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川藏---新藏行(五)--- 邦達---八一川藏---新藏行(七)---八一----拉薩 >>

川藏---新藏行(六)---情在巴松錯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一朵野花
    
    一朵野花在荒原裡開了又落了,
    不想到這小生命,
    向著太陽發笑,
    上帝給他的聰明他自己知道,
    他的歡喜,
    他的詩,
    在風前輕搖。
    
    一朵野花在荒原裡開了又落了,
    他看見青天,
    看不見自己的渺小,
    聽慣風的溫柔,
    聽慣風的怒號,
    就連他自己的夢也忘掉。
    (摘自某期《青年文摘》)
    
    
    出租車上我們三個坐在後排,俊坐在中間。白天我一直很精神,而現在餓了困了,想休息了,靠著窗戶打盹。到了巴河橋,一輛白色的吉普車等著我們。俊幫我拿包,大哥、妹夫、王叔叔三個男人來接我們,看到我他們有點詫異,二哥做了簡單的介紹。在車上二哥一家的濃濃親情感染著我,感覺非常親切。自從在外上學開始,自己一家人經常天各一方,很少有機會可以聚齊,所以經常嚮往一家人可以團聚在一起的時光。但長大後每個孩子為了生存為了發展都在尋找適合自己的空間,這種機會總是不多。妹夫開車很猛,據說他曾經從格爾木開到拉薩只用了24個小時。
    
    大哥他們家正在搬房子,沒有辦法洗澡。晚上先在大哥家等著,一會去表姐小琴姐姐家吃飯。與妹夫以及大哥的兩個小女孩一起畫畫玩。兩個小女孩都很乖,很愛學習。大哥的小女孩畫畫很有想像力,會給想像中的公主配上漂亮的裙子。等到去吃晚飯的時候已經11點多了。飯後二哥、妹夫、俊要去大姨家(房子被大哥他們借用,沒有見到大姨一家人)喝酒,於是一起去了,聽他們喝酒吹牛。因為他們的生活對我來講是很新鮮的,所以覺得很有意思。俊和妹夫其實以前打過交道。5、6年前的一個冬天,第二天該大年三十了,妹夫的車陷在冰轍裡,過往的車輛沒有幫忙的,俊恰好路過,幫著把車拉出來。而不巧過了沒有多久,俊的車壞了,妹夫又幫著把車修好了。他們以前彼此並不認識,這次妹夫先想起來,而且發現俊和二哥是這樣的好朋友,所以非常高興。這是幾個豪爽的男人,很有西部牛仔的味道。而我本來也比較喜歡和男孩子一起玩,所以還可以和他們攙和在一起。二哥和妹夫喝了比較多的酒,俊喝的比較少,我跟著一起喝。俊對著我講了他的感情經歷,我覺得他是個性情中人,突然有種想對他很好的衝動。已經夜裡2點多了,喝的暈暈的正好睡覺,渾身癢癢也不用太在意了。二哥和妹夫送我去小琴姐姐家休息。臨走時我對二哥說,我喜歡有故事的男人。二哥開玩笑,俊晚上該睡不著了。我也笑著說,反正我自己睡得著就可以了。
    
    8月11日
    早上5點多就醒了,口渴,找不到水喝,怕吵醒小琴姐姐,上廁所方便後回來躺在床上渾身癢癢再也睡不著了。在床上呆到6點半實在受不了,起床帶上相機出去走走,看看這裡美麗的早晨。只有俊和二哥兩個住在大姨家,廚房的門也許鎖了推不開還是沒有水喝。出了大哥單位的大門,沿著河水往上走,拍晨曦和還沒有落下的月牙。初生的太陽照在對面的山頂上,鍍上一層金色的光,非常漂亮。晨曦中河水依舊洶湧流淌,可以聽見鳥鳴,小灌木植物上結著紅色的小果子,摘下幾顆嘗一嘗。開始有犛牛和西藏特有的放養的藏香豬在外面吃東西了。看看時間七點半,但整個廠區仍然很靜謐,沒有什麼人。這裡人們一般十點才起床。用IC卡給家裡撥電話,可以聽見母親的聲音,但她聽不見我說話。回到床上希望睡個回籠覺,還是不行,一停下來就癢癢。再次起來,去看看可否有水喝,可否洗臉刷牙。決定實在不行就去河裡洗漱,而且想明天就離開這個地方去拉薩,好歹可以找地方洗澡啊。
    
