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我的雲南西藏之旅吃住行及感受[滇藏線篇]記當年我進藏(七)拉薩情結上 >>

記當年我進藏(六)從格爾木到拉薩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記當年我進藏
    朱宏洲 2005.6.24.
    (六)從格爾木到拉薩
    11月12日中午12時半(這是指北京時間,當地時間還要早兩小時不到),我們終於又乘上了汽車,繼續著向西藏方向進發。這次,只有我們一輛車。四川來的同志們,絕大多數都已陸續地離開了這裡。但是,我們車上的大多數人還是屬於他們的。汽車基本上是向南偏西的方向沿著格爾木河順河而上的。當駛過布爾汗布達山的南山口以後,還是順河而上的。 接下來,汽車爬上了一個高坡,又駛過了一段平地,便到達了一個離崑崙山不遠叫做「納赤台」的地方。
    納赤台附近,環境比乘坐汽車以來的其它任何地方要好。有山有水,有樹有木,使人感到一股清沁。據說,納赤台是當年文成公主進藏時在此梳妝打扮和歇腳的地方。因為,前面就是那藏民族聚居的地方了。 納赤台的藏語意思是放過佛像的地方。相傳,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相親進藏時,當他們一路風塵撲撲地感到萬分疲勞又饑又渴的當兒,他們在此發現了泉水,因而放下金佛歇腳飲水起來…從此得名「納赤台」。在這以後,這裡便成為漢藏民族團結和睦的象徵性紀念地了。不過,我們並沒有在此多作任何停留,而是繼續著前進。前面就是那被世人譽為萬山之祖的崑崙山了。
    崑崙山是我國最長最寬的山脈,其平均海拔高度在5500-6000米左右。6000至8000米左右的高峰有許多個。在此看這崑崙山好比人走到了城牆下,它魁梧挺拔地貫通於東西兩頭,真像是橫空出世那樣,好不叫人肅穆起敬。在這裡看那山,統一地上半部分是白色的,而下半部分是灰色的。它們的相間部分形成了基本上是筆直的一條線——這就叫雪線吧。雪線的高度大約是在4200米左右。由於山勢越來越陡峭,汽車並不是直線行進而是彎彎曲曲地前進著。午後三點多,我們到達了山頂上的「山口」。司機特意為我們停下了車,一方面叫我們歇歇,另一方面是叫我們在這裡拍照留念什麼的。可是,在那個時候誰會有照相機啊。那裡,朝東方向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崑崙山口海拔4767米」。我們下得車來看那山,山上一片皚皚白雪,尤其是向東看那山竟是那樣的明亮,似乎閃閃地發著光芒呢!不遠處還有一座挺拔的山峰,猶如一位仙女婷婷玉立在那裡。寫到這裡,讓我借用毛主席的那首詩辭《沁園春——雪》裡的幾句話:「…山舞銀蛇,原馳蠟像,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真是最好不過的描寫了。由於山上的風很大,冷得我快要嗦嗦發抖啦。於是大家快快地上得車來,繼續著前進。
    過這山口以後,現在可以說,我們真正的踏上了名副其實的青藏高原了。也不知是天氣太冷還是有所高山反應,我感覺到很冷外還感到有點兒頭痛和一種莫名的不適。另外,還有那定時的胃痛。這回,我可學乖了:每次吃飯,我總是多買上一二個饅頭藏著,以便在必要時啃上幾口。雖然不能徹底解決問題,但也可以緩解許多。
    回轉頭去再看那崑崙山,它也不虧為是一條巍巍「蟒」崑崙啊!
    十九點以後,我們到達了一個叫「五道梁」的地方。聽司機說,我們今夜就在這兒吃飯和歇夜了。可能是這兒的條件很差罷,我們突然來了那麼多人,伙房裡來不及提供給我們吃的。所以大家只好圍著火爐默默地烤著——也不知道是情緒之故還是身體之故,大家都是沉默寡言的。大約個把小時以後,才算開飯用餐啦。可是,誰也吃不上多少,就去睡啦。老樣子,我與章程擠在一塊兒。由於頭脹,一晚沒有睡安泰。
    第二天早晨是六點半上車,沒有吃也沒有洗,昏頭轉向地上得車去。在車上,大家都雙合著眼睛似睡非睡的坐在那裡。任憑司機怎麼開,一切聽由上帝的安排啦。
    順著早晨的陽光,遠遠的看到羊群在吃草。但是,這羊群的規模並不像我想像中的那麼多。也只能說是稀稀拉拉的,一點也不密集。偶爾,也見到不遠處有一二個帳篷。黑色的,可能是用牛皮縫製起來的。走近了才看清楚:帳篷的四周用繩子拉著。其周圍還挖著一圈溝,可能是防備野獸的吧。溝旁還插著許多白色的豎向著的旗子,看得清上面還寫著什麼字呢。還在多處見到一堆堆石頭,也同樣在其上面寫著——不,是刻著我所從沒見過的字——藏文。少數石堆的頂端還放著一個牛頭骷髏,挺嚇人的。有人講,這種石堆堆叫做「瑪尼堆」。
    直到中午時分,我們才到達沱沱河,又名托托河(它是長江的發源地)。在這裡,我們例行地停車吃飯。也在這裡,我第一次與牧民接近。他們(她們)的穿打可以說只是直統的一件翻轉皮袍子,腰間用繩子紮著,使上半身顯得很寬鬆的樣子。在這寒冷的天氣裡,有的還將臂膀伸在外面,赤露著小半個身子。他們(她們)個個腳登自製的高統羊皮軟底靴。男的身上都佩帶著一把尺許長的刀子和一些銀製的打火刀等日用物;女的腰間和頭上則裝飾著許多瑪瑙和各類銀飾物。不分男女,人人都紮著辮子。不過,男人是一根單辮盤在頭上。女的則紮著許多辮子,垂掛在背後。在女人的臉上還塗滿了一層紅色的東西,只露出兩隻滴溜轉的眼睛;有的由於這紅色東西的乾裂而剝落,顯出一塊塊本色皮膚。看上去他們(她們)都很髒,並且身上都帶著一股濃濃的臊味…儘管他們(她們)裂開著嘴微笑地向你一搖一擺的走過來,也定會將你嚇得根根汗毛都豎起來!
