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四川-西藏南線北線二次進藏之所見所遇 >>

記當年我進藏(八)拉薩情結下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記當年我進藏
    (八)拉薩情結下
    下面的書信,均記錄著我當年挺進西藏的經過。我不打算去修改它了,以使保持原汁原味。
    
    敬愛的爸爸媽媽:
    進藏幹部的調配工作,是有西藏自治區工作委員會(簡稱:工委)組織部幹部處負責的;工人則有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簡稱:籌委)民政科負責的。至於我的工作分配問題,原先打算把我暫時留下來,慢慢再說。12月5日,我又到幹部處去催促分配工作的事情。原先常接待我的那位趙同志,下鄉去勞動了。換來了姓朱的和姓王的二人。我們沒談上幾句話,姓王的這位同志就把我帶到了旁邊的接待室裡,繼續著我們的談話。他說:劉處長的意見給你三個單位,叫你自己決定去哪都行…別人從沒開過這個先河——是給了你優待的。接下去他說,去電廠如何?我說,在哪裡。他回答我說,在納金。我又問了納金的位置。他說,在拉薩東面42公里處。說實在的,電廠我很喜歡,但是離拉薩太遠啦。誰知道再過去將會是個什麼樣兒的呢。要是同過來時所路過的那樣,那太寒心了吧。還是別離開拉薩為好。王同志看著我沒有支吾,於是,又接著說:去林場呢?我索索地問著,離這裡有多遠啊?!在梗張,拉薩東面200多公里處。在我心底裡猛地大叫了起來,啊——二三百公里!比上海到杭州還遠哩!別去,別去。我懂得林場肯定是美好的,但是實在太遠啦。決定,不能表態去。於是,我又發問還有個是什麼單位。坐在我左手傍的老王用右手拍著我的肩膀笑咪咪的說:你這小鬼倒是挺精靈的,一定要把三個單位都聽齊了才表態呀。好,第三個單位是地質局。啊,——地質!在我的腦海裡,突然閃現出了在格爾木時所碰到的那位愛唱歌的姑娘…於是,我又問地質局在哪裡。老王向右轉過身去用手指著窗外說:喏,就在這北山的山坡旁。我用眼光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也不知道是那一所。反正它是在拉薩沒跑的了,看上去最多只不過二三公里路吧。我感覺這下可以點頭了。老王繼續向我介紹著說:他們那裡今年8月份才成立(局本部)黨支部,黨員人數不多…不過,你去了以後,便是叫你改行了…是呀,我抉擇了來西藏(西天)是與天鬥。今天,我選擇了去地質局是決定了與地斗啊。
    我的調動工作就這樣搞定啦。有老王向我開具了介紹信,並當場與地質局電話聯繫,說定了再過幾天他們派車來接我,叫我在招待所等著。
    12月11日是星期天。下午,按例是四點鐘開飯。可是,直到六點鐘還開不了飯。因此,有個急性子的人竟與伙房裡的幾個人先是吵嘴,後來發展成打架了,幾個人扭作一團。大家勸了好久,才勉強將他們拉開。就在這個時候,地質局裡卻開車來人接我了。考慮到如果是餓著肚子去地質局,就可能再也沒有吃的啦。再說,今天這裡是吃油炸餅,機會難得。所以,我向來接我的同志說明了情況,要求再等一等。就這樣,我花了一斤糧票和六角錢,吃了四個餅子和一大碗稀飯。然後,隨車離開了招待所,去向我的新的工作單位——西藏地質局。
    車從布達拉宮山後開過,又經過一座小橋以後,就徑直往北開去。最後,爬上了一個坡就停車不走啦。陪同我的那位同志,叫我下車並提示我無需拿下行李,放在汽車上等待明天再過來取。於是,我只提了個網線袋和小背包,跟著他繼續往山坡上走。天很暗,幾乎什麼也看不清楚。他把我帶到一個小院子門口後,叫我在此稍等,他去叫人。我等了好久,才等來了一個自稱是人事科的人。我們寒酸了幾句以後,他替我拎著網線袋,又帶著我繼續往山坡上方走。最後,來到了一個說是地質局的招待所裡。他看了看手錶(時間是九點半)後說:都到部隊那邊去看電影了,所以一個人也不見。他點燃了根蠟燭,為我稍作安頓和關照以後,就走啦。