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visittibet.cn China Tibet Lhasa Tourism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拉薩旅行服務電話:  旅行服務咨詢電話  西藏拉薩旅行網客服信箱
<< 青藏初行錄(十)之江孜感動青藏初行錄(十一)之太昭懷古 >>

青藏初行錄(十一)之林芝路上

所屬類別:西藏自助旅遊攻略
    十一、林芝路上
    清早七點,導遊小姐帶金盃麵包車來到賓館接上我們四人去吃早餐(今天同車的其他團友都沒有包含早餐提供),然後到亞賓館和酒店街上其餘團友。
    亞賓館上來的是一對深圳來的戀人和一位單身來游的中年廣州大姐,他們三人是在拉薩自組前往阿里時認識的,一共八人包了兩部大豐田去,昨天才探險回來。因為都是老鄉,又是從神秘的西藏更神秘的地方回來,少不了打聽他們一路上的故事,頗令人神往。車子再到北京中路的湖北賓館,接上車的是兩位三十來歲溫州的生意人,昨天剛飛到拉薩,大概對高原反應的種種說法早存戒心,昨天已托導遊幫他們帶備了氧氣瓶,水果和純淨水,相信參團費比我們高出一大截。連司機導遊一行11人向林芝進發了。
    快要開出拉薩市區時,在軍區駐地遇到20多輛軍車出發,一半的車上是戰士,其餘的就是設備車和物資車,浩浩蕩蕩走在前頭,好在出了市區軍隊轉去堆龍德慶方向,我們的車速才能提高。
    早晨的拉薩河罩著薄霧,白天常見的雲彩好像大都沒上班,只有緲緲幾片在飄著,兩旁的景物與在內地走到郊野的感覺一樣。大概剛起床就坐車,仍然有點睡意朦朧,加上剛剛聚集一起互相不熟悉,車內有點沉寂,二十多歲的導遊先是介紹自己,她原是四川人,小時候就隨父親進藏生活,家在八一鎮。為了調動大家情緒,她還毫不介意的亮起五音不全的嗓子,唱了一曲《青藏高原》,大家有鼓掌的、大笑的、暗笑的,這下真的讓我們的情緒活躍起來了。
    走了兩個小時左右,有人提議要方便,大家都下車活動一下。他們都往右面有土坡的地方走,我和阿倫到馬路另一面,那是一片不大的小樹林(看著象樺樹),然而走進二、三十米,樹木明顯比路邊的顯著金黃色,陽光穿過疏落的樹葉透進林子,更為樹林塗上秋之色彩。前面忽然見到一條蜿蜒而來兩米來寬的小溪,樹木生長到這小溪旁就沒有了。清澈的小溪倒影著清朗的藍天,小溪優雅地走了一個S形,對面環抱著偌大一片青草地,我腦海中浮現的完全是一幅歐洲的古典油畫。老天爺還嫌浪漫得不夠,綠茵草地上還有幾頭黃牛和兩匹白馬在悠然的吃草!我和阿倫那一刻大忽然闖入西洋式桃花源的感覺,不覺間已經進入了一個童話般的畫圖裡,兩人「哇」的一聲,便只有本能的舉起相機和DV把這片美景紀錄下來。等我夢醒般走回車子旁,對太太和阿貞說起剛才所見,她們大概覺得我和阿倫攝影的發燒眼罷了,竟然誰都沒有過去看看的意思,後來看照片和錄像時才高呼後悔。按照地圖的距離來看,那地方大概在邦傑塘草原區域吧。
    
