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藏之旅(5)我的山南之旅(中)*在桑耶 >>

藏之旅(6)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等他們逛完我已經是困得哈欠連天。送丁姐回賓館我們忙趕回賓館澡堂洗澡,洗完澡我又一次忘記拿肥皂,小瑜跑回去澡堂已關門,空手而回的他自然又對我一通嘮叨,越說越離譜,最後居然上綱上線,連我們的性命都可能因為這此等小事受危險的話都出來了。我躺在床上說不出的舒坦,把電視音量開得大大的,毫不理會那個已經有些惱火的傢伙。果然說教者自覺無趣閉嘴,表情卻仍是忿忿然。
      晚上沒睡好,第二天早上起來人困馬乏。強打精神去吃飯準備新一天行程。昨晚下了雨我們居然都不知道,路面到處是水漬,天在放晴,樹葉經過洗理在陽光下清亮,空氣難得的清新,我深深吸了幾口,精神好多了,還是有些疲倦。
      我們昨晚已丁姐約好在布達拉宮廣場見面,我們等到她一起在廣場拍照留影。雨後的布達拉宮被雲霧繚繞,布達拉宮背後山上朵朵白雲使之更顯神秘。
      等到丁小姐來,在布達拉宮前照完像後到大昭寺。經過昨天一天的結伴同行,我們和丁小姐已熟悉多了,說話也沒那麼侷促,丁小姐顯然是溝通高手,和小瑜已是言談甚歡。我們去大昭寺的路上已是談笑風聲,氣氛輕鬆。
      大昭寺建於公元647年,寺院坐東朝西,殿高四層,建築面積25100平方米,是拉薩最早的建築。大昭寺的建築規模並不大,由於每年藏歷正月都要在此舉行傳昭大法會,同是供奉著當時文成公主從長安請來的1。5米高釋加牟尼鎏金銅像而被視為聖地,在藏傳佛教信徒中有著無比神聖的地位,它的地位和影響卻讓其他寺廟望其項背。寺前廣場倒更像一個大型停車場,兩邊花壇後全是賣藏族飾品攤點。
      大昭寺門前有近百人正在虔誠頂禮膜拜,我現在才真正體會到頂禮膜拜這四個字的含意:站直了先跪下磕頭,然後身體向前雙手貼地面放平全身,雙手沿地神到最前並兩手相碰,劃半圓回到雙肩平支起恢復跪式立起,這一禮至此完畢。同時嘴裡還要念著佛經。在藏傳佛教中有三敬:身敬、口敬和意敬。身敬是用身體朝拜,口敬是口頌佛經,意敬是在朝拜同時心裡還要想著佛,只有三敬合一才是真正拜佛敬佛。也不知這樣拜多長時間,他們精神信仰讓我感到震撼。
      大昭寺入口兩個碩大轉金幢,人們順時針轉動它進入,進門是一天井,正面是酥油花架,花架上陳列上下兩排幾百盞酥油燈。大昭寺是藏傳佛教的聖地,昨天布達拉宮遊客多,而這裡更多的是藏民。大殿門外排隊已排到大門,大家都在耐心等待進入大殿。我們三個先依次從左邊進入,旁邊有不少藏民用五穀搓磨佛盤,佛盤被搓磨得發亮,這是祝福五穀豐登。四周牆面是千佛壁畫,因此這裡稱為千佛殿。千佛殿門邊有一大缸,一位喇嘛站在缸邊,不停有藏民走過去雙手合十,而喇嘛或往其頭上澆水,或把水倒入手中,而藏民把水往頭上或臉上沾著。一打聽才知道淋的是藏紅花泡的水,往頭臉上和身上灑是為了避邪驅病。
      我們先沿著寺內大殿外圍走一圈,外圍是幾百個金幢呈四方形環繞著大殿,一個連著一個有四百多米長,據說要每個轉到,轉的越多越好,轉得越多就會越會被佛保佑。一路轉過來人還是很多,我們只好排隊等待進入大殿。
      順著隊伍進入殿門,從左邊轉入一個小殿,殿內陳列幾千座小金佛。隊形前進很慢,大家卻都毫無怨言,說話都是輕聲細語,沒人大聲喧嘩。我和一位來自八一鎮的大嫂聊起來才知道藏人對藏傳佛教的敬意,他們寧願自己餓著,也要把錢糧奉獻給佛祖,每年的朝拜對他們來說是盛大節日,敬佛那才是他們生存的目的。同時也知道了女尼姑在西藏稱為安呢,不過藏傳佛教中幾乎沒有女人事佛。又隨隊伍移動了半個多時,我們才進入正殿,沿著大殿柱子搓著五彩經幡,周圍用欄杆圍起,有七排長蒲墊,是扎巴誦經念佛的地方。殿內兩邊繪滿壁畫,光線昏暗看不太清。大家排隊從主殿兩旁繞,兩邊多是供奉釋加牟尼各種化身像,也有無量佛和強巴佛,不過規模和做工比布達拉宮的都小了許多。左邊佛殿是不動金剛身像,右邊一排佛殿是千手千眼觀音。
      大家好像最終要上一個樓梯去拜,我們經過四五個小殿到達釋加牟尼殿,終於等到。先上四五級台階再等候上幾級台階,台階上是用綢布圍著的釋加牟尼像,每次只能有兩個人上去朝拜,看到我前面一位僅三、四歲可愛藏族小男孩也上去膜拜,我才真正體會到佛在藏民心中的信仰是多麼重要。輪到我參拜,才發現人要趴在上面才能拜,剛拜三次,我還沒看清像的樣子,在上面維持秩序的喇嘛已經在把我往下推,只好下來。難怪排這麼長的隊,這麼多人想拜,每次又只能拜兩人,自然很慢。很多信徒不畏艱難千里迢迢來大昭寺就是為了對這尊釋加牟尼像膜拜,以求福消災。
