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重溫西藏(完)--麗江,物事人非飛奔的拉薩 >>

西藏旅行日記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西藏旅行日記
    
    2004.5.4 吉日旅館,曬太陽的最佳環境
    
    進藏,兩個簡單的漢字,一個巨大而神秘的夢想。
    
    大學時候的攝影老師說過,進藏一次,無論是誰,無論當時的感受如何,他的血液裡會永遠流淌西藏情結。也許是對這句話印象太深刻,決定去西藏休假以後,身體就處在莫名的亢奮中,臨行前居然開始感冒發低燒。經過打聽,機票改簽不太可能,索性頭天下午好好的蒸了一個桑拿,一早7點半登上了成都到拉薩的飛機。
    
    諾大的空客340上幾乎所有的乘客都直直的盯著窗外的神奇景致,也許只有到西藏,你的真正旅程從飛機上就開始了。飛行大約一小時後,機窗外出現了冒出茫茫雲海的雪峰,在西南最早的陽光中閃著金光。接下來是連綿的雪山和稀薄的雲層,最後是沒有一絲雲彩的天空和山脈。接近拉薩,飛機以低於山頂的高度穿行在兩座巨大的荒山之間,感覺快要撞上,接著機身向一側傾斜,繞過山峰,穩穩的停在了號稱世界第一海拔的機場——貢嘎機場。走下旋梯,1860的短信過來了:歡迎來到聖地拉薩,祝身體健康,扎西德勒。
    
    從機場到拉薩市區有93公里,路的一旁是山,一旁是靜靜流淌的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2個小時的大巴時間正好可以讓終於踏上世界屋脊的激動心臟慢慢恢復節奏。車到民航售票處,按照網上攻略熟練地花10塊錢打車到吉日旅館——以免費洗衣和擁有曬太陽最佳環境著稱的進藏背包客聚居地之一。安頓好房間,到不遠的背包客餐吧用午餐,回房間趕快躺下休息。上高原的第一天老老實實的休息好,能保證以後的旅行不受高原反應的困擾,事關難得的8天假期,我不敢懈怠。據說在西藏,見面的常用問候語是,「哪來的,有反應嗎?」
    
    兩個小時以後,我穿著短褲拖鞋懶懶的坐在走廊上曬太陽,同住吉日的驢友三三兩兩的回來,討論著各自接下來的行程,來自天津的李萌準備找人結伴騎單車到麗江;隔壁有五個人準備明天去看天葬,包車還有空位;我同屋的北京王哥剛從珠峰回來,想拉人一起去林芝;而我對加入另外三個北京人去聖湖納木措頗感興趣。這就是自助旅行的精彩之處,你永遠不必擔心旅途孤單,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給你不同的選擇。猶豫再三,決定跟都來自北京的王哥、由哥和廣東菜姐一起包車去西藏的江南——林芝。
    
    晚上和也住在吉日的成都老鄉,準備後天去阿里的大姐一起吃晚飯,布達拉風情餐吧的比薩味道不錯,早早吃完回房睡覺。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海拔,躺在床上渾身冒汗,來回來去的看《藏地牛皮書》,夜裡醒來好多次。
    
    2004.5.5 巴松錯,離天空最近的祝福
    
    早晨7點半,昨晚聯繫好的奇瑞旗雲和原籍常州的司機小陶準時候在吉日門口。在西藏旅行,絕大部分的時間和預算都只能花在路上,這和我前幾次在麗江陽朔的旅行方式迥然不同,因此,路上的感受其實才是最重要的體驗。很慶幸能和有趣又隨和的四個旅伴同行,我們深入黃色的草原深處,和犛牛越走越近;我們在索橋邊向捕魚的師傅買有兩張嘴的魚;我們甚至在海拔5000米風雪中的米拉山口小便,氣壓太低不大方便。
    