    沱沱河附近的牛羊顯得多起來了,有時候是一大群一大群的。粗看,那牛是黑色的,羊是白色的。但是你細細地看去,有趣的是:那黑身的牛大都是白花臉,而那白身的羊則大都是黑花臉。這羊與我們經常看到的綿羊差不多,就是個頭略微大一點。而這牛與內地的水牛也差不多,但是身上的毛很長、很密,尤其是尾巴上的毛有時能見到它豎起來,篷篷的一大堆。我知道,這種牛的專有名稱叫「犛牛」。
    過了沱沱河,還有叫「通天河」的。可想而知,所走的路是越來越高了。可以馬上接壤天際啦。
    自從乘上汽車以來,我總感覺到路與非路之間沒有太大的差別。山上的路和山下的路一樣,如果沒有兩旁的排水溝,你根本看不出是路或不是路。唯一的不同,可能是路上肯定沒有雜草。還有,間或你會見到在路的邊上有時堆著一小堆一小堆的泥石,這是養路工人們為修路而作的備料。有時候,你也會見到三五個人們手裡拿著鐵鍬或推著小車正在風寒裡勞作的情景。在這高山缺氧、環境惡劣的情況下如此勞作,真是值得人們所敬佩的。
    午後兩點半光景,我們到達了「唐古拉山口」。唐古拉山口海拔5072米,此山口又比那山口高出了300多米。唐古拉山是青海與西藏的分界線。至此,我們才算是將一隻腳跨進了西藏,另一隻腳卻還留在青海呢。
    傍晚才達到安多。在那裡快速地用了飯之後,又是急速地上車趕路。我要補充著說的便是在吃飯的時候,仍然有牧民穿杈其間。由於天色將晚,他們好叫我害怕呀!
    深夜裡,才到達西藏北部地區的行政中心黑河,當地人叫「那曲」地區。勞累了整整一天,沒吃沒喝的不算,還得有極強的憋勁,不拉不撒。我匆匆地趕向廁所,可是裡面黑得什麼都看不見,並且臭氣熏人,弄不好還會闖成滿腳都是屎嘎嘎呢。於是我獨個兒轉向屋後沒人的地方去方便了。人靜夜深的,既沒有月亮,也沒有風,可是天空明麗,連一釘兒雲也沒有,星星眨巴著眼睛…我彷彿感覺到天好像近了許多。正在我沉浸於遐想之時,突然一個念頭閃出:有狼來嗎!東西張望之後,為了保命起見,還是速速地離開這兒吧。那場屎肯定是拉得不徹底的,那也只好如此了。
    接下去便是第三天(11月14日,星期一),還是老辰光開車。朦朦朧朧的感覺到車一直在無休止地奔跑著,並且速度好像比任何時候都要快。可是,幾個鐘頭以後還是沒有到站。肚子早已餓得壁貼著壁咕咕的作響。完全失望了,只好閉著眼睛吧。但是,這一生難得一見的情景怎麼能讓它無緣無故地溜走呢,我捨不得。於是,我還是強睜著雙眼,以求得一飽眼福。
    終究不枉有心人。我靠著坐在司機一側的優勢,老遠地看到有人在路邊一上一下的正在幹著什麼。當汽車開近了,又從她身邊開過了,我才看清楚,原來是個磕長頭的。
    西藏人民都督信喇嘛教,它與佛教是同宗異派。磕長頭便是她對佛的一種完全誠心達意的境界。我見到她身佩護具,手套硬物,以立正姿勢起,雙手併合於胸前,然後在胸口處觸碰一下,再在額頭處觸碰一下,再直伸雙臂指向天頂;然後俯身曲膝成下跪狀,兩手自然分開觸地,再靠向前的衝力,雙手同時慢慢的滑向前方,直至兩手完全伸直,身體和額頭完全著地為止;然後手指不離地,收身跨步(通常是三步)至指尖處,起身站立…照此循環不止。如果需要離開或碰到汽車過來急需避讓時,就在指尖處劃線或放一小石子以示記認。實在來不及或搞不清原來位置時,也只能退著數不可進著計。就這樣,她們或他們要從遙遠的地方,例如從青海磕著長頭直到聖地拉薩的大昭寺門口。千巴公里路啊,這需要有多大的意志和毅力啊!——她們或他們都不帶衣食,全靠化願。