      從大殿上二樓,殿內依次陳列佛祖、菩薩金像,殿內仍是滿牆壁畫,這裡被稱為「千佛廊」。千佛廊和殿堂四壁繪有大量手法細膩、生動傳神的佛教故事和神話傳說,還有文成公主進藏圖及各種佛事活動的描繪。二樓還陳列著數百軸唐卡珍品,以明永樂皇帝所賜勝東金剛唐卡和大威德金剛卡為稀世珍品,兩幅唐卡皆為彩線刺繡,到現在仍色彩鮮亮如新。唐卡是藏語音譯詞,是綵緞裝裱的卷軸畫,多為豎長條幅,大小並無定式。畫心常以白布為底,紅繃框、塗膠、打磨、勾線、著色等一系列工序;畫心完成後,四周鑲綴綵緞邊框,背面也用綢緞托裱,前面用兩片黃色綢綾和綢帶作遮幔和飄帶,上下兩端加硬木畫軸。唐卡分為繪製唐卡、印刷唐卡和織物唐卡,織物唐卡又以刺繡唐卡和織綿唐卡最為名貴。 寺內還有一套朱印《大藏經》,精雕檀木,價值連城。
      和布達拉宮不同的是大昭寺把中國古典建築與藏式建築融為一體,並帶有西域特點,有著鎏金工藝精心而作的金瓦、法輪、勝幢、共命鳥等,也有仿中土的斗拱、浮雕、人物、梁、柱等,大殿內廊初簷、重簷下木雕伏獸,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同時肅穆莊重,讓人深深感歎古代能工巧匠的卓越才華。
      下樓從後面出大殿,從旁邊樓梯上一扶欄式四方形院落,這裡扎巴們生活休息的地方。上到樓頂,藍天白雲頓時讓人心曠神怡,樓頂上金幢林立,遠方連綿山脈,朝東看布達拉宮赫然在目。我們想登更高,看到樓頂上有一處平台,還支著一個梯子,我們過去。小瑜說你們上不去,我和丁姐問為什麼他笑而不答。正準備上才看到旁邊立一遊客止步的牌子,看來小瑜早看到了。:「賣什麼關子,早說不得了。」我相當不滿。
      出大昭寺逛逛八廓街。八廓街也叫八角街,位於拉薩城區,是沿環繞大昭寺的轉經之路形成,最初是環繞大昭寺轉經的朝聖者日復一日踩出來的。八廓街是歷史上拉薩城中心,是拉薩歷史的縮影。千百年來八角街一直是西藏最大的貿易集散地。小店舖和售貨攤比比皆是,各種傳統手工藝品、宗教用品、土特產應有盡有,還有從印度、尼泊爾等地過來的各色物品,讓人眼花繚亂。沿街熙熙攘攘的朝聖者和遊客在八角街濃郁的商業氣息中又透著幾分凝重。
      經過兩天的接觸,我和丁小姐已算較熟,已不像前兩天感覺那麼陌生,交談更輕鬆。
      找個小餐館吃完飯,我們受邀去丁姐賓館玩。路上我和丁姐商量一下想報名參加天湖二日游,而張瑜卻不是很同意但沒明顯表現出來。丁姐先聯繫好導遊去逛商店說買條厚點的褲子好去天湖,張瑜借口買東西不願同行,我明白他不是很同意去天湖,只好陪著丁小姐去買牛仔褲。趁隙給死黨朋友小楊和小孫打個電話,說起西藏又讓他們心饞一回。
      回丁姐賓館的路上我們去交報名費,跑上旅行社二樓氣喘如牛才發現大門緊鎖,再聯繫導遊,導遊讓我們等消息,只好回丁姐賓館內聊天,丁姐為人很隨和健談,我們談得頗為投機。
      好一會我才發現小瑜情緒不對,問他怎麼了。他仍對臨時忙改變計劃表示不滿。按我們事先計劃到今天為止游程基本全安排完,小瑜計劃未來幾天就在拉薩市區內體會西藏民風民俗。我對此開始就不為然,拉薩市和其他大城市也沒什麼很特別,與其在城市裡浪費時間不如再去一個景點去看看,難得來西藏一次,中國特有的風景不多看看反而去看城市不是有點二?我仍是堅持再去玩一個景點,小瑜雖有牢騷可礙於丁姐在不便多說,也只能忍氣吞聲。
      晚上吃完飯再打電話給導遊,導遊答覆可能去不了,我和丁姐很是失望,小瑜卻掩不住竊笑。再打幾家旅行社電話都說臨時安排不了,張瑜自然喜笑顏開。只好和丁姐辭行回賓館休息。
      經過幾天共同生活,我發現小瑜的生活規律:吃飯並不講究,早上吃得極多,中午可以不吃,晚上要吃好的,睡覺前必刷牙洗臉,刷牙也是與從不同先干刷再洗,早上要刷牙臉卻可以不洗。睡覺很準時,早上必須躺到定好的時間才起床,既使醒了也要躺到定好的時間才起。相對我就懶散的多,睡覺前洗臉刷牙視心情而為,但早上必洗刷。睡覺也是隨心所欲,想睡就睡想起就起,每餐必吃,一般吃好,多少視胃口好環。基於此,每晚小瑜就會對我不洗臉刷牙就睡覺抱有非議,而我每早就對他不洗臉並磨磨蹭蹭半天不起床強烈批評,每天磕磕碰碰反而饒有趣味。
      今天10月5日,昨晚我們都睡得不錯,早上起來感覺比前幾天好了許多,可能這幾天已經適應高原氣候。今天要定明後天的行程,小瑜仍然堅持在市內再轉轉,我勸說半天他才勉強同意看看今天情況,說實話我心中沒底,怕又像昨天一樣無法組團出行。
      早上出門天氣比較乾燥,多雲陰天,我想買份報紙居然走了半天沒買到,門面大多沒開張,在武漢到處都可是報童,看來這裡經濟觀念比內地還是差一些。到丁姐賓館門口時居然遇到中央電視台走進西部節目組專用車,機會難得,我們迅速在採訪車旁拍照留念。