    大姨家廚房的門開了,俊起來了。終於有水喝了。俊倒是很勤快,在廚房裡找傢伙給大家準備早餐。因為這段時間大哥小琴姐姐他們都在搬房子,他們還要上班,顯得比較忙亂。妹夫是來幫他們幹活的。問俊上午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巴松錯,俊說要和二哥他們做別的事情,我有點失望,明天就走的想法更明確了。
    
    所有的人都起床了。吃過了早飯,等著廠裡的車帶我去巴松錯,因為正好北京部裡來人要去巴松錯,廠長他們要去作陪,可以順帶上我,這樣不用買門票了。但後來廠裡車走的時候大哥沒有聽到,於是二哥建議俊騎摩托車送我到收費站,廠長他們在那裡等著。俊說已經十幾年沒有騎摩托了,怕摔著我。切,不送拉倒。我的心更失望了一些。不過這樣也很好啊,不發生什麼故事也不會有什麼牽掛,頂多有點遺憾,路上簡簡單單的也不錯。後來妹夫送我去巴松錯收費站。在那裡一直等北京部裡的人,廠長他們9點半左右到的,而北京那幾個人一直到11點半才到。閒著無聊給朋友發短信玩。共產黨真的好腐敗哦!北京部裡來3個人,結果從拉薩到地方一共用了5輛車13個人作陪,實在。。。。。。!和他們一起玩真的不覺得痛快!
    
    巴松錯風光不錯,被稱為西藏瑞士,是理想中的世外桃源。我只給湖心島上的一隻狗拍了張照片,因為這裡的風光覺得和喀納斯類似,所以懶得拍。中午1點半左右車隊往回返,路上最喜歡的是看藏香豬和羊一起低著頭勤勤懇懇地吃東西。廠長把我放在到廠子的路口,我步行一會就到了大姨的家。大伙正要吃午飯了,跟二哥他們講那幫傢伙的腐敗,他們笑我幹嗎不跟著那些人去巴河橋吃飯,而且肯定要吃藏香豬呢!人家根本不會帶我啊,帶我我也不去,一點也不會自在。還是回來吃家裡的飯香。短短的時間,覺得在這裡很有回家的感覺,很喜歡這一家人,很親切。
    
    下午跟王叔叔、俊去釣魚,走的是我早上走的路。汽車沒有油了,二哥不嫌麻煩跑出去買汽油,二哥是個很喜歡說笑的人,跟他說話覺得很有意思。俊好像話要少很多,但要命的是他就是很吸引我。我們三個先走,水太急,不好釣,好歹開張了釣了條小魚。我在旁邊拿記事本隨便劃拉這兩天的行程。二哥把車開來了,我們準備換個地方。這個時候王叔叔開車,老爺子快70歲了,身體很好,這個歲數進藏一點問題也沒有,風度絕對像一個老西部牛仔,為人很寬厚,對於兒女的事情很關心但也很開明。看老爺子開車風度真是帥呆了。
    
    挪了地方後,俊接連釣了好幾條小魚。我很高興地幫著撿勝利的果實,而且要求學收線。二哥不愛釣魚,和我一樣沒有耐性等魚上鉤。我們坐在樹蔭下胡侃。後來看沒有釣上大魚的希望了,於是跟著二哥上山采青岡菌。毒蘑菇倒是看見不少,青岡菌沒有怎麼見到。後來好歹採了一大棵青岡菌,沒有讓我們空手而歸。下山看見俊那個傢伙還是很有耐心地等著魚上鉤,還不停挪地方,王叔叔也很愛釣魚,走來走去找下竿的好地方。到該回去的時候了,收穫不太大,但今天肯定有魚吃,而且昨天王叔叔釣了一條大魚早上被俊收拾好了放在冰箱裡。
    
    晚飯還是二哥和俊做的,他們做飯是好手,而且燒的川菜口味是我愛喜歡的。中午買了豬,早上還有藏胞送來的新鮮青岡菌。二哥說好好給我補補。其實一路上我吃的還不錯。感謝武警戰士和益西兄弟們,讓我沒有到見了好吃的就兩眼放光的程度。因為大哥他們忙,我們三個自覺地承擔了做飯刷碗的工作。大哥忙的忘了跟招待中心說洗澡的事情,他性格溫和做事穩妥,專業技術方面很出色,是技術副廠長。後來聊天的時候我們開玩笑,大哥這樣的適合做老公,而二哥和俊這樣的只適合做朋友。吃完飯後,我再也不能忍受不洗澡了。於是燒開水洗頭洗澡。換上乾淨衣服的感覺真是舒服!
    
