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藏行記憶(十五)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一 >>

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三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誰人能識納木錯?
    在拉薩,似乎任何奇遇與巧合都是可能發生的,所以,在龍達覺薩家庭旅店,竟然能碰到去年秋天同車從成都至康定的廣東女孩,也是理所當然的,它正合了我們對拉薩的希望:超驗、傳奇。這個略顯瘦弱的女孩正處於高原反應中,她告訴我,這是第二次進藏了,主要目標就是納木錯。前年進藏時在納木錯,她發高燒至四十度,同伴們除了定時為她量體溫,基本上已束手無策。在高原發高燒意味著什麼?大家可想而知,哪知昏睡一夜後,她的體溫竟然自己降下來了!「也許是佛祖保佑吧!」在我們的驚歎聲中,這個嬌小文弱的女孩子微笑著繼續:「我覺得納木錯跟我有緣,所以今年又來看它!」緣是什麼?想來愛就是緣吧?回憶著自己在納木錯經歷的風雨陰晴,是不是也算得上與它結緣了呢?
    
    下午一點多到達扎西半島,石門處高懸的無數條哈達與經幡在風中漫天飛舞,蔚為壯觀。經過了青藏線的晝夜奔波,後腦勺因為高原反應還在隱隱作痛,乍一看到陽光下閃爍的湖面,一時不知如何面對這傳說中的天湖。有藏人上前來叫賣哈達,說是裹上石塊向石壁上扔,能貼上去的就能心想事成。暗忖一下自己的臂力,沒敢做美夢,旁邊一位MM倒是不甘示弱,只是哈達剛一出手人也應聲倒地,哈,不知是什麼願望會這麼沉重。
    
    寄存了行李,我和同伴木森林沿湖漫步。遊人很少,轉湖的老鄉倒是成群結隊,他們多是結伴而來,許多孩子伏在父母背上就走上了朝聖的路,這是他們的生活方式。雖然不是佛教徒,也沒有刻意選擇羊年來納木錯,但隨處可見的五色經幡、瑪尼堆、轉動的經筒和那一張張黧黑、虔誠的臉,讓你的內心湧動著複雜的情緒。納木錯,我真的可以輕易走近你
    嗎?
    
    陽光下成群的漁鷗飛在湖畔,我索性坐在一旁,對照著圖鑒用望遠鏡細細觀看,冷不妨一位藏族老媽也好奇地坐在我身邊,我看鷗,她看我,「相看兩不厭」了。我指著書上的圖片,又指指前方的漁鷗,她笑了,不知是否明白我的意思。頭頂一塊棕紅色的頭帕,滄老的臉上仍存一絲童稚,這樣標準的西藏臉孔一次次地讓人觸動。我拿出相機,給她做了個探詢的手勢,老人飛快地搖起轉經筒,非常老練地配合我,隨後就向我伸出了手。有點意外,卻也明白此種「商業化」的由來。放了一塊錢在她的手掌,我繼續向前行。
    
    路上有許多遺跡,合掌石酷似一雙正在祈禱的手,半島的東端岩石下有個一人粗的洞,經過的時候,成群的藏族年輕男女正在一一嘗試從洞下鑽上來,每一個鑽過的人都得到了眾人的歡呼,是什麼典故呢?很想問問,苦於語言不通,也想試試,又怕略為超重的身軀卡在洞口,豈不是很沒面子?
    
    小路蜿蜒前伸,湖水緘默不語,沉浸在山色變幻、雲影波動中。一路奔波而日異焦躁的心漸漸安靜了下來,歷經千萬年風雨洗禮的山水,自有一種力量傳導上天的默默慰藉。
    黃昏,天氣陡轉,風起雲湧,湖水由瑩蘭變成墨黑。第一次野外宿營,納木錯將為我們的帳篷開光了。本想宿在湖畔,但這樣大的風讓我們退卻了,看到白塔旁大經幡附近有一片老外的帳篷,我們就選在不遠處安營紮寨了。木森林只在家裡試驗過一次,而我全無扎帳經驗,兩人手忙腳亂,雨又開始落了,因高原反應而疼的頭更大了。「你們這樣不行!」,聽到一位男士的聲音,他不由分說地加入到紮營的行列中來。又是一位英俊的藏族小伙子,高高的個子,一頭卷髮, 「地上太多石塊了,地釘很難插進去,你們選的地方不好!」,哪兒懂這個啊,雨有點大了,感覺身上冷。三個人一通忙活,總算是把帳篷立起來了。原來這小伙子就是那幫老外的司機,是旅行社的。他告訴我們晚上風會很大,當心帳篷被吹走。暈了,這麼可怕?「晚上我把車開到你們帳篷上風處,擋一下會好些」,善良的人幫助別人總是那麼自然而然。謝過好心的小伙子,我們一頭鑽進了帳篷,風雨暫時關在了外面。頭依然疼,沒胃口吃晚飯,啃了半個麵餅後就躺進了睡袋。風雨一直沒有停息,擔心明天的行程,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遠處不知哪家客棧竟然放著迪斯科舞曲,強烈的節奏引導著頭痛的頻率,這已經是第二個無法入睡的晚上了,高原反應還要延續多久啊?半夢半醒間聽到汽車開近的聲音,停在了帳篷邊,那位熱情的藏族司機問我們帳篷漏不漏雨?如果冷的話可以到車上來,能擠下的。幾句話讓人覺得溫暖許多,謝過師傅,我們仍然留在自己的「小窩」裡。納木錯的風雨之夜好漫長啊,伴著呼嘯的狂風,群狗齊吠,近在耳旁。會是藏獒嗎?有關它的兇猛傳說早已令人膽寒。會撕破我們的帳篷嗎?恐懼佈滿了小小的空間,彷彿躺在被世人拋棄的角落。精疲力盡後終於昏睡過去,一直到木森林起夜才驚醒了我,也跟著起來了。早晨六點,雨停了,暗淡的天色中,雲飛影動,星光閃爍。我想去過高原的人都有這種共識吧?起夜是痛苦的,星空是美麗的。當人們細數那一個個群星閃耀的夜晚時,全然遺忘了起夜時的無奈掙扎。木森林還幸運地看到了四顆流星飛過,不知她是否來得及許個願?
    
    天亮了,鑽出帳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蔚蘭的天空,藏藍的湖水隨風蕩漾,念青唐古拉山一夜披上了白袍,纏腰雲帶,綿延湖畔,宛若裙邊。納木錯,以神奇的方式開始了它新的一天。遠方的帳篷升起了炊煙,五色經幡獵獵作響,漁鷗嗖然掠過頭頂。小路上已經有了早起轉湖的人,拍日出的人們聚集在半島的小山上,迎來了第一線陽光。美麗而安祥的早晨,令昨夜的不安與恐懼顯得多麼可笑!
<< 藏行記憶(十五)我的心曾在高原 之一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