原來絡腮鬍是這樣滴,嘻嘻。新新則把我用力地抱了起來,真想不到她力氣如此地大。葉子瘦瘦的,讓人抱著好有一種想保護的感覺。分別的場面有點傷感,但其實我每次與朋友告別都是浪費表情,因為事態發展不因人的客觀因素而改變——新新的車在離樟木沒多遠的地方翻了,要回到拉薩修車。所以,沒過幾天,除了葉子沒見到,與新新、小P又在拉薩見面了,真叫人啼笑皆非。
    
    坐著白犀這部殘殘的破車,我們四人向拉薩方向返回,今天的目標是日喀則。想起剛來的那天,還因與這支隊伍不熟悉想折返回拉薩跟悍驢們呆在一起,現在倒是惺惺相惜。人就是那麼奇怪,投緣的不說幾句話就可以明白對方的心意,不投緣的話說得再多也隔著萬水千山。
    
    車廂裡響起王菲的《乘客》:坐你開的車,聽你聽的歌,我們好快樂……,窗外是沌淨而深邃的藍天,白雲變幻,蒼海桑田。我靜靜地看著他,聽他的歌,看他的髮絲在風中飛舞,看他的手臂有力地握著方向盤,看他的表情堅毅地望著前方……時光流逝,我只不過是他的一個乘客罷了。
    
    還是來時的那個四人間,我們象回到了家般的熟悉。放下大包去澡堂洗澡,然後到美食街去吃燒烤。日額則已經不像來時烈日高照,晰晰瀝瀝地下起了小雨,西藏的雨季已經提前到來了。
    
    選了一家輔子,點一大堆燒烤,再來幾瓶啤酒,我們四人興致正酣,沒喝多少,我與可樂就滿臉通紅得像兩個坐著的西紅柿。高原喝酒與平原不同,平時的酒量到這兒來減半再減半,但人生難得幾回醉,又是在這樣的地方,有這樣的朋友,還有難得的興致,以及不同的心情……。六太,那晚發現她也是性情中人,她爽朗的笑和毫無芥蒂的話語,不覺得她比我們大了好幾歲。看來,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夢想和最真實的一面,來到西藏這個地方,把它們通通都釋放了出來,人性的魄力再次綻發光彩。
    
    回到房間倒頭便睡,酒喝到這個程度上最好,過了就爛成一攤泥(這種情況我還沒有),少了就還保持過分的清醒,腦袋會想得太多使其更加發暈,就這樣好,什麼都不想但還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半夜醒來,有點口渴,黑暗中不敢開燈怕吵醒了他們,但又不知道睡之前鞋放在哪兒了,光著腳圍著床邊到處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卻又半天都穿不上,真TMD,看來酒還不是個好東西,導致我大腦嚴重退化。
    
    日額則的夜都是透亮透亮的,淡淡的光從窗戶灑進來,房間裡是他們輕輕的酣聲。我偷偷看他,他睡在最靠近窗戶的那張床上,長長的頭髮側在枕頭旁,均勻地呼吸聲,成熟的臉在夜色裡是坦然的。他也許不知道我正近距離地看著他,突然間我做了件我也想不到的事情——低下頭,快速地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做賊般地跳回自己的床上,有種小孩子惡作劇般的快感——我的天,我自己都要嚇一大跳。不知道他知道否,那個淡淡的夜晚,我如夜色中的精靈般竊取了他的靈魂。
    
    早晨醒來,一切彷彿沒有發生過,我們整裝待發。原以為還是會灰塵撲天蓋地,誰知小雨把這些塵土都安撫了,我們都沒有換乾淨的衣服,作好了相應的準備,但對卻碰不到對手。一路上,可樂不停地大發感慨:「哎呀,居然沒有灰塵,真不習慣呀,太想不到了。」我們這一路來,對塵土習以為常,突然間朝夕相伴的夥伴沒了,是有點不習慣,呵呵。不過也太好了,我們經過雅魯藏布江一拐彎處時,停下車來,進入眼簾的是一幅巨美的景象:藍天在濃密的雲層裡時隱時現,等到它出現一點點痕跡時,陽光就「忽」地灑了下來,江邊有平緩的沙灘,乾乾淨淨,猶如細細滑滑的緞綢,沙灘邊有紫色的小花,密密麻麻地生長在一起,花叢中居然還有蜜蜂在嗡嗡嗡!江對岸是層層起伏的高山,赭黃色的山體時而加深時而變淡——那是因為雲層變幻的原故。蜿蜓平靜的雅魯藏布江像位慈祥的母親,她孕育這片高原之土,讓這塊土地時刻充滿力量與生機。
    
    我們走到沙灘上,平滑的緞子留下我們清晰的腳印,一個,兩個……,江裡有魚不停地躍出水面,「撲通,撲通」作響,江水清澈乾淨。真好呀,我坐在沙地上,望著眼前這一切,一生之中有多少時刻能這樣悠閒自在地活著,有多少時刻不用面對那一張張惡俗的面孔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有多少時刻能隨心所欲地坐在這兒呢,沒有多少,所以,珍惜一切值得珍惜的時刻,至少不要讓自己覺得後悔。
    
    再回到拉薩,親切的寺廟、喇嘛、街道,還有洗衣服的大媽,我們又回來了。車開進八廊學,悍驢已經在等我們,想想幾日前才從這兒出發,時機正好的時候遇見該遇見的人。現在想起來,其實早在波密到林芝途中就已看到這部白色的賽F車,當時我坐在那部貨車裡面,看見這部貼著「色影無忌」的車一次又一次地超過我們,不知他會不會知道,當他專注地開著車,風吹動他長髮時,有一個女孩在他超過N次的貨車之中,透過車窗看到這部白色的賽F……


上載圖片:

<< 藏行記憶(十二)重溫西藏(九)--波密,遭遇地震!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