    把自己收拾完畢,照例坐在一邊聽一家人聊天。今天晚上大哥大嫂也很有喝酒的雅興。我和俊開始在旁邊看著大哥大嫂、二哥、妹夫喝酒說話,後來氣氛實在太好了,我也加入了喝酒的行列,俊也端起了杯子。西藏人喝酒就是厲害啊。還好我父親是個酒鬼,我多少有些遺傳可以喝一些。父親在他60歲生日過後不久就去世了,我一直認為他一輩子抽煙喝酒太多損害了他的健康。因為父親的關係我曾經非常反對抽煙喝酒,後來在一些同學朋友聚會的場合看見酒使氣氛熱烈也就不那麼討厭酒了,而且以前在家晚飯時會喝些紅葡萄酒。在新疆的夏天,經常和當地的朋友一起喝扎啤聊天。有次和宿舍的李老師出去散步口渴了,在朋友的露天茶座要啤酒喝,他們笑著給我飲料,說女孩子老在外面喝啤酒會把別人嚇壞的。
    
    大哥大嫂第二天要上班,先撤了。我們四個人繼續喝酒聊天。二哥問我昨天最後一句話是什麼,還說昨天晚上他和俊討論了我半天。我也許藉著酒勁,說話很大膽,把昨天我喜歡有故事的男人的話重複了一遍。也忘了問他們討論我什麼,就大聲說,如果是二哥和俊比起來,我當然喜歡帥哥俊。然後二哥就和妹夫在一邊聊著什麼,而俊把椅子挪到我跟前和我說話。我一邊和俊說話,一邊和二哥他們喝酒,俊晚上仍然喝的不多。我頭很暈,但腦子非常清醒,說話也仍然清晰。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喝的最多的一次了。晚飯時本來說好我明天要走了,一口喝下半碗白酒答謝。後來我們幾個把一箱啤酒喝光了,還從床底下把王叔叔的好白酒找出來喝了一瓶。二哥還覺得不夠呢!這傢伙太能喝了!而鐵人妹夫每晚陪著他喝酒,第二天還接著幫忙幹活。後來知道今天晚上妹夫喝完酒後還跑到小琴姐姐家把水泥都搬完了,第二天早上居然按時起床一點沒有誤事。他曾經因喝酒被大嫂和小琴姐姐臭罵過,所以這次長記性了。真是佩服和同情這個鐵人妹夫哦!
    
    二哥也撤了,他每次都喝的太多了,俊很照顧他。我喝的很多了,對俊說我喜歡你,希望和你單獨呆在一起,讓妹夫走。第二天妹夫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後來乾脆不管他那麼多。有時我比較我行我素的,不太管別人的眼光。如果不喝這麼多酒就不會跟俊說那麼多話,也不會有什麼牽掛地離開這裡。但酒只是一個壯膽的東西,說了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管那麼多呢,該發生的事情總要發生的。自從我的感情出現問題以後這麼長時間以來,俊是可以讓我動心的男人,我們都有感情的經歷,我們現在都是自由人,有互相追求的權利。那天晚上我們說了很多話我不太記得了,只是知道俊把他兒子的照片給我看,而我也讓他看我錢包裡的照片,只有自己的一張笑臉,骨子裡是很自我的傢伙。希望他可以和我一起去拉薩,但不可以,二哥在生病治療期間,他答應二哥的母親陪伴二哥。這是個重視哥們情誼的人,朋友如手足,女人不過如衣服吧。天快亮了,俊執意要回二哥房間,不希望被王叔叔看到我們在一起。俊要比我大幾歲,我的思想隨著網絡已經開放了很多,但仍然喜歡戴著腳鐐跳舞,俊也許更保守了,尤其在熟悉的人面前要收斂自己。放他走。他讓我跟王叔叔講喝醉了再多呆一天。
    
    
    8月12日
    俊仍然起的很早,我還在睡。他又到廚房來準備早餐了。王叔叔起床過來了,和他講喝醉了要多呆一天。不能再睡了,起床。上午俊還和王叔叔去釣魚,二哥喝多了不準備出門。我仍然希望和俊他們釣魚去。洗完自己的髒衣服,我們出發,妹夫開車送我們。我坐在一邊看他們釣魚,腦袋暈暈的,胃不是很舒服。自己跑下去打水漂玩,俊也扔了塊石頭,不小心把手碰壞了,他問我他是不是很笨,我只問他痛不痛。
    