    一路看來,帳篷越來越少啦,泥堆石壘的房屋多起來啦,刻著經文的石頭堆也多啦,有著宗教意識的白塔也可見啦;當然,可看到的人和牛羊也更多啦。引起我興趣的倒是那貼在屋邊或其它牆壁上——有時候平放在地上的一個個黃褐色的園形東西,是什麼?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次,當汽車開到離這些東西很近的時候,我憋不住地大聲嚷了起來:「貼在牆上的園東西是什麼呀?」,好心的司機接嘴說:「——是牛糞餅,當柴火用的」。是呀,有人就得有燒。這裡沒有樹木也沒有莊稼,燒什麼?燒青草!不,青草要餵牛羊。牛羊拉出來的屎還不仍舊是草啊,只不過其營養都被取掉了罷。燒曬乾了的牛糞確實是件一舉多得的創舉。據說,用牛糞烤出來的饅頭,四面焦黃,可香著哩。
    在整個那曲地區境內,全是遼闊的羌塘草原。那裡雖然牛羊成群結隊,野羚羊、野毛驢隨處可見。(在安多吃飯之前,看見有人在打野馬。我也癢癢的,差點兒也掏出槍來,與人同樂。)但是,有的地方竟屬於毫無人煙的、神秘的無人之地。草原像海洋那樣,一望無際啊!這些,都給初來乍到的人們留下了無窮的遐想。
    車至當雄,正值響午。例行是停車吃飯。在吃飯的時候,還是有牧民可以見到的。不過,這裡牧民的衣著與前面我說的已有了些差別。有的已不是穿那直統的一件翻轉皮袍子了,而是穿著看來像是用羊毛編製起來的白色袍子。偶爾,也有穿著染黑了的那種袍子。穿著方式與我在前面所說的大體相同。這回,在感覺上要平和得多了。但是,仍舊使我感到有些詫異。吸引著我的眼球不停地向她們(他們)作全方位的掃瞄。
    當雄的藏語意思是「選擇出來的好地方」,它是拉薩市的一個縣。在這裡,已經建造起了應當算是世界上最高的民用飛機場了,海拔高度為4,200米。不過,這個機場當時好像對一般居民是不開放的。到了當雄不等於已經到了拉薩,因為這裡離拉薩城還遠著哩。
    開出當雄大約有兩個小時光景,又經過了一個叫做「羊八井」的地方之後,汽車由原來的向西南方向轉而折向東南方向前進。沒多久工夫,只見前面到處都是熱氣騰騰的,倒像是走進了千家萬戶的古代村落。炊煙四起,白霧繚繞,又好像是進入了神鬼境地!你看過西遊記嗎?鬼神出沒,不都是拔地而起的有一股雲煙麼?走近了,卻原來都是大大小小的溫泉或則純粹是一種地熱現象。這是一種有直接開採價值的地層資源啊!
    情景更迭,美不可言。當你還沉浸於洗著溫泉浴的時候,前面卻又改換成了一種古代莊園式的場面:用樹枝木樁長長地包圍著一大塊一大塊屬於你的地盤,裡面蓋起了屬於你的茅屋小樓,再種上幾枝桃幾枝柳什麼的,幾隻羊幾頭牛和一些雞在裡面攸游覓食,青稞金燦燦,酥油香噴噴,穿著大紅大綠長袍繫著花圍裙的姑娘正在那裡縱情歡笑,穿著黑色藏袍的老阿媽正在門口的陽光下用長筒打著酥油茶,門上掛著潔白的哈達,門前屋後都插上了寄予希望和消災避邪的旗子,阿爸手裡捻著羊毛線正趕在回家的路上…這就是拉薩近郊的農業區——堆龍德慶縣的濃縮寫景。
    下午五時光景,汽車在全藏最大的寺廟——哲蚌寺前駛過。然後,可以看見由石塊沏就的方形古堡式的房屋越來越多,並且越來越密集。緊接著,汽車在一個山包(布達拉宮)的後面,綠林(龍王潭)的前面竄過。最後,來到了一座清真寺的東北邊——拉薩市招待所——這便是我這次進藏分配前的最後一個落腳點。
<< 我的雲南西藏之旅吃住行及感受[滇藏線篇]記當年我進藏(七)拉薩情結上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