    今天的目的地是距離拉薩400多公里的八一鎮,腳下的高等級路面橫穿墨竹工卡、達孜、米拉山口、松都和工布江達,從一路上荒涼的土山到長滿低矮灌木的山巒,再到連綿不絕鬱鬱蔥蔥的綠色群山,身邊的尼洋河一直在不急不緩的流淌。獨特的地理結構將亞熱帶叢林向北方推進到了地球上這種環境所能達到的最高緯度。春夏冬不同季節的天氣,猶如江南氣質的氤氳薄霧,比之陽朔稍顯陽剛但絕不乏溫柔的山巒線條,這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但是同樣感覺近在咫尺的雪山卻分明在提醒你,這裡是海拔3500米的青藏高原。
    
    六點了,西藏的陽光仍然明媚,我們來到了高原湖泊巴松錯。湖邊風很大,我們不能上到湖心的小島,遠處的雪山在藍色湖水的映襯下顯得更加潔白。巴松錯的門票是可以郵寄的明信片,我把它寄給了明天就要在上海成為新郎的哥們。海拔3400米,這應該是他收到的離天空最近的祝福了吧。
    
    2004.5.6青藏高原的頭等艙
    
    昨晚我和菜姐睡一間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同行男士們早餐期間一直到下一個景點巨柏林的提神話題,不過很快,話題就轉移到了24歲的小陶和飯店老闆娘的關係以及神秘的206房間上面。對於凡夫俗子,最能引起共鳴的話題從來都是生殖衝動,哪怕是在天堂一般的西藏江南。
    
    巨柏林是八一鎮東南方10多公里處的一個公園,130多畝的山坡上,生長著數百棵千年古柏。小陶幫我們逃了一張票,還帶我們到他獨家發現的最佳位置遠眺籠罩在晨霧中的林芝,綠色的梯田、山頂的木屋、寬闊的河流、如水墨畫般的黑色群山、朝陽中偶爾露面的雪峰,「上一波遊客中兩個女孩子在這個位置不停的尖叫,不想離開」,小陶眼中除了自豪,還是自豪。
    
    車沿原路返回拉薩,路上我們沒怎麼停留,400公里的如畫江南,4張反覆播放的好聽唱片。成行前我也像大多數背包客一樣擔憂過不遠萬里來到西藏是否值得把兩天的時間浪費在已經耳熟能詳的江南景致上,但現在我很慶幸自己的選擇,它不僅讓我很好的適應了腳下高原的脾氣,認識了一幫新的朋友,而且見識了另一種氣質的西藏:這裡不僅僅是藍天白雲雪山、寺院喇嘛遊人、永遠不夠的氧氣、大口大口的呼吸,這裡也是茂密的森林,滿山的野花,而且氧氣充足得好像是青藏高原的頭等艙。
    
    回到拉薩,由哥去找同由青藏線進藏,由於身體原因晚到拉薩的老吳。我和菜姐王哥則踱上了拉薩保留最完好的老街——八角街。久久不願落山的太陽、夕陽下整齊漂亮的藏式碉樓、密密麻麻的小攤、順時針轉經的人流、磕等身長頭的朝聖者、手拿長槍短炮身著五顏六色的旅行家、轉經筒、藏袍、藏刀、各種生動拙樸的宗教器具,這幾乎就是出發前我對西藏的全部想像。
    
    時間接近八點,大昭寺已經不售門票,我們隨當地藏民入寺參觀,主殿內喇嘛們在整齊的誦經,還有僧人在給聖而又聖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金佛刷金粉。狹窄的走道,昏暗的燭光,寺廟不大卻是於我而言最親切的尺度。作為一個藏傳佛教的局外人,我不懂繞樑的誦經,卻也為瀰漫的虔誠空氣著迷。
    
    2004.5.7納木措的萬分之一
    
    經過拉薩和林芝的鋪墊,我相信自己已經做好了去納木錯的準備,結伴的是另外三個朋友,他們聯繫好了一輛豐田4500,開車的師傅建議我們早晨4點準時出發,趕到納木錯湖邊看日出,白天有充裕的時間轉山看湖,也能早些回到拉薩。
    
    3點剛過,我的同屋山響搬的打呼聲成了我的天然鬧鐘,他今天要一早出發徒步墨脫——中國唯一沒通公路的縣,希望他在5天的艱苦徒步中也能吃飽睡好。凌晨時分的吉日還在睡夢中,但我們一行早早起床的4人實在沒料到開車師傅也還在睡夢中,路燈下的4個影子瑟瑟發抖。
    
    4點半,我們終於在他滿臉歉意的笑容中出發了。先去加油,也許是他的遲到開了個好頭,同樣還在夢遊狀態中的加油站師傅也著實幽默了一把,把汽油當作柴油加了滿滿一箱——對於我們三方而言,這都是絕對提神醒腦的一招!
    