      約好丁姐,我和丁姐商量後定下去納木錯湖,小瑜仍是不置可否。丁姐當然不凡,看出小瑜情緒,偷偷問我是不是張瑜不想去,我安慰她沒事,丁姐才稍稍安心。
      跑到雪域賓館聯繫後仍失望而歸。不過我們在雪域賓館發現一個很好的結伴旅行辦法,在各大賓館和旅行社留言板上留言,徵集遊伴。同時也可以在各大賓館從留言板上看有沒有遊伴。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能用賓館留言板的方式,仔細想想這是西藏與其他地區不同之處:地域廣大且為高原,很多山路不說,路況也很差,遊客來自五湖四海但品味不同,而且大多是為獵奇探險而來。旅行社根本無法滿足遊客的慾望,在拉薩市內倒也罷了,去遠點的景點很難組成團。不能組團你也可以去,拉薩市很多私人越野吉普可以出租,專業司機二十四小時待命,只是價錢不菲,一天600到1200,越不好走的地方越貴。
      從旅行社瞭解這一情況我們徑直去各大賓館看留言板,看了一部份,打了幾個電話,要麼聯繫不上要麼別人已經成團出發。聯繫不上倒也罷了,最可氣已出發的人全是用極其興奮的語氣告訴我們已出發,讓我又急又惱。接著再分頭去看留言板。
      已快中午,我正在留言板前仔細看關於想去納木錯湖的留言,旁邊一位瘦高男孩猛然問道:「你是不是想去納木錯?」經過交談,他們一行三人也準備去納木錯湖,正找人結伴租車。我連忙叫來小瑜和丁姐,我們隨同他回賓館商量同行,他們住的叫八角發賓館,磋商成功一切順順,今天下午一點出發。
      心情舒暢回到賓館清完行李退房,約好丁姐來到八解發賓館。一點半人車全到,匆忙上車出發。在車上我們才相互介紹,他們三人那個和我們聯繫的瘦高個最年輕,叫吳飛榮,來自福建。另一個年近四十叫盧才延,自己開有公司,廣東人。最後一個也是廣東人,謝斌,人略胖,說話不緊不慢,我對他第一印象很可親。老盧和謝斌有整套旅行設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專業班子。我真慶幸能和他們結伴,大家談得很投機,因為我們有共同愛好:旅遊。
      近三點鐘,我們被堵在川藏公路。前面在修路,幾個小時後才通車,我們只有從公路邊走小路繞行。山間小路也不斷塞車,車行顛簸,路況極差且大多時間只能通過一輛車,如遇對面過來車輛讓車都要半天。我們包乘的是豐田75型越野吉普,四輪驅動最適合走這種山間小道。既便於此車內也極顛簸,由於沿山路,車總是向右傾斜20度前行,好在司機經驗老道,沒出現險情。小路右邊是條清徹見底小河靜靜流淌,是雪山上的雪水融化彙集而成,我們卻無心細看。司機大哥為避免出現翻車讓我們六人中體重較重的三個人坐左邊,而且最重我的坐在副駕駛位。
      儘管山路難行,我們仍是興致很高,路上謝斌他們不停講訴他們旅遊行程中的一些趣事,聽得我們笑聲不斷。聽說他們還去了珠穆朗瑪峰,我更是羨慕。原來從日喀則可到珠穆朗瑪峰,不過來回要三、四天左右。而且一般是不能上主峰,只能在半山的珠峰大本營停留,想上去要申請,請專業的人員和設備才行。想上到珠穆朗瑪峰之顛那更是要在五月份才行,不過申批時間和程序更多。
      經過兩個小時的艱難行進,順利繞上川藏公路。
      川藏公路兩邊是青稞地,牛羊遍地,稍遠處是山下村莊,雪山彙集小河流不時從山間閃出。川藏公路平坦,和剛才的山路天壤之別,疾馳的感覺讓人飄飄欲仙。天還陰著。再次受阻,前面清理路基禁止通行,這也是西藏的特點,路邊的山上一下雨就會有山石沖壞公路。
      大家正好下車放鬆一下,順便大家都去方便一下,找個灌木叢往後背對公路方便倒也有些趣味。謝斌畢竟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也不知和修路的說了些什麼,三言兩語居然放行。看著路邊長長停靠的車輛,我們從旁通過頓感身輕如燕。重新上路,這段公路倚山而建,沿著雪山河水繞山而行,司機何師傅告訴我們青藏鐵路將從公路附近而建,建成為西藏會更快發展。行進在高山流水之間,我們沉醉其間,沒人再說話。
      四點半我們經過羊八井,司機告訴我們羊八井以地熱和溫泉聞名,是西藏開發最早、最大的地熱區,這裡有我國最大的地熱發電站。路過時果然時時聞到空氣中的硫磺味。
      丁姐此時要求車停一下,司機大哥停下車。丁姐在我們詫異的眼光下跳下車往車後的路邊跑,跑出老遠回頭看我們還看得見接著再跑。我們恍然,丁姐是要方便一下。剛才停車的地方人多她可能沒好意思,現在正好經過無人區當然正好方便。有點不幸的是我們停車的無人區也正好是一馬平川的地方,跑出老遠居然還是看得見人,只有跑得更遠才行。丁姐跑出很遠才找到一個凹地,等到她回來時感覺已好久。在我們善意的笑聲中,丁姐頗不好意思的上了車,臉上紅紅的也不知是不好意思羞的還是累的。坐下來看到大家臉上還掛著笑,丁姐終掩不住臉上的嬌羞,讓我看到她女人可愛的一面。
