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青藏初行錄(九)之情迷扎什倫布青藏初行錄(十一)之林芝路上 >>

青藏初行錄(十)之江孜感動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十、江孜的感動
    宗山英雄
    離開扎寺回賓館,與早上約好的一位四川出租車司機匯合,談妥200元包車前往江孜。日喀則與江孜距離90公里,有一條平坦筆直的柏油路相通,由於在扎什倫布寺花了多半天時間,司機大概也想早點「完成任務」,把桑塔納開得飛快。
    本來可以稍微偏離大路一點,去看看頗有名氣的「夏魯寺」(離日喀則僅20公里),這所九百多年前創建的黃教寺廟,在元朝時最為鼎盛,不但元朝政府給予大量財力支持,還派了漢族工匠協助擴建,斗拱黃瓦,歇山屋頂,帶著很濃郁的元朝風格。加上宗喀巴成名以前最偉大的佛教學者、著名的大藏經《丹珠爾》編撰者布頓仁欽珠擔任該寺住持,可謂盛極一時。畢竟時間倉促,車子走過夏魯鄉也只得與其失之交臂。
    不到一小時,我們已經看見孤城屹立的宗山古堡了。司機先是從一條塵土飛揚的小路,穿過一個疏落殘破的小村,從壘著泥磚的院牆格局來看,估計是當地漢人的村落。在這條狹窄的土路上,還得多次減速或停下與來車讓路才過得去,司機抄近路,我們也當多見識罷,不多久車子左拐右拐的就來到宗山腳下白居寺前。
    白居寺藏語稱為"班廓德慶",意為"吉祥輪大樂寺"。白居寺最出名的是那座1414年動工,歷時10年才建成的菩提塔,由於塔身是由近百間佛堂疊建而成,塔高40米,塔內佛堂、佛龕以及門楣、門框、壁畫上的佛像競達十萬個之多,因此人稱「十萬佛塔」。它的另一特點是融合一度互相排斥的薩迦教派,噶當派和格魯派於一寺,形成宗教上很少見的和平共處,令供奉及建築風格都兼有眾家之長的寺廟。
    白居寺前是一條賣各種粗糙小工藝品的小街,攤子一直擺到白居寺門口的轉經輪旁。問了票價要40元/人,剛好幾位老外在導遊帶領下走過,看門的沒太在意,我們便走近幾步進了院子看看寺內光景,對比之前的扎什倫布寺這裡就是小弟弟了,只有最靠近入口的十萬佛塔還頗具特色。各人同時舉起手中的DV和相機,一輪搶拍便退了出來,想想還是省下160元吧。這時看門的大叔(不像是喇嘛)才反應過來,我回頭看看,他還在罵罵咧咧的。
    今天已是第二回過寺門而不入了,可證我等只是匆匆遊客,別扯什麼淨化心靈,領悟天音的崇高境界,想想人家一步一長頭那才是神聖,慚愧慚愧!