    折騰到5點半,油箱中的93號汽油通過包括人在車尾不停顛等種種運動換成了20號柴油,師傅接下來倒是無比認真,只用了3個半小時就翻過納根山口,穿過寬闊的藏北草原,到達了離湖邊扎西半島3公里遠的地方。
    
    車子左前輪爆胎了,我們下車步行朝聖湖走去。5月初的納木措還沒有完全解凍,一面是與背後高高佇立的念青唐古拉主峰山頂上終年不化的積雪一樣的白,一面是比海拔4718米的高原的藍天更加純粹的藍。早晨的納木錯風很大,湖邊是被波浪一遍遍沖刷形成的沙灘,像海鷗一樣輕盈的水鳥和像雞一樣巨大的烏鴉不時地落在還未融化的薄冰上,湖水的深藍色由淡到濃向遠處鋪開。我們盤腿坐在湖邊,默默感受著美的震撼。曾經有網友描述說,拍了無數的照片,但他百分之百相信,再美的照片也不能表現納木措美麗的萬分之一。
    
    在湖邊的帳篷中吃過早餐,我繞著扎西島上的山轉了一圈,用時1個半小時。島上有很多巖洞,裡面基本上都掛滿了哈達,隨處可見雕琢精美的瑪尼石,伴著瑪尼堆上空飛舞的經幡。島上扎西寺特立獨行的建在了巖洞裡,守寺人告訴我們小小寺廟已有上千年的歷史,長鳴的酥油燈光溫暖而遠離塵世。
    
    寧夏來的酷哥小楊說話不多卻生猛異常,他轉山以後徑直爬上了山頂。我則有了上高原後的第一次頭疼,可能是轉山走得太快的緣故吧。等他爬山的時候正好感受一下湖邊粗獷的廁所——四面矮牆和懸空的6塊長條木板。戰戰兢兢的踩在木板上,還得時時提防四處遊走的野狗。精神有點緊張還好肚子爭氣的無比通暢。
    
    在湖邊逗留了5個小時,下午兩點才開始往回走,一路顛簸到當雄吃午飯,冷凍的手抓羊肉和面片。開車師傅在清真小店裡賴著不走,好像對電視裡重播的新百娘子傳奇入了迷,在我們的再三催促下才一臉壞笑的說右邊輪胎也爆了,我們要再稍等幾分鐘,就一會兒。
    
    40分鐘以後我們又上路了,這時師傅開始一路調侃,一會說自己還沒結婚卻有好幾個老婆,一會在我們都累得不行的時候騙我們從羊八井到拉薩「好像還有3個小時吧」,加油的時候還對小妹說有沒有20號的汽油。1200元當天往返的包車費用算高的,他的心情應該很不錯。
    
    2004.5.8桑耶寺的陽光茅廁
    
    去日喀則的南北線都在修路,猶豫了半天,由哥、老吳和我還是決定包車去山南兩天。這次加入我們團隊的是一位緝毒警察同時也是老玩家阿勝,他是對全國房價上漲功不可沒的溫州人的一員。我買不起理想的房子應該和阿勝們有或多或少的關係,但他曾經騎單車8天從海口到三亞,瞬間從敵人成為老師。
    
    今天的車是豐田62,司機師傅是加錯,吉日的一位西安驢友大力推薦的年輕人。我們先到了去桑耶寺的渡口下車,包了一條鐵皮船橫渡雅魯藏布。四人包船未免有點奢侈,讓十幾個想渡江的當地藏民搭了順風船,到西藏了就該多多行善,不是嗎?
    
