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敢問路在何方(二):錯上加錯那麼錯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我們的文章]
    
    
    
    
     [[札達的深度]]
    
    
     盧一萍
    
    
     一.金色背景
    
    
     札達金色的背景即使在月色的籠罩下,也顯得光芒四射。我的內心已被一種東西衝撞著,按捺不住。
     我不知是什麼讓我興奮。是面對一種遼闊精神的茫然麼?是金色(這個詞語對阿里,對藏地,對西藏民族有一種不可替代性。它是一個大的底色,也是藏民族的精神底色。這是一個懷著金色之心的民族。而這種顏色代表著這個民族的榮譽、苦難和信仰。這種光芒在一切光芒之上。)的陽光、塵土和風予以的震撼麼?
     我說不清楚。但我已感知有一種我人生從沒獲取過的給予。它如此眾多的給予,使你的生命和精神同時陷入難以承受的奢華境地。雖然夜色把這些遮蓋住了,但內心卻有敏銳的感覺。
     在札達邊防營營部躺下。星辰滿天,殘月升起,最高的雪峰上,好像還有一抹夕陽還留戀在那裡,像一瓣凋落在白玉上的玖瑰花瓣,美、脆弱,又帶些傷感。雪與月的光把好多暗的地方照亮。使眼中的景象層次分明,更加蒼茫。
     月光漏在屋子中央,有些發藍。我盯著它緩緩移動,讓它盛裝我對故鄉和親人的思念。我天生憂鬱的心自從進入阿里,就變得明亮了,像一個采光很好的房間。
     我還不知札達是多大的一個城。它如此安靜(一種高原上相對的海拔低處的安靜),連一聲狗叫也沒有。
     整個地方都在安靜地度過一個夜晚的時光。
     我側著耳朵,希望能傾聽到一些什麼。卻只有輕而疾速的夜風掠過泥土的聲音,像泉河也像是停止了流動,早已安然入睡。
     那麼古格和托林呢,它們也無言無聲麼?
     是的,它們比一切都更加沉默。
     但它不拒絕你從它的靈魂和精神內涵上去閱讀它。月光離開了我的屋子,我才朦朧入睡。我希望自己能與這一方神聖土地的睡眠同樣安然。
     但夢仍然造訪了我。
     太陽高懸在天上,以一種讓人昏厥的燦爛照耀著全是金黃色塵土的高原。塵土覆蓋著一切:山巒,河流、寺院、村莊、古城……像紗麗一樣拂動。風在大地上的陽光中穿行,像從遠古來的一般透明。風裡有各種古老的聲音:佛語,經幡的獵獵聲,王臣的談論,一聲緊接一聲的喟歎……
     宇宙間似乎只有三重境界:上為光明,中為風,下為塵土。
     突然,馬蹄聲驟起,但又轉瞬遠去。接著,塵土場起,模糊的天地間出現了他們的背影。他們顯然是在塵土飛揚時轉過身去的。他們是衣著華麗的國王,王后、大臣還有大小喇嘛,以及普通百姓。眾多的神祇們裹在塵土裡,無可奈何地看著他們越走越遠,被塵土吞沒。我想趕上他們,卻怎麼也趕不上。我呼喊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應答,也沒有一個人回頭。我站在那裡,塵土把我的肺腑填滿,然後又把我裹住,一層又一層,我像一個站著的泥陶,終於承受不了永無窮盡的歲月,開始裂紋,最後發出陶土斷裂時的細微之聲,「詞詞詞」地崩潰了……
     次日清晨醒來,感覺頭有些痛,渾身酸脹木然,好像自己真已成了土陶。我記起夢中那裹在自己身上的泥土有一種古老的、來自混沌之初的氣息。
     這就是札達這塊土地的氣息啊!
     札達每時每刻在承受著陽光和風的侵蝕,陽光和風正在把它們變成塵土,在高原的天空瀰漫。
     我向四面望去,才發現札達在土林的環抱之中。它像是處在美的核心。的確是金色的塵土的顏色。朝陽給它們抹上了大貴大麗的色彩。一切顯得如此明亮。只有那些先民鑿壁而居的洞穴是黑色的,讓你感覺到一種神秘的深度。
     札達是座小城,長著珍貴的白楊樹和高原柳。剛進入九月,但樹葉已一片金黃,在風裡飄飛。就一條百十米長的土街,被樹葉覆滿。兩幢兩層的白色樓房,一座是邊防營營部,一座是縣武裝部辦公樓,它們代表了它全部的現代氣息。路兩邊有康巴人和少數漢人開的總共六七家商店和小飯館,有些是在帳篷裡,有些是在低矮的土屋裡。有軍人、地方的人在街上來回走,挾著寒意的風嗚嗚地叫著,刮得他們袖起了手,塵土也從腳下騰起來,但沒人在意。每個人都比漫步王府井大街還悠然自得,路兩邊是高高低低的紅柳,視線由此展開,是簡陋的平房,綿延的土林,再遠處是潔淨得近乎神聖的雪峰,它在瓦藍的天空裡發著光。一家歌舞廳正在裝修,從那架式看,老闆有些雄心勃勃。三個外國遊客在街上溜噠,沒有人太多地注意他們。孩子們正往學校裡去。他們像一群活潑的山羊,蹦跳著走過土街後,便在身後留下一團騰起的塵土。一名化著濃妝,在清晨戴著墨鏡,下身穿著牛仔褲,上身穿著迷彩服,十分豐滿的摩登女郎,像一朵濃艷的塑料花,突然出現在街上,招搖而過,神氣得像老影片中的中統女特務。
     百多平方米的「市中區」繁華地段之外,大多是和泥土一個顏色的土坯房,不仔細看,不容易把它們從土地中分離開來。很多房上在冒藍煙。有政府工作人員和放任自由慣了的猵牛、藏馬、雞、羊、狗在那些房屋間閒逛。土屋之外,則是氣勢不凡的托林寺的白塔紅牆,緊鄰世俗,卻又超然於世俗之外,保持著自誕生之日起就具有的神聖和莊嚴。我沒有看見古格。在縣城後面的山上,有廢棄的古堡塔寺的殘垣斷壁,誘惑著人們去探尋。一切都顯現出一種遠離塵世的靜謐、溫馨和古樸。
     世界對這裡的記憶已在三百年前一個充滿悲劇氣氛的時刻凝固,沒有人能知道得更多。也許只有象泉河的記憶還是清晰的,它正將這裡的一切帶向遠方。但誰又能讀懂河流的語言啊。
     在象泉河南岸的懸崖邊, 我俯看它從寬闊的河谷奔湧向前,心中悵然問道:「是否它所知道,所能追憶的這一切最終會全部被它帶往大海,再無從尋覓了呢?」
    