    回到車上,沿白居寺右邊的路駛進一條藏民的小街,兩旁都是不太舊的兩層磚房,一式的紅簷白牆,突出的黑框藏式窗戶,毫無疑問這片定是藏民村了。屋前是一條約一米寬的水溝,但不是期望中冰涼清澈的雪水,只是髒兮兮的污水溝;溝邊多有栓著的牛在靜靜地吃草,(不是犛牛,卻是黃牛和幾頭黑白花牛!)也有幾位年老的藏民在街上站著,我們車子慢慢駛過,卻惹來人和牛都投過注視的眼光。
    穿過小街拐個彎,就已駛入宗山彎彎曲曲的盤山路,隨著新修的水泥路面上升,江孜城大片節次粼比的房屋就像個大模型般逐漸呈現眼前。
    江孜藏語意為「勝利頂峰,法王府頂」,海拔4020米,地勢比日喀則還高出幾十米。公元8世紀,印度高僧蓮花生大師讓吐蕃君臣品嚐甘露,該地以曾經品嚐天神甘露之味而得名為「年」,它位於年楚河上游,歷史上又稱之為「年堆」。江孜是古代蘇毗部落的都城,松贊干布的父親囊日松贊降服了蘇毗,江孜便成為貴族的封地。吐蕃王朝滅亡後,有贊普後裔見其山川地形具吉祥之勢,開始在宗山上修王宮居住。公元14世紀,薩迦王朝的朗欽帕巴白在宗山重建宮殿,被稱為「傑卡爾孜」(藏語「傑」是王的意思,「卡爾」意為宮堡),後來又簡稱為「傑孜」,逐漸演變成「江孜」。清代為江孜宗(縣),屬前藏噶廈地方政府管轄,清朝駐藏大臣有泰也曾在此屯兵,古城已有600餘年的歷史,比日喀則的歷史還稍為久遠一點。
    江孜是西藏歷史上僅次於拉薩、日喀則的重鎮,就對內來看,它南通亞東和康馬、崗巴、定結等縣,東往浪卡子、曲水、拉薩和山南地區,北與日喀則、白郎地縣相鄰;對外它是處在後藏經亞東通往錫金、不丹的路上,且地沃物豐,因此成為商旅往來的交通要道,發展成為溝通前後藏的重要通衢。
    眼前宗山之上的古城堡,不僅是江孜古代歷史的遺址,也是近代江孜藏族軍民在此抗擊英帝國主義者侵略,保衛領土主權的見證。宗山遺址就屹立在江孜古城中央一座孤山上,宗山高度125米,矗立在懸崖峭壁上的古堡群雄偉壯麗,易守難攻。
    進入20世紀,英國殖民主義擴張,英印總督寇松連續寫信給十三世達賴喇嘛,圖謀撇開清朝中央政府,直接與西藏地方政府交涉以滲入西藏,遭到斷然拒絕後,英帝國決意用槍炮敲開西藏大門。1903年12月,一支裝備精良的侵略軍偷越我國邊界,佔領亞東、帕裡等地。1904年3月底,侵略軍已逼近江孜。英軍頭子榮赫鵬以商人身份潛入江孜偵察守軍軍事設施。 4月11日,英軍佔領江孜,西藏軍民集中退守宗山,頑強的抵抗迫使英軍6月底從印度搬兵增援共一萬多人,絕對兵力和武器都超出藏軍,況且守衛宗山的軍民也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
    7月6日,英軍在炮火支援下向宗山城堡發起攻擊,7月7日,英軍用大炮在城牆上打開了一個缺口,守城軍民隨即以刀、矛、棍棒等與英軍展開白刃搏鬥,混戰中又誤燃了彈藥庫引起大爆炸。最後英勇的西藏軍民抵抗到了最後一刻,沒有一個人被俘,沒有一個人投降,入侵者死43人,傷35人,戰鬥以最後的四位壯士向著白居寺的方向跳崖殉國,壯烈犧牲而結束。