      穿過羊八井,路邊連綿藏北草原豁然入目,草原上散落犛牛和山羊,遠方是連綿的雪山,籠罩在雲霧之中時隱時現。司機大哥告知此為念青唐古拉山脈,那連綿的雪山是念青唐古拉雪山。藏北草原廣袤無垠,但已是秋天,草已呈黃色,可惜不能見識綠色大草原。
      橫穿草原司機大哥介紹我們正行進在西藏最早的機場上,這裡以前是臨時機場,草原上不時裸露的水泥地是機場歷史痕跡。穿過機場進入納木錯大門,路上很多藏民堆積的牛糞便,這是用來燒火的。聽司機大哥說牛糞在藏地是個寶,可以用來燒火、施肥和洗餐具。
      洗餐具?我有點詫異。謝斌給我講了他一個朋友進藏的故事,他的朋友也是自己背著旅行包進藏旅遊,到一小鎮上小攤上吃麵時發現麵碗實在太髒讓攤主洗洗,攤主把碗沾點水用身上圍裙狠狠擦了幾下他仍嫌有不少油,攤主沒法把碗拿到一邊去不知用什麼東西擦過後,碗居然亮麗如新,給人的感覺就是會唱歌的碗,吃完麵他實在好奇問攤主用什麼洗的碗,攤主居然很坦然的說是干牛糞,那位老兄錯顎半天差點當時吐出來,為此噁心幾天,事後想起還如梗在喉。聽完我們爆笑不已,紛紛表示在這裡不再吃麵,以免有類似遭遇。
      進了納木大門我們開始爭論納木錯湖是鹹水湖還是淡水湖,司機大哥證明是鹹水湖,我們認為是淡水湖的自然敗北。大家開始談論納木錯湖,從謝斌和司機口中才知道納木錯在藏語中是「天湖」的意思,是世界上海撥最高的鹹水湖,也是我國第二大鹹水湖。念青唐古拉山上的冰雪融水匯成納木錯,瑰麗的湖山水色和美麗的神話傳說讓眾多遊人陶醉,有著高原翡翠之稱。
      再往前走車速緩慢,我才發現車正在爬坡。頭有點痛,我明白這是高原反應。看車內氣壓表,海撥四千七百米。雲層極低,壓著山峰伸手可及,我們居然在雲層中穿行。我想伸出手觸一下雲霧,剛打開車窗,冷空氣帶著刺骨寒風撲面而來。忙關窗,我第一次意識到衣服穿少了。
      蜿蜒前行到達山頂路口,天邊扇形藍天從雲層中閃出,山頂建有一座四米多高小塔,塔頂四條綢布經幡分別向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延伸十多米固定在山石下,經幡上五顏六色的彩旗在被風吹得烈烈作響。這裡是納根山口,風很大,我們下車只有瞇著眼睛才能勉強拍照。上車再看,車內海撥表顯示此處五千一百米,我反而沒有剛才那麼難受。
      車緩緩下山繼續前行,左轉過小山峰,又是一大片藏北草原,彎過一條石子路,左邊是連綿的雪山,右邊是廣闊草原,天邊碧綠的一彎湖水如同一位純情少女緩緩踱出。:「那一定是納木錯湖。」丁姐忍不住叫道。司機大哥馬上認同:「沒錯,不過看著很近還很遠。」:「納木錯,多美的名字。」我忍不住感歎。納木錯在天邊隨著我們的曲折前行時隱時現,如同一顆晶瑩寶石,鑲嵌在萬里草原上。陽光此時反而從地平線刺穿雲層,刺得我們睜不開眼。雪山、草原大地被披上燦爛的金黃色,湛藍的天和潔白雲彩與雪山連為一體。納木錯湖如同處子一般平靜,她在等著我們。金黃的草原、連綿雪山、湛藍天空,潔白的雲、金色太陽、碧綠的納木錯湖,我喜歡這裡。
      太陽慢慢下山,已經八點鐘了。金色的晚霞如同美麗少婦溫柔擁抱著大地,是不是只有這裡的太陽才這麼美?:「到了。」小瑜推了一把陶醉的我。晚霞下的納木錯從美麗的少女變成了少婦,微波漣漣,輕擺裙裾,更顯嫵媚。乘著天沒全黑,我們忙在湖邊搶拍兩張,納木錯湖邊立著『天湖』碑自然成為取景對象。小瑜不知一下跑哪裡去了,過了一會跑過來很嚴肅的對我小聲說:「小冬,我剛才嘗過了,湖水真的是鹹的,司機說得真沒錯。」我對他的行為哭笑不得。風更大了。
      住宿的地方是湖邊一排平房,我們先去吃飯。屋內二十多個平方,進門左邊是灶台,右邊擺著四五張小方桌,桌邊一律老式四腳長木橙。屋裡正煮著青稞面,伴著鍋裡炒的青菜,好香。房東司機大哥認識,稱為阿朵大哥。阿朵大哥對我們很熱情,和謝斌他們聊天說笑。丁姐衣服顯然穿少了,她也沒多帶衣服,外面的風和寒氣讓人感覺是冬天,她租了件大衣。吃飯時一問價錢我們嚇了一跳,一碗雞蛋炒飯居然十五元,其他小炒價錢自不用說。喊價的是一位七八歲的藏族小男孩,我問他叫什麼他堅持不說。不過他頗有點小大人的味道,和他討價還價一番七碗炒飯九十元,我們只有笑著同意。