    
     二.行走的群山
    
    
     阿里高踞於世界屋脊之上,更準確地說,它是「世界屋脊的屋脊」,而札達是世界最高處一顆最耀眼的明珠。
     喀喇崑崙、崑崙、岡底斯、喜馬拉雅等巨大山脈縱橫於我們居住的這個星球之上,成為人類需要永遠仰望的高度。它自古以來的封閉和前往這裡的路途的遙遠艱險,又使它成了中國,乃至整個世界最為神秘的地區之一。
     它畢竟不只是一塊懸於高空、神奇詭異的高原,還是一片沉雄遼闊的夢境,幾千年來,沒人能夠驚醒它。
     早已有人試過,在這裡,僅有勇敢和萬丈雄心是不夠的。勇敢在它面前會顯得幼稚和魯莽;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種無可比擬的高度,所以萬丈雄心在它面前也會顯得矮小。
     到了札達我才知道,在這裡,你首先得學會敬畏自然。
     這些遍佈於崑崙和阿里積雪覆蓋的群山、颶風橫掃的荒原、奔騰洶湧的河流、險惡卓絕的山谷和高聳雲天的大阪的妖魔鬼怪,雖然來自於人類的信仰,但他們以信仰的方式存在於天地之中,傳播於時空之間,它告訴我們,憑我們弱小的肉體是無法不敬畏的。
     我寧願相信它是一個看得見,卻不甚清晰的世界;或是一個超越宇宙現實的純淨領域,只有滿懷虔誠之心,用信仰者的眼光才能看得分明;只有用靜穆、莊重的準則和繁複的宗教儀式才能控制;只有將自己的身心融入其中,成為其虔誠的部分才能理解。
     我前往的是神的領域,聖的居所。神聖之域,那不僅是地理上的,更是信仰上的。
     阿里高原的的艱險和遙遠讓人感到生命的渺小和卑微,這足以使任何生命感到憂傷和絕望。
     是什麼東西讓我為了那個叫札達的、好像只存在於虛幻之中的地方奔波於危途的?我突然產生了這樣的疑問。是對美、對神聖的追求?還是因為對愛和仁慈的渴望?有一些。但歸咎到底的是欲求,是野心,是因為無知所表現出來的莽撞。
     此時此刻,但我爬上岡底斯山脈的一座山峰,遠望喜馬拉雅,我有一種特殊的感受——
     就像已分手多年的愛人,你在某段短暫的時光——神以全部的仁慈只能賜予的那點時光,突然感到你仍然愛著。此時,你欲哭無淚,你的心一陣陣絞痛,心靈脆弱如冰,不能趨向溫暖,也不能承受打壓,只能在寒意中寂然不動。
     當我十七歲從大巴山走出來時,我決計拋棄自己的故鄉。新的故鄉在路上,在不能停止的尋找之中。懷抱這偌大的夢想,以致我對每一縷撲面而來的氣息都感到惶然。如今,我已習慣。但我總願意盯著道路的兩邊,在行進中去發現和感受。
     我已在路上走了十年。在西部這塊大地上,我還會走下去麼?答案是肯定的。此外,我別無選擇。
     這是我尋找到的故鄉,它存在於現世,用身體可以觸及;也存在於心靈,用靈魂可以感知。
     但我現在似乎又要離開它了,像是永棄。在踏上天路之際,我確實抱了這個決心。
     我又產生了青年時那種因為對面臨的世界一無所知時所產生的惶惑。
     這些永生永世的雪,黑褐色的岩石,偶兒一小叢珍貴的無名小草,就這樣無聲地進入了我的靈魂,——是啊,僅這三種東西就包含了降生、死亡和抗爭……
