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0086-891-6880088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一點建議供參考歸零狀態之----拉薩 >>

歸零狀態之----進藏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前言
    
      是夜,夢迴拉薩。
      獨自背著包走在拉薩河邊,天空深邃碧藍如寶石般明亮,陽光明媚溫暖如情人的懷抱。轉到街上,行人寥寥,我住進吉日,沒有看見一個背包客,服務員來為我整理房間,我還叫她「阿佳」。給在拉薩認識的朋友打電話,告訴他們:現在來拉薩正好,天氣很好,人也少……
      醒來發了好一會的呆。沒幾天,接到孟的短信問候,告訴他這個夢,他笑:你一定在拉薩沒待夠,有機會我們再去!
    
      萬事但凡有了開頭就不會停止,自此之後,西藏一次次作為我夢中的背景,是謂:西藏情結。
      最美的風景在心裡。因為懶,走了一路,不要說遊記,連日記也沒留下一個字,更因為我知道,無論怎樣的妙筆生花,都無法真實再現當時的心情。
      記憶零散如斷線的珠子,雖是竭力的想重新串起,卻再也找不著原先的位置,只餘些片斷在記憶中閃著微光……
    
      青海
    
      列車到達蘭州已是黃昏,雖是8月份,西北大地吹來的風有明顯的涼意。此行早已把有關的列車時刻打印好放在背包裡,精確地安排車次。一路上鐵路部門也很配合地沒有晚點,使我一直按第一方案徹底執行。懶得出站了,加了一件衣服,等了大半個小時,重新背起沉重的背包上了去西寧的列車。
    
      從蘭州到西寧要兩個多小時,暮色一點一點地濃起來,車廂裡告示牌上車外的溫度也一度一度的往下降,從18度一直降到9度。這趟車人很少,一個返家的大學生熱心地提供住宿的信息,並強調:盡量住在西邊,西邊漢人多,東邊回民多。另一個常來西寧出差的人則說東關那邊不要住,少數民族多,吸毒的打架的,很亂。這陣勢,令我驟然感到「民族」兩個字的壓力。
    
      出站一片燈火輝煌,火車站前是個巨大的群雕,不時有人穿插於出站的人流中間,問:」「去西藏嗎?」「去拉薩嗎?」。
      西寧不大,霓虹燈下的我不辨方向到處揪住人問路,特別看中面慈心善的大娘和MM。每次都得到極其詳盡的回答,從位置到路線到乘幾路車在哪上車有幾個站……末了還叮囑一句:9點鐘後就不要出去逛了,這邊比較亂。但因為當天很多招待所都住滿人了,我一直晃到快10點才找到家小旅館安頓下來。
    
      次日一大早,把包寄存好,先去塔爾寺。
      對塔爾寺的最深印象是一大堆喇嘛圍坐在一起唸經,場面莊重。喇嘛們穿著深紅的袍子,深紅的披風,寬大的披風上還有很多褶子,每人面前還擺著一個黃色的東東,扁平的,有很多的穗穗,直到辯經時有人把它戴上我才知道:原來這是帽子耶。
    
      一個鬍子全白的喇嘛站在他們中間,氣度不凡,很有高僧的味道。可惜只要我的鏡頭一對著他,立刻從容地轉過身去,跟我玩起了捉迷藏。原來高僧也不是心無旁羈的亞?而且高僧明顯的久經考驗,精於此道,如此這般過了幾招後,氣餒的我只好對著一旁毫無經驗聚精會神地靜觀唸經的藏人們拍了一張。
    
      在寺裡碰到一對去新疆順道來玩的王氏夫婦,邀我同去青海湖。一路風景很好,藍天,大山,山頂有薄薄的雪,山上不同顏色的植被形成漂亮的紋理,一團團巨大的雲在山坡上投下巨大的陰影。路上經過拉基山口,海拔三千八左右,他們那輛長安車有嚴重的高反症狀,一路吭吭哧哧慢慢騰騰地晃啊晃啊,晃到了日月山。
    
