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CITS 中國國旅.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  CITS 中國國際旅行社-西藏拉薩旅遊網客服信箱
<< 記當年我進藏(八)拉薩情結下扎木基地自然景色之贊與歎 >>

二次進藏之所見所遇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二次進藏之所見所遇
    引言:這是我於1965年4月16日寫給父母雙親的信之部分摘錄。
    1964年初,我隊曾從拉薩遷移至青海格爾木。後因工作重點之再次轉移,所以又得從青海格爾木搬遷到西藏的昌都地區——扎木。這裡所記錄的便是我當時重返西藏時,途中經過的一點兒所見所遇。
    
    …於是,我於3月26日又離開了格爾木,隨隊遷往昌都地區。從而形成了我的第二次進藏之舉。
    3月30日午後,轉經拉薩。久別重逢的拉薩,現在變成了一個規模宏大的建築工地了。高樓大廈和柏油馬路隨處而起。展望不久的將來,拉薩必將「返老還童」成為西藏的第一座既古老而又現代化的大城市。
    在拉薩,我們住了兩夜。然後繼續著往東而行,途經這段陌生的路是極為有趣的。越過拉薩東首的米拉山以後,便進入了一個山青水秀、伎倆無窮的原始森林地帶。汽車逶迤而進,極目可望的是:半邊是春色常在,粗壯的松杉樹木無畏地竄入雲霄,滿地皆是花紅草綠;另半邊是嚴冬連綿,白雪皚皚,寒風凜冽。在這裡行車,一會兒叩山越水,一會兒聞香見彩…實在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這是多麼生趣、多麼誘人的地方喔。
    我們隊的住地,也是這個樣的。清早起來,常常是大霧瀰漫,細雨綿綿,空氣特別的新鮮。令人分外爽快,猶如生活在仙境神界。傍晚的情景,亦決不遜色。夕陽西斜照山腰,團絮雲霧手可撩;滿園花枝飄又搖,喜得人們瞇瞇笑。如此好的景色,遺憾我沒有照相機把它拍將下來,恭惟我二位老人欣賞留念。
    聽司機介紹說:這種原始森林一直延續到昌都西邊的白馬附近,全長400多公里。這裡的景色顯然與青藏路是不可比擬的,二者竟具天壤之別。前者平坦安穩,氣候條件差;後者崎嶇險阻,氣候條件好。
    說了好的一面,再說說不好的一事——不過,已經是事後之說了。所以,敬請不必惦掛。說過了,就完事啦。
    其實,早在3月中旬我就該走的。那天,我正在搬行李準備上車之時,司機哭喪著臉求我們隊長說,有一個外單位的女同志要搭車去林芝。我又不願意與女的同車,所以搬下行李沒走成。想不到,這輛車在快到林芝前的地方翻啦。幸虧人一個也未傷著,只是將60千瓦的柴油發電機傾倒在路旁…
    3月26日中午,我押車離開隊部後,汽車開到了運輸站就停下沒走。直到傍晚時分司機才告訴我不走了,等我們隊上還有三輛車明天一起走。
    第二天清早上車之時,柴油機修理工王某要與我同乘。我厭他光瞌睡話少,就賭氣移了車。與倉庫保管員趙某同車,我們押的是勞保用品。我的行李等仍舊留在裝著一台車床與一台牛頭刨床以及一些小電機的車上。那輛車,最後有段某與王某同坐。
    一路行來,我在前面已經說啦,可稱是平安而愜意的。我們於4月2日下午到達了扎木,住在一所軍校的辦公樓裡。由於路途的勞累,所以就較早地睡啦。我與趙某軋鋪,另外還有李某等人同住一室。
    正當我們剛剛進入夢鄉的時候,卻有步校的人來說:你們地質隊的車,在幾幾道班上翻車啦…
    當時決定,有李某、趙某與司機竇某、李某馬上去救護…
    當天晚上,立即將受傷的段某與王某送到了扎木人民醫院治療。同時,捎帶回了我的一些零星東西。翻車的司機因為沒有傷著,所以仍舊留在道班上,等待聽候處理後面的事情。
    有趙某他們向我轉說,道班上的工人們講給他們聽的情景:那車是在下午三點鐘光景翻的。那時你們的一個人卡在車裡,怎麼也出不來。我們花了很大工夫,才勉強把他拉出來…公路上,看著一片狼藉,東西散落滿地都是。尤其是我的那些東西,行李卷散開著壓在牛頭刨床的下面,熱水瓶、鬧鐘、臉盆、鏡子、收音機(五台,都是幫別人修的)以及在拉薩剛買的老虎鉗等等一些硬東西全都破損啦。書籍、筆記等也破的破,丟的丟;衣服也有被攏破的和攏贓了的…
    王某因為靠著車窗坐的,所以臉和頸部被車窗玻璃劃破了多處,幸好沒有傷著大血管;段某因為坐在中間,被車箱和車頭擠壓著,出不來。將他攏了出來後說是小腹部疼痛,還不能小便。其內傷,可能是比較嚴重的。不過,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
    後來,人們將車床等攏回來的時候,又為我檢回來了行李和一些小東西。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蘇某叫我修的那塊蘇聯基輔牌手錶,竟成了一塊銅皮啦。
    這件事,看來老天爺蓄意要整我的。可是,閻王爺一翻那生死簿,看我還沒有活到個零頭數呢!所以就使了個鬼使神差的辦法,要我不斷地換車。以偷梁換柱之計,換得個捨財保命之策!
    我生來就是不能上天,只能入地的料。所以,還是閻王爺說了算。天不容我,地容我也。
    其實,翻車的事情,早在1962年的冬天,我就遇到過一次。那是一次晚上看戲回來,就在家門口的山坡上(此時,我們住在拉薩大橋南面的蔡覺林卡),司機將車開到路邊的溝裡去了。因為是上坡,路況又極差,所以車是慢慢的向右邊傾倒的。不過,我剛好是靠著右邊車槽站的,許多人都壓在了我的身上,把我壓得氣都透不過來了。告訴您們,這僅僅是一次有驚無險的翻車實踐而罷。
<< 記當年我進藏(八)拉薩情結下扎木基地自然景色之贊與歎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0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 Yahoo!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