    米拉山口
    快到中午,感覺道路一直是走在緩慢的坡路上,路旁山崗上林木茂密,滿山的樹林既有主幹旁的碧綠,又有樹冠的鵝黃,沒有大樹的坡腳上植被已從之前所見的黃綠色開始轉為黃褐色,間中又點綴著紅色的不知名灌木叢,煞是好看。開始見到遠處的山峰已覆蓋了半截白雪。在高原上走了這些天,我已經體會到在西藏越是快到高海拔,其感覺倒越顯得平緩,完全套不上內地那種「高山仰止」的感覺。然而就是在這一覽眾山小的地方,幾乎都是海拔5000米以上高度,不少人高原反應的危險,也正是在這種不經意間向你襲來。再走過一段筆直的路,天色漸覺陰沉,陽光不知什麼時候已悄悄收起,快到達一個轉彎處時,看見前頭跨路而建的一個大牌坊(簡單的一橫兩豎結構而已),老大的一行彩匾上寫「建設生態大地區,林芝謝絕污染環境」,無數的經幡從牌坊頂拉到路的對面,在西藏所經過的山口中,就數這是最大和最多經幡的,這裡就是林芝路上海拔5 030米高的米拉山口。
    米拉山是川藏線上一個著名的山口,雖然它沒有什麼廣為流傳的典故或神明,但因為它屹立於通往全藏海拔最低,號稱西藏江南地區的門戶,彷彿就是讓你別忘記這裡還是雪域高原,讓你對大自然還是要保持著謙卑敬畏之心而名聞遐邇。
    剛拉開車門就有幾位女藏胞,堵在門旁喊著我們聽不懂的藏語,兩位手中拿著一堆珠子梳子之類明白她們在叫賣,另外幾位手中拿著幾種紅色黃色的小紙片,看來也是在兜售。我們在四川九寨溝生活過一段日子,明白那是藏民過山口時,撒向山神土地祈求出門平安吉祥的符帖。雖然知道不過是一種風俗,過後頗後悔不買一點回來留作紀念。雖然我們都沒有買什麼,太太還是友善地將帶來的幾盒潘高壽潤喉片送給了她們。
    在牌坊腳下了車,車旁是新建的兩塊大大牌,一件寫著米拉山口,另一件是尼洋河谷地圖,頭上大片的五色經幡被山風吹的獵獵作響。我們所說的經幡在藏族叫「龍達」或「風馬」,用紅、黃、蘭、白、綠五種顏色代表金、木、水、火、土之五行循環往復,有精緻些的還繪上馬、鷹、獅、虎、龍五種動物代表生命的經久不衰。還有一說是紅色代表太陽,綠色代表生命,藍色代表天空,黃色代表土地,白色代表雲彩,這種比喻對我們俗人更容易記憶和理解。
    也許是米拉山要讓我們領略它的神秘力量,下車不到五分鐘,竟然飄灑起絮絮雪花,阿貞還是頭一回碰到下雪,高興得直喊幸運幸運。馬路的另一邊有福建省泉州市2003年援建的一座高大的犛牛石臥象,提名「雪域之舟」,用漢式石欄圍起來,旁邊是刻著米拉山口及標高的大石碑,自然成了每位過路遊人留影的地方。
    
    尼洋河谷
    翻過米拉山口不久,到了一個叫松多的小鎮,說是小鎮,只是近年廣東在這海拔4300米荒山谷中援建的三百米長的兩排路邊建築,基本上開滿了飯店、修車店、雜貨店之類。天空盤旋著鳴叫的山鷹,路旁趴著懶懶的大黃狗,真正成了羈旅中帶給你難得的溫暖、安全的驛站。我們在「江湖飯店」吃上一頓做得頗為不錯的午餐,願意補點錢的話,還可以點幾道藏香豬、山雞之類的好菜喝上幾杯。司機在旁邊修補了備用輪胎,然後又再上路。
    沿著尼洋河谷伴著奔騰的尼洋河而行,山腳路旁堆砌著不絕的卵石,可見這條古老的老河道千百年來已被水流切割下數十公尺之深,今日的路面多少年前還是滾滾雪水奔湧的河床,巨石無語,人間卻歷劫無數輪迴了。路經一個叫太昭古城的村子,在尼洋河對岸,恰好就是歷史腳步的一個見證。由於想盡量趕早到巴松措,時間匆匆,這裡留待回程時再介紹吧。
    前面是山高溝深的道路拐彎處,又來到一處叫「中流砥柱」的路邊景點。這裡黝黑的石峰壁立在路旁,另一邊是山溝下湍急的尼洋河,河中一巨石大如房屋,兀然立於水中。翡翠般藍綠色的激流在石上撞擊起堆堆雪白的水花,在山谷中徊響著轟隆的共鳴。石如其名,堅定雄峙卻又帶著秀氣。傳說這巨石是工布地區的守護神-工尊德姆修煉時的座椅。我們小心的走下河溝,在冰涼清澈的水邊喝一口,洗把臉,撿幾塊被水沖刷圓潤的卵石,當然沒放過把這動感十足的景致裝入鏡頭。
    以米拉雪山僅一山之隔,山之西側是拉薩河,東側是尼洋河,東西相隔而景物各異。過了「中流砥柱」,山谷越來越越開闊。沒怎麼留意尼洋河就已經跑到我們前進的右邊去了。水勢漸緩,河面開闊,河中不時浮現一個個長條狀的沙洲,大沙洲上一排排金黃色的水生樹筆直挺立。這刻的景色已經完全脫出了腦海中西藏的概念,既像江南也像北歐,更像九寨溝的火花海。其實林芝是全國最大的原始森林區,林地面積264萬公頃,森林覆蓋率達47%,活立木儲積量達8.82億立方米,難怪進入尼洋河流域所見,兩岸連綿不絕的群峰,都覆蓋著鬱鬱蔥蔥的樹木。
    面對太美麗的河流誘惑,大家禁不住還是要找點理由停下車,走到河邊洗淨導遊提醒我們帶來的水果,邊吃邊欣賞。林木間又見掩映著疏落的幾間小房子,心想有機會再來是否應該跑去借宿幾天,把自己浸入這景色中洗滌洗滌……
    