      站在日月山上極目,另一邊的綠色驟然減少。想像著如果沒有這條柏油路,沒有這兩座塔和圍牆,沒有後來的這些人工痕跡……天空還是那個天空,山還是那座山,深宮出來一路跋涉的文成公主最後一次回望長安,該是怎樣的心情啊……我正待自擬文成公主,悠悠思古之情連綿不絕……卻被一黑黑皮膚的藏族帥哥打斷,他向我他們推薦他攤上的琳琅滿目。帥哥伶牙利齒,跟一般藏人的靦腆有著顯著的區別。一問,果然是走南闖北、見多識廣的人物。不知怎的開起玩笑叫我留下來,我拿著攤上的幾個手鐲笑嘻嘻地隨口說對紫外線過敏,帥哥說:沒有關係的亞,我用泥巴把你糊起來,放在這路上,臉上抹點石灰,戴上個帽子,腕上套幾個手鐲,胸前再掛塊牌……我扔下手鐲落荒而逃。
    
      長安車繼續前進,晃過已經不能叫做河的只有一圈鐵柵欄圍起來照相收費的石碑的倒淌河,晃過半路不期而至的小冰雹……忽然,開車的王說:你們看,那是什麼?
    
      天際驀然浮起一抹藍,跟天空同一顏色,天空藍得空靈,湖水藍得澄澈,若不是那山環著水、那雲繞著山,幾乎就要溶為一體。那一刻,我只曉得怔怔地重複老師教過的成語:水 天 一 色……
    
      車子沿著湖邊飛馳,藍色越來越近,還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撲面而來。車停在碼頭邊,所謂碼頭就是個圈起來賣門票的地方,裡面有船可坐,有馬可騎,有東西可買。對此實在沒有興趣,但王已經一起買了票,我也就隨著進去。裡面人不多,洗洗手,順便舔了一下手指頭:比想像中鹹多了,但沒有海水的苦澀。
    
      等王氏夫婦開車返西寧,我找了家招待所住下,放好行李抓起相機就出了門。沿公路往回走半個小時,穿越N道鐵絲網,踏過零落的油菜花,驚起田鼠一竄而過,終於來到湖畔。獨坐湖邊,曠野無聲,高原的風很大,湖水一下一下地拍著岸,心也隨著慢慢沉靜。
    漸漸的,天空染成金色,雲彩在燃燒又慢慢黯淡,遠處的群山從明亮的金到朦朧的紫再到模糊的黛,湖水在夕陽下變幻,有歸巢的鳥兒掠過湖面……我的F80卻在這關鍵時刻罷工,以至於美景當前,卻硬是按不動快門。
    
      20:30天才完全的黑下來,晚上很冷,就著沒有多少溫度的熱水哆嗦著洗了個澡,還洗了頭,也不管這裡有三千多的海拔。
      好些天沒看新聞了,今晚住的房間有電視,隨手打開,看到的卻是北大山鷹出事的消息。
    
      第二天早晨睜開眼睛窗外已有模糊的金色,來不及洗漱就衝出去,走到湖邊又花了半個小時,湖邊還沒有人售票,但還是遲了,太陽已經開始放出萬丈光芒,沒有看到它從湖裡跳出來的一刻。在湖邊的亂石上坐了半晌,看湖面上金光鱗鱗,在一片深藍中撥人心弦。
      回來收拾好在路邊等車回西寧,一直等到10:30才等來最早的一班過路車。車子邊走邊停,車停下時就有一股怪味讓我屏住呼吸,卻辨不出來源,原以為是半路抱上來的那隻羊——那羊體型不小,自打抱上車後就保持一種雕塑般的姿勢紋絲不動,以至於我幾次伸長脖子想看看它的眼珠是否轉動,太遠了沒有得逞。直到我旁邊的藏人下車,旁邊的畫家和我交換了個眼神,我才明白:剛才那味是他身上的味道。
    
      下午買了幾斤桃子,上了往格爾木的火車。火車奔馳在柴達木盆地之中,灰褐色的土,像是從來沒有得過雨露的滋潤,寸草不生。偶爾看到些小水窪,有一片片的鹽漬,一些耐鹽鹼的植物在旁邊頑強地掙扎。突然明白了火車上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帶了那麼多花盆,甚至連盆帶花。
      趴在車窗邊,我突然有一個念頭:如果來生讓我在這裡做一棵樹、一朵花、一株草,我願不願意呢?生活有太多東西無法選擇,城市裡的人,荒漠中的草,何嘗不是冷暖自知?
    
