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三.明亮的河
    
    
     看到象泉河之前,先有一種撲面而來的荒涼。隨即,連綿的峰巒和無邊的土林閃到了兩邊,猛然間,大地像變魔術似的使它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驚呆了。有些暈眩。突然感覺自己不在現實之中。
     我置身的是那個藍色的夢境。所有的藍,包括天空的、火焰的、寶石的、湖泊的、大海的藍都已融入其中。四周的一切退避到了自己卑微的位置上,忠誠地守護著它。
     守護著這大地的靈魂。
     我心懷敬畏地接近它,覺得自己正被它的氣息染藍。
     我的腳步顯得輕飄,靈魂顯得虛幻,肉體陷入睏倦。這可能就是十分陶醉後的形態。有一種柔和而強勁的力量,正牽引著我,向那藍色走去,直到它的最深處,然後與它融化,融合。
     浪濤聲由遠而近,徐徐傳來,水下的石子十分清晰,一尾尾游魚的身體在水中顯得透亮,陽光照在水波上,生出一片片閃光,並把水的波紋映在河底,成了亮而規則的波浪線。
     我把手伸入水中,感覺它正甘露般浸潤我的肌膚。渾身有一種被聖水洗浴後的清爽。十分通泰,數日來高山反應和一個個難眠之夜帶來的痛苦頓時消除了。
     我領受了河流的恩惠。我重新變成了一個清爽的孩子,有了純潔的心,純潔的眼睛和肉體。
     我被一種神聖的情緒托舉在一個神聖的高處。對俗世昏然不覺。一種力量讓我留駐此地,不需做一切事,只需面對水的純潔,便可富足一生。
     這是我最為留戀的水了。
     象泉河是印度河的源頭,它劈開喜馬拉雅山脈,一直流向印度洋。在沿岸澆出了無數的草川平原。像泉河岸的綠色在重巒疊嶂的荒山禿嶺和偶爾一座冰峰的襯托下,顯得如夢如幻。羊群、奔跑的藏馬、唱著歌的牧人、黑色的帳篷、從帳篷裡冒出的藍色的牛糞煙,使那景觀顯得更加豐富。
     一個牧人從遠處騎馬走來,到達河邊,從馬上跳下來,掬水而飲後,盤腿在河沿坐下,手搖著轉經筒,口念六字真言,開始做他信仰的功課。聽別人說,他每天這個時候都會騎馬到河岸來,風雨無阻,好像他與這河前生就有約定。
     還有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阿媽,總是坐在他的泥屋前,靜聽年歲從她的身邊緩緩流過。她已很少說話,幾乎和這裡的岩石一樣沉默;她的目光包含著人世的一切,甚至它到達的地方比人類自身還要久遠古老;而她長年包在頭上的紅頭巾,又使她顯得比少女還要年輕;她臉上寫著的這個高原的滄桑,又使人感覺她的人生和命運與這高原上的土地和氣候一樣複雜。
     一個包著紅頭巾的老人,我不知道她還會在札達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生活多少年,但我相信,她會在我的記憶中永生。
     象泉河也是我見到的第二條澄明之極的河流。一條是帕米爾的塔什庫爾干河,我曾無數次地徜徉在它的岸邊,想發現它澄明之極的緣由。因為我的淺薄,我沒能發現,但卻在不知不覺中被它洗滌。
     那條河是至美的帕米爾的組成部分。它與那景像是協調的,而像泉河卻在大荒涼中保持著自己的品性(一開始就有一種悲壯的氣氛)。只有喜馬拉雅山脈蒼黑的岩石和山頂上的千年積雪與它相伴,深藍的河流得不到大地的呼應,只有黃羊偶爾去飲幾口水,只有走單的狼不經意到了河邊,在水裡一照自己孤獨的臉面;呼應它的只有湛藍的天空——白晝裡的天空和有月色星光的天空。
     在這無邊的荒涼中,流動的河是唯一能使人感覺到生命存在的物象。它在鷹飛翔的高度,以其蜿蜒的身姿、孤寂的流水以及它沒被沾污的源自久遠的深藍,足以讓人感動並得到安慰。
     當我河邊掬起一捧水來飲下,我的口中留下了河水憂鬱的味道。
     這種味道緣自孤獨麼?
     不是的。因為它從一條溪流成長為一條大河,一直在孤獨地戰鬥。
     我知道這條河的源頭除了零星的草甸,稀少的紅柳,就只有亙古荒涼。
     孤獨是它與生俱來的東西,是它已有的品性。
     我妄測,這憂鬱也許來自它對自己命運的無奈。
     在這土地與河流構成的大地上,土地一直是個現實主義者,他堅守著自身的原則,有什麼便向世界提供什麼——食物和美,醜陋和貧窮;而河流卻是個理想主義者,它以飄逸的流動之姿,以不停的歌唱,毫不停止地奔波,直到自己應該到達的寬度和廣度。
     我以為我理解了這條河,至少看出了它明澈之中包含的憂傷。不想當我卻聽到一個十分宏亮的、從遠處傳來的聲音說:「每條河流都有自己結束的方式。在外力讓它結束的地方,河流才真正開始。你要認識它。只有成為這條河的養子,在它的岸邊壘一間石屋,住下來,聽它的語言。」
     「這麼說,這條河流連憂鬱都沒有了?」我小心地問道。
     「這是一條明亮的河。像沒有雲彩遮蔽的太陽一樣明亮。」
     「哦,明亮的河……」我一遍遍喃喃自語。
     「不管它的內心隱藏著什麼,即使是深深的絕望,它也不放棄它岸邊的一棵草、一株樹、一壟莊稼、一個村莊、一片綠洲,它為此前往可以前往任何地方,所以這河有一顆母親那樣明亮的心。」
     聽完這些,我眼裡噙著淚水。我在心裡情不自禁地吟出了布羅茨基《切爾西的泰晤士河》中的詩句:
    
     空氣有自己的生活,與我們不同,
     不易理解,那是藍色的風的生活,
     起源於上方的天空,騰飛而上,
     不知在什麼地方告終……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