      在等炒飯,小男孩很熱情為我們端茶倒水,和他聊外面的世界,他居然還知道電腦上網,讓我頗為意外。可能是聊天拉近了相互距離,小男孩終於告訴我他的名字:貢覺次塔。我知道藏民的名字大多是用佛教中文字命名,都有一定的含意,可貢覺次塔並不說他名字漢語的意思。等到飯上來,每人一大瓷碗炒飯,份量倒還很足,我們狼吞虎嚥。丁姐吃不完分給我和小瑜,並堅持讓我們吃完。飯還可口,不過我頭又有些不舒服。小吳說這裡也有海撥四千七百六十米,肯定有高原反應。問小吳謝斌和老盧去哪了。小吳說謝斌晚上在外面搭帳篷睡覺,老吳正幫謝斌搭帳篷。倒!這麼冷的天在外面搭帳篷睡?佩服。
      我們吃完飯謝斌和老吳還沒來,又進來幾個外國人,共九個人,看來他們也不是一起的,分三撥分別坐著。現在後悔英語不好,否則可以和他們交流一下,問問他們來西藏的感受。只有自己罵自己:「操,還學士?英語狗屁不通。」好一會謝斌和老盧回來,飯早涼了,我們讓廚房拿去熱。我坐在門邊看著老外笨拙的使著筷子淡淡的笑,不太敢笑——頭痛。
      旁邊一位藏族大媽正抓著一盤子淡黃的面,慢慢的把它們捏成塊狀,我好奇的問是什麼?她告訴我是藏粑,用青稞面和水和成。她哼著藏曲,悠然的捏搓,安詳的神態讓我驀的心中一熱,想起了我的媽媽,老媽現在做什麼在呢?老媽現在也應該吃完飯了,又在忙家務,辛苦一輩子還是總在忙。
      屋內生起爐子,慢慢開始暖和。貢覺次塔又跑過來,手持蓄電池和充電器說是要給電腦充電,我笑問他用過電腦沒,他居然說用過。客人的菜都上齊,貢覺次塔全家才圍著爐子吃飯,飯很簡單,一盤子藏粑幾塊熟牛肉。吃藏粑先用手在盤中捏,捏成塊狀或條狀才吃,吃飯時都不說話,偶爾說也是竊竊私語。我頭又開始痛,心臟每跳動一下頭就跟著扯著痛,。謝斌老盧他們拿來花生水果牛肉乾,我們邊吃邊談,感覺頭好了很多沒那麼痛。喝著茶,看著那位藏族大媽拿著計算器和老外結帳。精明的老外根本不看,只打手勢討價還價,最終達成一個平衡。謝斌相邀打雙升,正合我意,一起玩幾把分散一下頭痛。
      吃完飯去車上把行李拿回房,沒有電燈只有臘燭,一個平房四張床,房間很小,四張床頭分別佔著四面,中間也只有一張床的位置能讓我們走動。這裡是按床收費,一人30元。老吳他們加司機正好一間房,丁姐是女人自然不好和我們一起,於是我們讓她一人一間房,反正只是按人收費。丁姐堅決不從,非要和我們一個房間,我看看房門都沒法關上的房間,只好同意。
      為關上房門,我跑出去搬了塊大石頭把門抵上,只十幾米累得我喘不過氣,大腦居然有嗡嗡作響的聲音,又一陣陣的痛。小吳過來叫我們過去玩,去謝斌他們房間,全上床打拱豬。這是我和小瑜上學時最愛玩的遊戲,丁姐好奇也打,讓小瑜在旁指導。自然是你拱我拱大家拱,拱得不亦樂乎,反而該丁姐拱時她不好意思。小瑜臉皮厚,英雄救美替她拱,自然又是爆笑場面。不知不覺十二點,大家盡興而散,出門居然還看得到天藍雲淡,點點繁星,感覺天很低,星星也格外明亮,一陣冷風催著我們趕緊回房。
      晚上半天睡不著,頭扯著一根後腦神經一起隨心臟跳動扯著痛,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睡著。恍惚間我怎麼和幾個人一起在一個碩大的金幢前,大家規定一起轉金幢,誰能把海撥轉的越低誰就可以吸口氧氣,我轉了半天始終吸不到,一下急醒了,原來是夢。
      聽到有人在哭,迷糊中以為還是夢。哭聲斷斷續續讓我清醒過來,是丁姐在哭。連忙問她怎麼了?丁姐說她頭很痛睡不著,看來她比我的高原反應更厲害。我們讓她忍忍等天亮,她沒說什麼又開始抽泣。這樣怎麼睡得著?小瑜給她拿止痛藥,但這也無濟於事。我只好起身跑去外面找睡在帳篷裡的謝斌,他是專業人士,一定有這方面的藥。果然如此,謝斌並未計較吵醒他,給了兩瓶緩解高原反應口服液,又幫我一起去找老吳他們要來氧氣瓶和熱水。回房給丁姐喝了口服液喝了幾口熱水,慢慢她說好多了。丁姐讓我們接著睡,她還是不敢躺下,躺下頭痛。於是讓她坐著,背後墊棉被,披著大衣坐著靠在床上睡。
      一大早,看丁姐人還在床上靠著,我給她打來熱水讓她洗洗臉,趁她起來我們都出門想轉轉。我一出門遇到謝斌三人,他們問丁姐如何,如果有事的話說一聲。真是萍水相逢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真夠意思。
      謝過他們獨自往湖邊走,遠方的雪山晶瑩透亮,連綿雪山下納木錯湖一改文靜,泛起陣陣浪花。日出了。我跑向湖邊,冷冽的湖風吹得我清涕直流。我要看到太陽,我跑向太陽能照射的地方進入光輝,我無法面視他的威嚴,使我不得不低下頭不敢直視,初升的太陽絲毫不掩飾對大地的熱愛。碧藍湖水嬉笑著衝到我腳下,接受大地的親撫,又擁入納木錯溫柔懷中。湖對面巍峨連綿的雪山在陽光下晶瑩明亮,隱隱的光暈讓人有種聖地的錯覺,讓我留連忘返。納木錯湖左邊廣闊的藏北草原讓這一切更加合諧,在藍天大地中沐浴著溫暖,我已成為他們一員,我愛這一切。