    巴松措
    下午快五點鐘,到了一個叫巴河的小鎮,中心小廣場旁有一所深圳援建的學校,車子離開川藏主幹道,從學校旁開入一條進山的柏油路,這就是通往「東方小瑞士」巴松措的道路。在崇山峻嶺中奔馳40公里,一路見到很多新建的民房,都是獨立兩層的藏式房屋,每間面積大概有二百多平方米,這裡就是錯高鄉(因此巴松措又叫措高湖),導遊介紹這些都是廣東福建援助的,幾乎每戶藏民都能分到一間。村與村之間是大片的草地,都有漂亮的鐵花圍欄圍起來,有作牧場的,也有作供遊客玩跑馬場的。聽說他們讓村民分組,旅遊季節時每天一組輪流拉馬接待遊客,按人頭平分收入,每人每月能分到幾百塊錢,長久以來獨來獨往的牧民也開始走上集體化道路了。
    道路在林蔭覆蓋的山坡到了盡頭,下車後從一條石徑走幾十米,就是一片開闊的平緩的湖岸,寧靜的巴松措就安臥在眼前。湖水是出奇的翠綠,群山環抱的湖中,一座樹木覆蓋的小島幽然浮起,正是「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水面東西方向遼闊(長約15公里),南北稍窄(眼前所見約數百米,最寬處2公里)。北望湖對岸是高聳的山峰,最高處白雪皚皚成冰川狀流下山坡。遠古時冰川就是流經此處,在這海拔3464米處形成一個最深處約60米的高山堰塞湖,而湖心島也是古冰川作用遺下的大型「羊背石」。
    湖邊有一段木橋伸出湖面幾米,那是連接湖心島唯一交通----拉索木船的碼頭。我們從「碼頭」走上一段約十米長浮動的「木橋」,「橋」的兩頭都結有鋼絲繩,從這「橋」到對面小島還有幾十米水面距離,由人力拉纜,將「木橋」拉過去。「木橋」拉到島上靠岸後,又可將島上的人拉過來,其實這是條拉縴渡船。據一些資深DX的介紹,多年來這「木排渡船」一直由一位叫桑布的老者擺渡,那天拉索的就是位穿黑衣服的老人,相信就是著名的桑布吧。
    沿石級走上小島,第一感覺是林蔭處處,然後是心中升起一種未知的神秘猜想。這個小島名叫扎西島,傳說該島是個「空心島」,整個島與湖底是不相連而漂浮在湖水上的,你信不信?走入小島中心,是一個小花園般的場地,映入眼簾是一座古舊卻也小巧玲瓏的小寺廟,土木結構上下兩層,左面是主殿經堂,右面是大轉經輪,整個寺廟面積不足200平方米,這就是寧瑪派(紅教)著名的「錯宗工巴寺」 (意為湖中城堡)。可別小瞧這個廟,它始建於唐代末年(公元7世紀)吐蕃贊普時期,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外間能與其淵源相比並且是一直保持原貌的寺廟極少。寺裡正殿供奉強巴佛、千手觀音和蓮花生大師。在寺裡一尊大威德金剛塑像腳下,有兩塊天然鵝卵石上面有一凹進的圓窩,傳說是格薩爾王征戰此地時戰馬留下的蹄印。
    寺前左側有一間精緻的藏式平房,屋外一排花槽種了好多花,一株杏子枝條上結了許多栗子大的果實,難得的是幾乎所有地上長的都在開花,除了格桑花、菊花還認識外,紫紅色燈籠一樣的花、開在高高枝幹上的大紅花等都叫不出名來,名副其實的奼紫嫣紅,真悔自己唸書從來就沒重視過植物學。眾人乍見這滿地盛開的花朵,都驚訝於西藏竟然有此「艷遇」,那顧得君子之風遠而觀之,都已經又摸又聞的親近起來。
    我等色友自然也是猛攝一通,此時一位紅衣女子進入鏡頭,抬眼望竟是位令人眼前一亮的尼姑!但見她內穿鮮紅的短領毛衣,外著醬紅色布衫、布裙,外衣還瀟灑地同城裡人穿夾克一樣敞開胸懷,頭戴棕色毛線編織的雪帽,膚色比一般藏民略為白淨,樣貌清秀,看年紀只在二十來歲,是入藏以來我見到最美麗的藏胞。她大概剛從渡「橋」回來,右手提著幾個袋子,身邊站著一條不大的狗,頭、背長著少見的灰毛,而肚子、臉毛卻是白的。她在花地一邊看著人們肆虐,雖然沒說話,卻現著一臉的無奈,那條狗也像主人般並非警覺或衝動,眼光中竟能見到一點迷惘和無奈。
    幸虧我們幾位只在拍照,不算「壞人」。太太喜歡園藝,見她和阿貞上前與小尼姑打招呼,聊了幾句竟然得到允許,折了一小段四角楞的肉質植物,帶回家種起來。(果然種成活了,但長出來的卻是像曇花扁平的葉子,根本不像母本的四角楞,恐怕連花草也難捨故土吧。----後話)