    換到河對面,妹夫把車開回去了,中午來接我們。一隻狗在田野裡大聲狂吠,我有些怕它。它想過我們剛才走過的橋,但橋上有扇門,狗過不去,狗很不甘心地來回在橋上走動,試圖尋找機會。後來也不知道它跑哪裡去了,是否過了這座橋。對俊說,人就是比狗聰明啊。俊說人有的時候還不如狗呢。
    
    又換了個地方,坐的離俊遠一些。他招呼我過去。王叔叔和我們一起坐著聊天。我摘了根草玩。俊送了一朵野花給我,上面被他插了根草,被我看見的,他還問我這棵花上面好怪哦。我們坐在河邊,遍地漂亮的野花,而對面是綠色覆蓋的森林,這裡真的很像世外桃源。我說不太喜歡釣魚,因為有時半天也釣不上一條著急,俊說即使釣不上也沒有關係啊,環境很好的,人在這樣的環境裡很舒服。
    
    上午的收穫不大,二哥和妹夫開車來接我們了。回去了就去睡覺,不打算吃東西,早上也沒有吃,怕吐。大哥他們把昨天的剩飯吃了,二哥也懶得做飯,要下麵條吃。中間俊來看了我一下,二哥後來還是端了一碗麵條給我吃。下午我一直在睡覺。醒了後,把幾個碗刷了。俊他們可能又出去釣魚了,這個時候也回來了。晚上準備包餃子。我和王叔叔隨便在廚房聊天。俊睡覺去了。在屋子裡很悶,約二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其實有些話和他講。二哥要叫俊,被我阻止了,讓他睡覺好了。二哥還要準備晚飯,算了我自己從小路往水渠走。
    
    路上那頭犛牛突然朝我衝過來,好在它是被繩子拴著的。小心地避開它,走到渠邊坐下。看見俊從大路走過來,對他講看見他來我很高興。我們終於可以有自由說話的時候。俊坐在我旁邊,跟俊講自己的一些態度和對未來的打算。我打算再去唸書,希望自己可以去更遠的地方。俊說話仍然很少,只是摘旁邊灌木叢上的紅果給我吃。他說自己在反思自己以前的生活。可以看出來,他總是在收縮自己的情感。有時很氣他這點。而我對感情的態度一向是順其自然。工作學習的事情我會努力會堅持,感情的事情我不會一廂情願的堅持,那樣毫無意義。我很欣賞美國現代舞創始人鄧肯對婚姻的態度,也許以後我不會結婚了,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分開。
    
    話說完了,我們起身繼續走。俊提議爬對面的山。我是喜歡爬山的,每次回老家走到山裡小姨家都會爬她家對面的山。一起往上走了會,坐下,山下是所小學。俊說自己現在很迷惑要做什麼。跟他講要盡他自己做父親的責任,有錢了還可以做點公益的事業。他的生意曾經做的很好。感情失敗的時候他胡亂喝酒花了很多錢。跟他開玩笑,那些錢如果用來買電腦捐給希望小學就好了,可以買很多台電腦的。我想我們之間是有很大差距的,他的生活很複雜,我的生活比較簡單,但好在他會反思自己。
    
    俊怕剛上高原不適應,我們下山,接著朝下面的溪流走去。以前和男性同事或者朋友出去,遇到上坡下坡的地方,他們有時會很自然地伸出援助之手,而我總是不給人家機會自己跳上跳下的。這次和俊走路很奇怪,願意把自己的手給他牽著。自己一向顯得很男孩子氣,可是在他面前自己就是女孩子。在溪邊坐下,俊拉著我的手,我的頭輕輕靠在他的膝上,很自然地我們接吻了。和他一起的感覺就是很淡很寧靜。周圍的環境也很安靜。
    
    天快黑下來了,我們往回走。溪邊有野花,俊要摘給我。我只希望花自然地長在風中。俊說這些野花長在這裡沒有人知道有什麼價值啊,我說它們這樣自然地生長很好啊,城市是個名利場。和俊牽著手往大路走,俊笑很久沒有和女孩子這樣牽手走有些不習慣,我說你是怕王叔叔他們看見吧我不是很在乎別人怎樣看的。從小路回去,快到路的盡頭時,轉身抱住俊的腰一會,心裡有告別的感傷。俊說我們該快點回去了。
    
    回到二哥他們中間。已經在包餃子了,洗手一起包。大嫂煮的餃子。吃完餃子,二哥仍然要早睡。我很快洗漱完畢,去小琴姐姐家睡覺。這兩天其實比較缺覺。下午睡了仍然很瞌睡。一夜好睡到天亮。
<< 川藏---新藏行(五)--- 邦達---八一川藏---新藏行(七)---八一----拉薩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