    山南就是岡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以南,這邊的風光有點像西北戈壁。船在雅魯藏布江面上走了一個小時,目光所及是平靜的江面和岸邊的沙漠。我對坐船總是心懷憧憬,比較兩年前的陽朔之行,竹筏在漓江和有小漓江之稱的遇龍河上漂,風景不同,心情俱佳。
    
    上岸後我們體驗了一把手扶拖拉機的顛簸之樂,15公里後來到了號稱「西藏第一座寺廟」的桑耶寺,守門的老者雖然任你百般糾纏也不肯免票或打折,但卻在你逛累了休息時告訴你寺裡有196個喇嘛,建築是三種風格,一樓藏式二樓漢族三樓印度,還請你喝酥油茶。我對寺廟看不出太多的所以然,得意之作是拍下了桑耶寺喇嘛宿舍二樓極有特色的露天茅廁。徵得當事人的同意,照片上的茅廁陽光刺眼,一個正在出恭的喇嘛蹲在一角朝著鏡頭笑得燦爛而羞澀。
    
    晚宿澤當縣城。在桑耶寺碰到了李萌,他昨晚在吉日和我同屋,今天一早7點跟著朝聖的當地中巴走陸路到的桑耶寺,準備住一晚就一人出發單車騎走滇藏線前往麗江。這一路山高路險,如何克服一個月路上的艱辛和孤單,我幾乎不敢想像。但他卻顯得灑脫,剛從天津摩托羅拉辭職,需要一段別樣旅程開始新的人生。李萌,衷心祝你好運!
    
    2004.5.9「Push To The Limits」,推至極限
    
    司機加錯昨晚問我借MP3聽歌,沒想到他也愛聽英文歌,更沒想到他也喜歡英國的組合BLUE!從澤當鎮到藏王墓的路上他放了一路的」 One Love」專輯,豐田62後排座三個人綽綽有餘,我的身體和心情都隨著節奏搖擺起來。
    
    「地方莫古於雅隆,房屋莫古於雍布,贊普莫古於聶赤」這句流傳在西藏的民謠形象的描述了山南地區在藏族歷史上的淵源和地位。雍布拉康是西藏歷史上第一座宮殿,歷經2100多年的風雨高聳於雅礱河東岸扎西次日山頂。在宮殿最高的角樓處有個小小的窗台,藏民和遊客都在上面寫下祝福。我跟著以往一位遊客的筆跡也寫下了范力祝天下和平7個字,按我的個性應該不會寫如此宏大無私的祝願,而應該是諸如祝我那位5月6號結婚的哥們婚後夫妻生活愉快之類的。大概是高原反應的影響吧。
    
    看完宮殿,我和阿勝繼續爬上了後面的山頂,俯瞰整個雍布拉康,他的佳能數碼相機在下山途中突然顯示數據損壞,這可是要命的損失,阿勝也是4號到拉薩,整整300多張自己眼中西藏啊,莫非相機也有了高原反應?
    
    下午2點回到拉薩,我們在加錯的建議下去了朝天驕飯店吃泡菜鴨,據說這裡在當地人當中的受歡迎程度相當於北京的沸騰漁鄉,大快朵頤的同時5個人不到100元的消費簡直就是性價比之王。再次到吉日310房間住下,阿勝很快搞定了遲遲難以敲定的珠峰之旅,老吳也克服了對高原反應的心理障礙,決定加入這個5天的旅程。在西藏的日子裡,我腦子裡老是出現「世界音樂」流派的代表組合Enigma的一首歌名「Push To The Limits」,推至極限,這也許才是那麼多人嚮往進藏體驗的原始衝動。
    
    色拉寺的喇嘛辨經居然在我們專程趕到的一刻結束了,還好逃票成功。阿勝的相機原來是存儲卡已經裝滿,虛驚一場,來回1400公里的珠峰之行絕對需要輕裝上陣。晚餐在具有尼泊爾風格的雪域餐廳。阿勝和老吳先去藥店裝了一袋氧氣,扛在肩頭像背了個藍色的充氣枕頭招搖過市。
    