    我是忙著幫她們拍照,而太太竟然粗心忘了問問人家名字,幸得網上有位率性情真的(Sunshine)姑娘,她在巴松措見過小尼姑和那條狗,知道她的名字叫次日白貞,在她的遊記中有很生動的描寫。不過她照片中的尼姑,容貌可沒我照片中所見美麗,不敢很肯定是否同一人。不過錯宗工巴寺年輕女尼僅一個,另外有位廟祝是40開外的婦人了,咱就認定它是白貞吧。小尼姑幼年便出家了,今年應有19歲。
    Sunshine 告訴我們:「白貞的世界很簡單,每天就是打水,抹灰,清點書籍。她看過很多書,會說簡單漢語和英文。聊天挺害羞,稚氣得可愛,她漢語說起來有點拗口,但談佛、談輪迴,真的不像女孩子,她相信關於前世、今生等迷茫和縹緲的東西,對於佛、信仰卻超出了同齡女孩的成熟」,「我極力的給她描繪外面的世界,她聽得眼睛閃亮閃亮,外面的世界對於單純的白貞來說也是一種誘惑吧……可是最後,白貞向要告別的我說,她今生的宏願就是抄寫完寺廟中所有的書籍,所以,她沒有時間去外面」!
    佛沒有選錯侍奉它的人。白貞帶太太到寺院右面的廚房放下手中東西,這是一座簡陋的木屋,在房前她和我們的女同胞拍了合照,有緣之處是太太和阿貞今天穿的外衣顏色,竟然與次日白貞那身紅衣裳十分接近。
    太太也是愛狗之人,向白貞問起那條毛色少見的狗,她說它已經在島上16年了,這應是犬類的晚年,因此它不再容易激動,不再顯得活躍。對於這狗,Sunshine姑娘有一段很真實有味的感受:「它看一個人會一直看著,說不出那樣的眼神是什麼感覺……好像凝視兒時的玩伴一樣的自然,心裡竟然漫生出溫情來。那瞬間,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幾百年,在佛前,我們相遇了……那溫暖的眼神竟然是來自一隻狗。」 或許我年紀大了,除了溫情外,在它眼裡我還感到一點蒼涼的意味。
    別過小尼姑,我們從左到右環島走了一圈,看了桃抱松、水葬台(已棄用)、生肖松等,便回到渡湖木橋,還是穿黑衣的布桑拉纜,我用DV錄下了他頗有勁力的工作情景,夕陽中迎風遏浪幾分鐘便告別扎西島了。,
    在這一塵不染的巴松湖畔,一切都顯著安寧,純靜(對比其它景點遊客還未達到煩擾的程度),它就是西藏土地上的「桃花源」。這個紅教的神湖,每年藏歷四月十五日, 虔誠的藏民就來巴松措轉湖,帶來對它的讚美,帶走它默默的祝福和種種傳說。附近的烽火塔、藏金碑、求子洞、包括雪卡、錯高兩鄉都已在1997年被世界旅遊組織列入世界旅遊景點。
    坐到車上,我滿腦子迴旋著傲立的雪山、茫茫的湖水、神秘的孤島、遠古的神廟、孤獨的女尼、年邁的老狗、格薩爾王的戰馬、藏金的秘洞……,這堆印象不都是新派武林傳奇絕佳的題材麼!胡思亂想一番,後來又被缺乏文才的腦子淡化去了。
    背著殘陽的餘輝離開浪漫的巴松措,繼續向130公里外的林芝縣城進發。在晚上八點多鐘到達八一鎮,我們下榻於尼洋河畔的望江賓館。賓館較新,也乾淨,有電熱水器,以旅行社的安排已算是很不錯的。


上載圖片:

<< 青藏初行錄(十)之江孜感動青藏初行錄(十一)之太昭懷古 >>

發表評論:

姓名(*) 郵箱(*)

正文(*)(留言最長字數:1000)

記住我,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

◎歡迎你參與評論,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網站索引

FEED 訂閱

  •  RSS 1.0
  •  RSS 2.0

聯繫我們

  • 給我們寫郵件
  • 西藏旅行服務電話

© Copyright 2004-2018 VisitTibet.cn  .  Tibet Lhasa Tourism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ongjin Net
All times are Beijin GMT+08:00  |  XHTML  |  CSS  |  Language: Chinese GB . Chinese Big5
版權所有: 西藏拉薩旅遊網 · 電郵:tibetvisit@gmail.com ·