     我突然感覺那龐大的山脈正大步向前走著,發出「咚咚」的巨響,大地震顫,地球發抖,宇宙駭然,一群群人因為恐懼而奔逃而大聲呼叫。這使我很久以後,仍心懷餘悸,不能不以敬畏之心仔細打量它的每一座峰巒,每一塊岩石,每一條溝壑,每一道峽谷。
     這些帶著憤怒的表情,屹立在中亞心臟地區的世界最高的群山,氣勢磅礡,蜿蜒逶迤。這種驚人的高度足以使任何旅人驚歎不已,維多利亞時代的旅行家將其稱之為「世界屋脊」,這成了它的別名。它橫空出世的雄姿,千百年來與世隔絕的狀態,流傳廣遠的神話傳說,使其顯得更為幽秘,也更加令人神往。以至它被傳說為神居之地。
     大概很少有一個地區能像它這樣成為世界的秘密心臟,再也沒有這樣的神秘能引起人類的種種猜想。它更屬於想像之境,只要沿著神聖而又純淨的方向,你的任何想像都可能是對它的獨特的顯現。在一個已經昭然若揭的、不存在多少秘密的世界上,這裡所具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十分可能的。
     十四世紀有一名叫費雷爾.奧德裡克的方濟會的旅行家,聲稱自己歷盡艱辛,抵達過這裡,他用自己對這片高原真實與虛構的可怕描述,使西方世界第一次獲得了有關這高原的信息。這裡從此成了西方傳說中的普列基特.約翰的基督教的王國。它誘惑了眾多男女歷盡危險和艱辛,力圖抵達這裡。
     對於一個籠罩了神秘和虛幻之光的實在之境,一些人視自己的抵達為人生莫大的榮譽。這片高原和這高原上的人,也以他們寬厚的胸懷擁抱那些探尋者。但當英國和俄國開始把他們的帝國力圖擴展到西藏時,它為了自己的宗教、生活方式和采金地對所有的人關閉了大門。
     但還是有各種各樣懷著不同目的人闖了進來,其間有秘密間諜和士兵;探險家和傳教士;秘術士和登山者。有些幸運者返回了,帶回了為帝國主人繪製的地圖,有些講述了一些令人稱奇的故事;有些人卻永不能返回,他們的屍體或埋葬在荒涼的高原,或把僵硬的屍體留在了冰山雪嶺的陡坡上,還有人被沉到了奔騰洶湧的河底……
     幸運地,也是真正穿越過喀喇崑崙和阿里高原的就是斯文.赫定,他於一八九六年七月、一九ま一年三月、一九ま五年八月三次從這荒涼之極的地域穿過。一次他走了五十五天才見到人類的蹤跡,另一次走了八十四天才見到淡藍色的炊煙。英國撿險家奧裡爾.斯坦因在翻越海拔近五千六百米的喀喇崑崙山口時,則凍壞了雙腳,右腳中間的兩個趾頭全部切除,其餘三個趾頭也從前面的關節處切除了。
     世界屋脊對任何人都是不留情的,即使是那些征服過中亞大地的著名的腳。
     有人說,高原的山巖是不能盯視的,盯視著它,你會覺得山在運動,在以一種魔力向你逼近,令你頭昏目眩,猛然倒地。我起初不信,試後果然如此。覺得那山中隱逸著無數的精靈,正對你施展魔法。使我覺得剛才的夢境是真實的,這些群山一直沒有停止奔跑,現在你沒有感覺到,只是因為它累了,正在喘息。
     當我望著那些群山,它顯得縹緲虛無,像是並不存在。彷彿就連我自己,也變成了一縷風,變成了一星塵土。
<< 敢問路在何方(二):錯上加錯那麼錯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