他走了以後,我才定下神來。(說實在的,剛才一路上坡走來,非常吃力,竟是氣喘噓噓的,表現出了有走不動的樣子。)我用手電筒照了照四周,這可把我嚇壞啦。這原來是一個廟宇的殿堂,四周的菩薩都瞪著大眼正在看我呢!儘管這裡的菩薩都只不過一米大小,但也足以嚇人的啦。左右兩邊靠牆的地方各排著一排統鋪,大概有十來個人住著。我的舖位就在左邊的中間,還算「安全」。我強裝著鎮靜,鋪展好被褥,只脫下外套就和衣而睡了。可是,怎麼也睡不著。深夜快一點的時候,隱隱聽到遠遠地傳來了一片噪雜的人聲。人聲越來越近,我一骨碌地翻過身去成俯臥狀態,並將左右手都插到枕頭底下。因為,那裡我預先放著電筒和手槍。我將頭轉向右邊門口,並微閉著眼睛,佯裝睡著了的樣子。聲音更近啦,最後都進得門來了。在談話聲中可聽得出有人像是蘇南的,可稱得上是半拉子老鄉呢。其中一位蘇南人,就睡到我的右邊。於是,我才舒坦下來。但是,我這個人不善於言談和交際,所以沒有與他們攀談,讓他們各自地睡啦。聽著人家的呼嚕聲,我幾乎一夜無眠。
    第二天早晨起床以後,我提著熱水瓶去打洗臉水。可能是太晚了之故,已經沒有開水啦。我只好打了些溫涼的水回去。提到宿舍,我用凍僵了的手去揭熱水瓶的軟木塞,隨我怎麼揭,就是揭不下來。我對著軟木塞和手哈了好久氣之後,才算勉強把它打開。就此馬馬乎乎地洗完臉以後,就下山去吃早飯。早餐是兩個大菜餃和一碗稀飯,還算可以。吃罷早飯,我到人事科去正式報到,人事科的那位同志說,我分配在供應科當會計(但是,目前得去局財務科幫忙,待明年一月一日起供應科正式建帳)。說完,就把我帶到昨晚停車的地方——供應科。供應科的同志們熱情地幫著我卸行李、搭床鋪、搬桌椅、沏茶倒水的等等,非常熱情。據說,我們科裡總共有九人。現在,出差在外的就有五人。家裡的事情有姓郜的高個子負責著。我的住所暫時與採購員張訓同住一屋,過幾天再單獨給我一間。至此,我的這次調動工作已算塵埃落定,全部結束。
    自從10月8日接到調令,10月25日出發離開上海。直到11月14日到達拉薩,又到12月12日分配就崗,歷時總共65天。其中,純旅途時間為10天,跨越5131公里;在上海等待17天;在蘭州等待1天;在格爾木耽擱了10天;在拉薩招待所等待27天。這是一種比較直觀的說法,換一種說法就是:我這一次進藏,如同闖入了時空隧道。既在空間上使我跨越了數千公里;同時又在時間上使我跨越了數千年,使我看到了數千年前的人們遊牧生活方式的一幕…寫到這裡,我不禁要感歎:西藏啊西藏,待願您快快跟上時代的腳步,同祖國一齊走向繁榮富強…
    在拉薩招待所的27天裡,我還見過如下諸事,今在此再作個簡單的介紹:
    初來拉薩時,有兩件事對我的影響很深。一是,有一次我在布達拉宮東側街道上溜躂時,突然發現一隻野豬呵呵地從我的身前竄過,當時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那尖尖的嘴和長長的向外豎起的毛,雖然看起來個兒並不大,只不過二尺許,但這長相我是從沒見過的。後來又見過幾處,這才知道,這並不是野豬,而是放養著的家豬,同浙江金華那裡的一樣。再是,曾多處見到有一樣動物被刮了毛,外皮呈金黃色,額頭上用紅筆寫了個王字,四腳僵硬地趴在牆壁上,個頭大概有二尺來許。我好奇地走攏去,想好好端詳這是什麼。有個中年男子馬上也走過來,嘴裡咕嚕著什麼,我當然聽不懂,只得轉身就走。後來,細細想來這也是豬,只不過是被宰殺之後拿出來賣的。
    再一起,也是發生在這個地方。我看見一個老婦人在我前面橫竄過馬路,後面跟著大約有二三十隻小狗,鈴鐺響作一片。正當小狗們在馬路中央時,突然從後面開來了一輛飛快的貨車,當場壓死了六七隻小狗!老婦人當時被驚呆啦,後來她看著那被壓成紙一樣的小狗們的遺體,她終於哭了,哭得極其傷心。我看著,也不免有些悲傷。那老婦人養的小狗,絕大多數看起來像是我們畫張上的那種獅子,圓頭大眼,個兒一尺許,毛色多數是純白色的,也有純黑和黑白相間的。其中,還有幾隻是尖嘴巴的,同我們常見的狗樣子差不多,就是個兒小得多,也是一尺來許,腳顯得特別的短小。毛色均為黃色或帶一些花點、花紋的。在拉薩城裡,見不到有大狗。