      沿著湖邊朝前走,丁姐不知何時到的這裡,居然正坐在背湖的一塊大石下曬太陽。我問她好點沒,她抬起頭讓我嚇了一跳,臉色很差,隱隱還有些泛青。丁姐慘笑:「好點了,還要謝謝…..。」:「是謝斌的藥,他們人真不錯。」我打斷她,不想獨攬功勞,但仍從她眼中看得出對我的感激。看她情緒不是很好,我轉移話題:「你坐這裡幹嗎?」:「曬曬背。」我抬頭瞇著眼看看刺眼的太陽想輕鬆一下氣氛:「什麼東西才曬背啊?」丁姐撲哧一笑:「反正不是好東西。」我讓她再曬會背自己接著往前走。
      湖邊亂石陰滯我前行。前面有很多石堆,越往前越難走,我走了一會累得只好停下歇歇。歇了半天回頭看到小瑜和丁姐也來了,忙招呼他們一起過去看看。丁姐精神好了點,臉色還有些灰白,看來還沒完全恢復。越走風越大,越走越開闊,和剛才藏北草原不同,這裡亂石遍地。讓人詫異的是有好多石堆,有的石堆居然還有羊的頭骨。頭骨由於風雨的洗刷已是灰白,在陽光下仍是讓人觸目心驚。這是什麼?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逛了不少商店的小瑜倒是知道在拉薩市一個這樣的羊頭骨卻是價格不菲。聽到有人喊,抬頭才發現謝斌他們居然在前面,他們已經在往回走。到我們跟前忙向他們請教,謝斌告知此為瑪尼堆,是藏民許願祈福當然可能還會有懷念故人用亂石堆集,堆的越大心越誠,越有可能實現願望。如果加上牛羊頭骨那就是很大的願望想實現,由於奉獻了牛羊就一定會實現。
      十點鐘大家按原計劃準備出發返回拉薩市,小吳過來打招呼讓我們先收拾好東西。丁姐特意過去對他們表示感謝。說實話謝斌他們幾個人真不錯,我很慶幸和他們同路。
      還有點時間,我再次來到湖邊,風已經停了。陽光明媚,萬里無雲,湛藍湛藍的天空讓人心曠神怡,碧藍的納木錯湖水倒映著雪山,雪山潔白無瑕,我溶於藍色之中,不知名的小鳥在湖邊大草原上忽上忽下,我也想飛。我在湖邊堆了一個瑪尼堆,祈求家人幸福,最後特別又堆一大一小兩個瑪尼堆,這是給老婆和女兒的,希望她們快樂健康。堆完用湖水洗手,看著碧藍的湖水禁不住捧起喝一口,還真有點鹹,再洗洗臉頓感精神倍增,胸懷暢然,不禁對著對面雪山大喊:「我愛你們。」
      回到房裡,謝斌讓我們去喝海帶湯。雖說我最不喜湯也盛情難卻,淺嘗一口,好鮮啊!怎麼以前沒喝過這麼好喝的海帶湯?我還是第一次發現海帶湯這麼好喝,以前家裡總在熬海帶湯,我從未用心品過,想起母親和她的海帶湯,暖意傳遍全身。
      大家準備出發老盧卻還沒回,他又出去拍照去了,他也愛上這地方。找回老盧我們回拉薩市,一路上都顯疲憊。開車的何師傅給我們提神,告訴我們西藏各地風土人情,又介紹了我們幾個都沒去過的羊卓絨湖,說得我們後悔沒時間再去看看。
      一路上不少藏民或坐車或步行去拉薩朝聖,居然還有人三步一跪拜。不停看到藏民幾步一跪拜,他們的信仰真是讓人匪夷所思,是什麼讓他們有如此執著的信仰?我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信仰的有點愚?但是並不能說他們愚昧無知,因為每個人都有信仰。
      :「愚昧?」我脫口而出:「這是不是有點愚昧?」我敬佩他們的精神,但真的有點無法深切體會他們的信仰。:「什麼愚昧?」小吳對我的說法反駁:「這是他們的信仰。你自以為懂很多讀了很多書嗎?那你來這裡是為什麼?體會愚昧?你到這裡來尋找什麼?你以為你比他們聰明嗎?這是他們的信仰。」小吳一口氣質問我,可以看出他對我看法的憤怒。其實不用他說我已經很後悔說愚昧這兩個字了,這也並不是我的本意。謝斌忙從中勸解,然後對我說:「其實我們只是茫茫宇宙中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對我們自身都缺乏瞭解,不用去評論,而只能自身去感悟這一切。」謝斌的話讓我們都無語,我陷入沉思。是啊,無論貧賤富貴,只有好好感受自己的生活才是最有意義的。其實以前我也曾看到和聽到這些話,而只有這次西藏之行我才真正領悟這句話的真諦。
      路過當雄,當雄是拉薩市最北的一個縣,有著豐美的草場,吃過飯繼續前行。路邊遠方處處是雪山,真是讓人好好體味高原雪域的意境。司機大哥指著遠方一座雪山,告訴我們那是念青唐古拉山脈主峰,高7117米,是西藏高原重要的地理分界線。司機大哥還告訴我們雪山的傳說:傳說念青唐古拉山和納木錯是生死相依的情人,念青唐古拉山因納木錯湖的襯托顯得更加英俊挺拔,納木錯湖因念青唐古拉雪山的倒影而愈加綺麗動人。居住這座雪上的念青神是納木錯的保護神,身著白衣、騎白馬,成年守護著納木錯。我們忙要求下車拍照,雪山這麼多這個獨不同,豈能放過?