      鐵路沿線,很多在地圖上有著名字的小站其實就是一大片鐵皮房子,在陽光下反射著單調的白光,沒有綠色,只有亂七八糟的電線和天線與現代文明保持著聯繫。近格爾木時,看到巨大的鹽湖,琥珀色的湖水,淺水處可看到湖底沉澱著白色的鹽,湖邊,一片片白花花的鹽在太陽底下晃人的眼。
    
      青藏線
    
      我理解中的青藏線以格爾木為起點,相對於我後來走的川藏線來說,青藏線實在是太……太繁華了,全線都有修路的施工單位在熱火朝天地施工,在施工單位的駐地,飯店、衛生所、甚至髮廊……一應俱全。因修路,青藏線被分割得零零碎碎,走不了多久就走一段施工便道,堵車是常事。
    
      車是瀋陽金盃送往西藏武警總隊的十一座麵包車,一共兩輛,瀋陽司機。我坐的這車,按人物出場先後順序:四頭東北驢——鬍子和他媳婦、胖子和他媳婦,我,探親歸隊的老兵,兩個香港男孩,兩個波蘭女孩。
      東北驢是準備最充分的,在格爾木休整了一天,並備好氧氣袋等物,其他人都是剛下火車。
      兩個可憐的香港DD,先是走川藏線到巴塘……塌方,過不去,就從稻城轉到中甸走滇藏線,到了鹽井……繼續塌方,才改走青藏線。
    
      從格爾木開出還不到一小時,鬍子媳婦就吐了,自己解釋說是暈車,東北的男士們包括司機開始有流鼻血症狀出現。
      車過崑崙山口,海拔4767m。
      東北驢一路在輪流吸氧,胖子媳婦一直說胸悶,喘不過氣來。鬍子媳婦一直在吐,半躺在座位上哼哼,晚飯也吃不下,吸氧沒有起色,西洋參含片也不管用。
      
      車過五道梁……
      五道梁的海拔是4600m左右,以下引用自由感覺的原文:
      ……五道梁被稱為了青藏線上的「鬼門關」。
      「五道梁凍死狼,一邊陰來一邊陽,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喊娘!」
      這裡地勢呈凹陷狀,空氣流通不暢,空氣中的含氧量因此僅有平原含氧量的40%,加之高海拔,所以氣候也就極其惡劣了。
      有不少人到了五道梁就曾因高原反應所引發的急性腦水腫、肺水腫而長眠在了青藏線上。
    ……
      事實上我去之前並沒有看到這麼嚇人的資料,所有的功略只是簡單地寫:到了五道梁,有高反的就該高反了……
      幸好這是夏天……幸好天氣也不錯。
      像是驗證前人的正確性似的,車上的人或多或少都開始或加重了不適。我的腦袋也是過了五道梁才開始隱隱的痛起來,像是被風吹多了,還感覺有點發熱,測了一下體溫,錯覺。
    
      天黑了,司機還在趕路,打算到了沱沱河再休息,一車人都無精打彩地歪著。
      快12點了,燈光掃射處,看到前面車堵成幾排,我的頭痛立刻加劇了一倍。下去一打聽,估計還會堵上很久,於是掉頭,回上一個有燈光的地方。
    
      鬍子去找到五個舖位,30元/床,招呼我過去。這是一間門面,裡屋沒有燈,黑乎乎的,兩張木床,其中一張是上下鋪,我當然是睡上鋪了,又高了一米多的海拔。昏暗中看不清被子是什麼顏色的,一股濃重的酥油味,已經計較不了這麼多,把衝鋒衣披在身上,再蓋上被子,倒頭就睡。頭還在痛,酥油味太重,進出鼻腔的都是怪怪的味道,睡不著,還不敢翻身,只要輕輕一動木床就吱呀吱呀的響,極其難聽。
      朦朧中聽到MM有氣無力地問鬍子:老公,到了拉薩我們怎麼辦?鬍子安慰道:打110。
    迷迷糊糊中頭痛在慢慢遠去,我睡著了。
    
      早上醒得很早,因為下床的胖子媳婦說想吐,連忙開頭燈給他們照明。一醒,她的頭又有點痛起來,出去碰見司機,問他睡得好嗎?他苦著臉說:「唉呀沒睡,沒舖位了,我們三個就坐在那瞇了一宿,頭腦勺痛得很,睡不著。」老兵也說沒睡著,頭痛,而且被子太臭了。
      跑到公路邊拍了兩張日出的片片,太陽還沒出來,天空越來越紅,我只來得及拍了一張彩霞滿天,就讓他們叫上了車,奇怪怎麼別人都沒有拍片的慾望。
    