    這次歷史上非常著名的戰鬥被稱作「宗山保衛戰」,在長達80多個日夜裡,藏軍和百姓一次又一次英勇抵抗,同裝備精良的侵略軍進行了極為悲壯慘烈的戰鬥,數百英烈血染山野,長眠邊陲,充分表現了西藏人民忠誠和智慧,在侵略者面前寧死不屈的英雄氣概,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1961年,江孜宗山抗英遺址被國務院列為全國一級文物保護單位。1994年,列為全國百家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之一,江孜也有了一個響亮的別名------「英雄城」。
    雖然山上除了我們沒有其他遊客了,我們還是抱著崇敬之情走進城堡。如今這裡是「宗山抗英遺址博物館」,探頭瞧瞧裡面,可惜裡面除了幾門小鋼炮(須知它並不是藏軍的武器!)之類,感覺沒有什麼更充實的內容,因此,賣票小姐以打折票價也沒能套住這四個僅有的獵物。
    宗山在年楚河平原中央顯得非常雄峻,山體本身就顯得高而尖,山巖裸露,很少植物。城堡依山勢層層建立,最高處的塔樓更使整座宗山高昂挺拔。站在宗山上背向城堡一面可居高臨下縱覽白居寺全貌,全寺由一道象長城般的赭紅色高牆順著山脊蜿蜒環繞,中軸線上是紅牆白簷的措欽大經堂,十萬佛塔偏在西側,寺後則是白牆紅簷的扎倉僧房,由此望去,比身在其中更領會其氣勢。
    從白居寺將目光移向東南,緊貼山腳的是江孜舊城區,連片的平房屋頂密密麻麻的蓋滿了年楚河谷,再往前就是江孜城新區,同樣是密集的建築,但都是多層樓房,目前城區面積有2.2平方公里。城區與東面的乃欽康桑山脈之間是大段長長的樹林帶,樹葉已成黃色,整個江孜全貌盡收眼底。城堡正前方是石壁高崖,從城牆下看山腳,便是新開闢的英雄廣場,高柱狀的「江孜英雄紀念碑」聳立中央。
    在戰場遺址追憶戰事,許多遊記都是互抄幾句英雄戰鬥,英勇戰死,抄完了恐怕自己也不甚了了。今天我們即將離開江孜,我想再補充一節抗英侵略的後事,權當故事結尾,也作為對英烈的一點告慰吧。
    英軍在攻克宗山一周之後,於7月14日從江孜出發繼續向北進攻,8月3日侵入拉薩,當時十三世達賴喇嘛已退入內地,英軍根本找不著重要的談判對象。9月6日,英軍在布達拉宮內強迫我方接受《拉薩條約》,別說封建王朝一切都是腐敗,清廷已指示駐藏大臣有泰拒絕在條約簽字。拉薩市民不賣東西給侵略者,也不與英軍來往;英軍也瞭解到拉薩三大寺院有喇嘛一萬五千多人,準備起來抵抗;西藏東部有藏軍三五千人開始集結組織進攻,並且已有藏民出手謀刺英軍頭目榮赫鵬,雖然誤傷了他的軍醫,更令英軍如坐針氈;如拖延時日必被藏人擊退,那時大雪封山,如何行走,不餓死也要凍死。這幫侵略軍還是想到保命要緊,9月23日,灰溜溜的撤出拉薩返回印度。
    這段史跡在內地從50年代中期起,便有劉克的電影文學劇本《1904年的槍聲》; 60年代有高平創作的史詩《古堡》;80年代中期有藏族作家降邊嘉措以這次抗英事件為主線的長篇小說《十三世達賴喇嘛》;1997年同樣取此題材為背景的電影《紅河谷》,由馮小寧導演寧靜主演,是當年電影百花獎、金雞獎的大贏家,不過這部以人性與愛情為主的戲,與歷史感覺就距離太遠了。
    
    帕拉莊園
    在日喀則就瞭解到江孜有座典型的農奴莊園,或許與現在遊人們的興趣有偏,所以即使在網上對此都很少介紹,我們都是看過當年那部挺震撼的電影《農奴》的人,能在西藏親見真實的奴隸院卻極有興趣。從宗山下來,即驅車前往。