    拉薩在藏文中的意思是為「聖地」或「佛地」。長期以來就是西藏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的中心。金碧輝煌、雄偉壯麗的布達拉宮,就是至高無上政教合一政權的象徵。我只知道它是歷代達賴喇嘛的坐宮。不過,它不對外開放。所以,我做不到對它有更進一步的描述了。大昭寺平時只對藏民開放,我們漢人是不准許進的。所以,也講不出什麼了。只知道裡面的大殿裡供奉著文成公主從長安攜來的釋迦牟尼佛像,還有藏王松贊干布、文成公主、尼泊爾公主以及大臣祿東贊等的塑像。再是門前的那棵「唐柳」相傳是當年文成公主親手種植的,它依舊粗壯地生長著。羅布林卡是「寶貝園林」的意思。它在布達拉宮的正南面,是歷代達賴喇嘛的行宮。裡面風景異常秀美,素有拉薩頤和園的美稱。遺憾,它平時也不對外開放。所以,也只能說這一些了。有待我以後爭取都去看一看,再向您們作深入的介紹。
    有一次,我一個人去了座落在大昭寺東南方向的赤江展覽館參觀。赤江仁波切是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之經師。那裡有個大院曾是他居住過的地方,今開闢為他的展覽館用以對他的罪惡進行揭露。大院之深紅色的大門面朝南,倒像是北京大院的那種氣派。裡面則是三層石頭結構的花柱樓房,左右有迴廊,形成走馬堂樓地環繞著一個天井,所有建築均以紅和藍兩色為主要色調。雖然與藏族的其他房子差不多,不怎麼高,但已足見其特色。底層各展室主要是人皮、人頭骷髏等之製品和用器以及用他的糞便做的「藥材」等等;二層各展室主要是金銀財寶和吃喝玩樂的東西;三層各展室主要是他的私生活用品。也許是因為白天不開燈的原因,裡面顯得很暗。所有的器物,均就此而蒙上了一層墨黑的古色,甚至也顯得有些陰森。
    參觀結束,我的感受有三:其一,身為喇嘛(和尚也)怎麼能有51個本土的和東西洋的老婆呢!其二,上層喇嘛的權力竟是如此之「至高無上」;其三,對民眾實在太殘忍毒辣。另外,我也感到非常奇怪:這麼一個規模不算小的展覽館,裡面看守的人竟然很少。參觀的人(如我)任其獨來獨往——要知道,這貴重的金幣、銀幣以及元寶等等只用一根繩子圍在被壓得彎下去的方桌的一尺之外啊!想來,誰都可以順手牽羊的。
    西藏人民是個開朗、活潑和好客、熱情的民族。她們(他們)連同老人和小孩,個個能歌善舞。平日裡,你隨時隨地都能聽到甜美嘹亮歌聲在空中迴盪。特別是在拉薩招待所西南邊的那個鞋店裡,他們兩男四女,一邊各自做著手中的活,一邊總是激情滿腔地唱著那裡的民歌。我差不多每天下午都到她們的門口去站——不,她們後來是請我坐在那兒,聽她們唱那無盡的歌。儘管我一點兒也聽不懂,可我還是想聽、想看,看她們的那種愉快勞動的場面。我們留下了一片無言的卻是永恆的友情。
    西藏民間住宅的屋頂既不用瓦也不用水泥,而是像草棚屋頂那樣先用木料做成支架,然後鋪上草料,再在其上面覆蓋上一種黏土——那裡叫嗄嘎土。為使嗄嘎土黏合良好,必須使勁地捶擊。西藏人民的傳統辦法是做上一個倒丁字形的木板拍子,然後多個人站在屋頂上邊唱邊捶——叫做「打嗄嘎」,那節拍、那情調真叫人流連忘返,百聽不厭。
    西藏實行國家補貼的方針,所以物價在總體上說比西北地區要便宜。工資是11類地區工資再加地區津貼30%。
    今晚,這古老的色拉寺第一次亮起了電燈。所以,大家正高高興興地在玩呢。我就乘此機會給您們寫此一信,並借此機會提前向您們拜個年。
    祝賀您們健康快樂!
    兒根瑞1960.12.24.
    (當事人說白:
    一、此信在抄錄時,已對「敏感詞語」有所刪剔或修改;
    二、前面已經說過的和這次說的總共才八「幕」,這僅僅是我24年西藏故事中的一個緒。其他的故事,請君等著,聽我慢慢地講來。2005.7.9.)
<< 四川-西藏南線北線二次進藏之所見所遇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