      到了昨夜堵車的地方,長長的車隊還在等著,調不了頭的車子昨夜只能在車裡過夜。
    出來走了走,空氣清新,心情愉快地做了個深呼吸,甚至讓她忘了空氣中缺氧,看到遠處幾朵白雲在山腳底下戀棧不去,提醒人們這裡的確是高原。等待有些無聊,另一輛車上的的攝影師追逐耗牛去了,我卻驚奇地發現:頭不痛了。
      午飯在沱沱河解決,沿路都是川菜館,煮麵要用高壓鍋,比炒菜慢多了。但不管我怎麼讓師傅少放鹽,做出來的菜都是一樣的鹹,所以我沒吃飯。東北兩媳婦也吃不下,去吸了半小時的氧,把吸完了的氧氣袋充滿,再買了一盒葡萄糖針劑。
    
      可惜不管是吸氧還是葡萄糖,對鬍子媳婦都沒有用,隨著海拔的漸漸升高,她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一直迷迷糊糊地躺著,鬍子借我的體溫計量了一下,還好,沒有發燒,只好時不時讓她喝點葡萄糖。鬍子和胖子都在頭痛,鬍子回頭看看我:你的體力真好。香港兩DD也是有過輕微的頭痛,兩波蘭MM看起來也沒事,只有一個說過想吐。
    
      這裡是青藏高原典型的風光,廣漠遼闊的大地,一朵朵一層層一絲絲一縷縷不停變幻形狀的白雲,以藍天為舞台雪山為佈景,或款款而行或鋪天蓋地,放肆而自由。
      近唐古拉山口時變了天,下起雨來,車外很冷,車窗冰涼。鬍子媳婦很煩躁,不停地嘟囔:我過不去了……我過不去了……我要犧牲了……
    
      唐古拉山口到了,雖然下著小雨,一干人還是下車衝到瑪尼堆和紀念碑前作興奮狀或英雄狀。拍完片片一回頭,看見鬍子小心翼翼地把媳婦扶出車外,擺了個拍照的pose。可憐這麼漂亮的東北MM,被高原反應折騰得臉黃唇白,像個稻草人一般歪著,風一吹就要飄走似的,有氣無力地舉著蜷曲的手指勉強打出了個V型手勢。我忍不住對她笑道:笑一個嘛。MM沒有動,大概是沒有力氣動,眼珠往我的方向轉了轉,再轉回來,對著鏡頭呲了呲牙齒,做了個痛苦萬分的笑容。
    
      趕到那曲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吃了點東西,司機原想住上一晚,考慮到那曲的海拔也很高,擔心鬍子媳婦頂不住,決定連夜趕到拉薩。
      車從那曲開出後我就基本上處於半昏迷的睡眠狀態。醒過兩次,一次是司機停車去洗把臉,聽他們說剛才他已經洗過一次。另一次感覺到車猛然一停,司機說:不行了,要瞇一會。然後直接趴在方向盤上,全車寂然無聲,我旋即昏睡過去,也不知何時又開的車。
    聽說拉薩快到了,大家都醒了過來,司機一個勁咕嚕著給自己打氣:看見樹就到拉薩了……看見路邊有兩排樹的就是拉薩了……
    
      路邊果然奇跡般出現了兩排樹,接著一片燈火映入眼簾,溫暖啊,鼓舞啊,海拔一降,連鬍子媳婦的精神都好了很多。
      凌晨五點,經過四十個小時的顛簸,我安全抵達拉薩。
      拉薩還在沉睡之中,大約是剛下過雨,地面還是濕漉漉的,寂靜的街道偶爾有出租車馳過。車子就停在布達拉宮面前,布宮上面沒有一絲燈光,黑沉沉的,像個巨人,縱然睡著了也氣勢逼人。
    
      大伙作鳥獸散,我和香港DD向八朗學方向走去,一邊打電話去問,幾個背包客聚集地都說沒有床位,只有八朗學還剩一個標間,香港DD過去了。
      凌晨五點半,我背著包站在拉薩無人的街頭,不知所措。
<< 一點建議供參考歸零狀態之----拉薩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