      趕到羊八井,進入羊八井地區,陣陣濃重硫磺味。我們進入最有名的羊八井地熱景點,景點上空雲峰霧罩。司機告知羊八井熱氣田方圓40平方公里,終年從地下向上翻湧著攝氏70度左右泉水,如果氣井噴發,熱水和水氣直衝百米高空,十里之外也可聽見噴發吼聲。
      進入景點院內,停車場旁邊就是游泳池,當然是溫泉游泳池,泳池水面還有淡淡的水氣繚繞泳池長約二十五米,寬約十米,倒也不是很小。泳池盡頭正有溫泉水從供水管道湧出,我們沿著供水管偷偷跑進圍牆內的地熱池,煙霧瀰漫,極重硫磺味,沒法看清有多大,只看到跟前的供水池中泉水不停湧動,聽到『哧哧』的噴氣聲,探下身摸下水,好燙。在海撥四千多米還會有如此地熱,真是讓人歎為觀止,大自然真是神奇。
      聽工作人員介紹,如在藏北高原發現的較大地熱有幾百處,除了常見的溫泉還有熱河、熱水湖。可惜時間有限看不到。這裡的溫泉游泳池可解困乏,能在海撥4200多米的高原戲水世上獨此一家。而且溫泉中富含多種礦物質,能治皮膚病、關節炎等病,很多人也因此慕名而來。
      謝斌和老盧跑去游泳,我們去游泳池邊的咖啡廳打牌,為表歉意我特意叫上小吳一起打。謝斌他們半個小時後上岸,休息一會我們繼續往拉薩趕。大家都很累,一路上無語打瞌睡。
      八點鐘我們回到拉薩市,與謝斌他們互留聯絡方式,雖說和小吳有點誤會,但大家也一笑抿恩仇了。晚上我們和丁姐一起吃飯,丁姐堅持要她買單,說是感謝我們對她的照顧,我們也不好再爭。經過納木錯湖之行,大家關係更為融洽,彼此都有朋友間的親切。丁姐看我吃飯時在寫日記提出想看看,我想寫得太亂沒同意給她看,讓她頗為失望,她只好開玩笑說別寫她的壞話。
      為了大家約一起方便,我們和丁姐住進了同一賓館,房間相鄰。晚上出去逛街,大家關係熟了很多,相互開起了玩笑,氣氛輕鬆。我對丁姐已很是喜歡,早沒有前幾天那種陌生感,說話隨便許多,恢復了本色。丁姐也不像前幾天和小瑜話多較少理我,現在反而更多和我聊天,關係明顯融洽。或許是看出丁姐對我們的好感,路上小瑜私下警告我,雖說現在我們和丁姐彼此很有好感,也不能對她有非份之想。說得我大感無趣,提議回去休息。
      回賓館房間裡,小瑜再次嚴重警告我:「小冬,為了對你和你家人負責,不許你和小丁之間有什麼事發生。」看到我一臉愕然,他冷笑:「別以為我笨,我現在都覺得你們倆的氣氛異樣。我可不是白癡。」我大笑:「瞎說什麼,小丁只是對我抱著感激的心情罷了。」:「呵呵,是那樣最好。但你不能動她的心思,我要對你們都負責。」我聽得心中一動,仍是若無其事:「你多心了,有這想法,你還真是有點白。」:「你敢說你沒動心思?」我只好坦白:「剛開始沒有,可剛剛你說這話才讓我有了這心思。說實話我現在覺得小丁很不錯,沒想法那倒不正常。」小瑜當既讓我保證不和丁姐有什麼事發生,我心中無愧笑著應了。又聊了一會實在太累,各自上床睡。
      早上起來感覺還是有點累,總是覺得休息得再好還是差那麼一點點。吃完飯,小瑜先去訂好去成都的機票,然後約好丁姐一起去八角街郵局買紀念封。不巧的是八角街郵局紀念封已賣完,我們只好到郵局總局買。總局各種紀念封極多,卻只有一個人服務,我們連等帶挑近一個小時。我買了幾張紀念封,還想買點西藏本地或西藏風情的郵票,居然沒有,頗感意外。
      小瑜跑前竄後,挑了半天還沒挑好,我等得不耐煩,看到丁姐還是很好脾氣在陪著他看也就不好發作。我已經被他磨的沒脾氣,安下心來坐到旁邊寫寫心得。旁邊一位二十多歲眉清目秀的女孩,居然毫不避諱的坐到我邊上看我寫。和她聊起來我倒嚇了一跳,她叫馬玉清,青海人,23歲,現在北京專營各種銀製飾品,這次來西藏是從尼泊爾進貨。這麼年輕出來闖真讓我佩服。我忙向她打聽青海的景點和旅遊路線,她大方的留下電話讓我有空去北京玩並要了我的電話。她的同伴取完錢叫她,我們互致再見。