    江孜此處的農奴莊園叫帕拉莊園,規模列於西藏十二大莊園之一,距宗山東南方僅5公里左右,路邊本有一塊指示路牌,但又有一塊封閉修路的木牌,兩相看後,讓你摸不清該如何前往(現在路已修好,應不會有此困惑了)。不大一會兒到了原來進莊園的路口(此處一條直路進去1公里),看見道路已經鋪好了柏油路面,但一台壓路機和一台大卡車堵在路口,幾位藏族修路工在車旁歇著,我們心存僥倖下去問可否開進去,他們很「技巧」的回答:路才修通還不能走(我們還不至於糊塗到相信鋪了瀝青的路要保養幾天才能走),不走這條路進不去莊園。那語氣那神態已很明白的暗示,給點錢就有「商量」。好在司機來過幾回,扭頭仍然向前開去。過了幾百米,有一條同樣方向的土路口,這是一段常見的農田車道,雖然窄了點,但走小車絕沒問題,司機拐進去,也是不到一公里便已到了新柏油路裡面的盡頭,這盡頭處就是帕拉莊園的停車場。
    先是到了莊園主的家門口,是一個小小的門樓,上面掛著一塊大大的藍底金字名牌,用藏、漢、英文字寫著「帕拉莊園」。門口對面小屋(沒留意是否售票處)走來一位中年男子,讓我們買票進院,每人15塊;反應靈敏的女士們立即展開討價還價,結果給30元成交。
    帕拉莊園的第一代園主帕拉原是不丹一個部落的酋長,因不丹內亂遷到西藏,成了舊西藏的貴族,並取得西藏地方政府官銜。帕拉家先後有5人擔任過西藏地方政府的噶倫。上世紀帕拉家族三兄弟中老大土登為登擔任達賴喇嘛的「卓尼欽莫」(大管家);老二扎西旺久經營莊園,也封有「仁悉」(四品俗官)頭銜;老三多吉旺久擔任達賴警衛團的「代本」(團長)。隨著帕拉家族權勢的增大,帕拉莊園的規模日益擴展,整個莊園有農奴三千多人,在本村的「朗生」(家奴)有一百多人。
    1904年,英侵略軍焚燬了原在江孜附近江嘎村的帕拉莊園。抗英戰爭結束後,帕拉莊園遷到班久倫布村(就是現在的村子),歷經數十年其家族勢力不斷擴大。當時莊園主扎西旺久當過林布寺的喇嘛,還俗後又回來掌管莊園事務。到西藏民主改革前,帕拉擁有小莊園22個、牧場6個、總牲畜14250餘頭(只),佔有朗生(農奴)2440餘人。1959年,帕拉旺久參與叛亂並外逃,其莊園被政府全部沒收。
    在那男子的引導下,走進這座寂靜的五千多平方米的兩層莊園,從釀酒、紡織作坊到鋪著珍貴罕見白猴子皮裘的起居室,看到有人頭蓋骨做的酒碗,也看到莊園主到內地與國民黨官僚交往的照片,看到女眷房內當年難得的西洋首飾和香水、洋酒,還有一台家族圍坐打麻將的彩塑場景(有點遺憾還是不讓拍照)。我們原來認為的西藏地主也就是「土老冒財主」而已,看這個帕拉家族超過許多內地的財主,完全就是官僚地主階級的代表。
    走出莊園門口,斜對面就是帕拉的奴隸院,推開那扇陳舊的木門,面前是一個對我們完全陌生的情景。這是一個150平方米的院場,四面由簡陋的磚牆隔出十來間豬圈般的平房,僅一人高,最大的一間也就14平方米左右;院子另一端是一段上屋頂的台階。屋子沒有門扇也沒有窗戶,門洞上有書本大小的黑板寫著「片多家」「尼瑪瓊達家」、「邊巴倉決家」等「門牌」。據介紹當年(也不太久,1959年西藏解放前)這個院子就住著14戶農奴共60多口人,每戶「年薪」十幾克到二十克糧食(西藏度量衡中的「克」應是面積單位,一「克」還不到0.1畝地,遺憾莊園沒有對這個折換加以說明,相信難倒不少人。),也就是每年全家只能得到一畝多地產的糧食。再看看農奴們昏暗的房間,除了房中泥坑般的火塘上有個水壺,有些多兩個破罐,僅此而已,沒有任何傢俱,也沒有任何床鋪,只有灰黃的泥地和四堵煙熏烏黑的牆壁。此刻你可深深理解「一貧如洗」的真正含義了!
