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我的山南之旅(上)*逛澤當 >>

敢問路在何方(五):珠峰採石團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離開日喀則之後我們急奔珠峰,夜宿新定日,據我一路酸辣粉吃將下來的結果,這裡的成都飯館的最好吃。新定日據說狗多,咬人,所以飯後運動無,在茶館裡逗貓一個小時,看藏語版《倚天屠龍記》。
    
    第二天,翻過最後一個埡口,壯觀雪峰齊齊出現在眼前,非常清晰,包括珠峰,卓奧友峰,章子峰等,我們欣喜若狂,紛紛到此一遊照,只是剎那間,突然一陣雲起,山峰被雲霧遮住,真是時不待我啊,看雪山是要講緣分的說。
    
    看見珠峰,大家都興奮起來,司機更棄「之」字型的公路不走,改從山坡直衝而下,四瓦的果然是厲害啊。打我2000年走過延瀾滄江從德欽到維西那條路以後,再沒有什麼路能讓我恐懼,我們包的這輛車是豐田62(80年版本),據說是日本的援藏車,人家已經使10年了,藏人買來兩萬塊,又使了10年,怎麼日本車這麼結實啊(雖然我是日貨抵制者,也心服口服)。司機沖高坡,下河灘,如果加入北京達卡爾拉力賽從雲貴藏的職業司機中選拔,進行適應性訓練,指定能取得好成績。
    
    絨布寺沒有我想像中那樣的神秘,車到這裡就不能繼續上行,我們必須改坐馬車到大本營,一個小時的馬程,看著馬兒噴著粗氣,真心中不忍,可是我們對前方情況還未摸清,本著保存實力的原則,也不敢隨便下馬跟老外似的徒步上去。
    
    大本營也不如我想像中繁華,以前看《垂直極限》,以為大本營都應該跟聯合國似的,彩旗飄飄,紅旗不倒,到了一看只有幾個大帳篷,和若干小高山帳篷,也沒有傳說中的豪華登山隊可以參觀喝咖啡,心裡頗為失望。
    
    我們當晚住大本營,10元一人,一進我們的帳篷,就看見三男一女斜躺在坐榻上,一大姐氣若游絲的對我說:「姑娘,後半夜很冷的,可要多蓋幾床被子。」後來聽說我們打算去看冰川,又幽幽的說:「 那你們趕緊去,趁你們還有精神,還能動彈,我們剛來的時候比你們還興奮呢。」我們聽那意思可能就是「你們也蹦達不了多久了!」。
    
    我們半信半疑的,我們三個都屬於高山反應信號沒覆蓋到的那個人群,沙僧他們號稱來之前還跑步游泳進行強化訓練的,我確是懵懂進來卻也沒事,還曾經有人稱奇來著,後來有天早上他們恍然大悟:「 原來你睡覺時被子都蓋在腦袋上了,你根本就是每天都進行缺氧訓練,早適應了缺氧環境了。「
    
    看絨布冰川據說要走2個小時,還要穿過兩條河流,出門後眼前一片濃雲,珠峰不見蹤影,只有一座砂石小山包,走著走著,大家都越走越慢,頭越底越低,原來珠峰底下的石頭很漂亮的啊,有的象 「五花肉「,有的象『天珠』, 越走撿的越多,越走口袋越沉,我還撿一塊比拳頭還大的石頭,青白紋的,很美麗。
    
    翻過一個小山包,是另一個,再一個,還是另一個,不知為什麼,我們當時就相信放過下一個山峰就看的到珠峰了。山包和山包之間是兩個絕色大水坑,說它絕色,因為是雪山融水形成的,碧綠瓦蘭的,分外詭異。因為老低頭走路,還被我們看到雪蓮花,灰白的,像苔蘚植物一樣,並沒有金庸小說裡那樣的詩情畫意。爬上第五個山頭的時候,一眼望去除了山包還是山包,除了雲霧還是雲霧,我們終於絕望了,怎麼走了2個小時還是在翻山?難道他們爬珠峰前先爬10個山頭?我們找出照片來比照,確定珠峰應該就在我們正前方,可是我們就是看不見她。她一定就在那片雲後面注視著我們,嘲笑著我們這群有眼無珠的人。
    
    我們決定返回了,至少此行確認了我們的體能還是經受了考驗的,今天就算適應性訓練了 。回去練練下次衝擊個ABC至少超過黑胖子應該是沒問題的。
    
    回程照舊是一路走一路撿。
    
    回到帳篷後,向老闆打聽路,才搞清出,原來我們翻的那些小山包下面是有「之」字形路可以繞過去的,根本不用爬山,我們根本就是走錯路了。嗚嗚。
    
    我們決心忘記沒有看到珠峰的痛楚,急著把自己撿的石頭拿出來賞玩一番。當我拿出我的大石頭後,沙僧他們普遍笑閃了腰,哼,以後他們就知道我的英明了。
    
    賞石期間居然又聽到刀郎的歌,原來是珠峰大本營廣播。「他夠狠,估計除了飛機上就數這裡高了,他也不放過。」沙僧恨恨的說,我們可以理解沙僧的情緒,因為打從一出拉薩起,刀郎的歌就在他的腦海裡縈繞不去,而且只放一首,就是「毛主席啊毛主席,明天就要見到你。。。」。
    
