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敢問路在何方(一): 西遊人物誌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敢問路在何方(二):錯上加錯那麼錯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其實我已經去過那麼錯了,跟之前的2020一起去的,我們中午出發,號稱是為了看日落和日出的,然後在去的路上修車一次,開鍋兩次,翻過那座5200埡口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但在天邊還留著一道一指寬燦爛的金邊,給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天黑,路況不明,我們摸黑住進一群可疑的帳篷,也不在湖邊,是夜,狂風大作,我又感冒了,第二天,濃雲密佈,不見日出,我們僅在湖邊逗留一個小時就離去了,那時我就知道,我一定會重返那麼錯。
    
    和我們一起去那麼錯的還有小明哥,小明哥是天津人,是和他的朋友黑胖子開現代商務車來拉薩的。黑胖子是我們送他的外號,事實上剛來的時候他是又白又胖,一副花花公子紈褲子弟嬌生慣養的模樣,可後來他從珠峰回來以後,因為防曬霜使用不當,被曬爆了皮,後來我們就叫他黑胖子。
    
    小明哥和黑胖子是我從日喀則回來以後來到八郎學的,當時他們趾高氣揚的,住標準間,號稱此行只為珠峰而來,目標是2號營地,我那會連2號營地在哪裡都不知道。
    
    可是後來有天我在三樓走廊裡碰見小明哥,看他很落寞消沉的一個人坐在走廊裡,打聽一下原來是他來了以後有很嚴重高原反應,結果只有黑胖子一個人去了珠峰,而他購物期間又把錢花光了,只好搬出標間,住進20一床的301(師傅的房間)。有天看人叫他吃飯,他坐在椅子上手一擺,幽幽的說:「我不吃飯,只喝茶。」我們當時一陣唏噓:看來人真是此一時彼一時啊,何至於潦倒落魄至此了呢?
    
    說到購物,黑胖子和小明哥都呈現典型購物狂症狀。黑胖子主要功能是幫八角街的商販開張,小明哥則堅信他170元買的豹皮和100元買的狐狸皮都是確信無疑是真的,先不追就他是否有倒賣動物皮毛的嫌疑,他們一說自己買的是真貨,以八戒和沙僧為代表的浙江人民就笑了:「我省人民真是聰慧啊。。。」
    
    就在我們即將出發去那麼錯的前夜,我和小明哥坐在三樓走廊上,他在等人,我也是,我們大眼瞪小眼,沒話找話。不只怎麼就說到徒步了,他問我在北京有參加什麼俱樂部沒有?
    
    「有的,不過我們俱樂部很小。」
    「什麼名字?」
    「藍魚。」
    「真的?我也是啊。」
    
    這可真是鬼了,因為藍魚確實是個比較小的俱樂部,我參加活動次數不多,從沒見過小明哥也。感覺就好像拉薩的兩滴雨水相遇了,互相一打聽,原來大家都來自後海。感覺立刻親近不少。
    
    其實後來想想也不是沒有徵兆,我第一次在瑪吉啊米屋頂上見到小明哥的時候,他還教黑胖子如何正確係鞋帶,當時我心裡就是一動,那是可是我們俱樂部領導給新會員的必修課。
    
    小明哥是裝備派,裝備武裝到牙齒縫,可惜他現在龍困淺灘,一身精良裝備無用武之地,高山帳篷和鈦合金登山杖都留給對登山兩眼一抹黑的黑胖子。黑胖子在去珠峰的前兩個小時前才接受了登山急訓,學習如何搭帳篷,如何使用氣爐(可是小明哥就是教錯了防曬霜的使用方法)。現在小明哥只有一隻超亮軍用小手電可炫耀了(我最心儀的裝備),打出去像一條雪柱,甚至能讓人瞬間失明。我不甘示弱,跟他炫耀了我的超小羽絨睡袋。
    
    小明哥以前是科研人員,後主營業務變成股票買賣,經常買了股票就跑到深山老林裡了(這事以前我也幹過,不成,被套),據說他在北京戶外界有一雅號:「神腿藥王」,他隨身配備各種藥品,螺旋藻,大力丸,高纖維素,維生素,救心丸之類的。他在山裡也不吃飯,只吃藥和高纖維素,據說出去一次半個月能減15斤 (簡直可以辦減肥班了)。令人稱奇的是他還對星座學和血型學有研究,男人裡是不多見的。他是水瓶座的,和同樣水瓶的師傅猩猩相吸,經常為開牧場的事懇談到半夜。
    
    這樣一個神腿藥王,只因遭遇了「西大灘之難」,對4200海拔以上高度心懷恐懼,這成為一個他不可逾越的高度,從而也使他的珠峰夢成為泡影。
    
    就這樣,在我們即將去那麼錯的前一夜,在我們相認的那個夜晚,小明哥在走廊裡徘徊良久,最後終於作出跟我們一起去那麼錯的重大戰略決定。
    
    早上10點出發,沙僧說8點就看見小明哥站在院裡車旁收拾東西了,兩個小時以後他還在站在那裡,我們猜想他大概是把自己所有的裝備拿出來都撫摩把玩了一遍,功能又檢查一遍。出發時,他手裡緊緊攥著一瓶康師傅綠茶和一個黃色塑料袋--葡萄糖。
    
    又出發了,羊八井這條路我前前後後走5遍了,已經從夏天走到秋天,樹葉已經變成燦爛的金黃色。
    
    車到當雄,我們停下午飯,只有小明哥面色凝重,什麼也不吃,只掏出他的葡萄糖,認真泡了兩杯糖水喝,一路上,他像保衛生命一樣保衛著他的葡萄糖,這是他的希望,他確信只有葡萄糖能保證他翻過高山,挺進那麼錯。
    