    2004.5.10布達拉,珍貴足以抵上半個世界
    
    又是跟包車師傅約好4點半從吉日出發去直貢梯寺看天葬,又是寒風中的苦等,不過這一次這個師傅遲到得更徹底——6點。在用三個小時的車程趕過去天葬基本已到尾聲,我們只好放棄天葬回屋睡覺。用出離憤怒形容我和由哥的心情不會過分。既然早起了,索性去大昭寺隨當地藏民朝拜!我們8點鐘混在人流中再次進入大昭寺,此時寺廟還沒對遊客開放,二樓和金頂全都暢通無阻。一個日本人花錢請了6個喇嘛上金頂以遠處的布達拉宮為背景照相,我跟在後面也狂拍一氣,占日本人的便宜總是那麼酣暢愉悅。
    
    接下來的整整一個上午,我跟在一個廣東的團隊後面,完完整整的領略了布達拉宮魅力的五十分之一,包括那個建在山頂、直通山腳、有世界最深美譽的茅廁。導遊介紹說現在開放的只是1000多個房間中的20多個。應該說,這100元的門票雖然無法逃票,但我無法把不值和這段深宮內的見聞畫上等號。想想看那座五世達賴的靈塔,上下貫通三層大殿,用3721公斤黃金和上萬顆寶石打造,你會明白他的另一種稱呼「贊木耶夏」的含義:珍貴足以抵上半個世界!
    
    回到吉日睡了個午覺,打車前往哲蚌寺,目的還是一個:喇嘛辯經。繼續逃票成功,逕直來到辯經場。場面果然熱鬧非凡,幾百個紅衣喇嘛在綠樹掩映中進行一對一的辯經,手舞足蹈的僧人們口中唸唸有詞,辟里啪啦的拍掌聲不絕於耳。20歲的三年級僧人嘎瑪郎加告訴我這是他們每天的功課,一人問一人答,而且每個月的11號哲蚌寺、色拉寺和另外一個寺廟會進行辯經比賽。
    
    辯經結束後嘎瑪郎加帶我參觀了哲蚌寺的主殿,雪頓節曬佛的架子和寺廟的巨大廚房。在他們宿舍的頂層平台上,我好奇的問沒有女朋友如何熬過漫長日夜,嘎瑪郎加笑著雙手合十,釋迦牟尼不談那些。旁邊一個30歲的喇嘛則向我擠擠眼,說他自己在拉薩有女人,正在這時,他手機響了,「就是她,我今晚要去拉薩!」甜蜜和興奮寫滿紅彤彤的兩頰。
    
    我理解並為他叫好。
    
    2004.5.11 天上的羊卓雍措
    
    下午的飛機回成都,終於可以放鬆的到八角街採購,買東西也算是延續西藏情結的一種方式吧。轉了一圈又一圈不捨離開,真希望每天享受高原上的陽光、大昭寺內喧囂的朝拜人群、旅友們純樸的笑臉和如同神仙般閒散自在的時光。
    
    飛機在4點鐘準時離開跑道衝上藍天,我拿著相機靠近機窗,希望換一種角度抓住臨走前最後的高原美麗,大約20分鐘後看到雪山之中一彎狹長的藍色湖泊,「那是不是羊卓雍措湖?」我激動地問身旁的空乘。他一臉的茫然,「什麼什麼湖?」,顯然沒有聽過這麼複雜美麗的名字。
    
    也許就像老師說的那樣,真正進過藏的人,才會而且一定會為這樣的名字血脈砰張。雪域高原的陽光讓我的皮膚明顯黑了一層,我很欣慰自己的8天旅程能把進藏二字的內涵做出這樣的詮釋。
<< 重溫西藏(完)--麗江,物事人非飛奔的拉薩 >>
  • 夜海 yehaiqingkong at msn dot com
  • 最近正打算去西藏旅行,很早以前就很想去但是一直都是沒有什麼機會的.最近終於下定決心要去了,可是總有點不安.很多去了的朋友都說西藏沒有以前那麼純淨了,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感受?
  • 2007-01-31 16:28:42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