    部分房間還掛著當年戶主在解放後的照片,身後是他們分到的房子和牲口。最有震撼力的是在近出口處那張解放時有12位「戶主」一起合影的泛黃的照片(但願缺少的那兩位仍能看到今天),看著他們當時蒼老黝黑的臉,拘僂的身軀,那句生動而樸素的歌便隱約飄出「共產黨來了苦變甜……」。
    帕拉莊園是如今唯一保存完好的舊西藏貴族莊園,1996年,江孜縣委在保管維修多年後才將它對外開放。它表面上沒有太長久的歷史,但確是西藏奴隸制度以來的一個縮影(別忘了這情景延續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終結);它也沒有如何宏偉壯麗的景觀,但確是最深刻的解剖了人類階級社會對比的鏡子,也是我們這次西藏之行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地方。我們自覺不是什麼「左」得可愛的百姓,但我還是希望去江孜的朋友們都能去看看帕拉莊園。
    
    回程前的美食
    七點鐘太陽還未下山,我們回到了日喀則,趁著天色還亮,跑去市裡另一處長途汽車站(在上海廣場附近的汽車站是短途中巴和長途大巴客運站),這裡是小型包車和外地車的車站,想坐沙漠王子或韓國麵包車回拉薩的就得來這裡(由於來回交替,往往一天是沙漠王子,另一天是韓國現代麵包車),可以包車也可以零散合坐。我們訂了四位明天8點開回拉薩的票,137元/張,互留了賓館房號和司機電話,開車前才收錢。
    搞掂行程,心安理得回賓館腐敗去了。賓館餐廳裡就我們四位,廚師長在櫃檯旁看見我們,就瞧出我們行蹤,於是走了過來。「你們是廣東過來的吧?我做了六年粵菜,今天弄幾個你們嘗嘗」,更令人欣慰的是「就算20塊一位吧」!
    不多一會兒,清蒸鯽魚、涼瓜炒蛋、火腿扒津白等很地道的粵式四菜一湯端上來了,嘗嘗味道還挺好,真得感謝這位師傅,讓我們吃到了旅藏期間最精彩的一頓飯。
    次日一早,來到車站,見到司機和他的「現代」麵包車,給了車錢後車站還開出正規的車票,看來這裡客運管理還讓人放心。我們上車後還上來了三人也是去拉薩的散客。
    車子開出市區走上中尼公路,今天的感覺與來時就爽了很多。晨光散漫在整個雅魯藏布江河谷上,整個天空和河面都蒙在一種銀色和藍色的調子中,河面上薄薄瀰漫的一層霧氣,為這美麗的景色再添上變幻的情調。
    儘管回程車票多花了一倍的錢,畢竟車況比大巴好多了,還有空調,車速也快,再次證明一分價錢一分貨的規則。路過山口地段還可以停車讓乘客欣賞拍照順便「唱歌」方便。不過經過幾個路段,路面乾燥的泥土已被碾成粉末,這種塵土真是無孔不鑽,當車內又聞到那股土腥味時,害得司機幾回下車檢查窗戶門縫,尾門下面還得拿濕布堵住,想想來時的辛苦勁,今天這點土就算不上回事兒。
    由於還得繞道羊八井走,下午三點多才又回到拉薩。仍回商業賓館住,這次又以熟客套近乎將「豪華房」價再磨低到150元/間。稍事休息後,Call了幾家旅行社瞭解去林芝的情況。因為這是西藏的一條標準熱線,行程節目各家基本一致,就是價錢與住宿有所出入,左右對比還是在賓館樓下的中旅社散客部成交。四個人共收2500元,用金盃麵包車帶導遊,人數不超過8位,兩天一夜吃住玩全包。晚飯時分,女導遊就打電話來提醒明天旅行的安排和必要的準備,「最好買一箱蒸餾水路上喝」----喂驢呀!不過它的細緻工作還是值得稱讚的。


上載圖片:

<< 青藏初行錄(九)之情迷扎什倫布青藏初行錄(十一)之林芝路上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