    晚飯吃的泡麵,期間傳來振奮人心的好消息,雲正在散去,珠峰正在露出真容!!外面已經開始寒冷起來,就在泡麵的功夫,我們跑出去十數次觀測雲情,最後終於看到了日照金山的頂峰,還有一絲旗雲掛在山間。此行也算功德圓滿。
    
    晚上出去放水,看一輪明月,遂忘記了以前拍星星的慘痛教訓,拿著相機跑出去,對準月亮按下去「卡」,無動靜,拿鏡頭再晃兩圈,方聽到「嗒」,不知回頭照片是否鬼影綽綽。
    
    睡覺時我記起下午那位大姐對我的諄諄囑托,於是惘顧沙僧對我的警告,生生在我一貫信任的羽絨小睡袋上蓋了兩床被子,結果我果然遭到懲罰,睡到半夜我活活被熱醒,恨不得鑽出帳篷去外面跑圈。
    
    早上起來,居然又下起小冰雹,珠峰面前又雲遮霧罩的。回程的馬車到最後又爆了胎,只好徒步,快到絨布寺時,回頭望,珠峰腦袋頂上頂著一大斗蓬,圓滾滾的,霎是可笑,像個調皮的大姑娘,算了,我們也算見過大世面了,就不跟她計較了。
    
    下山的路上,擬兩條短信,一條發給小明哥:「 我們在大本營成功翻越五個山頭,採石四公斤,成功結束珠峰第一階段負重訓練,後遇冰雹下撤。」另一條比較悲情,發給大師兄:「大本營遇冰雹,揮淚下撤。」我們一致決定明年重返珠峰,除了在海拔高度上超過黑胖子之外,在採石的顏色,種類,大小和重量上也力爭有所突破,除了現有的「五花肉」「綠松石」「天珠」等品種上進一步的豐富。(看到這裡大師姐一定坐不住了,我也知道那個什麼都別帶走守則,可是看在像我們這樣有能力蹦達還採石的人也不多的分上,原諒我們吧。)
    
    說起負重訓練,又想起大師兄,那會在拉薩我們都是層層披掛的,一層蜜蠟,一層金鏈子,一層綠松石,一層佛珠,大師兄比我多兩耳朵眼,弄了個有十幾兩重的銀耳環,漂亮是漂亮,就是一過下午六點,她就把耳環摘下來擱桌子上,「今天的負重訓練算是結束了,下班了,我的耳朵也該歇歇了。」訓練果然有效,後來她過晚上九點也沒事了。八戒說,大師兄不是被五指山壓住的,一定是被自己的首飾壓趴下的。我們決定從我們最重的石頭裡選兩顆送她做耳環。
    
    原來以為祖國人民都在迫切的等待我們成功下撤的好消息,可是我們分別連發四條短信竟然沒有任何回音。居然連大師兄也沒有回音。
    「你說這裡離祖國那麼遠,會不會他們受不到我們的短信?」
    「叮」,八戒發給我的測試短信收到了。
    「那會不會他們發出的短信我們受不到?」
    「叮」我發給八戒的測試短信也收到了。
    看來只好正視這血淋淋的現實了,做人實在是失敗啊,用沙僧的話「已經到了臨界點了」。許是我們平時把人家刺激的太厲害了。
    後來沙僧收到兩條短信回復,而我又發給我一「短信必復」好友,她果然替我挽回了些許顏面,這樣,沙僧的短信回復率達50%,而我只有20%,此輪他勝出。
    
    此後我們一路下撤,從海拔5000多撤到2000多,過了聶拉木,突然風雲突變,雲霧升騰,進入大峽谷,這一路堪稱我所經過的最美麗的高山峽谷,植被豐富,鮮花盛開,峽谷深千仞, 松樹身影綽綽,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十數條,美的令人暈倒,彷彿置身仙境,如同走在中國水墨畫中,我們對這30公里的美完全沒有準備,甚至發生膠卷短缺危機。
    
    當我把我的疑惑「為什麼少有人提及這段路的美麗」發在新浪旅壇的時候,有人說我少見多怪,還說在墨脫拍瀑布拍到無興趣,原本我也並沒有要必哪裡更美的意思,這種美無法比較,
    可是事實上我確實很少看到墨脫有多美的照片,大部分是泥石流,塌方啊。
    
    我個人認為,如果徒步只是為了自虐的話,就完全沒有必要,去城裡工地上幫民工抗大包,還能掙個仨瓜兩棗的,比徒步倒貼的強。
    
    車到樟木,景色已完全變成滿目蒼翠,完全無法想像早上我們還在風雪交加一派蒼涼的珠峰,真是一天完成人生之大起大落啊。
    
    樟木是個繁華的小鎮,所有的房屋依公路而建,風格混雜而多樣,滿街是尼泊爾的TATA大貨車,在狹窄的公路上貼身肉搏,空氣裡飄滿奇異的香味,人的面貌也呈現出多種多樣的特色,漢,藏,尼,甚至連性工業者的臉上,都生機勃勃。
    
    八戒他們貪圖享樂的毛病又復發了,非要住300多的標間(第二天他們一定為自己這種奢侈的行為感到後悔了。)我住25一張的床位,洗了個18元的澡。
    
    晚上,收到大師兄發來的短信:「昨夜到京,北京是如此的陌生。」
    而我,在離開國境的最後一晚,深深感到,北京是如此的遙遠
    
    (本故事大部分屬實,如有雷同,請自動對號入座)
<< 西域四頭驢 我們的作品選我的山南之旅(上)*逛澤當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