    事實上,他在5200的埡口上的時候,除了兩隻鳥飛過,什麼也沒發生。
    
    這次我們住紮西半島,旅館叫放牛郎,有黑色的犛牛帳篷,裡面的床褥非常乾淨,據目測可以評星級。
    
    小明哥一看自己居然安然無恙,一下興奮起來,面對著雄偉美麗的那麼錯,抒發他的牧場夢:
    「回頭要是真有錢,咱們就在這裡蓋牧場,弄個透明溫室花園,木訥錯,那就是咱們游泳池,咱們吃的都是冬蟲夏草,喝的茶得是缸扔簸箕的高山雪水,地下窖藏三年泡雪蓮花喝。交通工具就是飛機,客人一下飛機,一聲口哨,一群白馬就飛奔過來。」
    我補充說:「我看還是一群帥哥飛奔過來比較好。」
    「我看最後是一群獒哥撲上來。」沙僧奸笑道。
    「最好咱們還能弄個衛星,跟滬深股市連上線,那就徹底塌實了,海拔最好的大戶室啊,天天對著犛牛,能不牛市嗎? 不行咱們在珠峰上也搞一個,股市沖它到8848點,全國人民就都發了。」
    
    懷著這樣的夢,我們小睡一會,出去看落日,小明哥為了考驗自己,特地還背上背包進行負重訓練。看落日需要爬上半島上的一個小山頭,高也不高,爬起來還是有些喘,最後我們成功登頂,那天天空過於晴朗,天邊雲彩很少,但落日依然美麗,下面的湖灘被映照的顏色變幻莫測,雪山附近的天空則是艷粉色,很詭麗。
    
    下山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靠著小明哥的強力小手電,我們找到島上的巖畫,路上,兩匹馬在湖邊靜靜的吃草,巨大的岩石在深藍的天空中映出漆黑的剪影,一時間,感覺象走在另外一個星球上,那麼錯,那麼的孤獨和寂寞。
    
    路過我們的餐廳,看裡面靜靜的點著蠟燭,沒有人,但桌上擺著熱氣騰騰的飯菜,難道是田螺姑娘?進去一看,還有燒茄子,油光瓦亮的樣子,我們立刻取消了回去吃方便麵的原計劃,找服務員定了一份跟人家一樣的菜,坐下來燭光晚餐。
    
    小明哥此時正沉浸在戰勝高山恐懼症和成功登頂的快樂中,士氣大振,重新找回自信心,此刻百無禁忌,殺戒大開,已經把葡萄糖完全忘在腦後了。他開始煽動我和他一起去珠峰,衝擊前進營地,而主要被他的高山帳和太合金登山杖所吸引(我還沒用過那麼高級的東西呢),不禁也心潮澎湃,充滿英雄主義氣概。
    
    出了餐廳,立刻驚呆了,傳說中的星光滿天,星星甚至落到天際下,落進湖裡,我們終於明白為什麼凡高畫裡的星空是一團團的了,因為星空確實是那樣的,銀河,星雲,密密麻麻,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寒冷,美麗。
    
    我們徒勞的想把星空拍下來,小明哥在湖邊支起三腳架,試圖進行10分鐘左右的暴光。我們則凍的在周圍跑圈。
    
    「小明哥要不你看相機架著,我們先進帳篷喝口茶,十分鐘以後再出來?」
    「你們去,我等著。」
    然後我們只好繼續跑圈。
    
    完成以後,回旅館的後勤帳篷裡,那裡生著火爐,非常暖和。
    相機掏出來看,屏幕上黑黑的,什麼也沒有,再仔細看,好像屏幕上有些東西,擦擦,不是污點,似乎是星星,數了數,三顆。
    小明哥繼續搗鼓。老闆拿一個數碼相機鑽進來,拿給沙僧看,
    「你給看看,這個值多少錢?」
    沙僧仔細研究,「Canon 新款啊,挺貴的,4000多吧。可惜液晶屏摔壞了。「
    「那你再看看這個,」老闆又變出一架。
    「這個比較老,幾百塊吧。」
    一從帳篷裡出來,沙僧立刻神情緊張,嘴唇哆嗦。
    「看見沒看見沒?一定看好你們的機子,明天走的時候徹底普查,一定不能忘了東西,要不老闆下次該拿著咱們的機子問下一撥人:這個值多少錢?」
    
    回到房間,小明哥不肯睡覺,他前科研人員的本性終於被激發出來,他認為等旅館的發電機停了,所有燈都滅了,他就可以拍到美麗的星空了,於是在我們都入眠以後,他還在瞪大眼睛等黑夜到來。
    
    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的時候,看沙僧,八戒和小明哥已經看完日出回來了。(我早已經放棄看日出的幻想,就是起不來。)我睡的實在太好,一夜無夢,連傳說中的一夜獒哥打架也沒聽見。然後我聽說了小明哥一夜的故事:
    
    他晚上出去拍星空兩次,共計拍得星星8顆,進步還是巨大的。
    他早晨出去看日出兩次,第一次5點就出去了,爬到山頂發現離日出還早,又很冷,遂回房又睡,第二次和沙師弟二人一起出去,爬到山頂,太陽已出來多時了。
    可憐的小明哥,真能者多勞啊,一晚上工夫他做了這麼多事。
    
    回程的路上,我們迫切的希望回去能看到黑胖子,向他打聽珠峰和前進營地的事情,因為我們在進入那麼錯之前收到的最後一條短信是他發出來的。「下午返拉薩,6300遇冰雹返回。」
    
    (本故事大部分屬實,如有雷同,請自動對號入座)
<< 敢問路在何方(一): 西遊人物誌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