      買完紀念封,小瑜又說去八角街郵局蓋那裡的郵戳。我也聽說過八角街郵局是西藏第一家郵局,很有名氣。跑去一看卻很失望,郵局很小,也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是位三十多歲的女人。
      來蓋郵戳的人還不算多,小瑜把郵戳要過來自己蓋,我和丁姐正等著,一個外國人進來對著工作人員說了一大通。看來郵局大姐不通外語,連說聽不懂。丁姐過去對她說:「他說他是意大利人,問寄名信片到意大利的米蘭要多少錢?」我和小瑜詫異的對視一眼,真沒想到丁姐用英語做起了翻譯,現在明白真人不露相這句話的含意。丁姐幫意大利人和郵局工作人員溝通完,我們的紀念封也蓋完。丁姐下午要去會一個客戶要先走,我和小瑜去吃過橋米線,還在談論「丁真人」。
      下午沒什麼安排,小瑜提議去川藏公路紀念碑留影紀念,我不好拂其美意只好同意。我們不坐的士特意坐著人力三輪車慢悠悠晃到川藏公路紀念碑,只是一個丁字路口上立著近十米的碑,剛拍完照小瑜又說肚子不舒服要方便,忙打的回賓館。一路上我用我們家鄉的話來教訓他:懶牛上套,不屙就尿。
      回到賓館休息一會小瑜又活躍起來,非要拉著出去買西藏特產藏紅花,我心裡惦記著晚上中國隊亞洲十強賽出線的關鍵一戰,也就不多說和他出去買。免得晚上看球時又嘮叨,不讓我好好看球。買完一些當地土特產已是六點半,電視打開,滿心期待的守在電視前。小瑜卻借口沒開始到處換台,讓我又恨又惱。:「你別心急,我也是鐵桿球迷。」小瑜仍是一副不緊不慢的神情。我心中大恨,卻違心的說:「是是是,鐵桿球迷,快看看開始沒吧。」
      開球了,我自然融入其中,隨著中國隊的進攻防守大呼小叫,只是身在拉薩沒和一幫球迷朋友一起覺得氣氛差點。而此時我們的「鐵桿球迷」居然跑去洗澡,氣得我大罵他偽球迷。三十六分鐘時中國隊進球了,全中國球迷已經明白中國隊進軍世界盃。果然比賽結束中國隊提前一輪進軍世界盃,我心情自然愉快,再回頭看洗完澡的偽球迷,居然睡著了。什麼人啊?心情愉悅也不計較那麼多了,叫醒偽球迷出去吃飯喝一杯慶祝一下中國隊的勝利。
      我們找個川味羊肉火鍋痛飲慶祝,小瑜卻提醒別喝太多青稞酒,畢竟在高原。吃完回賓館路上,今天下午才認識的那個青海女孩馬玉清居然打來電話說請宵夜。小瑜不放心,堅決要求和我一起赴約,並一再堅稱是為維護我的生命財產安全迫不得已這麼做。難得有此艷遇卻讓人橫生枝節,我雖一百個不情願也只好帶上這個大燈泡,免得以後這事真讓這小子成為話柄。
      找到電話裡所說的小茶吧,三人一起喝茶說得都是個自旅行中的趣事,聽著青海女孩尼泊爾的經歷讓我羨慕不已,真想也出去看看。這也是來西藏旅遊與其他地方不同之處,大家可以做在一起談感想說經歷,交流彼此經驗,讓人大為快慰。只是礙於「閒人」在旁,我和小馬無法更多交流,只能偶爾通過眼神彼此對視,看著對面清徹的雙眼有點心癢癢。小瑜看在眼裡在一邊偷著樂,看到他抿著笑看看這個瞧睢那個毫無離開之意,我只能無可奈何牙癢癢。
      喝了一個小時盡興而歸,丁姐已回來。已經十二點,太晚不方便再去丁姐房間,只好在電話裡和丁姐道別。我們明天要返程了,還真有點捨不得。西藏壯美的雪域,危聳的皚皚雪峰,曠寥的高原牧場,秀麗的名湖,有著千百年歷史舉世聞名的古剎,獨特民族風情和淳樸的民風真讓我流連忘返。我真有想在此居往的想法,抱著這一美妙感覺入睡,在夢中繼續追尋著聖地的神秘。
      被賓館服務員叫醒才五點鐘,天還黑著呢。我們簡單洗漱,打的到達民航班車等候處。一下的士就有人圍過來問我們一人三十到機場去不去?要知道民航班車是每人三十五。比民航還便宜小瑜自然動了心,問我意見。我可不信有天底下能掉餡餅這樣的好事,斷然拒絕。
<< 藏之旅(5)我的山南之旅(中)*在桑耶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